上一頁

二戰戰前台灣主權論


本文針對二戰戰前相關中國方面認為台灣屬於中國之論不合理處予以反駁。(2004年10月底更新)

(一)馬關條約部分

對於〈馬關條約〉,中國人常自認為它是「自始無效」。因為根據現代國際法有:「不得以武力、威脅訂立條約」(這是屬於「強行法規」,違者是無效的)的法理;而認為是日本當時是以武力威脅,逼迫中國簽訂割讓領土的條約。非也、非也。這以現代國際法觀念來解釋過去行為,不倫不類,犯了「以今非古」之病。在當時並沒有如同現代國際法的觀念規範(所謂「時際法原則」) 。以當時的國際法觀念來看,那是屬於「合法」條約。想想當時世界上哪一個國家不是這樣增加領土?,中國人的民族情感請不要因此蒙蔽國際法理,做出令人啼笑的論斷。(當然現在討論這是無意義,但要說的是〈馬關條約〉非自始無效)
『中國學者常指稱,日本是以武力威脅強迫簽署〈馬關條約〉,依現代國際法原則應屬無效。沒錯,現代國際法否定以武力威脅強取領土的合法性。但是任何國際條約的有效與否,應以當時的國際法原則做為判斷的基準,不可以後來才形成的原則否定之,否則國際社會的法秩序將無法維持。此即國際法的「時際法原則」。因此一八九五年簽署的〈馬關條約〉,依當時的國際法是完全有效的條約,台灣主權轉移日本手中也屬合法。』(許慶雄〈馬關條約的國際法基礎〉)
另外補充幾點:其一,〈馬關條約〉是中(清)日兩國因為(甲午)戰爭因素所簽訂的戰後和平條約,以結束戰爭狀態。若是無效,則兩國依然是戰爭狀態。中國也不需割地、賠款(尤其是賠款更可堂而皇之要回)。「戰爭狀態」將一直延續下去。其二,依據當時(或現代)國際法,若該條約是已被「被脅迫國家合法政府(清國皇帝) 」所批准,則仍可發生效力,而約束該被脅迫國家。(此項是針對「根據國際公法,任何在武力脅迫下違反當事國真正意志的條約均屬無效。」而言) 當時清國內部即有主張皇帝不簽合約,但最後還是簽了。
在1930年代,學者還是認為「不得因強制而否認條約的效力」。 『傳統的國際法認為對締約國本身行使脅迫締結的條約,仍舊有效;在這種情況下,不平等條約當然是被認為有效的。不過,如上所述,現行的國際法,已經認為非法使用武力或武力威脅締結的條約無效,……』(引自丘宏達,《現代國際法》,三民書局,1984)。另外,由吳昆梧氏於1920年代寫的《條約論》小書(臺灣商務印書館翻印本)。書中(PP13、14)對於條約不得以武力、脅迫訂立完全沒有提到,也就是說當時公法學主張以武力、脅迫方式訂立的條約仍有效力;而主張無效是1930年代後的事。而真正變成「強行法規,自始無效 」,則要到戰後才列入〈聯合國憲章〉,成為共同遵守的遊戲規則。 但是,決不能用現代的規範去解釋過去的條約、協定,所謂「法不朔既往」也。
因此說中國人說,〈馬關條約〉「自始無效」之說是無法理根據的。當然後來二戰後種種原因,〈馬關條約〉廢止(註,廢止並不表示臺灣領土主權歸還中國),是本屬當然,不再討論之列。

(二)戰爭期間至戰後金山合約部分
最近,〈舊金山和約〉在台灣似乎又熱門起來。以前政府似乎不太提相關〈舊金山和約〉,只是用〈開羅宣言〉等,乎愣臺灣人。但是真正跟臺灣領土主權變動有切身相關的就是〈舊金山和約〉,現在有人拿出來說了,是很不錯的。吾人以淺學,試著對和約作一野人看法,尚請能人高士提出指證,不勝感激。
基本上戰後和平條約(和約)是規範戰後的國際秩序,結束戰爭狀態與戰後、戰時一切事物的準則,他的效力自然大過於戰爭時的一些協定(尤其是單方面規定領土的協定)。
在有關臺灣領土轉移上,過去常以〈開羅公報〉、〈波茨坦公告〉……等來認定,但是上述都是戰時的單方面協定,不具備任何領土移轉的效力。對於領土主權移轉必須是當事國雙方合意,簽訂條約,完成交付才算是完成領土轉移手續。但這些的公報、宣言、高告都是單方面的協定,日本當事國都沒有參加,怎能移轉臺灣領土?而這些公報、宣言、公告(屬於廣義「條約」範圍),不能給第三國課加義務或權利,拉丁法諺云:『條約不能給第三者負擔義務亦不給予權利』(pacta tertiis nec nocent nec prosunt)就是這個道理。而戰後條約(合約)的法律效力永遠高於戰爭時的一切宣言。這是國際法的常識。
另外,中國常以1941年〈對日宣戰公告〉(或〈日華和約〉)廢除了〈馬關條約〉等等與日本條約。做為臺灣屬於中國根據。非也。領土割讓條款屬於條約中的「處分條款」(包括領土轉移、賠款、商品買賣等等),也就是一經履行(execute)完畢,該條款可以說已經成為具文、終止了(當然其處分結果還存在,只不過該條款已經無效,成為「歷史文件」)。所謂單方面廢止,就算有效,也僅止於立法條款(如駐軍、通商等等,是屬於有繼續維持某種狀態的條款,除非廢止、終止或改定他約,否則一直有效)而對於處分條款不適用,蓋「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已經是無效的條款,要如何適用新廢止條件返回原狀?)若要使處分條款恢復原狀,除了另訂條約之外別無他法。如日清〈馬關條約〉中割讓遼東,後來還不是另訂新約,以三千萬贖回。
日本投降文件基本上承擔有交還臺灣的「義務」,但終究是單方面的。必須另外跟中國簽訂和約,完成交付,才算成立。但和約未完成之前,日本仍有臺灣的領土主權。而「投降」,在國際法上只具有軍事性質,因投降而佔領之地區,謂之「軍事佔領區」。而這樣的「投降」,不可能引起領土主權變動的效果。如蘇聯軍事佔領東北,並不能移轉東北主權給蘇聯。戰後聯軍軍事佔領德國,德國主權也沒有移轉給盟軍。詳書等投降文件基本上是結束「戰爭行為」,但法律上的「戰爭狀態」還沒有結束,必須進一步簽訂雙邊和約(或條約、協定、聲明、或其他默示行為)才能在法律上結束戰爭狀態,完成和平的程序。
(註,基本上終止戰爭狀態包含終止戰爭行為,但終止戰爭行為未必是包含法理上終止戰爭狀態)
基本上〈舊金山和約〉是日本放棄臺灣的領土主權,沒有說要交給哪一個國家(更明文規定不交給中國-中國無受益權)。國府的〈日華和約〉基本上是承襲〈舊金山合約〉精神而來(結束戰爭狀態,與規定戰爭後的一切事物,恢復雙方友誼、和平)。而最重要的目的是規定相關兩國(中、日)結束戰爭狀態,廢止一些雙邊(不平等)條約(也只適用立法條款),對於台灣領土主權也沒有交代,其第10條只能說日本承認國府的「統治權」(不是主權)。其實,台灣歸屬中(華民)國,是不能用條約、宣言、公報、降書………規範的(而是另有其他見不得人的原因,尤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原因更是見不得人)。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跟日本建交公報(聲明)中也只是說明恢復邦交,結束兩國戰爭狀態而已,壓根沒有說到臺灣領土主權轉移。
舊金山合約對於中國受益權部分(21條),只有25、10、14(甲款)的規定,沒有第二條有關臺灣的部分。而韓國有包括第二條,日本放棄朝鮮領土主權。
一般獨派學者(如陳隆志)說臺灣自合約後,「主權屬於臺灣人民」。更是自我誇張的說法。蓋主權只有國家才能擁有,人民是無法擁有主權。沒有臺灣國,何來主權? 等台灣獨立建國後,臺灣國才擁有臺灣主權。
總之,〈舊金山和約〉提供臺灣一個很有力的獨立建國主張,可是當時臺灣人沒有好好利用(或許不知道,或許力量太小,註)喪失一次獨立建國機會,下次還有沒有呢?只有靠我臺灣人自己覺醒,去爭取了。
--------------------------------------------------------------------------------------------------------------------------------------------------------
(註)當初廖文毅氏的臺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有用此向聯合國爭取獨立建國,但種種原因無法成功。
(補充)有關受降令的法效果(台灣日報記者唐詩女士訪問許慶雄之大概內容)
受降令與相關接收台澎文件充其量只能代表治權的暫時性移交的一種臨時性協定,並不具備以處分、移交領土主權條約的效力,也不能做為台灣主權歸屬的法理依據。此類戰地受降主要依照戰時國際法,而非一般國際法的規範來處理。例如,日、俄之間有關北方四島爭議問題,當時日本軍隊的確向俄軍投降,但並未因此移交主權,且戰後並未妥善簽訂條約處理,而有領土上的爭議。
另外從條約簽訂過程來看,國際法所稱之條約有其一定的簽訂承序,而一般條約所簽訂者,為代表國家的元首、外長、全權大使等,並不像陳儀、安藤利吉這類的前線軍事將領,否則將領起步可以未經授權、在前方被敵人脅迫而任意割地?
(相關條款)
〈中日馬關條約〉(〈日清講和條約〉)相關條款:
第二款
中國將管理下開地方之權,並將該地方所有堡壘、軍器、工廠及一切屬公物件永遠讓與日本。
一、(關於遼東,略)
二、臺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各島嶼。
三、澎湖列島即英國格林尼次東經百十九度起至百二十度止及北緯二十三度起至二十四度之間諸島嶼。

相關〈舊金山和約〉條款:(選錄自《當代國際法文獻選輯》,前衛,1998)
〈舊金山對日和平條約〉(Treaty of Peace with Japan)

第二條(領土權的放棄)
一、日本茲承認高麗之獨立且放棄其對高麗,包括濟州島、巨文島及鬱陵島之一切權利,權利名義等一切要求。
二、日本茲放棄其對臺灣及澎湖群島之一切權利,權利名義等一切要求。
第十條(在中國權益之放棄)
日本放棄在中國之一特權及利益,包括由1901年九月七日在北京簽訂之最後亦定書,與一切條件,……
第二一條(中國及韓國享有之利益)
雖有本約第二五條(盟國的定義)之規定,中國仍享有第十條(在中國權益之放棄)及第十四條(賠款及對外財產之處理)甲款二項所規定之利益;韓國裔得享有第二條,第四條,第九條及第十二條所規定之利益。
--------------------------------------------------------------------------------------------------------------------------------------------------------
參考書籍:
《當代國際法文獻選輯》,前衛,1998
《現代國際法》,元照,2001
《國際法》,三民,1986
《臺灣建國的理論基礎》,前衛,2001
《國際法》,商務,1995
〈臺灣的法律地位〉,黃異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