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一頁 |目錄|頁首

 2、臺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
2-1 申請加入聯合國的重要性
2-2反對台灣加入聯合國的謬論
2—3國民黨政權加入聯合國的騙局
2-4必須以台灣共和國名稱,用申請方式加入聯合國
2-5申請加入聯合國運動是最有效的建國救台灣策略
2-6掌握時機建立台灣共和國
2、臺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
2-1 申請加入聯合國的重要性
  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將產生各種效果及廣泛的影響,對台灣前途是極為重要的突破,其價值及意義 絕對沒有其他方法或模式可以比擬。首先對台灣的國際地位會產生以下的效果及影響。
  (1)台灣得以加入各種國際組織
  廿世紀的國際社會與過去傳統的國際社會之間,二者最大的變化在於逐漸邁向組織化。特別是在二次 世界大戰之後,複雜多變的國際關係,幾乎都必須經由各種國際組織的運作,才能順利處理。其中,最 具有代表性且居於核心地位的國際組織就是聯合國。一個國家如果加入聯合國,則其參與其他國際組織 的活動,幾乎是順理成章毫無困難。反之,若不是聯合國會員國,則必然增加各種阻力。特別是像台灣 的狀況,更必須以加入聯合國為主要目標,才有可能藉此突破國際困境,有權利參加各種國際組織及國 際會議,維護台灣的權益。
  (2)台灣取得國際法上「國家承認」的重要方式
就傳統的國際法與國際社會而言,一個新國家必須一一獲得既存國家的「國家承認」,才能確立其國際 地位,從此成為國際法上的國家。然而,自從聯合國成立之後,基於聯合國憲章的規定,各會員國都是 主權獨立的國家,相互之間必須尊重其他會員國的主權獨立及平等,因此當一個新國家成為聯合國的會 員國,等於同時獲得各會員國對它的「國家承認」。依現代國際法理論,當一個新國家加入聯合國時, 其它會員國除非投票反對其加入,且特別聲明不給予國家承認,否則視同「默示承認」。更重要的是, 即使是對於那些表明不予承認的會員國,在該新國家加入聯合國之後,將會在同為會員國的效果下,除 非其中一方退出聯合國,否則雙方之間的實際關係即與國家承認無異。
  由此可知,台灣若能加入聯合國,將毫無疑問的可以立即獲得聯合國一百八十多個會員國的「國家承 認」,對提升台灣的國際地位將產生無可比擬的效果。目前外交部對國際社會爭取承認的努力,只能算 是個別的運作,在成效上絕對無法與加入聯合國相比,何況所謂對中華民國政府的承認,在國際法上是 隨時可以斷交也可以撤回的,其穩定性及所代表的意義更是微不足道。這也是我們必須把加入聯合國當 做目前外交上全力以赴之重點的主要理由。如此作法不但不會浪費國力,並且將事半功倍,使台灣做為 主權國家成為穩固不可變的狀態。
  (3)台灣國家安全保障得以納入國際安全體系
  聯合國經由長期的努力,已逐漸架構出集體安全保障的功能,任何會員國受到非法的侵犯與威脅,都 是對聯合國的挑戰,全體會員國絕不會坐視不理。台灣的安全長期以來完全依賴台灣人民服兵役及負擔 沈重國防經費來維持,但是未來的國際社會已不是憑藉一國之國防可以維護國家安全。因此,加入聯合 國之後,不但使台灣成為國際安全保障體系之一環,減輕人民國防費用之負擔,更進而可以使台灣的地 位安定,有助於各國對台灣的投資及國人對未來經濟發展的信心,乃屬一舉數得之效果。頁首

2-2反對台灣加入聯合國的謬論
至於加入聯合國是否會引起負面的影響,造成對台灣不利的結果。
  ◎引發統獨對立的謬論
  例如,有人認為加入聯合國之事,會引發統獨之爭,使台灣內部對立衝突。這實在是莫明奇妙的說法 。首先,聯合國是一個以主權獨立國家為前提而成立的國際組織,會員國在國際法上都是獨立的主權國家 。相反的,一個國家內部的「政治實體」,不論是聯邦之下的「共和國」、「州(State )」、或「自治 區」等地方政府組織,都不可以成為會員國。眾所周知,北京政府已經取得「中華民國」席位,是聯合 國會員國。因此不論如何,主張以「在台灣」二千一百多萬人為基礎的「國家」加入聯合國的各黨派, 並沒有反對北京的「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則在台灣的「國家」要加入聯合國,與 中國之間必然會形成 「兩個」不同的國家。這與建國運動者主張用「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所會形成的「一台一中」兩 個國家,本質上並無差異。
  ◎一國兩席的謬論
  我們必須釐清,過去東、西德及最近南、北韓,也都是以兩個互相獨立的主權國家加入聯合國,絕非 所謂「一國可以有兩席」。此外,過去舊蘇聯在聯合國以蘇聯、烏克蘭、白俄羅斯形成變相的會員國, 完全是依據1945年12月27日在舊金山參與聯合國憲章署名的原始會員資格而取得。事實上,當時同樣還 有尚未獨立成為主權國家的菲律賓(1946年獨立)、印度(1947年獨立)及當時還是法國委任統治地區 的利比亞、黎巴嫩等國。這些都是依憲章第三條而成為會員,因此並不具主權國家地位。(雖然現在都 已獨立成為主權國家)。
  但是聯合國成立之後,申請加入的會員依憲章第四條規定,都必須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北京政府已取 得原始會員「中華民國」的代表權及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憲章23條),在台灣的政府不論用何名稱, 除非要趕走北京政府,取代其「中華民國」代表權及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否則當然是另外一個主權 國家。可見只要是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就是主張台灣是「獨立」國家。這也是把台灣當做「地方政府」 、「叛亂團體」,依附中國的各黨派人士,反對加入聯合國的主要原因。
  ◎引發中國武力犯台的謬論
  其次,有人認為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會引起中國武力犯台,這種說法是把聯合國視若無睹 ,把世界各國當做助桀為虐的幫兇。聯合國是為了維護世界和平而成立的國際組織,成立之後也都日以 繼夜的為了維持和平而努力不懈。聯合國憲章明定,「禁止以武力解決紛爭」,並且在1970年「友好關 係宣言」中宣示,「雖然一國內政自行處理是原則,但若涉及人民自決原則,應以人民自決為國際法最 高原則」。世界各國也許不會也不應該支持、鼓勵台灣獨立建國,但是當台灣人民以和平方式申請加入 聯合國,則各國如何對應或許難加以預測。但是中國以武力犯台來阻止台灣加入聯合國,聯合國及世界 各國絕對不可能坐視、容忍這種行徑。一個國家申請加入以維護和平為最高宗旨的聯合國,竟然被安理 會常任理事國以武力侵略,則聯合國及國際法秩序如何維持下去。如果聯合國縱容中國武力犯台,則維 護和平與安全的努力將毀於一 ,國際社會也將永無寧日。
  ◎放棄加入聯合國等於鼓舞中國併吞台灣
  相反的,台灣若放棄加入聯合國,等於否認自己是獨立國家,表明放棄獨立建國的意志,甘願成為中 國的一部分,這等於鼓舞北京統治者來併吞台灣。任何退縮、讓步的做法,絕對不是維護台灣安全的方 式,反而使台灣一步步陷入險境而不自知。以台灣共和國名稱申請加入聯合國,才能使北京統治者瞭解, 台灣問題並非中國的內政問題,也不容許北京可單獨片面的為所欲為。   因此,加入聯合國不但是台灣面臨中國威脅時有效的對抗手段,也是解決內外困境的前提要件。國發 會中各黨派把加入聯合國不當一回事,根本是準備放棄。因此唯有期望台灣人民結合起來,展示我們要 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的決心與意志,才能建國救台灣。頁首

2—3國民黨政權加入聯合國的騙局
衡量當前國際情勢,要推動「兩個中國」,擦亮中華民國這個國名絕對不可能,使用附庸性的名稱「中華 民國在台灣」,亦無法使台灣成為獨立主權國家,也不可能加入聯合國,其理由是聯合國及世界上大多數 國家都已有「一個中國」的共識,自一九七一年起即無法再接受兩個中國的主張。因此各國不承認中華民 國在台灣是一個國家,與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完全是兩回事。任何使用「中華台北」、「中國台灣」 之名稱,都會扭曲台灣是獨立主權國家之事實,使各國誤認台灣是中國的附庸國。在此情況下,世界各國 都稱呼我們為台灣,台灣的存在及其經濟力已成為二千一百萬人這幾十年來努力的符號與象徵。因此唯有 使用「台灣共和國」才是真正代表這一個新國家的適當名稱。
  此外,依聯合國憲章及相關規定,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必須以申請方式加入聯合國。聯合國成立之後 ,一百三十多國都是以同樣的方式申請加入。台灣共和國當然不能例外,必須向聯合國祕書處提出加入申 請書,經安理會討論通過之後,由大會投票決議即可成為會員國。
  加入聯合國關係到台灣的生存與發展,但是誤國誤民的各黨派及親中國勢力,竟然刻意阻撓台灣加入 聯合國,甚至在「國發會中」把此當做可望不可及的長遠目標,根本就是附和北京阻止、警告台灣加入聯 合國的策略,危害台灣生存出賣台灣人民的共同利益。
  所謂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必遭否決,或所謂依當前際情勢不可能加入聯合國之說法,乃誤國害民之 主張。台灣據實確立國家主權為台灣及附屬諸島,人民為二千多萬,而不再妄稱主權及於中國、蒙古,國 民有十多億,則完全符合加入聯合國之客觀要件。同時,若表明願意遵守國際法,與世界各國和平友好往 來,並貢獻國際社會之發展,則完全符合加入聯合國之主觀要件。國際社會沒有排斥之理由,更沒有否定 台灣是國家的依據。否則,國際社會法秩序及長久以來架構而成的聯合國理念,都將無法自圓其說。因此 ,台灣要求加入聯合國,各會員國實無拒絕與反對之理由,必然全力支持,以促進東北亞之安定與繁榮。 中國使用否決權的問題反對台灣申請加入聯合國之論調中,主要是以中國必然在安理會行使否決權阻止為 理由。然而,基於現代國際法主張的國家平等之原則,有關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制度及其否決權之行使,自 聯合國成立之後,一直是被批判的對象。事實上,與冷戰時期濫用否決權的實態比較,目前安理會運作, 已使否決權的運用效果及行使大受限制。例如,缺席與棄權都不屬否決權、「手續事項」不可行使否決權 、「實質事項」與「手續事項」之區分由議長裁定等等,都是對否決權的限制。
  特別是憲章第二七條第三項亦規定,與議案有爭論(dispute)的當事國不得投票,更是對中國濫用否 決權阻止台灣入會的重要限制。換言之,中國若主張「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故反對台灣加入聯合國 ,則中國即成為與台灣入會案有爭議的國家,依規定應不可參與投票。反之,若中國為行使投票權,而不 主張台灣是其領土,則中國要投票反對台灣入會,將失去反對理由。眾所周知,國際會議特別是安理會, 各理事國針對議案內容都必須慎重議論,表明贊否立場,其所提出理由及論點亦必須能獲得諒解才可行, 絕非能為反對而反對,否則必然會受到國際社會的制衡,終必面臨強大壓力,實無法恣意橫行。何況,目 前聯合國會員國也已準備伺機要求廢除此一霸權主義下不平等的否決權制度。中國若一再無理否決台灣入 會,勢必引發各種爭議,因為否決權制度已非合法、合理的國際共識。在此種國際輿論壓力下,擁有否決 權的美、英、法、俄,為避免此一制度因中國的濫用而招致各國要求廢棄,則必然會對中國的濫用否決權 施加壓力。
  另一方面,根據最新的資料顯示,一個新國家要加入聯合國雖然要經過安理會討論,安理會階段可以 否決,但否決後案子仍需送交大會討論,大會若無異議則否決成立;大會若有異議便可能繼續討論甚或動 用表決,表決結果如果認為安理會的否決案有問題,大會可以退回安理會,要求安理會重新檢討新國家申 請入會的案子。同時否決權的正當性、合理性及使用的前提要件,最近也引起爭議,很多會員國甚至主張 廢除這種不公平的制度。這些對台灣加入聯合國都是有利的發展。
  由此可知,畏懼或擔憂中國可以行使否決權阻止台灣入會,因而主張不必申請加入聯合國,乃是本末 倒置的說法,實不值一駁。目前,為確立台灣的主權國家地位,為突破在國際社會中的孤立狀態,我們都 必須不屈不撓、不畏困難的爭取加入聯合國,這是台灣唯一的選擇。何況即使短期內無法克服障礙,順利 加入聯合國,台灣申請加入聯合國這一行動,對台灣的國際地位與安全保障也都是更有利的策略。
  台灣前途也唯有藉由加入聯合國及各種國際組織,才能真正確保我們在政治及經濟上的努力成果。台 灣只有以加入聯合國這一行動為出發點,才能享有國際地位取得國際人格,使台灣人民能在世界各角落, 獲得尊嚴及發揮其影響力 。頁首

2-4必須以台灣共和國名稱,用申請方式加入聯合國
衡量當前國際情勢,要推動「兩個中國」,擦亮中華民國這個國名絕對不可能,使用附庸性的名稱「中華 民國在台灣」,亦無法使台灣成為獨立主權國家,也不可能加入聯合國,其理由是聯合國及世界上大多數 國家都已有「一個中國」的共識,自一九七一年起即無法再接受兩個中國的主張。因此各國不承認中華民 國在台灣是一個國家,與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完全是兩回事。任何使用「中華台北」、「中國台灣」 之名稱,都會扭曲台灣是獨立主權國家之事實,使各國誤認台灣是中國的附庸國。在此情況下,世界各國 都稱呼我們為台灣,台灣的存在及其經濟力已成為二千一百萬人這幾十年來努力的符號與象徵。因此唯有 使用「台灣共和國」才是真正代表這一個新國家的適當名稱。
  此外,依聯合國憲章及相關規定,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必須以申請方式加入聯合國。聯合國成立之後 ,一百三十多國都是以同樣的方式申請加入。台灣共和國當然不能例外,必須向聯合國祕書處提出加入申 請書,經安理會討論通過之後,由大會投票決議即可成為會員國。
  加入聯合國關係到台灣的生存與發展,但是誤國誤民的各黨派及親中國勢力,竟然刻意阻撓台灣加入 聯合國,甚至在「國發會中」把此當做可望不可及的長遠目標,根本就是附和北京阻止、警告台灣加入聯 合國的策略,危害台灣生存出賣台灣人民的共同利益。
  所謂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必遭否決,或所謂依當前際情勢不可能加入聯合國之說法,乃誤國害民之 主張。台灣據實確立國家主權為台灣及附屬諸島,人民為二千多萬,而不再妄稱主權及於中國、蒙古, 國民有十多億,則完全符合加入聯合國之客觀要件。同時,若表明願意遵守國際法,與世界各國和平友 好往來,並貢獻國際社會之發展,則完全符合加入聯合國之主觀要件。國際社會沒有排斥之理由,更沒 有否定台灣是國家的依據。否則,國際社會法秩序及長久以來架構而成的聯合國理念,都將無法自圓其 說。因此,台灣要求加入聯合國,各會員國實無拒絕與反對之理由,必然全力支持,以促進東北亞之安 定與繁榮。頁首

2-5申請加入聯合國運動是最有效的建國救台灣策略
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運動,不論對內對外都是一種和平的建國救台灣之手段與策略。因為台灣要 向國際社會表明獨立建國的意願,由於早已具備一般主權國家的客觀要件-土地、人民、政府,只要以 台灣共和國提出申請加入聯合國即可完成建國的主觀要件,以和平的方式達到向際社會宣示建國的目的。 一方面,加入聯合國運動對內並非以革命、攻擊等激烈手段達到建國目的,而是以有組織的人民,以堅 定的意志力,表明建國才能救台灣,這是一種和平的建國運動,必須更多的人來共同參與,才能達到以 下效果。
  (1)申請加入聯合國立即有效果
  當我們以台灣共和國向聯合國提出申請,立即會引起國際注目,台灣是一個國家將成為世界各國不能 否定的事實,必須立即接納台灣共和國是一個國家。
  因為,一個領域的人民要從另一個國家分離獨立,建立新國家,沒有必要提出任何條約或任何國際法 依據,證明不屬於原有國家之後才有權利建國。美國獨立宣言中一再指出,由人類發展過程來看,人民要 求獨立建立新國家,是國際社會應予尊重及保障的權利。人民有獨立建國的意志,就有權利建立新國家, 這是不容否認的自然權利。
  國際法從未否定某一地域的人民獨立建國的權利,過去在人民自決原則尚未確立的時期,就不斷有新 國家獨立。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人民自決權成為現代國際法原則,到目前已有一百三十多個國家,佔全 世界三分之二的國家在這五十年之間從原來的國家中分離獨立。這些國家獨立的唯一法理就是,「只有生 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民,才有權決定這塊土地的命運。人民有獨立建國的意志,就有權利建立屬於自己的新 國家」,這就是國際法所保障的人民自決權。
  何況,台灣從未被北京政權統治過,目前也未被其統治,因此台灣人民要建立台灣共和國,並不須要 先去證明台灣不屬於中國,也不須要獲得北京政權同意。台灣人民只要堂堂正正表明建國意志,就充分具 備合法性、正當性的國際法基礎,就有權利建立台灣共和國。國際法保障台灣人民獨立建國的權利,國際 社會必須承認台灣共和國。所以「申請」階段即可使台灣共和國成為一個主權國家,國際社會並沒有權利 否認,中國也不能再把台灣問題當做其內政來處理,使中國對台灣不能再輕舉妄動。
  (2)加入聯合國之後的立即效果
  加入聯合國之後,每年的國防經費即可減輕,軍隊數量可大幅縮小,使年輕人兵役期間減短。台灣的 安全防衛,將在區域性及全球性的共同安全保障體系下,獲得更完整的確保。台灣因為有權利參與各種國 際協調會議,參加國際組織及簽署條約,故對外經貿活動將不再受世界各國殖民性的不公平剝削,使台灣 的經濟發展在公平競爭之基礎上,邁向開發的先進國之林。
  台灣在國家地位及安全防衛獲得保障之後,過去移民旅居海外避難的人才及資金將大量回流。國際資 本對台灣的投資評估將提升,未來將對台灣做長期規劃與前瞻性的投資,這將使台灣成為國際經濟體系重 要的一環。
  (3)對內效應
  台灣內部最大的問題就是錯亂的憲法體制,近年來雖然每年從事所謂憲政改革,但是為了維持虛假的 中華民國憲法體制,導致廢省、廢國大困難重重,又因為五權架構及大中國體制不能放棄,使現代民主體 制不可能實施。更嚴重的是每次修憲逐漸使中華民國體制固定化,使改革陷入欺騙的循環而不能自拔。如 果能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則沒有必要在台灣內部繼續維持中華民國憲法體制,制定台灣共和國 憲法自然水到渠成。台灣將可以依據現代立憲主義原理,重建憲法秩序,使台灣真正成為保障人權、民主 法治的現代國家。
  另一方面,加入聯合國運動是重建國民意識,形成命運共同體的基礎。長期以來台灣內部爭議的國認 同危機,將因而徹底解決。和平的建國運動並非如同革命般,必須以武力推翻政府,也不是要排除任何 族群。台灣必須以世界人權宣言為基礎,保障每一國民的權益,才能符合國際人權潮流,爭取各國支持。 加入聯合國運動是以和平方式,使一個新國家自然的形成,以極低的代價,達到建國的目標。
  (4)對國際效應
  台灣獨立建國若要求個別國家支持與承認,因為涉及對中國關係將使各國消極回應。但是加入聯合國 是國際社會必須共同承擔的方式,與個別國家必須單獨面對中國施壓本質上不同。何況,台灣加入聯合國 及台灣建國的權利,與人類社會長久以來努力建立的國際法秩序及價值理念有密切關連性。因此世界各國 要自我矛盾的反對台灣加入聯合國,勢必付出極大的代價,也將危及現行的國際秩序。台灣申請加入聯合 國,將使國際社會不能再逃避,必須共同出面解決問題,使台灣問題自然的國際化。
  (5)有效對抗中國統戰的策略
  北京政權長期以來一方面以「一個中國」套牢台灣,一方面則以利誘、欺騙手法迷惑台灣民眾,陷入 其統戰陷阱而不可自拔。一般民眾在國民黨政權錯亂的教育之下,完全喪失正確的國家觀念。因此,與 中國的交流往來之後見私利而忘台灣利益的情形層出不窮,即使國民黨政權亦無法阻擋此一危害台灣生 存的逆流。
  同時,在親中國勢力及媒體的渲染之下,台灣民眾已完全喪失對抗中國的意志與信心。凡事都說不可 刺激中國,因為懼怕武力威脅甚至願意使中國可以不費一兵一彈即可佔領台灣。如果與南韓民眾對抗北韓 威脅的決心與意志比較,可以了解台灣今天危機何在。如果看到南韓財經界至今對付北韓經貿圍堵的方式 ,台商今天為了私利而與中國互相勾結的行為,難道還可以「商人無祖國」為藉口來掩飾。
  因此,為了扭轉這種失敗主義及見利忘義的逆流,關心台灣前途人民,在此關鍵時刻唯有提出震撼性 的建國策略,才可平衡並扭轉被中國不知不覺併吞的危機。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就是最佳的策 略。
  除此之外,台灣親中勢力也一再提倡與中國簽訂和平協定的方式,企圖迷惑、利用台灣民眾求和避戰 的意願。事實上,以目前台灣被當做中國國內一地方叛亂集團的地位,與北京簽訂任何內容的和平協定, 都是毫無保障。1951年5月23日,西藏政府相信北京政府的保證,與北京簽訂和平協議,但是八年之後中 國人民解放軍徹底平定所謂「叛亂集團西藏達賴政府」,直接軍事統治西藏至今。
  因此,台灣加入聯合國之後,若與中國簽訂和平條約,才能成為國際法及聯合國保證其效力的條約。 如此的和平條約,才是有效解決台、中關係的保障。如此才可防止簽訂所謂的「兩岸」國內方式和平協定 ,這不但不具備國際法效力,而且會成為瓦解台灣民心士氣的統戰工具。頁首

2-6掌握時機建立台灣共和國
台灣面對中國的併吞威脅,內外情勢都日益嚴重,二十多年前可以在國際舞台與北京抗衡,但是今天卻只 是被中國到處封殺的對象。今年我們尚有獨立建國的權利與條件,但是明年如何卻不可預測,今年我們隨 意放棄的建國機會,以後並不會再有此良機。回顧世界各國的建國史,不論是東南亞的越南、印尼及高棉 ,或是中南美、東歐各國,都必須從事流血犧牲的獨立戰爭,也必須付出各種代價。巴勒斯坦人民在受盡 苦難之後,才不得不以武力鬥爭的手段,引起國際社會注意,要求建立自己國家的權利。猶太人在流浪二 千多年,於第二次大戰期間被納粹政權屠殺五、六百萬人之後,才覺悟到沒有國家保護的悲哀,因此,決 心以生命捍衛以色列的獨立建國。
  然而,各國的學者、專家都認為,台灣完全具備成為國家的客觀條件,早就應該建國。日本名作家司 馬遼太郎也很感性的說,「台灣成為一個國家就像是花開或太陽東升一樣,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國際 社會如果拒絕讓台灣成為一個國家,將是不可原諒的錯誤,甚至是連神都不會原諒的罪惡」。台灣人民 具備天時、地利這麼好的條件,不必像各國人民一樣的發動戰爭、革命流血犧牲才能建國。台灣只要能 結合有組織的群眾,以二、三天的時間展示意志力,要 求以台灣共和國名稱,申請加入聯合國,就可達 到建國目標。難道台灣人對這麼輕易就可建國的機會,寧願葬送掉。一定要在遭受中國併吞之後,再承受 一次二二八的慘痛教訓之後,才會知道應該建立自己的國家嗎?一定要在流浪世界各地,飽受屈辱壓迫成 為「廿一世紀的猶太人」之後,才會想要回到台灣從事對抗中國的獨立建國鬥爭嗎?那時所必須付出的代 價,我們下一代所要付出的犧牲,都將是現在的千倍、萬倍。
  由此可知,台灣人民若要建國救台灣,現在就要立刻起來行動,邀集親友參加這次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的運動。以後將不會再次有如此的機會,可以為台灣建國有所奉獻了。 頁首

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