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一頁 |目錄|

第一章   臺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答客問

 ◎我們為何一再被斷交,無法為國際社會接受,其原因到底是什麼?

    不被國際社會接受的不是我們,而是「中華民國」。同時,中華民國也不是被斷交,而是「中華民國」被認為不能代表「中國」。中華民國政府目前已不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政府,而是中國內戰中苟延殘喘的叛亂政府,在一個國家只有一個代表政府的原則下,各國只能在北京政府和中華民國政府當中做選擇,被取消承認的一方在法律上即不存在,頂多只能是地方政府或叛亂團體的地位。

    斷交係發生於兩國關係惡化時,而巴結各國唯恐不及的中華民國政府怎會被斷交?其原因亦非中國的力量無往不利,而是「中華民國」的主張自己站不住腳。全世界都共識「只有一個中國」,而代表和統治中國的合法政府是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所以至今仍堅持是中國正統的中華民國政府,當然不被國際社會所接受。台灣人民辛苦納稅建立的國家,若稱為中華民國政府,結果只是被唾棄,孤立於國際社會。我們須認清此項事實,勿被「中華民國」四個字貽誤終生。

    因此,必須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台灣共和國,各國才可以既承認中國,亦承認台灣共和國,同時與雙方建立外交關係,同時與雙方友好往來,不用再做零和的選擇。

 ◎國民黨為何堅持「中華民國」的名稱?對其有何好處?

    「中華民國」一直是執政黨賴以保命的法寶。在全面改選以前,國民黨利用中華民國36省體制獨霸政府,台灣人民無論如何投票,也只能在省議會的地方層次,均不會動搖它的中央政權。同時利用中華民國憲法體制,疊床架屋的行政體系可完全控制台灣民選的縣市首長。這些都是台灣人民心知肚明的事實。

    在國際上,國民黨利用中華民國名義竊佔聯合國的席位達22年,並趁反中國共產政權的潮流,獲取來自自由陣營的支持。當台灣人民覺醒要建立新國家時,國民黨的既得利益階層乃拿出部份「中華民國」大餅來搪塞,以維持其既得利益。我們反對中國併吞台灣,卻默許中國內戰的殘留體制代表台灣,勿寧是自毀前程的作法。「中華民國」是暫時的代替中國佔有台灣,我們若不能將其排除,如何能向中國說不。國民黨及政客們為一己之私反對使用台灣共和國國號,台灣人民千萬勿受其欺騙。這些政客既使明知是錯誤的體制,但是只要對他們有利,他們就要維護。這種人類社會最不道德的做法,正是今天在台灣堅持中華民國體制的人,所以如此做的理由。

◎國民黨目前加入聯合國的策略為何?為什麼行不通?

    國民黨的說法是要以普遍性原則和一國兩席來「參與」聯合國,並非要以國家的身分來「加入」聯合國。因此,國民黨從來末向聯合國提出加入的申請,只是反覆主張平行代表權,其意義是表明它仍是中國內戰中的一方,其作法等於是要將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逐出聯合國,或是要求其將一半席位讓給它。

    然而,聯合國的中華民國席次是由北京政府完全的繼承並代表,依國際法及聯合國憲章,一個國家只有一個合法政府可以代表,不可能允許一國有兩個政府(一國兩府)。既然聯合國的中華民國已經有北京政府代表,自稱「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就沒有權利參與聯合國。更危險的是,國民黨至今仍採將自己定位為內戰之一方,在國際社會爭中華民國代表權,等於是賦予北京政府併吞台灣的藉口,並且使各國因不能干涉中國內政而無法支持台灣成為國家。國民黨的參與聯合國說法反而讓各國誤解我們仍自認為處於內戰的狀態,甚至比不提參與更嚴重危害台灣生存,台灣人民千萬要認清事實,勿使申請加入聯合國這一件對台灣有利之事被扭曲為遺禍台灣之事。唯有用「申請加入」方式,並使用台灣共和國,才是合法正當。

◎媒體常報導「台灣不能進人聯合國」、「各國不支持台灣加人國際組織」,為什麼會有這種說法 ?

    事實上,中華民國外交部五年來從末以「台灣」申請加入聯合國,而是,企圖以中華民國名稱魚目混珠。明明是中華民國要重返聯合國被拒絕,外交部的爭取中華民國代表權提案被拒絕討論。但是對台灣內部卻以強勢媒體欺騙台灣人民,在報紙上使用「台灣加入聯合國又被拒絕」、「台灣不被國際社會承認」等標題,企圖諷刺台灣人民即使用台灣共和國名稱也進不了國際社會,使人民相信台灣不能成為一個國家,打壓台灣人民建國意志。這種心機與兩手策略,事實上比中國直接打壓台灣,所造成的危害更大。一方面使國際社會認為台灣是在無理取鬧,竟然還想代表中國並使用中華民國混入聯合國,一方面又高喊台灣要與中國統一,加入聯合國並不是要搞獨立,使各國認為台灣遲早會被併吞。但是在野各黨派面對此陰謀,卻視若無睹,甚至回頭支持虛幻的中華民國體制,也把加入聯合國當作是長遠的目標,根本就是要放棄。因此台灣人民必須覺醒,中華民國對外使用「中華民國」受到挫敗,回到國內卻把罪名掛到「台灣」身上,企圖欺騙台灣人民。

    所以強調「台灣共和國」就是要使中華民國不能再欺騙,因為中華民國可以隨便的說「台灣」加入聯合國被拒絕,但是「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被拒絕,這一句話是中華民國不敢隨便說的。

◎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用否決權 ,我們還有加人聯合國的希望嗎 ?

    目前聯合國安理會的運作上,否決權的運用效果和行使已大受限制,各國使用否決權的情況極為罕見。特別是聯合國憲章第273項明文規定,與議案有爭論的當事國不得投票,更是對中國濫用否決權阻止台灣入會的重要限制。目前,國際會議特別是安理會,各理事國針對議案內容都必須慎重議論,表明贊成與否的立場,絕非能為反對而反對,不講理而可濫用否決權。何況聯合國大會對安理會的否決案若認為不妥,仍可要求再行討論。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迫使北京政府必須使用否決權,則表示台、中雙方對抗的危機已被轉化為和平解決型態。亦即,中國必須以否決權來阻止台灣加入聯合國,表示中國武力犯台非現實,台、中問題可在國際場合中進行討論,此點對台灣前途更為有利。

    何況,如果世界各國反對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則中國何必使用否決權。反之,若世界各國支持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則中國一國的否決有效嗎?中國承擔得起對抗全世界的壓力嗎?可見否決權並非阻止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的萬能丹。

 ◎「向中國說不」是什麼意思 ,我們要如何才能「Say NO TO CHINA?

    要對抗中國,「向中國說不」,應從自己心中的中國,生活上的中國做起,更要向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做起,徹底消除在台灣內部的中國,才有資格進一步向北京的中國說不。同時對中國說不,也必須表明台灣人民建立台灣共和國的意志與決心。如此,國際社會才會了解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而是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

    如果我們自己身邊的中國、寄生在台灣內部的中國都沒有排除,拿著中國信用卡、看中國時報、使用中華民國印著CHINA的護照,怎麼向中國說不。如果我們容許中國的國民黨掌握政權,接受要與中國統一的國統綱領(也容許民進黨政權的四不一沒有、統合論、台獨不可能論),一頭熱的在修改著中華民國憲法,這部被中國人民廢棄的舊憲法,又如何拒絕中國,向中國說不。

    因此,今天我們應認清,直接具體在危害台灣生存的中國,就是寄生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就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憲法體制。同時更必須建立新國家,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這樣才是向中國說不的最有效手段,也是維護台灣生存必須共同努力的目標。向中國說不,一定不可忘了建立台灣共和國,否則只是牛頭老鼠尾「不像話」。如果只是向北京政府說不,以前蔣介石不但說不,而且還要消滅它。那麼我們還比不上他的「先知先覺」。我們努力了五○年,不但退回原點,甚至還比不上蔣介石。

 ◎如果台灣不是國家,那愛台灣有什麼用?所以愛台灣就要建立台灣共和國。它有什麼問題?

    很多旅行者的經驗是拿著這本車輪牌的護照常會發生問題。前一陣子,有一個旅行團在奧地利被整團搜身、甚至被脫的只剩下內褲,那是因為他們把此團當作是拿中國的假護照,因為護照上是Republic  of  China

    另一個例子是有位從事旅遊業二、三十年的鍾先生,最近他帶一旅行團由巴黎進入英國,到達英國前每人都需填妥一張到達卡,他就告訴其團員:「在國籍欄請填台灣就好。」但其中一位黃先生他在國籍欄上填的是RepubIic of China,結果整團到倫敦過海關時,寫台灣都順利過關,只有寫Republic  of  China的那位先生出了問題,因為人家問他哪裡來,他回答從台灣來的,結果海關卻認洋他說謊,明明他寫的是Republic  of  China,是指中國啊!結果幾經波折才重填到達卡順利過關。

    因此,我們拿的護照事實上,不能『保護」也不能「照顧」我們。各國都將其當做「偽中國」護照,不敢在上面直接蓋章,甚至用鄙視的眼光以及對待騙子的態度來防範假冒的中國國民。

◎中華民國政權聲稱台灣加入聯合國的問題,關鍵在於國際政治角力的結果,事實上是如此嘛?中國的力量真 的如此無在不利嘛?

     現代國際社會應有其基本法秩序,聯合國也有其組織運作上必須遵守的基本原則及精神。如果縱容中國這樣的霸權主義為所欲為,將危及世界各國的共同利益,導致國際社會完全以政治角力解決問題,喪失基本的法秩序,這就是兩次世界大戰爆發的主因。

     中華民國政權一再企圖模糊問題焦點,使台灣人民相信加入聯合國是政治問題,而不是國際法的問題。如此就可使中華民國政權使用「中華民國」企圖混入聯合國、與北京政府爭奪聯合國中華民國代表權、要求一國兩席,平行代表權等等違反國際法的荒謬作法,導致進不了聯合國的事實,可以逃避指責、批判。

    我們主張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是完全根據國際法原理,是台灣做為一個國家的基本權利,國際社會、聯合國、任何國家都不可否定。當然,國際政治運作下,可能仍受阻撓。但是國際社會這樣做會顯示出破壞國際法秩序的惡果,對聯合國及國際社會的發展都是有害無益,國際社會必須慎重考慮其代價。反之,國民黨以完全背離國際法的方式要重返聯合國,反而對台灣的立場有害,各國的反對不但不會覺得不安,反而會認為理所當然,一力面也使北京的打壓具備正當性、合法性,我們完全得不償失。

◎為什麼要推動「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運動?

    這幾年我們實現了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憲政改革,表面上看來台灣好像已成為一個民主國家,所以很多人相信台灣已經完成獨立建國,甚至主張不必再追求獨立。

    然而,由國際社會來看,台灣人民選出來的總統仍然一再宣布台灣要與中國統一,自稱為中國總統。憲法仍然是用中國的舊憲法,政府也一再自認為是代表中國的政府,與過去反共、反攻大陸時期完全相同。

    更嚴重的是,民主化的結果顯示這是台灣民眾自願的選擇與中國統一,仍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使國際社會愈來愈相信,台灣應該被中國併吞。

    因此,無論怎麼改革,如果仍在中華民國體制之下,只是中國的叛亂政權,永遠不能使台灣成為一個國家。我們必須在用申請方式加入聯合國的過程,才可暴露出中華民國已被北京政府取得代表權的事實。使台灣人民相信中華民國已非可以由我們選擇的國號,要成為一個國家,必須使用台灣共和國。同時,此一運動亦可自然的在內部形成制定台灣共和國憲法的共識,解決目前台灣所面對的內、外困境。

 ◎中華民國在1971年被逐出聯合國以後,26年來我們也過得好好的,推動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運動真的有那麼必要及迫切嘛?

    中華民國政權企圖代表全中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在一九七一年被聯合國否認,二十六年來中華民國企圖維持少數邦交國,以形成兩個中國的策略,也在今天完全失敗。外交上,五十年來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不但沒有活的好好的,也沒有維持現狀。而是由全盛時期的高峰一直向下跌到谷底。

    中國順利收回香港之後,已向各國宣布再來就是收回台灣。台灣雖然具備各種建立國家的條件,「可以」與香港有不一樣的命運,但是這並非保證「絕對不一樣」。如果台灣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主張與中國統一,則台灣就會與香港有「完全一樣」的命運。

    台灣現在仍有獨立建國的條件,各國也預留台灣生存的空間,甚至軍售及協防台灣。但是這些現狀,並非永久不會變。九七之後,中國將集中力量圍堵台灣,由國際社會及台灣內部兩方面夾殺台灣。

    面臨此一危機,台灣絕對不可再消極、被動的等待別人決定台灣的命運,唯有積極、主動的結合人民的意志,以台灣共和國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才能有效對抗中國步步進逼的併吞策略,化危機為轉機。台灣要對應九七香港的變化,要妥善處理對中國三通四流,也都必須以建立新國家得到國際承認及國際支持為後盾,否則只是逐漸掉進中國所設的陷阱,自取滅亡。

 ◎各國對「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將採何種態度?

    各國對台灣和中華民國是採取不同的立場,各國不承認在台灣的任何政權可以代表中華民國,但是各國卻必須承認,台灣人民可以建立自己的國家。台灣是不屬於中國的一塊領土,中華民國則已由北京政府所繼承,中華民國一面竊佔台灣為己有,一面又企圖繼續使用中華民國以維持其政權,使國際社會有充分的理由拒絕與虛偽的「中華民國」往來,使套上中華民國的台灣孤立於國際社會。

    各國並未承認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的一部份,否則其與台灣的任何往來均需北京政府的認可,販售武器給台灣更是干涉內政的行為。問題在於台灣人民一直無法也未曾正式表明自己是獨立主權國家,各國當然不能主動給予此種地位,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將解決困擾各國半世紀之久的矛盾,使各國無須在中國內戰問題上打轉。

    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的理由,完全符合國際法與聯合國憲章規定,因此,各國若反對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將屬違背國際法法理的行為,必然會慎重處理。至於是否同意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並非中國政府可以施壓阻止的事,否則各國執政黨都有欠缺自主判斷之議,而備受其在野黨與其人民抨擊其有辱國格。一方面各國為了亞太地區的和平穩定,也必須處理台灣問題,除非各國認為可以任由中國消滅台灣,或台灣的建國對各國有害,否則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是最好的解決方式。自認為愛台灣,卻又以各國反對排斥「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運動,與北京的立場又有何不同?

 ◎我們若放棄加入聯合國會有什麼後果?

    親中國勢力一再宣揚加入聯合國無用論,其目的就是要徹底消滅台灣成為國家的可能,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使中國可以用平亂及內政問題併吞台灣。

    如果我們放棄加入聯合國的努力,等於否認自己是獨立國家,表明放棄獨立建國的意志,甘為中國的一部份,這等於是鼓舞北京統治者來併吞台灣。任何退縮、讓步的作法,絕對不是維護台灣安全的力式,反而促使台灣更深臨險境而不自知。放棄加入聯合國將使台灣在逐漸組織化的國際社會日益孤立。不但無法為台灣爭取權益,反而使台灣成為各國交換利益的犧牲品。加入聯合國不但是台灣面臨中國威脅時有效的對抗手段,也是解決內外困境的前提要件。放棄加入聯合國,將使台灣在參與各種國際活動或組織時,被定位為與香港一樣的附屬於中國地區。目前參加世運、亞運、或亞太經合會或世界貿易組織,國民黨以「非國家」的身分申請,使台灣被當做是中國的一個地方。目前各政黨不將加入聯合國視為最重要目標,等於是準備放棄的態度,此舉將使世界各國誤認台灣已甘願成為中國一部份,結果將會難逃步上與香港同樣的命運。我們必須藉香港被中國收回的契機,展示我們要以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的決心與意志,才能建國救台灣。

 ◎誰在阻撓臺灣加入聯合國?

    阻撓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是中華民國政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而後者必須在台灣提出申請後才能表示反對或從中作梗,因此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中華民國政府的阻撓。

    國民黨在國際上主張自己是代表全中國的中華民國政府,使各國誤認為台灣是中華民國的一部份,在一個中國的國際共識下,台灣當然不被認為是有資格成為聯合國會員國的主權國家。國民黨(包括民進黨政權)更基於前述謬論,在聯合國程序委員會中一再主張「平行代表權」,乞求中國分讓一半席位。凡此種種,都是使台灣無法進入聯合國的作法,根本無須中華人民共和國提出反對即已胎死腹中。若欲加入聯合國必須表明台灣是獨立於中國之外的主權國家,才有資格提出申請,同時由國際社會的角度看,必須由代表該國的元首、外交部長其名才算提出有效的申請。特別是台灣在民主化之後,縱容國民黨政權以無理取鬧的方式向聯合國爭中華民國代表權,不但阻撓台灣加入聯合國,更進一步使各國認為台灣是中國一部份,加速中國併吞台灣的危機。因此這是台灣內部的問題,必須由台灣人民在內部排除中華民國這一個障礙,才能踏出加入聯合國的第一步。

 ◎「中華民國」不是好好的嗎?為什麼還主張用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

    中華民國並非不被國際社會承認,而是已由北京政府繼承,北京政府的英文國名就是人民的「中華民國」People's  R. O. C.。換言之,國民黨已無資格使用「中華民國」的名稱,只能在台灣島內欺騙人民。一九七一年的聯合國決議案並非排除或否認中華民國,而是認為「在台灣的國民黨蔣介石政權不可代表ROC,北京政府才可以合法代表並繼承ROC」。因此,中華民國仍然存在於聯合國憲章與國際社會,只是已由北京政府代表,國民黨堅持自己是ROC,等於是強調內戰尚未結束,還要與北京政府爭取中華民國代表權。北京政府在聯合國及國際社會中代表中華民國,絕非「冒名頂替」,而是國際法、國際社會的常識。

    只有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才能表明台灣與中國無關,防止中國用平亂及內政問題併吞台灣,並且走出「台灣是中國一部份的魔障」,解開無法進入國際社會的死結。

    因此,我們要加入聯合國,絕對無法使用中華民國名稱,也不可以用任何有CHINA的名義,牴觸一個中國原則。除此之外,台灣人民原則上有權選擇一個大家認同的國名,當然不一定要用台灣共和國。但是除此之外,還有比這個更好、更能代表台灣人民的國號嗎?

 ◎既然已經有「SAY  NO  TO  CHINA」的活動 ,為什麼還舉辦「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的運動?

向「中國說不」是反對中國併吞台灣的訴求,但若不能徹底消除台灣內部的「中國」,不能向國際社會表明自己「不做中國一部份,不做中國人」的決心,即欠缺說服國際社會的理由及具體的行動方針。如果我們承認中國國民黨的中華民國統治台灣,拿中華民國護照和身分證而不覺不妥,並修改中華民國憲法來維護中華民國體制,則如何向國際社會表達拒絕中國的意志?當然,我們更不可以相信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才是中國,所以只向北京的假中國說不,過去蔣介石就向申國說不,並吹牛說要消滅中共,並提出「中共非中國」的笑話。因此,要「向中國說不」首先需廢除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然後才有資格向對岸的中國說不。這樣全世界才知道台灣人民在表達什麼、追求什麼。

    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可一舉完成向真假兩個中國說不的目標,前面以台灣共和國名稱拒絕虛幻的中華民國,後面則以申請加入聯合國來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併吞野心。所以,我們應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的具體行動,才能實現向中國說不的真正目的。

 ◎既然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如此重要 ,我們要如何才能實現?

    此運動的實現首先必需排除自身在主張上的矛盾,直接以台灣共和國名稱向聯合國提出申請。國民黨的中華民國體制是加入聯合國的最大障礙。因為此舉將台灣陷於中國內戰的一方,根本不能申請加入聯合國,只能在爭奪中華民國席位上作文章,結果當然是緣木求魚,徒然耗損台灣人民的氣力,甚至使世界各國誤認台灣甘為中國的一部份,所以我們無論如何要先排除中華民國體制。第一階段,必須先在台灣內部引起爭論「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不但不具備正當性、現實性,而且反而危害台灣生存。因此,必須在台灣內部廢除中華民國體制。

    第二階段,在我們建立台灣共和國之後,即可逕行向聯合國提出申請,藉由申請可使世界各國明白台灣不屬於中國,將中國對台灣併吞危機轉為國際組織層次的問題,中國若動用否決權,可以憲章273項的紛爭當事國條項中予以排除,亦可使台灣問題成為和平論議的方式。第三階段,我們才向世界各國提出正當、合法、合理的訴求,爭取國際輿論的支持,從而達成加入聯合國的目標,也同時達到各國承認台灣共和國的目標。

 ◎使用中華民國名稱對我們有什麼危害?為什麼要加以反對?

事實上,中華民國在台灣並不是我們現在才要反對,才要將其廢除。而是國際社會共同在1971年就已決議中華民國由北京政府代表並繼承其一切權益。我們只不過把這個國際社會都知道的常識,警告給迷失在虛幻的中華民國體制下的台灣民眾,希望大家不要再被欺騙。台灣繼續使用中華民國國號,將使台灣成為繼港澳之後被中國收回的對象。亦即,使用中華民國造成台灣自己承認要被中國繼承,自定被併吞命運,選擇接受北京統治的死路。因此,中華民國體制不但對台灣無益,而且是有害的,使人民面臨立即而明顯的危機。

    以往我們主張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全面對此佔領當局予以否定,但在民主化之後卻因進入中華民國體制,而忘卻「中華民國」四個字所代表的意義,轉而支持中華民國體制,參與修改中華民國憲法。殊不知,支持中華民國體制是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認為台灣屬於中華民國等於認為台灣屬於北京政府,就是同意北京政府將來可以收回台灣。所以北京政府對於國民黨政權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並不著急或緊張,反而樂見此結果。因此,使用中華民國將使國際社會誤認台灣人願在將來受北京政府所統治,否認自己在國際社會的地位,同時直接危及台灣人民的生存。

 ◎台灣為什麼不能此照東西德、南北韓模武,以兩個中國方式加入聯合國?

東西德與南北韓都是戰後成立的新國家,他們在加入聯合國時都是以兩個主權國家的地位加入的,絕非是一國兩席。然而,蔣介石為了不願意在歷史上被定位為失敗者,而企圖轉敗為勝,一直做著反攻復國的美夢。寧願堅持一個中國到底,也不願使台灣成為一個不同於中國的國家。一方面,北京政府從未主張從中華民國分離獨立,而且一直是以新政府要取代舊政府的立場要繼承中華民國。因此,國民黨與北京政府在一九七一年以前一直都在進行中國代表權的爭奪,屬於一個國家內部兩個政府爭奪正統政府代表地位的問題,並非兩個國家間的問題,而是漢賊不兩立、你死我活的對抗,因此聯合國的「中華民國」代表權與東西德、南北韓模式完全不同。

    更何況,國民黨不但過去的蔣介石都末採東西德、南北韓模式,直至今日的李登輝也仍堅持一個中國政策,並在中華民國代表權問題打轉,不肯追求成為一個新而獨立國家。在我們的史地教科書都還將領土涵蓋蒙古的情況下,聯合國如何會讓這個不遵守國際法原則的怪胎加入。更何況中華民國是要求將北京政府逐出聯合國或分出一半席位給中華民國政府「重返」聯合國,這是不符合國際法及聯合國憲章,當然不可能被各國接受。

 ◎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會不會引發中國武力犯台?

    聯合國是為維護世界和平才成立的國際組織,成立之後的目標都是為維護國際和平而努力。聯合國憲章明定:「禁止以武力解決紛爭」,並且在一九七○年「友好關係宣言」中指出「應以人民自決為國際法最高原則」。因此,各國或許不會也不應鼓勵台灣獨立建國,但當台灣人民以和平方式建國並申請加入聯合國,而引發中國以武力來侵略時,聯合國及世界各國絕對不會坐視、容忍這種行徑。

    如果一個國家申請加入以維護和平為最高宗旨的聯合國,竟會被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以武力加以侵略,則聯合國及國際法秩序如何得以維持?因此,所謂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會引起中國武力犯台的說法,是低估中國理性計算,將聯合國的功能本質視若無睹的杞人憂天。試想聯合國如果縱容中國武力犯台,則半世紀以來維護和平與安全的努力將毀於一旦,國際社會亦將永無寧日,故各國當然不會坐視不顧。

    何況,中華民國政權這五年來不知量力,在國際社會公然向北京挑戰在聯合國的合法性,主張北京不能代表中國,或主張北京冒名頂替中華民國,指北京為盜賊集團,不講理奪取「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席位,竟然中國都沒有採取行動。試想,台灣共和國是主張完全放棄爭中國的合法性,只是腳踏實地的代表台灣,中國要為何而戰,其正當性何在?

 ◎在現實生活中,「中華民國」政權仍在台灣微有效統治 ,如何真正在生活中否定體制「SAY  NO  TO  CHINA」要如何實踐?

    首先,中華民國體制之所以能繼續在台灣有效運作,是因為長久以來的大中國思想教育及傳播媒體的扭曲,使一般民眾不知道中華民國不是國民黨才能使用,也不是其專利,事實上中華民國早已被北京拿去用,我們在台灣傻傻的用,反而成為中國的叛亂地方,不但無益反而帶來危機。如何傳達這一觀點及事實,是突破中華民國在台灣神話的第一步。

    第二是,不能相信選出民意代表或政黨進入中華民國體制,可以終結中華民國。他們明知體制不對,但是在這一體制下享有權力、身分、金錢利益之後,立刻傾向等別人去反體制,自己先享受再說的心態。因此,只有人民自己覺醒組織起來,才可能廢除中華民國體制。當堅定意志有組織的人民起來行動時,真正要維護中華民國體制的人自然消失無蹤。因為中華民國國號、國旗連普通的中國民眾、團體代表來台灣參觀訪問時都要被抗議拿掉,也沒有任何人出來捍衛。可見中華民國只是大多數人漠不關心的情形下,糊里糊塗的維持著,根本沒有人管它死活。

    第三,如果大多數人民可以容忍虛假、欺騙的中華民國體制在日常生活中存在,則政客的欺騙,警察、司法人員的欺騙,老師對學生的欺騙等等社會上人騙人的亂象成為理所當然。我們又將如何教育誠實及真實是什麼?台灣終必淪為亂世以及欺騙犯罪者的天堂。所以誠實的面對台灣共和國,向中華民國說不,才能使險惡人心、社會亂象有被革除的契機。

 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