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許慶雄其他發表文章

〈由國際法觀點談馬關條約的意義 〉
  馬關條約百年紀念,台灣人民應體會到以下三個教訓。
  首先,馬關條約使台灣主權由中國轉移到日本。可見台灣並非屬於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中國一再強調台灣是固有不可分割的領土,是完全無視國際法效力及日本五十年殖民統治台灣的事實。世界上類似此種領域變更的事例很多,當然都有其不容否認的國際法效力。中國學者常指稱,日本是以武力威脅強迫簽署馬關條約,依現代國際法原則應屬無效。沒錯,現代國際法否定以武力威脅強取領土的合法性。但是任何國際條約的有效與否,應以當時的國際法原則做為判斷的基準,不可以後來才形成的原則否定之,否則國際社會的法秩序將無法維持。此即國際法的「時際法原則」。因此一八九五年簽署的馬關條約,依當時的國際法是完全有效的條約,台灣主權轉移日本手中也屬合法。
  所以今天中國要主張擁有台灣主權,則必須有新的國際法條約做為依據。中國學者常以開羅宣言與波茨坦宣言中,明文列入台灣應歸還給中國,做為中國擁有台灣主權的依據。但是由國際法觀之,這兩國在首腦會議之後發表的宣言,並非國際條約。例如,最近每年在高峰會議後,各國首腦也發表宣言,從來就沒有人會認為是國際法上有拘束力的條約,何況該等宣言若屬條約,依規定也應由各國國會批准才能生效,然而這些手續都不存在。更明確的是,條約效力不及於未參與訂約的「第三國」,此乃國際法上周知的原則。台灣當時屬日本領土,日本既然未參與訂約,則有關台灣主權變動的約定,除非有日本參與,否則是不具任何法效果。
  再由戰後的舊金山和約中觀之,日本僅聲明放棄台灣主權,並未言明歸還中國。一九五二年日本與國民黨政權所訂「日華和約」及一九七八年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訂「日中和約」都僅重申日本已在舊金山和約中放棄台灣主權的立場,並未承認台灣歸還中國或台灣是中國一部分。
  由此可知,依現代國際法解決領土問題的最高指導原則,即「人民自決原則」,台灣主權絕對屬於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台灣人民,是毫無疑問。然而,號稱代表台灣人民的國民黨政權,卻一天到晚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要與中國統一,模糊台灣主權歸屬,這才是台灣面臨的最大危機。這是應該記取的第一個教訓。
  其次,傳統國家觀以血緣、語言、文化為建立國家的基礎,認為國家應由同文同種的族群組成。然而,現代國家卻是以共同命運為基礎,認為生活在同一塊領域上的人,只要認識到有相同的命運,關心共同生活社會的安全與發展,即使不同文、不同種的人,都可以建立國家。所以人民移民他國已成為國際法所保障的人權,父母兄弟姊妹分屬不同國籍者比比皆是,那有背祖忘宗的落伍觀念。
  然而,台灣人民在國民黨大中國意識及虛幻的中華民族口號下,竟還認為基於血緣文化相同,台灣與中國不可分,台灣不可獨立,必須依附中國。台灣人民這種與百年前一樣的血統國家觀念,才是今天國家定位不清的主因。如何建立苻合時代潮流的現代國家觀念,這是應該記取第二個的教訓。
  最後,台灣人民在被割讓遺棄後,接受日本殖民統治時期,仍然存在有朝一日祖國會來解救的依賴心態,從未思考如何自立自強靠自己的力量求生存。百年後的今天,依賴心態不但未改變,反而日益嚴重。所謂台灣經濟要繼續發展必須依賴中國市場、廿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等想法,推論出台灣只能依附中國不可獨立自主的結論。
  然而,台灣與中國分離四十多年,卻能發展;日、韓沒有依附中國成為其一部分,不是也能進出中國市場,只要性能好,各國不喜歡日本卻買日本貨,這才是自由經濟。因此如何排除百年來的依賴心態,形成充滿自信心與獨立心的台灣人,這是應該記取的第三個教訓。(原載1995年4月16日台灣時報)


兩岸大和解,獨派何在?
辜汪會談之後,兩岸大和解的新局面已在海內外形成,各界一片支持聲浪。但是此一情勢卻是台灣向中國投降的開始。目前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之下,以中華民國體制與北京談判,就是判亂團體向合法中央政府投降的狀態,絕對不是有些人幻想的國對國的對等和談。兩岸談判過程中,國際社會完全袖手旁觀,也證實北京一再強調的說法,這是中國這一個國家內部的問題,應該由中國人自己來解決,不可以有外國勢力參與。
  台灣前途為何在現階段面臨如此重大危機,除了大多數台灣人害怕中國武力威脅,選擇維持現狀的心態之外,所謂獨派的組織與團體,未能把以下建國的必要性及必須從中國分離獨立的原因,清楚的向一般民眾傳達,更是雪上加霜。
 
一、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是中國舊政權的殘餘勢力,被國際社會定位為中國的叛亂團體,絕對不是國家,所以台灣必須建國。
  中華民國不是國家,可以由很多理論及事實來說明,以下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過去一九一二年孫文革命是要推翻腐敗的滿清政府,取而代之建立中華民國新政府,並不是要從中國分離獨立建立新國家。人類社會當革命發生,有兩種完全不同的目的。一是,要推翻舊政府建立新政府,例如,伊朗革命就是如此。一是,要從母國分離獨立建立新國家,此時原來的母國仍然存在並未消失,例如,美國革命就是要從英國分離獨立,而不是要推翻倫敦的大英帝國政府,所以美國是國家,英國仍然是國家,各國可以與雙方建交。
  然而,中國這一古老國家,滿清只是某一時代的政府,國民黨革命是推翻舊政府,建立新政府。同理,共產黨革命是推翻中華民國政府,建立新政府,並不是要從中國分離獨立建立新國家。國民黨帶著一批政府的殘餘勢力亡命台灣之後,也是一再主張要反攻大陸打倒匪偽政權,自認為是合法政府要去平定叛亂。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對外也一再強調漢賊不兩立,在國際社會及國際組織中爭奪中國代表權。因此,各國給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都是國際法上的「政府承認」,不是「國家承認」。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承認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國家,形成兩個國家。兩岸的金錢外交,就是在爭「政府承認」。
  一九七一年北京政府並非以新國家的身分,用申請的方式加入聯合國,成為新的會員國,而是要求聯合國承認北京是中國的合法政府,以取得中國代表權的方式,堂堂正正繼承中華民國的創始會員國席位。所以江澤民在聯合國才會說,我國是聯合國的創始會員國,而不是說我國在一九七一年才加入聯合國。由此可知,國際社會認定一個中國,否定二個中國存在的立場是非常明確,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政府名稱。基於國際法一個國家只有一個政府的原則,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從匪偽政權被承認為合法政府時,中華民國政府當然成為偽政權,被中華民國體制所佔領的台灣也就成為中國的叛亂地區。目前以中華民國體制與中國談判,結果只有被平亂、投降一途。 
二、台灣主權尚未獨立,建國尚未成功
  九○年代初期提出「主權」觀念,是要強調現代國家一定要有主權,台獨就是要脫離沒有主權的中國舊政權的中華民國叛亂體制,追求台灣主權獨立,建立新國家。主權與國家是不可分的一整體,台灣共和國成立才有台灣主權,台灣目前是中華民國體制下的叛亂地區,怎會有台灣主權早已獨立的說法。亞洲不是國家,所以絕對沒有所謂「亞洲主權」的說法。但是各種扭曲主權的說法卻一再被提出,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主權國家、主權與治權分割、主權分享、台灣主權早已獨立等。唯有台灣共和國建立,才有台灣主權存在。建國運動是在「追求」台灣主權,台灣成為國家名稱才有台灣主權,反之,有主權台灣才是國家,這是現代國家及主權理論的基本原理。如果像一些政客、學者所說,台灣主權早已獨立,那何必追求主權、建立國家。
三、台灣建國的基本理念
  
第一、認清中華民國體制不是國家,也不可能成為國家,維持現狀只是中國的叛亂地區,成為被平亂、併吞的對象。
  第二、認清台灣目前不是國家,容許中華民國體制存在,台灣不可能成為國家,必須從中國叛亂體制分離獨立,台灣才能成為國家。
  第三、認清唯有以台灣共和國的新國家身分,申請加入聯合國,台灣才能成為被國際社會承認的國家,台灣建國運動才能達成目標。

強調主權獨立才能生存 加入聯國才是國家 
  中國收回香港之後,已公開向各國宣佈再來就是收回台灣。雖然很多提出各種理由,證明台灣與香港不一樣。沒錯,台灣也具備各種建立國家的條件,「可以」與香港有不一樣的命運,但是這並非保證台灣「絕對」與香港不一樣。如果台灣仍維持著中華民國體制,主張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容許自稱「中國」國民黨來執政,接受堅持中國必須統一台灣政策的人領導,則台灣必然與香港有「完全一樣」的命運。因此,對內台灣人民必須清楚的向在台灣的「中國」說不,對外必須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才能證明台灣與香港不一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國民黨欺騙台灣人,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但是現代的國際社會,沒有加入聯合國,就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台灣如果要證明與香港不一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就必須申請加入聯合國。台灣也只能在加入聯合國之後,才是一個真正完成獨立建國的國家。
  目前國際社會有一九二國家,其中有一八五國已加入聯合國,未加入聯合國的國家中,瑞士(人口七○○萬)因為是永久中立國家故避免加入,梵諦岡(人口一○○○人)是特殊的宗教王國故未加入,除此之外另有南太平洋的四個群島小國吉里巴斯Kiribsti,吐瓦魯Tuvalu,東加Tonga,諾魯Nauru未加入。換言之,除瑞士與台灣之外,其他未加入聯合國的國家人口總計有二十萬人。這些小島國之所以沒有加入聯合國,主要是因為負擔不起會費及派駐聯合國代表團的人力與經費。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沒有加入聯合國的六個國家,都獲得各國承認並維持正式外交關係,同時它們也加入各種以國家身分才能加入的國際組織,顯示出它們已是國際法及國際社會中被承認也被接納的國家。
  事實上,甚至連瑞士也在一九九四年開始尋求國民支持參與聯合國PKO和平維持活動,若此一問題解決將會申請加入聯合國,瑞士在一九九五年以後已開始對加入聯合國一事,積極的評估規劃。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歐洲有一些小國附屬在大國之間,雖是獨立一百多年以上的國家,但是一直未加入聯合國。然而,九○年代以後卻紛紛加入聯合國,主要原因是在後冷戰時期,國際社會組織化的情況下,這些國家不得不強調其為主權國家才能生存,唯有加入聯合國擁有一席之地,才能維護國家利益及發揮國際影響力。例如;一九九○年列支敦士敦Liechtenstein,人口僅三萬人。一九九二年聖馬利諾San Marino人口二萬五千人。一九九三年摩納哥Monaco人口三萬人。都分別申請加入聯合國。
  這些國家都在這幾年間發現,沒有加入聯合國將會危及國家的生存。人口只有三萬人,長久以來在歐洲大國保護下的這些小國,都體認到加入聯合國的重要性與必要性。台灣有二千一百多萬人,每年必須在國際社會上從事廣泛經貿活動及交流往來,若再不加入聯合國,對國家利益及人民生活將形成重大障礙,並造成無法估計的損失。
  所以台灣能名加入聯合國,成為國際社會承認的國家,所代表的意義更為重大。台灣如果不申請加入聯合國,就會被認定為與香港一樣,是北京政府要平定的判亂地方政府。面對中國積極加速要併吞台灣,台灣人民應立即採取行動,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才能建國救台灣。(原載於1997年7月10日台灣時報)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