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首

六、珍惜建國資源,傳達正確的建國理論和觀念
六之1 〈台灣地位未定問題在分析〉
六之2 〈從「台灣地位已定」鬆綁出發〉
六之3 〈中華民國存在或不存在面面觀〉
六之4 〈主張「中華民國」不存在卻又主張「正名」的矛盾〉
六之5 〈沒有國家為後盾,中華民國就什麼也不是〉
六之6 〈不正常、不完整的國家就不是國家〉
六之7 〈目前即使正名也無法讓台灣走入國際〉
六之8 〈中華民國走不出去不是名稱問題〉
六之9 〈建立新國家才有制憲問題〉
六之10 〈新憲法的不同定義〉
六之11 〈國家存在是正名、制憲的前提〉
六之12 〈淺談總統選舉和建國運動〉
六之13 〈國際局勢對台灣獨立建國的影響〉


六、珍惜建國資源與舞台,傳達正確的建國理論和觀念
(以下內容是作者根據2003年10月10日傅雲欽律師訪問內容整理而成)

六之1 〈台灣地位未定問題在分析〉
★傳統獨派至今仍主張「台灣地位為定」,這種說法是否成立,您的看法如何?
長久以來傳統獨派都是根據「台灣地位為定」來推動台灣的建國運動,主張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沒有資格武力侵略台灣等等,因為他們認為這樣世界各國才會支持我們。雖然他們也有他們的一套理論或理由,但是從國際法觀點,如果台灣這個島嶼的地位未被確定,那麼最大可能性就是,有兩個以上國家同時主張台灣是其所屬領土;但是,傳統獨派的「台灣地位為定」理論卻是相反,他們主張當初日本放棄對台主權後,台灣就屬於台灣人的;問題是,依照國際法理論,只有國家才能主張台屋灣是其所有,不是國家的一群人不能主張台灣屬於他們的。事實上,不管是1972年以前代表中國的中華民國政府,獲釋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中國這個國家從未兼斷主張台灣是其所屬。試想,包括和日本有糾紛的釣魚台,中國都不放棄爭取了,更何況是台灣呢?如果台灣是未定的「無主地」,則除了中國以外其他國家也會主張才對。
另外,有關日本放棄其所屬殖民地問題,另外還有例如過去韓國,或者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歐洲各國自其殖民地撤退,而當地人勇敢站起來宣佈獨立,例如印尼,以及其他歐洲、非洲許多殖民地,這些地方都在戰後自決建立自己的國家。如果1945年或二二八以後,台灣人有足夠勇氣且成功地建立新國家,那我們才可以說,台灣這個國家是在「地位未定」的狀態下,由台灣人把握機會建立台灣共和國,建立一個與中國無關的心國家。當時,台灣可以因為時空環境因素,在日本撤退紛亂的十局下,台灣人把握時機獨立建國,但是這個適時並未發生。雖然當時曾有廖文毅等少數人,因為在島內的建國運動失敗而陶製海外,並開始在國際社會上高喊台灣地位未定,台灣人應該建立台灣國等主張,但是最後也是因為媒人支持而告失敗。另一方面,在台灣內部則有中華民國體制代表中國合法政府統治台灣,至今仍然沒有其他國家主張台灣是其所屬,而國民黨至今也仍主張,當初中華民國政府是合法統治台灣。過去,我們還可以說,台灣人是因為受國民黨的迫害,失去言論自由,可是現在言論自由了,政權也移轉了,但是我不知台灣的民眾為何仍然不敢談論,並面對這個問題?
此外,由國際法觀點,所謂獨派的「台灣地位未定」理論仍有許多問題帶釐清。例如,開羅宣言、舊金山和約談論到日本放棄台灣等;但是,開羅宣言是戰後首腦開會後的宣言,不是國家間合意的條約,這是簡單的國際法嘗試,根本不需要找正名或證據,可是確有很多人花心血找證據,為了說明「台灣地位未定」,這些可說是白費心力。因為,國際社會都清楚明白,台灣地位是否未定並不是因為這些傳統獨派所說的這些原因;甚至美國國務院在朝鮮戰爭發生後發表「台海中立」,其中也提到台灣地位尚未確定,那時舊金山和約並未簽訂,但是當時因為美國國務院怕中國共產黨主張台灣是其一部份,影響台灣地位,為了保護台灣,為台灣日後流空間才提出的主張。但是,國際局勢安定,中華民國政府繼續統治台灣之後,美國政府或國務院就沒有再提出這種主張。因此,如果要說台灣地位未定,只能將時間點擴大自194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至1952年舊金山和約確定日本放棄這段期間;其後則只有中國這個國家,或代表中國的兩岸政府主張台灣是其一部份,其他國家並沒有爭論台灣地位的問題。
〔即使曾有未定主張,也不代表永遠不變〕
美國國務院曾有未定的主張,但是我們不能因為當時的時空環境所喊出的聲音,而且並不是主流聲音,而我們卻一直擴大解釋,甚至主張台灣地位永遠未定。基本上我們不能因當時有如此主張,及認定台灣地位因此永不改變,等著看那個國家想要台灣,或等著台灣人是否建國。「未定」並不是指永遠,當時是因時空環境因素所造成,但是之後台灣地位即已確定,五十多年來除了中國,沒有其他國家主張台灣是其一部份。有關未定論主張,基本上這些專家學者所根據的國際法條約等並無太大問題,但是其後中國主張台灣是其一部份,而台灣人也接受中華民國體制統治台灣,甚至民進黨政權的總統或副總統也經常強調自己是中華民國的總統等等,在這種情況下,在提出台灣法地位未定,是相當奇怪的理論。
〔有「領土糾紛」才有「未定」問題〕
在國際法上,土地未定不可能沒有國家要,只要用人造衛星察看就可以知道,漣漪各小島大家都搶著要,根本不可能有一塊土地空著沒有國家要,而等著住在這上面的人自己建立國家,這種建國理論非常奇怪;當一塊土地有很多國家都想要時就成為「領土紛爭」,而有爭議的土地才可能成為「未定」問題。台灣這塊土地只有中國想要,並沒有其他國家想要,所以沒有所謂的「未定」問題。例如,中國與印度的邊界、日本與韓國的竹島問題就是「領土紛爭」問題;這不是指竹島是各國家的問題等就是「未定」,而是探討這個島到底是屬於日本或韓國的問題。
國際法上所稱的「未定」並不是指,這個倒是個國家,而這個島確有另一個國家主張是其領土的一部分,這種情況是分離獨立問題,不是土地未定問題。人類社會不可能出現有一塊土地上的人民已建立一個國家,而又有另一個國家主張這塊土地是他的,或阻止原來居住在上面的人建國,沒有這種建國理論。建國本來就是從別人的土地強硬要分離獨立出來,這才是件國。人類歷史上已找不到,原本部屬於任何國家的土地,卻可以建國的例子。因此,各國之間對台灣屬於誰的病無爭議,目前只有中國主張台灣是其一部份,其他國家並沒有與中國爭,而且中華民國這一中國舊政府有效統治台灣至今,可見台灣人對台灣屬於中國也沒有益見。
〔無心建國即使未定又如何〕
五十多年來中國一直主張台灣是其一省,而1945年10月25日台灣人也是歡欣鼓舞的心情迎接中國佔領台灣,這是台灣人自願的,而五十多年來,台灣人也為將這個政權趕走或推翻,每年十月十日也是滿皆的國旗,由此可見,台灣人對中國擁有台灣和其他各國一樣,也是沒有意見,真不知道中國主張台灣是其領土怎麼會有爭議呢?沒有爭議當然就沒有所謂的未定問題,其實「台灣地位未定」只是韓戰時,美國唯恐中國共產黨接收台灣的一種權宜之計而已。今天台灣獨派仍強調這種主張,其心態令人百思不解。台灣建國不一定要在地位未定才能建國,因為就算是屬於中國也是可以建國,所以台灣建國不需要以「台灣地位未定」作為理論基礎。台灣人辛辛苦苦證明「台灣地位未定」,但是就算證明成功又如何呢?台灣人如果願意接受中國體制,願意由中華民國政府統治台灣,還聲稱我們國名就叫中華民國、我們憲法和護照上都有中華民國,我們選中華民國總統,就連大家所期待的民進黨掌握政權後,也自稱是中華民國第十任總統,這種情況下就算「未定」又如何?總之,如果自己無心建國,即使是「未定」也沒有用。相反的,台灣及史事中國的土地,是中國的一省,例如現在中國的廣東、福建,或是香港,如果這些省得人民很勇敢,有意志要獨立建國就可以建國。
除了十九世紀少數的無主地(賴比瑞亞),那時各帝國尚未佔據整個非洲,留下一塊空地,而美國黑人道這一塊無主地建立新國家外,進入廿世紀之後全世界漣漪各小島都被搶光了,絕不可能有一塊沒人要的空地或未定的土地不屬於任何國家,而讓台灣人來建國。另外,很多人認為二次大戰後日本放棄台灣,所以台灣人有權擁有台灣這塊「未定」土地的主權,這是錯誤的觀念。基本上,無論多少人都無法主張主權,在國際法上只有國家才可以主張主權,因此,台灣及史事「未定」,但是一群人如果無心建國則無法主張擁有台灣主權;這些都是矛盾的主張,是違反人類社會「國家論」、「公法」、「政治學」的理論,是錯誤的說法。所以,「日本放棄台灣」、「台灣主權屬於人民」等主張,一群人如果沒有堅強意志、沒有意願要建國,即使「未定」也沒有用,也沒有資格談「主權」,因為一群人不能擁有主權,只有建立國家我們才能主張這塊土地是我們國家的領域主權。頁首

六之2 〈從「台灣地位已定」鬆綁出發〉
★有關台灣的獨立建國所面臨的瓶頸,您的看法如何?
台灣人必須面對「台灣地位己定」,是屬於中國的事實,我們必須由屬於中國的狀態漸漸鬆開,之後才能建國,我們不能再主張類似「古早前即未定」的自欺欺人說法。從中華民國來統治台灣,或日本簽訂舊金山和約之後的各種事實發展,都是確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就是目前全世界(包括美國)所主張的「一個中國」原則,一方面也是由於我們自己維持中華民國體制,導致台灣屬於中國這個己確定的事實更無爭議。
台灣一方面主張「未定論」,另一方面又要維持中國民國體制,這就是我們常說的「中華民國害台灣」。過去,台灣人好不容易曾經有「未定」的機會,曾經有獨立的空間,但是中華民國來統治台灣就是「害台灣」,因為它使台灣的地位成為「己定」的事實。過去的國民黨如此,現在的民進黨同樣是維持中華民國體制。如同上述,1952年以前台灣可能有一點空間,但是從台灣內部來看,台灣人對中華民國來統冶台灣沒有太多意見,雖然國民黨曾讓台灣遭受二二八事件,但是當時的抗爭也並不是要求台灣重回「未定」地位,而是為了反抗國民黨蠻橫惡狀行為,當時並沒有為求「未定」地位,主張台灣人民自決建國的意志。在國際社會上雖然有一點「未定」的聲音,但是1952年後台灣地位確定之後,全世界由於東西冷戰因素、朝鮮半島發生韓戰,因此美國及其西方國家決定支持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例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或是之後日本與中華民國簽訂的中日和約,其內容就是確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否則這些國家怎麼可能和一個建立在無主地的政府訂條,甚至世界各國的駐中國大使館,例如美國大使館、法國大使館、日本駐中國大使館等都設立在台北,台灣如果不是中國的,各國怎麼可能將駐中國大使館設在不是屬於中國領土一部份的地方? 由此可知,世界各國雖未積極主張,但卻都默認且以實際的行為同意台灣屬於中國這件事上。
以上所舉實例在國際法上都己相當清楚,台灣己經屬於中國,而我們也無法推翻歷史事實。更何況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也曾派代表在聯合國,每次開會也都從台北出發,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台灣人硬要主張台灣不屬於中國,那麼請問代表中國的政府要去聯合國開會,怎麼可能從一塊「未定」的土地搭乘飛機出發? 甚至連美國總統愛森豪也曾訪問台灣,那時的報章媒體標也是「美國總統到中國訪問」,但是結果卻發現這塊土地不是中國的? 如果真是如此,真不知美國歷史該如何記載美國總統愛森豪造訪中國這件事? 傳統獨派所強調「未定」,事實上是在推翻歷史的作法,而支持「未定論」的人有能力推翻上述這些事實嗎? 有能力說服全世界,告訴全世界台灣地位應該是「未定」,國際社會不應代為「確定」,但是這些都是歷史發展的事實,也是一般國際社會的認知,並不是我們所能推翻的。
〔坐享中華民國體制,口喊「台灣地位未定」的矛盾〕
其實除了台灣內部有人主張「台灣地位未定」、「台灣不屬於中國」之外,全世界沒有人這樣主張。或許我們可以換個角度來看會更清楚些,我們可以看清有些人為了政治目的而扭曲事實和理論,這些都是不正確的說法。我們要讓台灣將來成為國家,我們就應該正正當當,要根據事實、理論,前後不可以相互矛盾。今天在台灣主張台灣地位未定的這些人,基本上是最沒資格說這些話的人。首先,台灣內部的國民黨政權或是捍衛中華民國的人,甚至最近國民黨召開的中常會上也找來中國的歷史學家,證明中華民國擁有台灣的所有權,這些人當然沒有資格說「台灣地位未定論」,因為他們自己就主張台灣是中國的,甚至找來許多證據。其他例如將參選中華民國總統候選人及其所屬政黨,也都以實際行動來證明台灣是屬於中國的一部分,因此這群人及其背後的支持者,當然不可能主張「台灣地位未定」,否則怎能在台灣選舉中國總統;剩下的就是一些獨派,或是己經掌握中華民國政權的這些當權者,基本上這些人也都沒有資格說「台灣地位未定」,特別是坐在中華民國體制內,主持例如中華民國的國慶日,高喊中華民國萬歲,自稱是中華民國官員的這些人,因為中華民國就是中國,這個政府到底在管哪塊土地?這些人當然也不能說「未定論」,真不明白為什麼有所謂的中華民國大小官員或立委會如此主張,不知道這個政府目前是在管哪塊土地?如果這樣很多話都無法說清楚,也會出現很多矛盾。
傳統獨派主張「未定論」開始建國,這種相互矛盾的說法,連國民黨、親民黨的支持者都覺得好笑。因此,即然己經當上中華民國體制的當權者取得政權,經常主持中華民國體制的活動,舉辦或參加中華民國的選舉,當然沒資格主張中華民國沒有土地;中華民國政府目前統治的台灣,如果是一塊國際法上未確定的土地;這是相互矛盾的主張,是相當好笑的說法。當然,有些獨派人士並未進入中華民國體制,這些人或許有資格可以主張「台灣地位未定論」,或是「台灣早己經主權獨立」,但是基本上這些人的說法仍是矛盾的,因為他們也是支持必須取得政權,在中華民國體制下也必須選總統。他們也不會堅持或主張,因為中華民國沒有土地,因此我們沒有必要選總統等。
有些獨派人士甚至還主張,台灣早就是主權獨立國家。試想,如果台灣早就是一個國家,台灣地位又怎麼會「未定」呢? 以上這些都是矛盾的說法,而很多理論所謂的獨派也根本沒有資格主張。 其實我們這些台灣人都沒有資格說「台灣地位未定」,因為台灣人每天繳稅給中華民國政府,維持這個體制,又要選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中華民國總統,每天拿中華民國的錢花用,其他例如我們的護照等等,大家對這些都沒有意見;就算我們沒有捍衛中華民國,但是至是少我們是默認、容忍中華民國統治台灣,沒有人勇敢站出來指正錯誤,雖然有少數人說中華民國非法佔領台灣,但是因為人數很少,並無法發揮效果,也許只有這些人還算有資格說「台灣不屬於中國」。
另外,特別是做過中國民國總統或官員,還是現任中華民國的官員或民意代表,還是到目前為止沒有反對中華民國體制,講中華民國不是非法統治台灣的人,當然沒資格說「未定論」。雖然大家會不甘願,情感上會不願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認為與其主張必須從中國獨立,倒不如提出一個台灣地位未定的理論比較好、比較容易,感情上也比較甘願;但是獨立建國主要的問題並不是這樣,這是我們一再強調的。雖然我和傅律師一直反對「未定論」,但是希望大家也不要給我們扣帽子,說我們是反對台灣獨立建國。
我再一次強調,「未定」也不能保證台灣能夠建國,最後也是要靠建國的意志,宣佈獨立及保護這個國家的決心,如果不是這樣,即使「未定」又如何? 結果也一樣是由中國統治,也是維持中華民國體制。所以我們必須面對事實,「未定」和「確定」並不是問題,我們不要浪費那麼多精神和資源去爭論這些問題。我們一再說明很多事實,都不是我們可以否認;無論是國際的情勢、我們自己的所做所為,國內的許多事實,過去的歷史,我們自己做過的事,簽過的條約,各國駐中國大使館明明曾設在台灣台北,這些事實我們都不能否認,而我們卻用這麼多精神來駁斥這些事實。好,就算「未定」,但是我們又不敢建國也是沒有用;相反的,你如果有意志建國,「未定」或是「確定」並不是建國的主要或必要條件,甚至與建國沒有關係,我們認清這一點之後,我希望以後我們要獨立建國的力量或是資源不要用在這上面,甚至請學者去研究這些或是開會討論這些,浪費我們這些辛辛苦苦發出聲音的一些舞台,在這邊說這些實在很可惜,我覺得是無意義的。
總之,目前講台灣「未定」的都是最沒有資格講的人,包括現在的中華民國體制享受的傳統獨派那些人,而且民進黨跟傳統的獨派都認為台灣己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但卻又主張台灣地位未定,這件事本身就是矛盾;所以說,最有資格說台灣「未定」的,是五十幾年來都在反對外來政權佔領台灣支配的人,他們才有資格,但是這種人是少數成不了氣候,不能代表台灣的民意;台灣的民意事實上己經確定台灣屬中國,台灣的地位己經定了。(FANNY)頁首

六之3 〈中華民國存在或不存在面面觀〉

★中華民國不存在最近由李登輝再提起,早期獨派也曾有人提出,但是李登輝再提出震撼力似乎較大,也引起很多討論。對「中華民國不存在」說法你有何意見?

〔中華民國政府不存在是國際社會主流主張〕

中華民國是不是存在,從國際法或國際社會的角度來看,中華民國的政府後面己經是無法代表任何國家,沒有國家可以代表,所以從國際法或法理論的立場來說,中華民國政府當然我們可以說它不存在,甚至聯合國也好,所有用國家組成的國際組織也好,或是世界各國的承認也好,都認定中華民國己經不是代表中國的政府,所以當然在法律上它己經是被掃地出門不存在了;所以,如果是從這個角度來說中華民國不存在,多少有一點理論,也可以那樣說,而且會比較沒有錯誤;但是今天我們在這裡談論的「中華民國不存在」,提出這個主張的人,他們都沒有提出任何理論或理由。從國際法來說中華民國不存在的事實,理由剛剛己經說過,那些都可以來證明這個理論。在國際社會上中華民國是一個政府,但是其背後並不能代表國家,所以這個政府本身就不存在,也就變成非法的政府,變成一個不存在的中央政府,所以聯合國就把你趕出去,世界各國就不承認你,說你是政治實體,是非國家的經濟體,從這個角度來看它當然就不存在,因為有政府但是背後沒有國家可以代表,那麼政府本身就不存在。

〔中華民國政府存在是國際社會的非主流主張〕

但是從事實上來看,我們要說中華民國不存在這就有問題;因為,在國際社會要說中華民國不存在,可是事實上還有二十七個國家,包括今天來參加我們的國慶日的兩個非洲國家,他們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中國合法的政府,我們的外交政策,每年在外交上所編列的那麼多預算,就是要維持中華民國代表中國這個事實,所以事實上還有二十七個國家承認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中國。雖然我們說這些都是小國家,在國際社會是非主流影響力不大,但是他們事實上是存在的。我們的外交部,我們的總統也和他們的總統在一起,他們在國際社會都是事實上存在的國家,是法理上的國家,所以這些國家來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政府,這個事實是存在的。所以國民黨、親民黨他們能拿很多理論來證明中華民國存在、中華民國政府還存在、中華民國政府至少還有二十七個國家承認,也就是過去我們的漢賊不兩立,我們的外交政策,甚至民進黨政權上台以後也是延續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讓中華民國可以繼續存在。所以,從某個角度來看,至少還有二十七個國家承認中華民國後面有一個國家,並且由它代表;這個國家就是,包括長城、黃河、中國大陸十幾億人的這個國家,這二十七個國家就是承認申華民國代表中國。今天我們在慶祝國慶日,但是如果問青少年他們都不知道國慶日的原由,這是因為大家都不說,大家都當駝鳥把頭埋在沙中不說出來。我們知道十月十日是在武昌起義,武昌可不是西門町的武昌街,不是從那堸_義來建國,而是在中國大陸的武昌起義,今天的國慶日就是在慶祝過去的歷史,所以中華民國還存在;它不只是存在,而且還生龍活虎的在那裡慶祝國慶日,中華民國的政府招牌也在總統府掛得好好的,所以基本上申華民國事實上是存在。

從國際法來看,或是從中國政府北京的立場來看,他們也認為中華民國存在,中華民國存在於中國歷史,存在中國歷代政權,甚至北京也把中華民國國名留在聯合國憲章,並沒有將它改掉或拿掉,而讓它存在;他們以此來證明,中華民國是我們北京的政權,是中國共產黨政府才可以用的一個國名,所以北京政權在聯合國就是用中華民國代表的資格在開會。這個國名北京政權並沒有變更,甚至只用China這五個英文字母的招牌在開會。北京可以說中華民國就是我,北京也可以說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台北這邊也可以說我們是中國的政府。

基於上述,中華民國的存在,或是中華民國在主流的國際社會,就變成是中國政府,北京政府才可以合法使用的招牌,就是因為這樣,我們在國外要參加任何活動就不能用中華民國,我們的護照別人也不承認,這一支中華民國舊政權的國旗在國外人家就要我們拿下來;主要就是因為,中華民國的合法使用權,在國際社會合法使用權利是由北京政府取得,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中華民國也是事實上存在。頁首
 

六之4   〈主張「中華民國」不存在卻又主張「正名」的矛盾〉

★最近看到傳統獨派一面呼應李登輝的「中華民國不存在」主張,一面又大力推動「正名運動」,這些內容對一般民眾而言可能不太容易了解,是否請您說明?

在台灣內部,中華民國是一個中國的非法政府,它非法存在於台灣內部,強制我們要使用申華民國,我們每天報紙上都可以看到寫著中華民國幾年幾月,而每年的雙十節記者們也都說:「今天是中華民國XX年國慶紀念日」,沒有人會因此而感到不好意思,在這種情況下,你怎麼說服台灣人,說中華民國不存在?雖然它是非法,在國際社會不能使用,但是在台灣內部,它已深深進入我們每個台灣人的生活中;我們的鈔票、所有的證書都是寫著中華民國,從早到晚我們都可以看到「中華民國」四字,它怎麼會不存在?所以,如果我們的眼睛好像都埋在沙灘中,說中華民國不存在,以此方式想要喚起台灣人來建立一個新國家,或是來改國名,這樣大家就會聽不懂。我們的獨派理論或是建國理論,例如,所謂的正名運動,或是說「中華民國不存在」所以我們要用新的國名,這種理論是講不通的,也是相互矛盾的。試想,既然中華民國不存在哪有什麼「正名」?更何況中華民國這個名稱它還存在,所以,如果要正名一定要以中華民國存在為前提,因為這個名稱我們還在用,它還存在。

〔中華民國既然不存在何須正名〕

傳統獨派自己也是主張中華民國不存在的理論,但是卻又主張要正名,這表示他們認為這個國家存在,國名叫中華民國。民進黨也說得很清楚「台灣是一個國家」,但是他的國名是中華民國;而這些要求正名的人,也是認為中華民國是國家,但是因為維持中華民國的名稱不好或不想要,所以才想要換掉它,但是他們卻又主張中華民國不存在;既然國家不存在就沒有名稱,既然沒有名稱又何須「正名」?所以我們應該建立一個新國家,訂一個新國名,而不是「正名」。因為,正名就是表示你有一個名稱,只是覺得不好,或是有問題,或只是因為非法不能用、沒資格用,但是台灣卻硬要使用。就像希臘和土耳其這兩個國家在談論「馬其頓」名稱問題一樣,希臘說你不能用「馬其頓」,那就是國名的爭議;但是我們台灣不是這個問題,所以基本上中華民國是否存在,並不是我們今日要獨立建國的重要爭論,再探討這些也沒有意義。頁首
 

六之5   〈沒有國家為後盾,中華民國就什麼也不是〉

★李登輝說中華民國不存在,但是它又好像在二十幾個國家中存在,在台灣也活得好好的,是否請您進一步說明,有關中華民國存在或不存在的的真正意義?

獨立建國最重要的是要探討「中華民國是什麼東西?」。中華民國是存在,但是它造成台灣面對危機,對面的中國因此可以主張要來統治台灣,要用武力平亂。因為我們使用「中華民國」讓這個非法的體制事實上存在,我們台灣正面臨這種危機;我們應該這樣說,這樣才能讓台灣人了解我們的情勢和現況。所以我們要說的是,中華民國體制為害台灣,中華民國體制確實存在台灣人民的日常生活中,存在這塊土地上,因此我們要認清這個事實,然後一起來改變,一起來建立新的國家,這樣才重要。所以,說中華民國不存在,想以此欺騙方式建國,用這種手段反而產生反效果。所以,事實上如果有機會也可以說明,中華民國是如何存在的種種歷史。

前不久我去開一個研討會,也從三個角度說明中華民國是怎麼存在?雖然中華民國存在,但是它是什麼東西?我們從這個角度切入,說明它是一個非法政府,它是一個叛亂團體,它是危害台灣的體制;如果我們主張維持中華民國,高喊「中華民國萬萬歲!」,我們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我們會走向什麼樣的台灣前途?說這些才重要,而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說中華民國不存在,以為這樣大家就可以站出來建國,全世界就會承認我們。舉個例說明或許大家會更容易了解。中華民國就好像是我們人體中的一個瘤,瘤在那邊你就要說在那邊,不可以因為瘤不好,就說它不存在,這種說法對我們的健康沒有好處,我們不可能為了得到健康就說瘤不存在,還是要面對它存在的事實,並想辦法將它切除。沒有錯,我們都是為了建國,就算李登輝是為了建國也沒必要說「中華民國不存在」,這種說法對建國理論的建立反而會亂掉。李登輝可能是台獨的後進者,他有時可能很有心,但是在理論方面,他有時候若說的不清楚反而讓人無法接受。

 〔中華民國在台浬仍然健在〕

中華民國體制基本上是存在的,而且我們日常生活都不能避開它,每天都看得到,它和我們的生活連在一起,但是我們如果換一個角度,看看到底中華民國是什麼?這就是我們長期以來,一再要向台灣人民說明的。中華民國是中國的政府,它是代表某個時代,在中國大陸那塊土地上的人所建立的國家中,某一個時代的一個政府,它是一個朝代,所以,基本上中華民國它是代表中國這個國家的一個政府,我們如果因為這樣就說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基本上就不對。它是代表它背後一塊土地、人民的政府,是代表中國這塊土地上面的人的一個政府,是國家構成的要件之一;但是,政府可以換,新的政府可以出來,如果有實力就可把舊的政府推翻掉,原來舊政府就變成舊政權,就變成非法政府,所以基本上中華民國已經沒資格成為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當它沒有國家可以代表時,它就變成一個舊政府、地方的政府,說得更清楚些就是繼續叛亂,不接受北京中央政府統治的一個造反、叛亂的政府,這就像我們過去說北京是叛亂團體,而我們要動員勘亂的道理是一樣的。

〔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中華民國是國家〕

第一點,可由歷史證據說明。並沒有任何理論或事實可以證明中華民國是國家。主張中華民國是國家的人,他們只是口頭這樣說,但是我們並沒有看過他們提出任何證據,或寫過論文、理論,來證明中華民國為什麼是一個國家,而不是中國的一個政府而已。無論是人類歷史上,或是國際法上,還是中華民國自己的歷史文件或實際行為上,都沒有任何證據足以說明中華民國不是一個中國政府,而是一個國家,一個和中國沒關係的國家。相反的,歷史上可以找到千萬萬的證據,而且還是中華民國政府自己的主張,它要求世界各國承認它是中國的新政府,所以中華民國政府裡面有很多資料,我們的外交部,我們的國家的國史館,甚至聯合國開會的記錄等等,到處都可以證明中華民國是一個代表中國的一個政府。

〔兩個中國從未落實,中華民國不是國家而是一個中國之下的中國舊政府體制〕

更重要的是,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的也是一個中國的政府,中華民國不是讓原來中華民國政府所代表的國家存在,而中華民國則是分離獨立,再建立另一個中國,如果是這樣就形成兩個中國;但是在所有的歷史文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主張中,他們都沒有任何這種主張。我們看十月一日他們那邊說的是「建政記念日」,它是建立新政府的紀念日,不是建國紀念日,不是從原來中華民國代表的那個中國分離獨立的新國家。如果它是那樣主張,那麼就會像過去的東西德,南北韓一樣,變成世界上有兩個中國,但是北京從來沒有這種行為或事實,證明它是建立新國家。

法國、西班牙好像有一些證據,證明他們當初想要推動兩個中國,讓蔣介石在台灣變成自由的中國,而他們也承認另一個中國是共產的中國,是沒有自由的中國,這樣就可以形成兩個中國。但是那時蔣介石拒絕,他主張漢賊不兩立,他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他說要對歷史負責。當然,台灣人民那個時候大部分都處在強壓之下,這是我們的命運,我們沒有機會發聲。那時如果有一些捍衛申華民國,或是部分國民黨,或是民進黨的人就說,好啊!兩個中國也好,也許可以形成兩個中國。但是那個時候我們運氣不好,由蔣介石一個人決定,甚至為了台灣將來的生存,贊成此主張的外交官葉公超等人,也被列為永不錄用名單。這些都是歷史的記錄,記錄證明中華民國政府一再堅持漢賊不兩立,自己主張不要成為國家,不要讓中國分離變為兩個國家,要堅持自己才是代表中國的政府,所以北京和台北政府是漢賊不兩立,這些都是很清楚的說明中華民國是一個中國之下的一個體制。

但是到今天這些人還在說申華民國是一個國家,是和中國沒關係的國家,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一個國家,真不知道這要怎麼說?也不知道他們是根據什麼?這些都應該要說清楚,不能因為過去我們都在這裡說反共抗俄,所以我們就自然變成兩個中國,世界各國的承認都不重要等等;我們不能自己在這裡自我滿足,說自己是一個國家。

第二點,從國際社會來看,國際上也是一再依據事實,從1912年開始,都認定中華民國是一個中國的政府而給予「政府承認」,聯合國也是以「政府代表權」,來處理中華民國的問題,所以我們才會說,聯合國沒有好好處理;但是,事實上聯合國有好好處理,而且也很清楚,甚至我們的政府也是這樣主張,說我們是中國的合法政府,拒絕變成一個普通會員國,讓中國變成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對兩個中國同時加入聯合國的意見,對此我們也是反對,自己放棄,反對這個主張。從這些歷史事實來看,基本上中華民國是中國的政府,兩個中國從來不曾出現過,沒有這個事實,沒有這樣的主張。

第三點,中華民國是政府不是國家,也是我們自己的官員,我們台灣人民每日不斷的主張,我們不是國家而是政府,甚至連當政府都沒資格,因為我們的官員說我們是經濟體,加入WTO,加入APEC等都說自己不是國家,甚至連政府都不是;我們也不敢要求二十七個邦交國承認我們是國家,而不是只代表中國合法的政府,目前在國際組織、在WTO、在APEC,我們不但沒有主張中華民國是國家,甚至都沒有堅持我們是中國合法的政府,要求排除中國政府的代表權,我們有嗎?即使是過去在聯合國也是主張要排我納匪,或是排匪納我,都沒有過中華民國是國家的這種主張。由此可見,我們包括政府所有對外主張都是否認自己是國家,甚至也沒有堅持是合法代表申國的政府,只有在二十七個邦交國家,有如此的堅持,剩下的我們都放棄,甚至甘願成為一個非法政府體制,只能用什麼台灣台北辦事處,還是其他XX辦事處,現在我們在世界主要的國家都沒有國家的體制,這樣要怎麼證明中華民國是國家?所以,從以上種種事實來看,中華民國都不是國家的體制。

換句話說,李登輝說中華民國不存在,如果從對外代表中國的觀點來看,那個「代表權」可能自從被聯合國踢出來後就很難進入國際社會,所以可以說是「合法政府的代表權不存在」,但是也勉強在二十幾個國家中存在。但是,如果從中華民國是個叛亂政府,或一個逃亡政權觀點,那麼它確實是存在,而且生龍活虎的存在台灣,本土政權陳水扁也說「中華民國萬歲!」,所以如果說它是一個政權,那麼它是存在的。

總之,我們不應該將建國問題錯誤導引,又去爭論中華民國是否存在等問題。爭論這些是浪費資源,對建國完全沒意義;我們應該把問題,焦點放在和這些統派、中國派的人好好爭論,我們應該跟他們說申華民國是什麼東西,或是像這本書名《中華民國如何變成國家》,從這個點切入,這樣我們就能正正當當將建國問題、事實讓台灣人民更清楚了解。我不了解為什麼這麼多人願意捐錢,這麼多人願意支持這些建國運動,結果建國問題是在爭論中華民國存在或不存在,這樣反而讓那些要證明中華民國存在,要維持現有的中華民國體制的人站上風,這樣對我們相當不利;因為,你要怎麼解釋中華民國不存在,就算不存在又有什麼意義?到最後你還是必須說,我們要獨立建國,我們要廢除中華民國體制;難道你要用中華民國不存在,所以你要讓中華民國存在?你的目的也不是這樣,所以最後你也要說清楚,你要什麼?目標是什麼?是什麼原因?

我們為什麼要欺負中華民國,我們又不是討厭中華民國才欺負他,或是對過去主張捍衛中華民國的人看不順,或有仇恨,事實並不是這樣;我們要建立新國家是因為,中華民國繼續在台灣叛亂對台灣人不利,要不然我們就要有志氣的去反攻大陸,要不然就是必須打倒匪偽政權,這樣你才有前途,才能存在,才能成為代表一個國家的合法的政府,如果沒有這樣,那麼你就要建立自己的國家,而推動建國運動應該是要討論中華民國是什麼?頁首
 

六之6   〈不正常、不完整的國家就不是國家〉

★李登輝和陳水扁有時候說,我們台灣雖然是國家,但是不正常、不完整。最近李登輝在其領導的群策會相關研討會上,其內容就是談論到,要如何才能把我們的國家愛正常等等。有關台灣到底是不是國家?從總統大選這個角度來看,是不是這就能證明台灣是國家?為什麼他們說台灣是國家卻又說不正常,這種不正常國家或是不完整國家的說法對不對?

傳統獨派認為台灣已經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所以他們必須先主張台灣不屬於中國,並以台灣地位未定做其理論出發點。而對覆蓋在台灣上面的中華民國,因為拿不掉,所以就當它不存在,這樣才能夠突顯他們的理論基礎。

台灣地位未定、中華民國不存在,這是傳統獨派的一個共識。可能要說台灣不屬於中國,然後說中華民國不存在,這樣才可以突顯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訴求和主張。現在的陳水扁也每天說: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依照憲法它的名稱叫「中華民國」,但是也僅此而已。最近他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被訪問到總統大選的事情,自由時報的社論馬上以國外媒體訪問總統大選為題表示,由此可見人家也把台灣當做主權獨立國家;他們的理由是,你如果不是國家怎麼會有總統大選?所以說,國際媒體已經把台灣當作主權獨立國家等等。但是基本上,這些報章雜誌的社論或是其他說法,常造成大家的誤解。沒錯,我沒有否認李登輝也曾講過兩國論,中國和台灣是兩個國家,我們也常聽到陳水扁的一句名言「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但是在國際社會上,一個國家如果主張他是一個國家,那麼他的理論或是他的土地多大也必須說清楚。陳水扁說台灣、中國,一邊一國,那麼總統府下面的行政院卻有蒙藏委員會,而一位外交部長談話時,他前面桌上的那張地圖為什麼是中國地圖?你說一邊一國,為什麼不把日本、美國的地圖也掛上去?

如果沒有堅持,主張如果不一致,那麼就會失去它的效果。我們看世界其他國家,如果主張自己是國家,就不可能有一分一秒去否定自己是國家。但是,我們說過很多事實、理論,例如我們為了要加入WTO,政府官員就說我們不是國家而是經濟體;我們沒有國家元首,我們沒有外交部長,所以自然我們就不能參加外交部長會議,也不能參加APEC的元首會議,而國家元首當然不能去,因為你自己說你不是國家。

所以,只要是一個國家,就不可能有一分一秒否定它。我們看美國怎麼可能一分鐘或一秒鐘說他自己不是國家?這是不可能的。相反的,我們可有一分鐘、一秒鐘要求世界二十七個國家承認我們是國家,而不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一一中華民國體制?沒有!這樣一邊一國的主張就不見了,這樣就是中斷,就會發生矛盾,你的國家理論,國家應該具備的條件就混亂了。

〔主張兩國又制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矛盾〕

基本上,所謂不正常的國家或是不完整的國家,從現代國際法觀點,說清楚一點就不是國家。用那些形容詞、政治語言,雖然說是「不正常」,但是結論還是一樣不是國家。像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的阿拉法特,隨時人家都可以將他軟禁,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最高的主權,他們的領土也有以色列的軍隊在巡邏,所以他們沒有土地、沒有政府,所有國家的條件他都沒有,但是他也是在那邊堅持,硬說自己是國家,世界各國不敢承認,那是因為他沒有這些條件,他沒有領土、沒有管轄的人民、主權。所以按理說,我們中華民國有這些國家條件,例如自由時報的社論也寫的很清楚,說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但是寫「台灣」就不對了;如果寫中華民國我們也許會比較容易懂,如果說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國家,擁有人民、土地、政府、主權。但是,使用「台灣」實在讓人看不下去;另外,我們如果反問他們,你的人民有多少?他們的回答通常是十幾億,對不對?

最近立法院才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訂一個法律來證明中國那些十幾億也是我們的人民,不然我們怎麼會訂一個法律叫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而那些民進黨也舉手贊成,法律內容我們先不爭論,但是光是那個定義,就是要處理兩岸人民的關係,這些就是你的人民啊!你對自己的人民難道不清楚?你不是說一邊一國嗎?怎麼現在又變成同一國,為什麼不再是一邊一國,不是兩個國家?李登輝提出「兩國論」,但是「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也是李登輝時代訂的,當時怎麼沒有解散立法院,怎麼可以隨便訂,對岸那些人根本不是我國國民而你卻要規範,這些事實都是說不通的,對不對?

如果主張自己是國家,成為國家所具備的所有條件就要說清楚,要合理、一貫才不會互相矛盾。例如我們到底管多少人民?海外僑胞已經拿外國國籍、拿美國籍,而你卻說那是我們僑委會在管,也編預算處理海外僑胞的問題,這些都證明我們想在國際社會做為一個國家,然而所有條件卻都不清不楚。但是有時又說得好像很清楚,例如我國是XX  。今天自由時報也說二千三百萬人,既然是二千三百萬人,怎麼又把來台灣的那些人叫做大陸同胞,而不是將他們和日本人、美國人一樣來處理?我們有很多法律就是在處理外國人,怎麼需要再訂一個,處理大陸地區人民的條例?這些都又是自我矛盾,否認自己是國家的做法。

今天十月十日還高喊中華民國萬歲,這個中華民國的體制是中國的舊政權;依聯合國定義,它是中國非法的舊政權體制,而我們明明在維持這個體制,但卻又說一邊一國,也在某地的廟口大喊「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樣是沒有用的。另外,陳水扁每天都要到中華民國的總統府辦公室辦公,在那邊簽名、蓋章,所用的都是中華民國總統的頭銜,這種做法已經是在否認台灣不是一個國家,更何況沒有台灣這個國家,只有中華民國體制存在。

〔既然已宣佈獨立就分秒不能間斷〕

很多獨派也希望台灣已經變成一個獨立國家,而且說李登輝、陳水扁都說了,台灣已經宣佈獨立了,許教授怎麼可以說他們沒說?但是,宣佈獨立後就必須要分秒堅持、持續不斷,我們不是這樣,我們是喊三分鐘熱度,其他好幾個小時、好幾年都不斷在否認我們是獨立的國家。請問,這些人能不能找出歷史上有哪一個國家,有一分一秒說自己不是國家?美國、日本、法國可有一分一秒說自己不是國家?可有法國總統的候選人這樣主張過?在國會擁有最大席次的黨,這個黨說我們是支持一個中國,台灣自己的政黨,在自己的國會佔有一半以上的席次的國親兩黨,在那邊主張一個中國原則,而且要出來選總統,那你說這個國家是一邊一國,說台灣是一個國家,這樣可不是只有「不正常」或「不完整」的問題;這些人大部份的時間都在否認自己是國家,但是有時不知是心血來潮,或是神經搭錯線了,喊一下「台灣獨立萬萬歲!」、「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或是「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國民黨有時候也會這麼說,他們好像是說,「我們要捍衛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當然是一個國家」。但是,如果我們繼續問下去,既然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那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聯合國、世界各國承認的國家,請問台灣和大陸共有幾個國家,他們還是說一個,這種數學是說不通的,所以這樣的理論就會發生矛盾。

〔台灣的國家主張就像放羊孩子口中的「狼來了」!〕

中華民國是不是國家,不管國民黨也好。民進黨也好,或是獨派也好都說不清楚。我們的主張還不只是一分一秒中斷,而是大部份的時間都是矛盾、中斷,並沒有一貫堅持我們是國家,沒有持續不斷。我們不能說因為飛彈來,或是獨立只能做不能說,世界上沒有這種理論,建國不但要做還要說,還要堅持,不能一分一秒中斷。如果一分一秒中斷,那就像是在喊「狼來了!」;喊一下獨立,之後又說自己沒說,這樣如果說三遍,以後你說一千遍一萬遍,人家都不會相信。

我就是覺得,如果我們繼續再這樣說,有時候喊一下可是又馬上否認、中斷,這樣國際社會不管是華盛頓方面或是德國記者、日本記者,聽久麻痺後就沒有人幫你報導,也沒有人會再相信你,因為他們會認為,反正只是「狼來了」,台灣人只是喊一喊,隔兩天總統府發言人又出面聲明,那是錯誤,是不正確的,沒有兩國論、四不一沒有,我們還是一個中國原則。這樣不但你說的話沒效果,甚至以後要說同樣的事,就變成要花一百倍,一千倍去證實。這樣下去以後我們台灣如果要獨立建國,而且也真的宣佈了,但是全世界可能也要聽你宣佈一千遍他才會相信,因為我們過去也常常宣佈沒幾分鐘、沒幾個鐘頭後又取消、又否認,又強調四不一沒有、公投不代表獨立等等,所以未來可能須要宣佈差不多一千遍,持續五年,國際社會才會相信原來台灣是真的有意志要獨立了。

〔台灣是一個會說謊話的假國家〕

這樣下去以後將會阻礙我們台灣的獨立建國,甚至台灣真正宣佈獨立時,別人都不會相信,其他國家也會認為,依照以往慣例你們常常宣佈獨立,後來又說不會宣佈獨立。這就是今天的情形,我們不是一個不正常國家,或是不完整的國家,而是一個常常說謊話的假國家;因為台灣不是國家,有時候高興說一下騙騙人,高興說一下「狼來了!狼來了!」這與今天沒資格、沒條件可以建國的PLO比較起來更加悲哀,更加可憐;因為它不具備國家要件,但是至少PLO對外堅持自己是國家,要求世界各國承認他是國家,他從來都沒有退縮,也不怕以色列坦克,炮彈將他軟禁、包圍,對不對?世界各國在等待,他是否真有辦法將以色列軍隊趕出去,在自己的巴勒斯坦土地上維持主權獨立,政府有效統治,擁有最高的統治權等等;如果這樣國際社會就會承認你,現在大家就是在等這些,至少PLO一再堅持自己是國家。不像我們有這麼大的軍事力量,有台灣海峽天然屏障,有這麼好的建國條件,但是我們總是自己說一下,卻又馬上否認自己是國家,又來維持中華民國舊政權體制,這樣要如何變成國家?

另外,有關有人主張用什麼觀察員身份,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等問題也順便在此提出來說明。其實,觀察員本身就不是國家才用觀察員,例如紅十字會、青商會,就沒資格參加以國家為主的國際組織,因為沒有資格所以才用觀察員;我們的外交用這麼多預算去推動要當觀察員,這就是自己否定自己是國家,甚至我們根本就沒有主張自己是國家,要加入世界衛生組織,沒正式用國家身份去申請,都是請其他國家去質問,問中華民國為什麼在衛生組織沒有代表權?這自從中華民國退出後就不必再說了,所以到今天我們台灣建國的力量也好,獨派的力量也好,還是台灣人民也好,甘願浪費這些冤枉錢,浪費這些我們納稅的國家預算,推動這種維持漢賊不兩立的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這是最大的浪費,甚至阻礙台灣變成一個獨立國家,是相反的效果。頁首
 

六之7   〈目前即使正名也無法讓台灣走入國際〉

★李登輝說台灣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他可能認為台灣走不出去,如果我們和其他國家一樣,我們就可以走出國際社會,但是他又認為我們是國家,所以才說「不正常」。他們現在把重點放在哪裡?哪襄不正常?他們說是名稱問題,那麼如果我們改個名稱,也就是傳統獨派所謂的正名運動,這樣可以讓我們走入國際社會嗎?

「不正常」或「不完整」都只是一個形容詞,是一種說法,問題是你有沒有深入分析,我們哪裡不正常?怎樣不正常?我們哪堣ㄖ嗾耤H怎樣不完整?我們怎麼不是一個正常國家?我們台灣經濟力那麼強,每年預算那麼多,又有軍隊又有國際社會種種的力量,太平洋只有幾萬人的小島,經濟又弱的地方都可以獨立,變成國家,我們為什麼不能變成一個完整、正常的國家?那些理由、原因,他們從不曾去面對,或想要討論以解決這些問題。主要問題就是從剛才講到現在的中華民國體制,我們沒有建國的意志,沒堅持,沒有維持一貫性建立國家的意志,問題就是在這理,所以才會產生種種問題,對這些理論不了解的人就說,不然我們來正名,不然我們來制定憲法,不然我們來推動總統直選等等,這樣我們就能變成國家。

〔建國運動隨著對方口號起舞仍在原地踏步〕

事實上,從九0年代我們過去所從事、參與過的種種運動也可以理解,過去北京或是這些國民黨統治者也說過,推動廢除老國代、國會全民改選就是主張台獨,我們就傻傻去推動國會全民改選,改選成功就自己認為台灣已經獨立了,那是國民黨政權,或是北京的騙術,他們為了要阻礙國會全民改選,所以說,如果是推動國會全民改選就是主張台獨;現在通過成功,但是卻好像沒獨立,所以又說推動總統直選就是台獨,對不對?這些我們都聽習慣了,但是我們卻都忘記去思考,台灣有獨立了嗎?報紙說,世界各國認為我們可以直選總統,所以無庸置疑我們是一個國家。但是事實上並不一定,例如美國加州也在直選州長,對不對?基本上,你是不是國家?你是否有主權?有沒有把國家定位說清楚或一賈堅持?這些才是重要的。例如香港要選特首,他們如果要用總統的頭銜也可以,加州州長也是用總統的名稱,對不對?他們也是在選總統,也就是說用「總統」也好,用「主席」名稱也好,這些都是人民直選,例如我們的縣長也是人民直選。最近又說通過公投法就是台獨,但是通過後台灣獨立了嗎?

因此,我們必須了解建國主要的是什麼?什麼才是正確的建國理論?正常的國家是什麼?……這些才是最重要。所以剛才講到的正名運動,也是不正常的思考,理論不正確的情形下才會產生這種運動;我們以很簡單的邏輯來看,有一個舊的國名存在,這個國名筆劃太多,還是風水不好,或是什麼原因,所以要給他改個名稱,這才叫做正名,對不對?「正名」就是本來的國家名稱不好,它是一個國家,但是名稱不好,才要給他改個名稱。在這奡N產生一種矛盾,承認中華民國是國家,要捍衛它,才會有國家正名的問題。另一個矛盾是,如果有國家就不需要建國;如果是名稱不好也要說個理由,或許說小學生認為筆劃太多所以要改成「台灣」(雖然台灣的筆劃也不少),所以什麼理由必須要改名稱應該要說個清楚。頁首
 

六之8   〈中華民國走不出去不是名稱問題〉

★不少人說中華民國走不出去,是因為中華民國這個名稱不好。有關這個問題是否請您進一步說明?

難道香港不能加入聯合國是因為香港的名稱走不出去,所以應該改成九龍?可是九龍一樣走不出去啊!問題不是香港、九龍名稱的問題,而是你有沒有主張你是國家?有沒有堅持?你是不是否定昨天,或是前天才喊過的「兩國論」「一邊一國」?如果一再否定己經獨立或宣稱不會獨立,結果互相產生矛盾,那麼名稱再怎麼改也沒有用。

基本上,舊的國家改名稱就會有新國名,但是有關中華民國是什麼的問題,這些正名運動的人根本就沒有深入去討論過。有關中華民國是不是一個國家的問題,他們認為這不重要,反正只要我們把它改成「台灣」、「台灣國」就好,但是這樣可以解決問題嗎?我們把中華民國當成國家,然後再改名稱,這樣國際社會能聽得懂嗎?國際社會頭腦很清楚,中國也會大為宣傳,認為這就像香港特首董建華,把香港改成九龍是一樣的道理;從香港特區改成九龍特區,這就是「正名」,因為他們認為九龍半島比較大香港比較小,這種「正名運動」有什麼作用?可以使香港在正名為九龍以後成為獨立國家嗎?我們如果用較簡單,或是較直接了當的方式來比喻,也是可以這樣說。

〔完全沒有說服力的正名運動〕

中華民國如果是中國的一個舊政府,是中國舊政權體制,或是說像香港一樣,是中國底下的一國兩制的特區,這樣名稱再怎麼改都沒有用,所以基本上,「正名」這個運動我覺得對內和對外都有以下不利的影響。

對內,你就是承認中華民國是國家,這樣才會有正名運動,你就是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體制。很多人認為我們中華民國已經是國家,國際社會是因為,我們使用中華民國容易引起誤會,找我們的麻煩,或是北京找我們麻煩,那就慢慢改,反正我們已經是國家,如果暫時不能改,那我們就忍耐,讓它細水長流,慢慢的改;現在大家在喊「正名」,也許會有人贊成討論;但是這不是什麼迫切的問題,因為這樣你就認定中華民國是國家,就會造成大家的誤解,認為台灣已經獨立,台灣已經有國家,改名稱那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我們應該先解決經濟、失業比較重要,所以,國民黨就是用這個問題讓你緩和,說你吵這個是無理取鬧;名稱好好的,如果要改個國名就要浪費很多稅金,所有的鈔票都要重印,文件等等都要重做。

甚至有人說這是一種迷信!以為改名稱就可以改運,這是算命的一種迷信,所以反對的聲音就出來了,那麼你要怎樣說服?推動正名運動的人不敢像我們這樣前後一致,建國理論、原因都說得清清楚楚,正名運動只是一種自欺方式。

第一、你忽略了中華民國體制危害台灣現狀的危險性,無法讓人產生獨立建國的迫切性,反而讓一般人誤解我們已經有國家,只不過名稱不太好,或是名稱容易和中國混亂;如果只是那樣慢慢處理就可以,何必著急?又何必因為正名引起對方飛彈打來等等,很多問題就講不清楚,不能讓大家了解。在國際社會看來,你用這個所謂的「正名運動」,大家都不知道你在耍什麼把戲,基本上會認為台灣人怎麼這麼無知,不知道怎麼獨立建國?想以改中華民國體制的名稱建國?所以,國際社會會認為這是一個鬧劇,或是認為台灣人、想建國的人,連獨立建國這麼簡單的理論都不知道,而只用改名稱建國?人類歷史上哪有用改個名稱就可以建國的道理?如果真是這樣,那這麼廣東改個名稱叫「東廣」就變成國家,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主要是要看你有沒有成為國家的條件?

台灣有沒有主權,或有沒有繼續維持建國的主張?名稱其實不重要,這是我們一再強調的;所以,如果中華民國可以變成國家也是很好的。我寫這本書的時候就相當無可奈何這些運動,所以才會將書名定為『中華民國如何變成國家』。我們也曾討論過,用中華民國這個名稱不是不可能變成國家,只要你堅持,雖然會比使用台灣的名稱困難,但是如果堅持有朝一日也有可能變成兩個中國。我們也說過,過去的國際環境,例如法國、西班牙、沙烏地阿拉伯等,當初就是希望讓中華民國變成一個新國家,所以可見中華民國這個名稱也可以變成國家,主要是你有沒有堅持我們是兩個國家,和中國是一邊一國,維持自己國家的國格,一再堅持、沒有中斷,這才是最重要的。一方面中國也會因為這些正名運動而看清台灣,因為台灣人不敢喊獨立建國,只敢說要改名稱,那就讓你們去改吧!反正不管廣東改成「東廣」,或是台灣改成「灣台」,到最後本質上還是一樣,都只是中國的一省。

〔不敢面對事實的建國運動反成為建國阻力〕

如果不敢說自己是國家,名稱改來改去沒有效果,甚至會變成另一種阻礙,因為名稱改來改去,結果發現正名之後還是繞回原點。如果不勇敢站起來宣佈台灣要獨立建國、台灣和中國是不同的國家,也是完全沒有效果。我們一再強調,一定要堅持宣佈獨立建國,這是建國最基本的理論。但是在此我也必須補充一下,聽說我暑假不在的時候,有十幾萬人來參與這個正名運動,所以我們也不能否認這是有一些效果,我們也樂觀其成。但是,既然有這個機會、有這個舞台,那麼多人願意花那麼多時間從中南部來(聽說正名運動還要繼續努力,將來希望能聚集五十萬人),我們是希望他們有這個機會、有這個資源、有這個舞台之後,就要把今天我們講的這些重要的理論,讓參與的人知道,這樣才是真的在推動建國運動。

他們可以利用這個正名運動做為一種媒介工具,因為也有它的效果;我們也沒指責這些人的奮鬥打拼,大家辛辛苦苦去推動這些運動,或潑他們冷水或將這些努力一筆抹消;但是,重要的是應該把握機會,思考在那種場面、那種舞台,要如何進一步來說明給台灣人了解?告訴台灣人,我們是為什麼要用台灣為國名,改國名主要是因為原來的名稱是中國的叛亂團體、叛亂政府,這個名稱不能用,我們如果用永遠就被當作中國違法的政府,這些是很簡單的理論;將這些理論直接說清楚,這樣的話這個活動就有它的意義。如果沒有這麼做,那麼台灣人民將一直被騙,以為公投就可以變成國家,以為正名我們就可以變成國家,國會全民改選我們就可以變成國家,直選總統我們就可以變成國家……結果忙了一大圈,到最後卻仍然不是國家(弄真成假),這樣下去最後大家都會失去意志,就會開始想,怎麼努力都沒有用!建國沒有用!聽你們這些人的話,名稱也改了,總統也直選了,國會也全民改選了,卻還不是國家,怎麼會這樣?這個世界怎麼會這樣?大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就是建國運動最大的問題,也是我比較擔心的地方。總之,這些事都應該要講清楚才有意義。

將「獨立運動」化約成為所謂的「正名運動」,可以說是台灣人很會變通的一個例子;巴勒斯坦他們就不是說「正名運動」,東帝汶也沒說他們是「正名運動」,只有在台灣;「獨立運動」就是獨立運動,為什麼會變成「正名運動」?台灣人到底是比較聰明,還是比較投機?實在令人搞不清楚。頁首
 

六之9   〈建立新國家才有制憲問題〉

★傳統獨派認為台灣是個「不正常國家」,第一  是名稱問題,第二是憲法問題。最近呂秀蓮說,這部憲法不合身,李登輝也說現在必須要制憲。而陳水扁更提到二○○六年要「催生新憲 法」。請教許教授,陳水扁的催生新憲法,或是李登輝的制憲等,這些對台灣獨立建國有什麼關連性?有什麼意義?

談到這個問題實在令人感慨萬分,我們九○年代在推動獨立建國,或是推動種種改革運動的時候,大家都說的很清楚;因為我本身就是研究憲法所以都有參與,也主張過很多口號,只要是過去參與過的人,或是十幾年前熱心推動的人都會記得「建立新國家,制定新憲法」,對不對?尤其民進黨中的新潮流派系,他們用「建立新國家,制定新憲法」,這些和別的派系不同的主張出來選舉;這樣就已經相當清楚,因為沒國家所以我們才要建立國家,而新的國家當然沒有舊憲法可改,所以不能修憲,當然也沒有必要特別強調制定新憲法。因為,沒有舊憲法就不會有制定新憲法的問題,而是要制定一個新國家的憲法,是建立新國家在前面,制定憲法在後面,先後順序應該是如此,這是很清楚的道理,絕不可能本末倒置,怎麼可能制定新憲法取代舊憲法就能建立新國家?哪有一個國家是先制定一套憲法,然後拿這憲法給世界看一看,就要求其他國家承認其已建立新國家,理由是因為我有新憲法?沒有這樣的道理,這是很清楚的順序。除了堅持建立新國家主張,我們在制憲的過程也要對國家的定義、台灣的前途、中華民國體制的定義等等都要很清楚。但是,現在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九○年代會因為國民大會席次不如其他黨,所以就變成修憲,當初選的「制憲代表」進入國民大會以後,就和李登輝一起去修中華民國憲法,變成「修憲代表」,那之後就一天到晚說修憲不再提制憲,當然當初的「新國家、新憲法」就更不用說了。

〔主張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憲法就是主張繼紐叛亂〕

之後,我們也知道,民進黨的新潮流又提出制定「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憲法」,這就是「中華民國第二共和論」,這種主張比修憲更退步。修憲還可說是因為選舉結果輸對方,所以沒辦法;但是,由他們自己提出這個主張來承認中華民國是國家,甚至要捍衛中華民國讓它像法國一樣,細水長流般繼續有第二共和、第三共和,就這樣永遠一直共和下去,最後就是要中華民國這個不是國家的體制,永遠一直存活下去。現在可能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比較不說,而改說制定新憲法,至於新憲法到底是要制定中華民國第二共和的憲法,或是其他意思,他們則說由人民決定,他們沒意見。這種主張在民進黨堶掖ㄓw變成主流,這樣我們就更清楚了。他們認為,基本上我們是一個舊國家要像法國這樣制定新憲法,也就是中華民國是國家,這個國家想要制定新憲法,這就關係到我們以上提到的各種矛盾。換句話說,中華民國如果不是國家,而我們即使制定憲法,這和香港人制定新基本法並沒有什麼兩樣。

〔國家最高法不一定稱為「憲法」〕

我們都知道,國家最高法律不一定要用「憲法」這個名稱,例如德國就是用「基本法」,難道德國制定新基本法和香港制定新基本法一樣嗎?香港不可能因為它們制定一個,一國兩制下的新基本法而變成一個國家。同樣的,作為中國叛亂地區,一個中國舊政權一一中華民國體制統治下的台灣人,制定一個新憲法取代一部非法的憲法(現在的中華民國憲法是中國已經廢除的,我們卻還硬要用),繼續維持非法的體制,這樣即使我們改個名稱,並更新內容,可是仍然一樣是個非法體制,體制本身並沒有改變。所以,中華民國基本上並沒有因為經由自我膨脹的制定第二共和憲法而發生任何改變,我們不能像駝鳥般,明明不是國家,卻把他當成國家,並進行所謂的修改憲法、制定新憲法,這些其實都沒有意義,根本的問題也不能解決。

〔新國家沒有舊憲法可廢除何來制定新憲法〕

當然,我們如果是一個新國家,因為沒有舊憲法所以一定要制定新憲法,這個時候「新憲法」的「新」字就不需要特別強調。我們建立新國家,那是因為原來不是國家,所以叫做「新國家」。但是,因為我們沒國家,所以沒有舊憲法可以廢除,台灣的情形一定是制定憲法,不須強調「新」字。

最近民進黨、陳水扁說要制定新憲法,那麼這個「新」字就是留下一個伏筆,因為是「新憲法」,所以可見我們已經有國家,也有舊的憲法,所以要制定新憲法。所以,如果不說「新」字,同時把事情說清楚,不要把責任描給台灣人,或說將來要怎麼樣隨便你們等等。我們應該正正當當,說我們要建立新國家,制定台灣共和國憲法。過去我們很多改革運動者都制定過「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那個時敢這樣說,現在卻反而後退?沒有錯,說出制定新憲法以後,大家對憲法會比較關心,甚至有些高中生為了想更了解憲法,邀請我上電台講演,這樣對推動憲法的觀念,因而引起大家注意憲法問題,確實有它的效果。所以,陳水扁喊出「制定新憲法」對台灣也不是說不利,也有其正面效果;但是更重要是,今天有幾個人能夠導引憲法這個問題與建國的關係,或說明我們今天所面對的是台灣國家體制的問題,而不是單純只是憲法問題?

只有處理憲法的問題並不能解決中華民國體制,這個中國舊政權危害台灣的問題。像我們剛才提到的那些問題,都應該成為要制定憲法的一環,制定憲法是整個建國過程中的一個齒輪。

但是,今天我沒感覺到這個氣氛,所有關心建國的人,也沒有想要將這個問題放進無論是選舉也好,或是制憲運動也好,和整個建國運動結合在一起,讓它成為更高層次的建國運動,或是規劃,沒有!包括李登輝或是這些台聯的各項議題推動,到目前為止都看不出來,這實在很可惜。我們如果沒有在這方面說清楚,或是加強這個制憲運動應有的認識,最後仍然一樣將變成過去九○年代的制

憲運動,最後變成修憲,變成維持中華民國體制,結果變成中華民國在台灣已變成國家,台灣已經獨立,這在今天已成為危害台灣的獨立建國運動,果真如此則將是另一次的惡性循環。頁首
 

六之10  〈新憲法的不同定義〉

★許教授的說法有一點相當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這部憲法如果世代表中華民國或事中國的憲法,那麼中華民國就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制訂新憲法,所以現在是制訂一部逃亡政權的不合法新憲法。有關這部憲法許教授好像在另一篇文章也曾經提到。是不是請許教授再為我們做說明?

    新憲法有兩種意義,我們要的是新國家的憲法,也就是經由建國然後制定的一部憲法。但是,陳水扁的說法現在聽起來不是這樣,她說臺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他要制定新憲法,可能就是我們前面所講的「第二共和的憲法」。其實1952年中共那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制定出來以後,這部中華民國憲法就已經無效,是一部非法的憲法;而我們現在卻又在制定所謂的「第二共和憲法」,或是「新憲法」之類的。也就是說,沒有建立新國家,這種違法的憲法再怎麼修、再怎麼制定還是新不了的意思,所以我們應該要注意這一點。

    事實上,憲法與國家之間並無必然的關係,有些國家建國以後並沒有憲法,相反的,舊政府拿著一部舊憲法,或是地方政府自己制定一部憲法,也不能成為一個新國家。所以如果現階段在推動制憲這些,也就是剛才我們講過的,如果是像九0年代那樣,沒講清楚,沒有放在整個獨立建國體系來說明的時候,就會造成不利的後果。

第一,最危險的就是制定出「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憲法」,這會變成臺灣將來的前途,或是臺灣地位更加確定,不是確定「主權未定」,而是確定我們要繼續叛亂,要堅持叛亂,永遠叛亂下去,反正是第二叛亂、第三叛亂,一直叛亂下去;也就是說,第二共和的憲法如果是確定,就等於是要叛亂到底,無可救藥地繼續叛亂,有朝一日就會被人家平亂。如果運氣好的話,制定臺灣共和國的憲法或臺灣憲法,就會鄭明成功,看起來很像我們臺灣已經獨立。但是如同我們說過的,如果不說清楚,如果沒有宣佈「台灣是一個和中國沒有關係的國家」,而且繼續堅持下去的話,你現在制定的憲法,只不過是像香港人民制定新的香港基本法,或是將它改名為「九龍憲法」,這樣也是和國家定位無關,無法使台灣成為獨立國家。

〔建國沒有一定程序,宣佈獨立少不了〕

第二,就是說制定「臺灣共和國憲法」,也是要正正當當的說出建國的理論,向世界各國宣佈獨立,即使面對中國武力的威脅,也繼續不斷堅持「我就是國家!」「我就是國家!」,沒有一分一秒中斷,這樣才是我們追求的制定新憲法,將制定臺灣國憲法和台灣獨立建國結合在一起。但是,現在的情形就好像是在告訴臺灣人,原來人類的歷史也有制定一部憲法可以建國,臺灣就是和別人不一樣,先制定憲法再宣佈獨立,因為我們不敢宣佈獨立;當然這依然有它的效果,如果制定臺灣共和國憲法以後,然後根據這個憲法宣佈獨立,其他國家也不能說這絕對不可能,或是說我們不對,畢竟建國是一種意志,是一個自然現象,沒有一定的程序或手續;但是,如果不敢宣佈獨立建國,不敢鼓起勇氣面對中國各種的威脅來獨立建國的話,即使制定臺灣國憲法宣佈獨立,結果又自我在否定是獨立國家,其實都是相同的結果。如果沒有那個勇氣,就只是多繞一圈,繞道最後也是回到原點不敢建國。

簡而言之,我們甚至可以先建國,再根據建國以後的自然環境制定憲法,這樣才能成為國家長治久安的基本法。很多國家都是在建國以後,經過好幾年國民之間形成共識之後才制定憲法,可見制憲與建國並無必然關係。頁首
 

六之11  〈國家存在是正名、制憲的前提〉

★是否請您依臺灣的情形,為我們說明有關國家名稱、憲法和國家的關係?

這些主張新憲法的人基本上是和正名運動連在一起。他們認為要改中華民國的名稱可能要修憲,必須動到這部憲法,所以他們說制定新憲法;但是他們不知道,中華民國憲法基本上不是憲法,因為中華民國不是國家;而中國式國家,但事中國有一部共產黨的憲法,我們這一部是假的所以說再怎麼說再怎麼修也是地方性的基本法。

目前不管是正名運動,或是修憲、制憲,基本上都是對建國運動的一種取巧做法;正如我們一再強調的,如果沒有意志不敢對抗中國,其實都是取巧做法,到時候都會回到原點,也是一事無成。

依照我們定義,臺灣人沒有國家,臺灣不是國家,中華民國的體制不是國家的體制的情況下,再怎麼改名稱,再怎麼制定內部的法律,不是國家就不是國家;當然,你可以說國家都有憲法,每個國家都可以決定自己的名稱要改成什麼,這些都沒有錯,但是現在完全是基礎架構上下顛倒的問題;臺灣必須先變成國家,之後當然可以制定憲法,可以改國名,但是如果不是國家,在那邊改名稱、制定xx法律等,象當初中國共產黨在延安制定中華蘇維埃最高基本法都沒有用,因為那不代表他們拿到國家的政權,也不代表中國的政府;基本上這些就是一個邏輯的問題,很簡單的先後順序問題。

建立國家以後,有的國家建立後經過三、四年都沒有憲法,但仍然也是國家;但是抱著一部憲法沒有國家,那部憲法就沒有意義,就不是代表主權國家的憲法,這些都是很簡單的邏輯問題。但是,當然在台灣他們說有種種的策略考量,友憲法、友臺灣這個國名,以後我們要宣佈獨立就比較有勇氣,比較有基礎,對這種說法我也不能說不對,但是到最後也是一樣。我在主張的就是,到最後你也要面對宣佈獨立的問題,也同樣要說明今天我們所談論的這些問題,並加以解決,否則就無法建國。頁首
 

六之12  〈淺談總統選舉和建國運動〉

★明年2004年的選舉就要到了,最近大家已經開始在暖身,比較激烈的甚至開始相互對抗了。陳水扁說過,明年競選的主軸之一就是「一邊一國對抗一個中國」,他所說一個中國可能就是指國民黨、親民黨,主張大中國的政黨,而一邊一國就是陳水扁所說的,一邊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邊是中華民國,陳水扁也不敢講臺灣國,他也是站在中華民國裡面,要來對抗連戰那個賣台集團;但是連戰這邊也很聰明,他說明年的選舉可能是「中華民國」對抗「臺灣共和國」,連戰也是要站在中華民國這個位置,認為陳水扁是主張臺灣共和國、是主張台灣獨立。陳水扁也是想要捍衛中華民國,連戰當然也是捍衛中華民國,明年的選舉好像誓捍衛中華民國保衛戰,但是敵人是誰?雙方都相互指責,說對方式破壞中華民國的人,到底明年大選我們獨派要站在什麼立場?經由這次選舉對台灣獨立建國可有什麼意義?請許教授分析。

如根據前面所講過的理論,我們可以說中華民國體制下的選舉和獨立建國可以說是完全風馬牛不相及;但是勉強看來,基本上分析民進黨這邊,選總統的策略就是要把選舉的主軸定位在我們剛才講過的,有時說一邊一國、有時又喊中華民國萬歲,反反覆覆沒有一貫堅持的現狀。他還說我們的現狀就是這樣,想到就說我們是國家,要加入WTO或是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就是說我們是經濟體,衛生體,都可以否認自己是國家也沒關係,這就是我們過去講的現狀;他要把國民黨列入主張「一個中國」「一國兩制」,要把連宋變成主張一個中國,是向中國投降,要一國兩制,是要走向和香港一樣的路,這樣打選戰對他就相當有利。他雖然維持現狀、反反覆覆,但是也可以得到中間選民,也可以得到獨派的支持,這種站在中間和獨派之間跑來跑去,以對抗要向中國統一投降的國民黨是最理想的策略。       

但是國民黨當然不願意,反而將選舉主軸策略,放在指責民進黨反反覆覆的一邊一國,有時喊中華民國,但是事實就是走台獨這條路;所以國民黨的策略,就是要把民進黨的主張,或是選舉打成台獨路線,而將國民黨變成維持現狀,中華民國現狀的問題由下一代來解決,我們沒有主權也沒有關係,只要經濟好沒有失業就好,他們就是要定義為維持現狀、注重人民的日常生活,把民進黨定位為不管人民死活,即使經濟不好、失業人口這麼多也要主張台獨。

基本上雙方所佔的位置,以我們來看都視為持現狀,但是他們對現狀的定義不同,一個要把對方打成統派,一個是將對方打成獨派,而一般民就愈看愈糊塗,但是基本主軸應該都很清楚,他們主要是在爭現況,爭去中間選民,爭取這些長期受騙、不關心臺灣前途、不深入思考,所謂的沒有熱情、冷淡的選民的票要怎樣吸引,所以到最後也是用抹黑的手法,用嘩眾取寵、跳舞唱歌,辦大型造勢來決定選舉的勝利;各種理論或是獨立建國的問題到最後激烈的選戰,都會變成擺在兩邊,中間就是在抹黑,看對方有什麼錯誤,所以結果不管誰贏,或是結果是什麼,就是維持中華民國事中國非法體制、叛亂地區的現狀,這就是明年選舉的意義。頁首
 

六之13  〈國際局勢對台灣獨立建國的影響〉

★臺灣將要面臨明年的大選,陳水扁,或是呂秀蓮他們也常常出國,好像有建立一些對外的關係,最近美國對陳水扁說出新憲法,好像也有一些意見;美國的意見好像也是要我們維持現狀,要我們稍安勿躁,不要去觸及到主權的議題,不要變動沒有主權的現狀等等,內政議題,尤其有關公投議題好像最近也是如此;他們說內政公投沒關係,但是不要觸及到主權議題,邱義仁也跑去美國解釋,解釋這個公投、新憲法等等不會涉及獨立或主權。現階段國際局勢與台灣獨立建國是不是和過去一樣,這幾年來是不是有什麼變化?是不是請許教授說明國際局勢和我們台灣獨立建國的關係?

臺灣的問題長久以來在國際社會當然有種種的變化,但是應該都維持一個固定的模式,也就是,台灣是不是要獨立建國?還是要好好和北京一起處理一個中國之下的兩岸問題?從國際社會或是美國來看,他們是一個旁觀者,對世界各國而言這些都是副的、次要的問題,他們可能有影響力,但並不是主要力量,不是主要的決定因素。基本上無論獨派也好,統派也好,國民黨也好,民進黨也好都把對方或這國際社會的一些反應用放大鏡片面解釋,而且是以對自己有利的解釋來處理。但是事實上,臺灣的前途、臺灣的地位就是台灣人民自己要當主人,臺灣內部所有環境的變化才是主要的戰場、主要的影響,國際社會不是完全沒影響,但是都是次要的、周邊的因素,所以基本上我們臺灣人如果是說要獨立建國,基本上臺灣島內,或是臺灣內部,如果沒有勇氣,或是沒有把建國的理論、力量好好結合,沒有這臨門一腳的勇氣,基本上無論國際社會怎樣變化,或是怎樣影響都不是主要的決定因素。

當然,如果臺灣像現在般的維持現狀,但國際環境或是國際社會,幼常聽到臺灣喊狼來了!狼來了!結果都沒有發生,那麼下一次獲甚至你有機會可以獨立建國的時候,國際社會也沒辦法來支持,也不能發揮他們次要的影響力。

〔善用建國資源,集思廣益〕

基本上,建國主要是臺灣內部的問題。在台灣我覺得,長期以來所有獨立建國的力量都是浪費資源,或是繞遠路、走彎曲的路,不走直路、不走應該走的路,所以是浪費資源;例如有很多我們獨派的團體去紐約聯合國總部,那麼多人到那裡,或者每年都有很多人去世界衛生組織,基本上這些都是民間團體,他們的資源,他們推動臺灣的前途、關心臺灣,那些資源本來就很少,但是他們卻將資源浪費在這上面,我覺得很可惜,也是一種浪費,因為我們去紐約聯合國總部,那麼多人在那邊聲援,可是在國際社會上一點效果都沒有;因為我們簡又新部長不敢說要到美國訪問,而是偷偷跑去,還象美國保正我們不會獨立,不會這個不會那個,我們不會去處理什麼主權,如果這樣即使動員一千人、一萬人,但是這些人說一千句也不及簡又新的一句話;因為他是代表臺灣中華民國政府的一為外交部長,對不對?民間辛苦半天,可是部長講一句就全盤完蛋了。

所以,我覺得象我們建國廣場,我有時會聽,但是比較遠的地方,我們的聲音因為電波比較弱的關係就聽不清楚,事實上如果要改善這個問題,應該不是很大的資源,少十個人去紐約,少幾個人去歐洲瑞士,就可以做很多影響臺灣內部的事。

當然,也有些人說我們這樣沒有用、是不對的,但是這種聲音如果沒有繼續發揮,或是沒有支持的力量,沒有舞台的時候,我覺得是對獨立建國的一種傷害。那麼多人甘願去花費自己的資源去貢獻,但是如果目標不正確,走錯路的時候,我覺得對台灣獨立建國都是沒什麼效果。也就是說,我們自己應該要先有勇氣,先整頓內部,而不是去國外,用民間的力量白忙一場。另外,對外國也要有抗壓力。今天報紙報導,陳水扁說華盛頓郵報誤解他,他否認曾經表示,即使美國的壓力也會做到底的說法,這是我們政府自己表明,對美國完全無法抗壓的意思,這也是我們在國際上讓別人瞧不起的地方。頁首

 

頁首|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