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頁首|目錄

〔附錄A 加入國際組織、突破外交孤立之理論與策略
〔附錄B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案
〔附錄C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運動聯盟簡介


〔附錄A 

加入國際組織、突破外交孤立之理論與策略

進入二十世紀後半,國際組織之質與量不斷地增強,在國際社會與國際政治範疇,甚至取代國家與國家間之個別作用,形成不可忽視的影響力。其主要原因來自於:1.國際間強國的矛盾對抗,必須藉由成立國際組織來平衡,避免造成直接的武力衝突,弱國也必須依賴國際組織來自保;2.世界大戰之後必須成立國際組織來解決戰後的各種問題,追求和平安定的國際情勢;3.多國間的合作協調性條約,例如郵政、經貿、交通等都必須藉由常設性國際組織來處理解決問題。同時,各種不同性質與功能的國際組織不斷成立之後,也使得國家在國際社會中個別存在的空間消失。國家不僅在外交、政治方面,甚至包括文化、貿易、人權保障等等各方面,都必然會受到其他國家、國際組織或條約的影響與規範。因此,任何國家均不能自外於國際社會而孤立,必須積極地加入各種國際組織,才能掌握國際社會的脈動。

由此可知,任何國家若未參與國際組織,在目前的國際社會,必然面臨困擾且居於弱勢地位。台灣要突破目前的外交孤立,最主要的問題點也在於如何加入國際組織。所謂民間外交、擴大邦交國、非正式外交等等都是不能徹底解決孤立的次要策略。

國際組織的本質

1 國際法之規範

國際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一詞目前已被恣意的使用,例如紅十字會、奧林匹克委員會等民間或非政府團體,甚至國家共同出資的國際企業、多國籍企業等,也都被稱為「國際組織」。事實上,各種國際組織設立的基礎、會員性質、權限、目的迥異,將這些不同層次的國際社會組織都稱為國際組織並不妥當。

國際法所稱之國際組織一般是指「政府間國際組織」,是由國家以條約所設置的國際法團體。這種國際組織的出現,一方面顯示個別國家無法達到某一目的,必須結合其他國家共同設置機構才能達成,所以有國際合作的意義;另一方面則顯示傳統上不受任何拘束的「主權」國家,在主權的作用上必將因此而受到各種條件的制約。因此,狹義的國際組織是指與主權國家、國際法有密切關連的政府間組織。關於此點,條約法公約第二條第九款即明確規定:「稱國際組織者,為政府間之組織」。

因此依國際法理論,國際組織是多數國家爲達成共同利益與目的,以條約為基礎所設置具有國際性機能之常設性組織。所謂非政府間組織(NGO)並非國際組織。台灣於參與國際組織受阻擾之情形下,雖可積極參與NGO以增加國際能見度,多少有助於強化國際影響力。然而NGO與國際組織並無密切關聯,兩者基於理念與現實的矛盾,經常是處於對抗的狀態。因此台灣即使加入NGO也無法顯示國家主權性質,僅可作為助力,實不應設定為參與國際組織之主要目標。

2 國際組織現狀分析

目前目前數千個國際組織之中,地位最重要者即為聯合國(UN),其他重要之國際組織也多屬聯合國傘下的「專門機構」。例如,國際勞工組織(ILO)是各種國際性勞工組織的核心機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是各種文教性組織的核心機構,世界衛生組織(WHO)是醫療衛生等有關國際組織的運作中心,世界銀行集團與國際貨幣基金(IMF)則是國際金融、經貿活動的核心,國際法院(ICJ)則是解決國際爭端的核心,其他糧食、航運、郵政、通訊、氣象、智慧財產、農業、工業等組織,都是聯合國所屬的國際組織。

因此我們可以說國際組織是以聯合國為中心所形成的一個巨大集合體。這些以聯合國為中心的重要國際組織都在憲章規定,「凡屬聯合國會員,均當然有權成為本組織之會員」。若非聯合國會員,則需經由執行理事會推薦及大會三分之二表決通過才得成為會員。 由此可知,只要是聯合國會員國,欲申請加入其他國際組織,即便是與聯合國無關之國際組織,也都不成問題。反之,以目前台灣的國際法地位,要個別加入其他重要國際組織,其困難度皆高於加入聯合國。所以台灣要加入國際組織應全力以聯合國為總目標,不應分散力量去要求加入其他國際組織。除此之外,加入聯合國對台灣的另一個重要之處,是可以因此而取得世界各國對台灣的「國家承認」。

就傳統的國際法與國際社會而言,一個新國家必須一一獲得既存國家的「國家承認」,才能確立其國家地位,從此成為國際法上之國家。然而,自從聯合國成立之後,基於聯合國憲章的規定,各會員國都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相互之間必須尊重其他會員國的主權獨立及平等,因此當一個新國家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等於同時獲得各會員國對它的「國家承認」。

此外,依現代國際法理論,當一個新國家加入聯合國時,其他會員國除非投票反對其加入,且特別聲明不給予國家承認,否則視同「默示承認」該國。更重要的是,即使是對於那些表明不予承認的會員國,在該新國家加入聯合國之後,將會在雙方同為聯合國會員國的效果下,除非其中一方退出聯合國,否則雙方之間的實際關係即為國與國的關係,與「國家承認」具同等的效果。

由此可知,台灣若能加入聯合國,將毫無疑問的可以立即獲得聯合國一百九十一個會員國的「國家承認」,對提升台灣的國際地位將產生無可比擬的效果。目前外交部對國際社會爭取承認的努力,只能算是個別的運作,在成效上絕對無法與加入聯合國相比,何況所謂對中華民國政府的承認,在國際法上是隨時可以斷交也可以撤回的「政府承認」,其穩定性及所代表的意義更是微不足道,這也是我們必須把加入聯合國,當作目前外交上全力以赴之重點的主要理由。因為,此作法不但不會浪費國力,並且將事半功倍,可使台灣作為主權國家成為穩固不受改變。

3 現階段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問題點

目前台灣所參加的國際組織主要以「世界貿易組織」(WTO)與「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最為重要;然而世界各國加入國際組織的主要目的,及國際組織的功能中,最重要的是「集體安全保障」。台灣正面對中國武力威脅,此國際組織的集體安全保障效果更形重要。

聯合國經由長期的努力,已逐漸架構出集體安全保障的功能,任何會員國受到非法的侵犯與威脅,都是對聯合國的挑戰,全體會員國絕不會坐視不理。台灣的安全長期以來完全依賴台灣人民服兵役及負擔沈重軍事經費來維持,但是未來的國際社會已不是憑藉一國之國防便足以維護國家安全。因此,加入聯合國之後,不但可使台灣成為國際安全保障體系之一環,減輕人民軍事費用之負擔,更進而可以使台灣的地位安定,有助於各國對台灣的投資及台灣人民對未來經濟發展的信心,可獲得一舉數得之效果。

目前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問題中,更嚴重的莫過於自己主動以「非主權國」性質的經貿體身分申請加入;因此,自然不能與其他會員國相提並論,而且只要涉及國家主權問題,必然受到歧視打壓。香港在加入WTO之時,就很清楚的以英國的一個經濟體的身分申請加入,現在則以中國經濟體的地位繼續成為會員。再看看台灣的情況,政府說為了我們的經濟,為了我們的貿易不能不加入WTO;但是,難道為了加入WTO就可以否認自己是一個國家?對世界各國說我們不是一個國家?如果我們的政府只是對內認定自己是一個國家,對國際社會卻宣稱自己不是國家,那麼這樣有資格成為一個國家嗎?世界各國有哪一個國家為了加入一個國際組織而宣稱自己不是國家?而我們自己卻在申請的時候,宣稱自己不是國家,要求國際組織讓我們以經濟體的身分加入,更嚴重的是,甚至被認為是中國的經濟體之一,也不敢出聲否認。

每年APEC高峰會,陳水扁為什麼不能以國家元首的身分出席?這不是因為中國的打壓,也不是因為APEC的會員欺負我們,而是因為我們當初就不是以國家的身分申請加入APEC。既然不是以國家身分加入,既然只是一個經濟體,怎麼可能會有國家元首?李登輝或是陳水扁又怎麼能夠以國家元首的身分出席呢?所以其他會員由元首代表國家參與的高峰會議,只是經濟體的我們因為不能有元首所以只能由其他人物參與了。既然不是國家,當然我們的外交部長也不能參加APEC外交部長級會議,因為我們只是一個經濟體怎麼可能會有外交部長。

另一方面,主張以觀察員身分參與國際組織的主張或策略,也必須慎重。所謂觀察員(observer)主要是針對非國家的政治經濟體或國際民間團體參與國際組織時列席提供建議的制度。目前聯合國的觀察員中,只有梵諦岡教皇國是國家,其他都是非國家的各種團體,例如,紅十字會、加勒比海共同體、歐洲聯盟、非洲統一機構、回教國家組織、阿拉伯聯盟、大英國協事務局、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等。巴勒斯坦在1988年宣布建國以後也曾申請加入聯合國,但是因為領土還被佔領尚未確定,所以被聯合國拒絕,只能成為觀察員。

依台灣目前處境,要成為觀察員與申請加入聯合國都同樣困難,但是成為會員國就等於是得到國際社會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而成為觀察員卻仍然妾身不明,而且會被認為與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一樣,是一個沒有資格成為國家的地區。因此,台灣若不申請成為會員國,只申請成為觀察員,等於是自我否定是國家,喪失了爭取使台灣擁有國家地位的機會。由此可知,台灣若經常以非國家的「經貿體」、「衛生體」等參與國際組織,且選擇非會員國的觀察員方式成為國際常例,則台灣未來必然被定位為第二個香港。

台灣如果要以國家身份加入國際組織,除了上述有關國家性質的理論必須釐清之外,更重要的是必須「一貫持續不斷的堅持」台灣是獨立國家。一個國家的建立,各種有關成為國家的條件固然重要,而且必須皆要完備才可成為國家,但是要成為國家者絕不可中途停頓,或甚至否認自己的身份是國家。李登輝或陳水扁雖然提出過兩國論、一邊一國論,曾數度引起國際注意到台灣是否要獨立的問題,但是轉眼之間,我們自己在台灣又繼續中華民國體制,又說獨立與否應由台灣人民決定;這與巴勒斯坦雖不具備獨立之條件,卻一再堅持自己是國家,沒有分秒間斷過的情況相比較,恰好呈現出強烈的對比。事實上,台灣具備所有成為國家的條件,而且有時也自我主張是國家,但是大部分時刻都是在否定自己是國家的動作與言論;這就是台灣要成為國家,要以國家的身份加入國際組織得最大矛盾與障礙。

 參與國際組織之策略分析與具體建議

1.中國因素

中國可以向國際社會主張台灣是中國的叛亂一省,要求各國不可以介入中國內政,封鎖台灣以國家身分加入國際組織。最主要的原因是台灣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的前提下,這些都是北京依據國際法理的合法主張,絕非世界各國「怕」中國或者因為中國是強國等原因。

所以,如果台灣主張是獨立國家,要求加入國際組織的立場堅定、論理正確,則中國的阻擾將事倍功半,若再配合中國本身的矛盾及內部動亂,則中國的阻擾或引發兩岸衝突的可能性將大為降低。過去在70年代文化大革命時期、九七香港回歸前後時期,都是有利於台灣的時機。當然未來中國也會出現各種問題,例如2008年北京奧運、經濟發展上的困境、內部民主化運動等,都是台灣可以採取行動的機會。

2.廢棄一個中國之外交政策

目前我們的外交政策仍然是以維持「一個中國」為最高指導原則,每年外交部的龐大預算,仍繼續用在要求各國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中國合法政府的「政府承認」上。相反的,任何可能形成台灣成為獨立國家,或是主張中華民國是不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獨立國家之外交行動則完全不存在。目前這種維持廿幾個政府承認的邦交國、推動以觀察員加入國際組織、支持民間參與NGO,或是推動國民對外活動等外交部的例行工作,其實完全無助於確立國家定位或突破台灣外交困境。由此可知政府及各政黨對內一再向人民宣稱自己是國家,說中華民國或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但是外交預算卻是用在維持漢賊不兩立的一個中國政策,基本上這些都是相互矛盾,浪費人民納稅前的外交政策,應儘速予以廢棄。

3.向聯合國秘書長提出加入聯合國申請書。

台灣如果要證明自己是國家,就應該申請加入聯合國。譬如過去歐洲有三個小國家,分別是列支登斯敦(Liechtenstein)人口約三萬人,聖馬利諾(San Marino)人口約二萬五千人,摩納哥(Monaco)人口約三萬人,在歐洲各國籌組歐盟時,不被當作國家看待,無法參與歐盟的運作;經由體認到只有參與國際組織才能維護國家利益並發揮影響力之後,分別於1990年、1992年與1993年申請加入聯合國;之後包括歐盟與其它歐陸國家就不能再認為他們不是國家。1999年南太平洋的一個小國家,人口只有1萬多人的諾魯,以及人口只有8萬人的吉里巴斯,也申請加入聯合國,並於同年九月正式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

    由此可知,加入聯合國是一個新國家要取得各國承認最有效、最直接的方式,甚至在表明加入聯合國的時刻開始,各國就必須以國家地位與之往來。所以,一個國家要獲得國際社會的承認,最好的方法就是申請加入聯合國。台灣要成為國家的第一個階段,就是要明確地主張從中國分離獨立;第二個階段,就是以國家的身分,向聯合國提出加入聯合國申請書。我們應該要瞭解,入會案能不能通過是另一回事,但是向聯合國提出新國家入會的申請,就足以證明台灣已經是一個國家了。

4. 爭取各國支持之策略

長久以來,如果國際社會支持台灣的獨立運動,就常被中國指為干涉內政,但是,依一般國際法判定標準,一個國家的行為是否涉及干涉他國的內政,主要看該行為是否是主動的。譬如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獨立運動,假設法國與加拿大之間的關係不睦,假設魁北克省的人一向樂意作為加拿大聯邦的一份子,而法國政府為了要使加拿大政府無法順利統治國家內部,故意運用某些資源,主動煽動魁北克人叛亂,並提供金錢、武器等各方面的援助,使魁北克人從事分離獨立運動,在這樣的狀況下,加拿大及其他國家就可以指責法國干涉加拿大的內政。但是如眾所周知,居住在加拿大的法裔魁北克人,其本身的意願就是要從加拿大分離獨立,自己自動自發地推動獨立運動,進行自決投票。像這種情況,如果法國表示支持魁北克獨立運動,主張應該尊重魁北克人的意願,那麼加拿大也不能指責法國干涉內政,因為魁北克獨立運動是魁北克人所自動自發進行的,並非受到法國的煽動,法國只是表明應該尊重魁北克人的意願,所以這不是干涉內政。因為所有人民都有自決的權利,這在「聯合國憲章」、「賦予殖民地及人民獨立宣言」、「友好關係原則宣言」等國際法中均清楚揭示此一「人民自決原則」。所以,國家是否構成干涉他國內政的關鍵,在於該地區人民的意志。譬如香港並沒有從中國分離獨立的意願,如果英、美等國主動提供各項支援煽動香港獨立,那麼才有可能構成干涉他國內政的狀況。

因此,要認定一國的行為是否干涉他國的內政,首先要看該行為是否是人民主動的行為,如果是,就不構成干涉內政;其次就是要看該行為是否涉及人民自決,如果是,就不構成干涉內政。當然,還有其他並不構成干涉內政的行為,譬如違反國際法上所禁止的集團虐殺、人權侵害等強行法規,此時世界各國所作出的制裁,便不構成干涉內政;北約空襲南斯拉夫,各國出兵科威特均屬此例。所以,台灣人自己若沒有主動展現要從中國分離獨立的建國意志,這樣的狀況下,則各國支持台灣獨立會因此而背上干涉中國內政的罪名。反之,如果台灣人民站起來,主動、積極的從事獨立建國運動,則世界各國的支持就不是干涉中國內政。台灣只要一貫堅持是獨立國家,事實上要取得國際社會支持並不困難,各種策略方法都會有事半功倍之效果。試想,就連野生動物、森林環境都予以保護的國際社會,怎麼可能縱容中國武力犯台,殘殺台灣人民。

5. 最重要的是台灣自己應有詳細的規劃,步步向目標前進。

今天在台灣要推動獨立建國運動,應該是要讓人民了解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是叛亂團體的事實,只要讓台灣人了解維持現狀就是讓中國有正當性來併吞台灣,台灣人的建國意志自然就會展現出來;何況台灣地區並沒有人民解放軍,台灣人要表達建國意志很簡單,只要勇敢地對國際社會說出來就可以。建國有愈多人支持當然愈有力量,事實上,台灣沒有人不願意建國,國民黨、親民黨、民進黨都認為中華民國是國家,台灣已經是國家,可見台灣人要有一個國家的意志是百分之百,只是大家都沒有認清,中華民國體制是叛亂團體的事實而已,由此可見我們獨立建國理念的宣揚做得還不夠,這才是重點。一般而言,台灣人只要有堅定的建國意志,建國就可以成功;因為台灣早已擁有土地、人民、政府、軍隊,是人類歷史上最強的叛亂團體。當年印尼只憑幾百支步槍就脫離荷蘭獨立建國,如果像今天台灣這樣的條件都無法建國,那麼世界上其他地區的建國運動根本不可能成功。頁首

〔附錄B
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案
Resolution Adopted: 2758 (XXVI)
The General Assembly,
Recalling the principles of 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Considering that the restoration of the lawful right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s essential both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and for the cause that the United Nations must serve under the Charter,
Recognizing that the representatives of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re the only lawful representatives of China to the United Nations and that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s one of the five permanent Members of the Security Council,
Decides to restore all its rights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to recognize the representatives of its Government as the only legitimate representatives of China to the United Nations, and to expel forthwith the representatives of Chiang Kai-shek from the place which they unlawfully occupy at the United Nations and in all the organizations related to it.

大會回顧聯合國憲章的原則,考慮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權利,對於維護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組織根據憲章所必須從事的事業都是必不可少的,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安全理事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
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它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
(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第一九七六次全體會議)

General Assembly Resolutions
Twenty-Sixth Regular Session
Subject: Restoration of the lawful right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
n the United Nations
Date and Meeting: 25 October 1971, 1976th plenary meeting
Vote: 76 in favour, 35 against, with 17 abstentions.
投票結果︰76票贊成,35票反對,17票棄權。頁首

〔附錄C
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運動聯盟簡介
成立緣起
1996年夏天,許多推動建國運動的朋友鑑於香港在1997年交還中國後,台灣的國際地位將逐漸地香港化,以及鑑於加入聯合國是台灣人民的共同願望,因此開始規劃如何藉著世界各國注意香港主權移交以及台灣是否淪為第二個香港時,凝聚台灣人民的力量,表達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的願望。於是在建國黨於1996年10月成立後,便積極策劃1997年6月26日至28日在台北市228紀念公園舉行3天2夜的靜坐與遊行。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運動聯盟就是在此關鍵時刻於1997年5月25日成立。除了許多建國運動的同志參與外,還有包括建國黨、台灣教授協會、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台灣教師聯盟、TNT廣播電台、建國廣場廣播電台、海洋大學鄉土文化社等十幾個團體。總召集人為淡江大學許慶雄教授,副總召集人為台灣教授協會長前會長沈長庚教授,總幹事為中興大學廖宜恩教授。
目標
◆第一階段︰讓台灣人民了解「中華民國不是國家」、「台灣也尚未獨立」,繼續使用中華民國會危害台灣的生存與安全,因此,必須在台灣內部廢除中華民國體制,形成建立台灣共和國的共同意志。
◆第二階段︰建立台灣共和國後,向聯合國提出申請加入為會員國,使中國對台灣的併吞危機轉為在國際組織內和平議論的問題。
◆第三階段︰爭取世界各國與國際輿論的支持,從而達成加入聯合國的目標,也同時達到各國承認台灣共和國的目標。
活動與工作
◆1997年︰出版「聯合國與台灣共和國」(許慶雄、陳國雄著)、發行「台灣共和國護照」、發行「建國救台灣運動宣言」台語版、華語版錄音帶(許慶雄主講)、6月26日至28日在台北市228紀念公園暨凱達格蘭大道舉行3天2夜的靜坐並於6月28日下午有近萬人在傾盆大雨中遊行的動人場面。
◆1998年︰出版「加入聯合國手冊」(許慶雄著)有計劃性地大量寄贈「加入聯合國手冊」給學生社團、媒體工作者、圖書館、扶輪社、民意代表等。
◆1999年︰出版「台灣建國的理論基礎」(許慶雄著)。
◆2000年︰出版「台灣建國的理論基礎」增訂版(許慶雄著)。
◆2001年︰ 出版「中華民國如何成為國家」(許慶雄著)。寄贈「加入聯合國手冊」、「台灣建國的理論基礎」,及「中華民國如何成為國家」。
◆2002年︰ 出版寄贈「中華民國如何成為國家」增定版(許慶雄著)。
◆2004年及未來工作:出版「中華民國如何成為國家」2004增訂版(許慶雄著)。繼續寄贈「中華民國如何成為國家」。
◆本聯盟所有出版、活動及捐款收入,都作為繼續推動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運動經費,請各位支持者贊助,共同完成建國大業。
捐款帳號
郵政劃撥:22214205 廖宜恩
經費有限 敬請贊助
若您下載本版電子書,認同我們的理念也懇求您踴躍捐書與宣傳,謝謝。
聯絡處
106 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4號14樓之5
電話:(02)2369-5642 傳真:(02)2369-5643
建國網網址
http://www.taiwannation.idv.tw頁首

上一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