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首

四之1 〈台灣已經獨立?〉
四之2 〈認清事實現狀〉
四之3 〈台灣的實際地位〉
四之4 〈台灣不是無主地〉
四之5 〈確立正確的建國理論〉
四之6 〈台灣人要的是什麼?〉
四之7 〈正視維持現狀的危險〉
四之8 〈化解島內分歧〉
四之9 〈釐清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的說法〉
四之10 〈獨立不是說給自己人聽的〉
四之11 〈沒有建國意志如何建國〉
四之12 〈自立自強才是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保障〉
四之13 〈公民投票並無助於建國〉
四之14 〈認清國家對個人的必要性〉


四、 建國策略的第一步是認清事實、現狀


四之1〈台灣已經獨立?〉


★從推動獨立建國運動的角度來看,何以台灣已經獨立或中華民國在台灣已經是一個獨立國家的說法是矛盾的?
前面我們談到,中華民國體制基本上不是一個國家的體制,而是一個中國的舊政府,是被新政府打敗而逃到台灣繼續對抗合法政府的叛亂團體。所以,中華民國在台灣已經是一個獨立國家的說法,是矛盾、不合理、不實在的說法。或許有許多獨派人士不能接受這樣的說法,因為現在的許多政黨,甚至過去一起從事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人都說台灣已經獨立了,為什麼還要說台灣仍未獨立、還不是一個國家?許多人都覺得想不通,而這也是大家應該一起來思考的問題。
基本上,就是因為台灣還不是一個國家,所以才有必要推動台灣的獨立建國運動,所以由推動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觀點來看,台灣是不是已經成為一個國家,就變成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如果說台灣早就是一個獨立國家的立論是正確的話,那麼獨立建國運動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因為既然台灣已經是一個國家了,那我們又何必要推動獨立建國呢?譬如以色列,既然已經建立了國家,以色列人就沒有必要繼續從事建國運動了,而是把心力放在如何建設國家、保衛國家之上。
一方面,從理論上來講,台灣如果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所有的建國運動、獨立運動就可以停止,因為獨立建國的目標已經完成了;簡單的說,就已經沒有必要再獨立建國了。
但是,我們看所有以台灣獨立建國為訴求的團體、政黨,在台灣已經達成獨立建國的目標之後,為什麼還不解散?實在令人百思不解。此外,再由事實上來看,若是要進行獨立建國運動,當然就要先說服人民,讓人民了解到我們仍然沒有國家的事實,所以有必要進行獨立建國運動。這樣,大家才會產生想要參予運動的熱情,運動才會有它的動力,否則若是一面高喊著台灣已經是獨立國家,一面又要求民眾支持台灣的獨立建國運動,這必然將使民眾看不懂這些人在搞什麼把戲,又怎麼會支持呢?
〔必須加強宣揚中華民國不是國家的事實〕
所以基本上,從運動的觀點來看,獨派團體第一點要做的,就是必須加強宣傳,今日在台灣地區統治台灣人的中華民國體制不是國家,而是一個叛亂團體。為什麼我們必須如此加強宣傳?這是因為有許多人認為,台灣現在雖然還沒有建國成功,但是我們也已經有一個國家了,國名叫做中華民國,我們也有土地、人民、政府、軍隊,所以不必緊張慢慢來。可是,我請各位想一想,從運動的角度來看,中華民國如果已經是一個國家,那這些獨派團體還推動什麼獨立建國運動?當台灣已經有一個叫做中華民國的國家時,獨派團體就已經沒有建國的必要了,也沒有建國的空間了;如果獨派團體的訴求是要更改國名,是要將國名由中華民國改為台灣共和國,那就不是叫做獨派,也不是在從事獨立建國運動,而應該說是更改國號運動才是啊﹗
〔改國號不等於建國〕
雖然世界上也有許多國家曾經更改國名,但是更改國名並不是建國。雖然各國更改國名的原因不盡相同,但其前提必須已經是一個國家才有辦法更改國名,更改國名就是表示該政府是該國所延續下來的合法政府,一個新朝代、新政府,才可以更改國名。如果中華民國是國家,有一天我們把國號改為台灣共和國,則國家的歷史仍然不會變,到時候難道面對有人問,這個國家的國父是誰時,你要說是孫文?面對有人問,這個國家的建國紀念日是何年何月何日時,你要說是10月10日?如果我們認為中華民國不是一個叛亂團體,中華民國在台灣地區已經是一個國家,如果我們運動的目的只是要更改國名,那麼維持現狀就已經是獨立了,我們所有的台灣民眾、政黨、團體都應該來維持現狀啊﹗那麼新黨所謂捍衛中華民國的主張就有其正當性,就是對的啊﹗就像民進黨修正的路線一樣,我們的國家名字叫做中華民國,那麼我們就應該來保護中華民國啊﹗獨派團體要怎麼樣說新黨的主張是錯的?既然台灣有一個國家叫做中華民國,那麼保衛中華民國有什麼不對?尊重中華民國的國號、國旗有什麼不對?就像民進黨的許多公職人員現在宣誓就職時向國旗行禮如儀,這也是對的啊﹗為什麼要批判他們呢?難道中華民國不是我們現在的國家嗎?所以我們就要尊重它啊﹗如果有人主張要更改國名,那就得先獲得大家的同意,並向大眾說明到底是基於什麼原因要更改國名。
基本上,如果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政權已經是一個國家,那麼就已經沒有建國的空間了,如果台灣已經是國家,那麼我們應該說,很抱歉,你們這些想要獨立建國的人士太晚來到這個世界上,已經錯過獨立建國的盛會了,因為台灣已經有國家,所以你們沒有建國的機會了。譬如今天的美國人,他們可有建國的機會?當然沒有。除非是美國的某一個州要脫離美國,從美國分離獨立,變成一個與美國沒有關係的新國家,那才可能有建國的機會。如果只是要叫民主黨政權下台,或只是要換一個國名,認為不要繼續使用美利堅合眾國這個國名,不要繼續使用USA這個國名,要換一個國名,那麼這就不是建國運動,也不是獨立運動,這只是更改國名運動或是政權交替而已。
〔何謂建國運動〕
所以,這就是我們所有從事獨立建國運動的同志所必須認清的,台灣人今天究竟有沒有國家?就是因為沒有國家才有從事建國運動的必要,如果有國家那就不必再建國了,而是要從事更改國名運動。或像有些人主張的,過去中華民國有很廣大的領土,今天只剩下台灣這一小島,然後要放棄過去廣大的領土,讓他們去獨立成為一個新國家,這個應該叫做「放棄國土運動」;民進黨與台獨聯盟提出這樣的主張,就令人覺得很奇怪。一個國家要主張放棄國土的一部份,不管是要讓那塊土地分離獨立,或者是要把土地割讓給其他國家,這個是放棄國土運動啊﹗怎麼會是獨立建國運動呢?譬如,印度本來擁有巴基斯坦,後來主張放棄巴基斯坦這塊土地,讓另一群不同宗教信仰的人獨立,建立巴基斯坦這個國家,這就是放棄國土啊﹗印度所做的是建國嗎?當然不是﹗放棄國土並不是建國運,這是很簡單的觀念。所以,今天從事獨立建國的政黨、團體,也都要認清台灣沒有國家的事實,要認定台灣現在沒有國家,所以才需要從事獨立建國運動。也就是因為「沒有」,所以我們才要「創造」,才要讓它誕生。
這是很簡單的觀念,只要懂一點簡單的邏輯推論的人都應該能夠理解;就是因為「沒有」所以才要建立,如果已經「有」則只是去改變它而已。舉凡更改國名、放棄國土等等,這些都是原本已經是一個國家,才有可能去做的事;如果中華民國體制根本不是國家,哪裡來的國名可以更改?哪裡來的國土可以放棄?如果從事國名的更改、國土的放棄,表示我們已經有國家時,那麼所從事的就不是建國運動,沒有資格說那是獨立建國運動。所以,我們從運動的角度來看,既然我們是要從事台灣的獨立建國運動,我們就要很清楚明確的認定,我們現在是處於沒有國家的地位,這樣我們從事獨立建國運動才有其合理性與正當性。否則如果認為台灣已經獨立,是一個國家,認為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是一個國家,或者像民進黨所說的,台灣暫時叫做中華民國也無所謂,日後再更改國名就好,如果是這樣,那麼這就沒有資格說是獨立建國運動,而是一個更改國名運動,像這樣的觀念實有必要加以釐清。
〔統派、獨派都一起捍衛中華民國了〕
在過去,主張中華民國不是一個國家,中華民國體制是中國的一個叛亂團體時,總是受到中國統派及新黨人士的責難、質疑、反對。沒想到,今天同樣的主張,卻受到過去同樣支持台灣獨立建國運動人士的責難、質疑、反對,好像突然之間,連獨派的團體也都開始支持中華民國、捍衛中華民國了,真是令人想不通。所以,在此我們要認清的第一點就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不是國家,我們沒有國家,所以我們才要致力於獨立建國運動。如果認定中華民國是國家,那麼目前所從事的就變成是更改國名運動、放棄國土運動、或是制定新憲法運動,而不是獨立建國運動。如果台灣已經是一個國家,當然可以制定新憲法,也可以在新憲法中規定新的國名,新的領土範圍;但是這些都不是獨立建國運動,也絕對不能和獨立建國運動劃上等號,充其量只能說是國家改造運動。如果想從事的是國家改造運動,那就應該向民眾清楚說明,為什麼要進行這樣的運動?並且要說服國際社會,讓世界各國了解中華民國自1912年就是國家;而不是只說服台灣的2300萬人,或者只說服獨派自己的成員而已。提出這些主張的人甚至完全不提出理論依據何在?為何台灣主權已經獨立?為何中華民國在台灣忽然成為國家?反而只是反過來打壓獨派自己的同志,要求獨派同志不要主張台灣尚未獨立,或宣稱中華民國是叛亂體制,以免害了台灣。
但是,這樣的做法是沒有用的,也是不實際的,除非能夠說服全世界,讓國際社會知道、了解及同意這樣的想法,知道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一個國家、成立於何時、於何時受到其他國家的國家承認等等。但是就如我們先前所提出的理論,從來沒有任何國家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過去我們攻擊、批判國民黨所主張的錯誤言論,國民黨也拿不出證據,證明過去的中華民國或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是國家,它如果有證據的話早就拿出來了,不但可以讓我們獨派的理論不能夠成立,也可以說服世界各國承認中華民國在台灣是國家,但是國民黨拿不出來。同樣地,現在的民進黨及一些所謂獨派的理論家,既然主張中華民國在台灣已經是一個國家,那麼就把證據拿出來看看啊﹗國民黨政權長久以來都沒有辦法提出證據,證明中華民國是國家,所謂獨派的理論家又怎麼能夠提出證據證明呢?我不知道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曾經有任何國家承認中華民國體制是一個國家,曾經給予中華民國「國家承認」,可以支撐中華民國在台灣已經是國家的理論。
〔從國際法法理看國家承認不可撤銷原則〕
由中華民國與馬其頓、東加王國、南非等國家斷交的例子來看,很清楚地,今天這些國家對於中華民國的承認如果是國家承認,我們的政府就不會說承認我們的國家又少了一個,因為只有政府承認才能撤銷,才有可能發生因為斷交而使承認的國家減少的現象;如果是國家承認,即使雙方斷交,國家承認也依然存在,給予我們承認的國家就不可能減少。國家之間沒有邦交並不代表是不承認對方為國家,所以兩個國家間若是曾經互相承認對方是國家,即使是交戰,也必須承認對方是國家,不能因為突然斷絕邦交、或者發生戰爭,而不承認對方是國家的地位。只有政府承認可以撤銷,因為這些國家過去對中華民國體制所做的是政府承認,承認中華民國是唯一合法代表中國的政府,所以才能夠在和我們斷交後,撤銷對我們的政府承認,轉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唯一合法代表中國的政府。
〔如果中華民國是國家又何須建國〕
因此,很清楚地,中華民國體制根本不是國家,我們台灣地區沒有國家;這無論是獨派團體從運動的角度來看,或者從理論上來說,都必須要認定台灣還沒有獨立,我們還沒有國家,所以我們才要建國,這是一個最基本的認識。試想,台灣如果是一個有主權的獨立的國家,那我們就沒有必要再建國了;台灣如果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獨派團體又為什麼要推動更改國名的運動呢?有更改國名的必要嗎?況且對岸的共產黨政權成立的目的是要叛亂,要取代國民黨政權,並不是要從中國分離獨立,那麼台灣要怎麼樣宣佈放棄領土?要把領土放棄給誰?如果獨派的理論是認為,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已經是一個國家,那麼維持現狀有什麼不對?捍衛中華民國有什麼不對?可見,主張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已經是一個國家,只會使所有獨立建國的理論變得矛盾、不合理,其實這些根本就不能稱為獨立建國運動。所以,既然獨派團體掛著獨立建國運動的招牌,就必須把獨立建國的意義、理論、運動的原因自己先認識清楚,如此才能向一般人說明的清清楚楚。如果連我們自己都不相信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是叛亂團體,台灣目前不是一個國家,又如何說服自己的同志認同這樣的理論?又怎麼能夠說服一般台灣民眾相信,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不是一個國家呢?頁首

四之2〈認清事實現狀〉


★台灣為什麼不是一個國家?如何踏出獨立建國的第一步?為何必須強調或使用「台灣共和國」?

台灣為什麼不是一個國家,主要的原因就是,既然台灣是在中華民國這個中國的一個舊政權的統治之下,在一個中國的叛亂團體的統治之下,那麼台灣要如何成為一個國家?
基本上,在台灣這塊土地上進行統治的最高長官,就是叛亂團體的最高長官,而在此一叛亂政府體制之上,還有一個在北京,可以對其加以干涉的合法中央政府;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就沒有最高的權力,沒有獨立國家所必須擁有的最高主權。因此,中華民國體制若是繼續在台灣存在,台灣共和國的建立、或者台灣要成為一個獨立的新國家就不可能;所以,去除中華民國體制就成為台灣要獨立建國的前提要件。
如果我們自己不先否定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不認為中華民國是叛亂團體而不是國家,不主張我們要從中國分離獨立,建立一個與中國無關的國家,那麼我們就不可能建立屬於自己的新而獨立的國家。但是,我們看看今天台灣各黨派的主張,新黨主張要捍衛中華民國,國民黨認為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民進黨則是半推半就的承認中華民國是國家,認為暫時使用中華民國這個國名也不錯,並多次於各種場合,公開聲明台灣早已獨立不必再追求獨立建國。如此一來一般的民眾根本就不會關心獨立建國的問題,甚至連獨派的團體也相信中華民國是國家,而一方面又說要打倒它,這是互相矛盾的。我們沒有見過有任何一個所謂推動台灣獨立建國的政黨或團體,清楚地指出中華民國是一個偏安台灣的叛亂團體,指出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台灣尚未獨立,所以我們才要獨立建國。
〔「台灣」兩字已被惡用,必須以「台灣共和國」才能探討問題〕
由此可知,在大多數的人都相信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主張台灣和中國是兩個不同國家的情況下,那麼我們要如何從中國分離獨立建立台灣共和國?更嚴重的是,台灣這兩個字已經被扭曲,譬如在最近的幾次選舉中都被抹黑,平時也都被濫用、亂用「台灣」二字。目前台灣共和國尚未建立,但是許多人卻濫用台灣二字,以「台灣」來模糊我們仍然沒有國家的事實,使得「國家」、「台灣」、「中華民國」三個概念遭到混淆,所以為何我們必須強調使用「台灣共和國」,原因就在此。例如,政客都說「台灣」早已獨立,不必再追求獨立。但是,如果問他們是不是「台灣共和國」早已獨立,那他們就說不出口,也就不能欺騙一般民眾。「台灣」加入聯合國被拒絕,「台灣」要成為WHO的會員國被抵制等等說法,一天到晚出現在報紙上,但是如果用「台灣共和國」就會在矛盾中發現真相,清楚地了解官員、學者、媒體、政客如何的惡用「台灣」兩個字欺騙民眾。所謂愛「台灣」的主張,李登輝、陳水扁敢說、敢用,但是如果改成愛「台灣共和國」,的主張他們就不敢說,可見一般人提到「台灣」,根本不把它當做是一個獨立,有主權的國家名稱來看待或使用,這種做法只是使台灣兩字成為一個中國的叛亂地區,一個用來欺騙的工具。所以,如果不挑戰中華民國體制,不向中華民國說不(因為在台灣遂行統治的是中華民國體制),不否定中華民國體制,那麼要如何建立新國家?換言之,如果台灣繼續地容忍中華民國體制的存在,就不可能有台灣共和國的誕生。
如果台灣人繼續容忍、相信中華民國體制是國家,只想用改國號的方式解決或逃避問題,那麼,就算是改名為台灣共和國,也仍然是由中國舊政府所延續下來的一個政權而已;只不過是中國在某一個時代、某一個朝代偏安台灣的地方政權名稱而已,在本質上仍然不是建立一個新國家;所以不論如何更改名稱,也不能改變其只是一個叛亂團體而不是國家的事實。總之,如果認同中華民國體制是一個國家,同時又要以更改國名為途徑,追求台灣共和國的誕生,這是矛盾、不正當、不合法的。
〔認清中華民國體制是獨立建國的第一步〕
一個新國家的誕生,不可能以更改國名的方式誕生,所以只要中華民國體制存在,只要中華民國體制被台灣民眾所接受,在台灣就不可能建立新國家。如果只想要以中華民國來進行體制內的改造,那麼在台灣建立一個新國家就永遠不可能實現。所以,台灣到今日雖然已民主改革,卻仍然沒有成為國家,仍然未能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台灣共和國未能建國成功的第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繼續容忍中華民國體制的存在。頁首

四之3〈台灣的實際地位〉


★何以台灣今日的地位只是中國的一個叛亂團體,而非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
今天,如果是追求台灣獨立建國的同志,首先必須先認識到,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是中國的叛亂團體,必須認知到台灣至今尚未脫離中國而獨立的事實。因為,中國的舊政權(中華民國)持續在這塊土地上進行統治,大家每年都納稅給中國的舊政權,成年男子且服兵役保衛這個中國的叛亂團體,出國也都使用中華民國的護照。但是,因為此護照為舊中國政權所核發、為一叛亂團體所核發的偽中國護照,所以不受世界各國所承認,它只是一張旅行證件,並不是國家的護照。
這樣的事實,許多推動獨立建國運動的同志卻不願意去面對,殊不知欲追求台灣的獨立建國,與認為台灣已經是一個獨立國家,乃是互相矛盾的事。推動獨立建國運動的同志,大家都衷心盼望台灣成為一個國家,就是因為台灣的現狀絕非國家,所以才要追求台灣的獨立建國。這也就是為什麼台灣教授協會於90年代成立之時,即於章程中揭櫫要「追求」台灣的主權獨立,而不是說台灣已經主權獨立。
〔台灣不是一個和中國無關的地區〕
如果說台灣的地位真如某些人所說,已經脫離中國而與中國沒有關係,是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那麼我們又何必要追求台灣的獨立建國呢?我們只要維持現狀,保持台灣的獨立現狀就好了。所以,就出現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論,認為我們維持現狀就是要保持和中國沒有關係的「獨立」狀態。但是事實並非如此,從許多事實可以證明,台灣的現狀與中國密不可分,不但國際社會如此認定,台灣人五十多年來也接納了統治台灣的中國舊政權,心甘情願的維持中華民國體制,成為中國的叛亂團體。譬如近年來舉行的國會議員選舉,以及總統選舉,難道是在選舉「台灣共和國」的國會議員和總統?實際上不是,大家都很清楚,選票上印的都是「中華民國」立法委員或總統選舉;所以根本就還沒有一個稱為台灣的國家誕生。同時,既然沒有脫離此一中國舊政權(中華民國)的體制,甚至還不是中國的合法政府,而是由一個中國的叛亂團體在統治著我們,但我們卻都默不吭聲,從未發出要推翻此一體制的聲音,而默默地接受此一中華民國叛亂體制的統治。
大家只是口口聲聲地說要拒絕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要對抗北京政府;但是今天所謂的獨派團體,可有呼籲民眾起來對抗屬於中國舊政權的中華民國體制?將此一屬於中國叛亂團體的體制唾棄掉,或使其自台灣消失,建立一個真正獨立的國家?顯然沒有,大家不敢對抗中華民國體制,各黨派都容忍中華民國體制的結果,就是使台灣成為中國的一個叛亂地區。今天我們不能只以更改國旗、國號,或制定一部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憲法的方式來建立國家,其癥結就在於,因為這些都必須以國家為前提。我們並沒有揚棄中華民國體制,造成台灣今日仍然與中國有著密切的關係,不能擺脫台灣只是中國的一個叛亂地區的地位,所以台灣遲至今日都未能建立一個真正新而獨立的國家。頁首

四之4〈台灣不是無主地〉


★有人主張台灣已經「獨立」,但是還沒有在無主地上完成「建國」的工作,這樣的論點正確嗎?

為什麼獨立和建國不同?獨立和建國當然是一樣的啊﹗獨立就是要從原本的母國分離獨立出來,建國就是要建立獨立自主的國家,這是一體的兩面。我們以國際法上的例子來看,現代國際法上關於無主地建國的例子,只有1847年美國的黑人回到非洲所建立的賴比瑞亞這個例子而已。那麼,為何所有國家當初的建國,都是從它原來的母國分離獨立?這是因為十九世紀以來,世界上已經沒有一塊土地是無主地;除非有一個國家放棄自己領土的一部份使其成為無主地,否則世界上不可能再出現無主地。台灣過去是日本的殖民地,1971年以前則是受代表中國的中華民國政府(當時聯合國及世界上多數國家都如此承認)所統治,現在則已變成受中國的叛亂團體所統治,怎麼會是無主地?所以,北京政府就是以此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因為,來自中國的政府或叛亂團體早已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統治了50多年,而且台灣人及其派去北京談判的代表自己也說台灣屬於中華民國;既然台灣屬於中華民國,中國就可以繼承中華民國這個中國舊政權的一切權益而取得台灣,並且主張台灣周圍的島嶼,包括與日本有糾紛的釣魚台,都是屬於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
獨立建國的理論在國際法上是很清楚、簡單的理論,如果硬要把獨立與建國分割成兩套理論,主張台灣本來就是獨立的,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或是主張舊金山和約日本放棄台灣,所以台灣是獨立的無主地,不屬於任何國家,所以我們可以建國等等。像這樣的理論,當然在台灣內部自己說給自己聽,讓自己聽了比較安心也可以,但是獨派團體可以邀請全世界知名的國際法學者來聽看看這樣的理論,如果他們聽得進去,如果他們能夠認同這樣的理念,那麼就會有許多世界知名的國際法學者,為台灣在國際社會上說明台灣人建國的理論依據,進而形成一套新的國際法理論,世界各國就都會承認台灣是獨立的無主地,所以台灣人有權建國,如此台灣就可以成為一個國家了。在此,我認為這是不可能,如果大家不相信,可以做看看就知道,看看國際社會與國際法學者是會笑、會說我們亂來、
還是會說這是個不錯的方法,以後的人類社會可以循著此種途徑建國?因為我自己從來就沒聽說過這樣的理論,又如何對國際上的學者專家及國際媒體的記者說得出口?如何對國際社會、聯合國說得出口?就連國民黨以前也不曾如此主張,如果今天的獨派團體要如此主張,那麼就應該堂堂正正地大聲說給國際社會聽,而不是只在台灣說給獨派團體的人聽,或說給台灣人聽而已;也不是只有在報章上寫一些文章給自己看,這樣反而讓一些原本就對獨立建國理念不是很清楚的人更加地迷惘。頁首

四之5〈確立正確的建國理論〉


★為什麼我們常聽到有人說我們已是國家,指責國際社會無正義感、偏袒中國、打壓台灣,所以不承認台灣是國家。事實真相又是如何呢?
要建立國家,主要有兩部分,第一就是上述的建國理論。在建國過程中的主張是否正確、是否完全符合國際法理論,如果是,則國際社會即使不支持你、不承認你,也不能打壓你、否認你是國家,或無視於你的存在。例如古巴、東歐很多國家在成立初期亦受到國際社會孤立,但是國際社會卻不能否認他們已是一個國家。為什麼?因為他們完全符合國際法的國家成立過程、國家成立的理論,他們堂堂正正宣佈自己是國家,如果誰敢打進來,就和他對抗,要捍衛自己的國家,絕對不會模模糊糊。台灣目前使用所謂的「中華民國體制論」,要建立國家,說什麼台灣早就獨立、其國名叫中華民國、成立於1912年、至今仍保有土地、人民、軍隊 ,這種理論,國際社會只能當笑話看,甚至落井下石逼迫台灣和中國談判,不要製造麻煩;因為我們所提出的理論不對,各國為其利益,幸災樂禍,結果犧牲的是台灣人的前途和幸福。所以,理論不正確再努力也是徒然;但是,如果理論正確,則北京、國際社會再如何打壓,台灣仍可成為國家。而使用台灣共和國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一舉即可確立台灣的國家地位;同時不管是否加入成功,都有確立台灣的國家地位之法效果。
以上都是正確的理論,但是今天台灣卻沒人相信這些理論,也沒人往這個方向努力。另外就是建國手段部分。但是,前述理論如果不存在或不正確,則討論手段、建國運動如何進行都沒有用,到頭來就和現在一樣,完全徹底失敗。有了正確的理論,才能接著談手段,一個國家要建國,並無固定的手段。不管是武力革命、暗殺,甚至潛入原來母國的舊體制內而後建國;因此我並不反對進入中華民國體制、參加中華民國選舉。我甚至認為,只要理論正確,利用中華民國體制建國也可以使中華民國成為國家;但絕不是像今天這樣,突然間主張中華民國已由政府變成國家、要去效忠中華民國、要捍衛這個不是國家的「東西」,這就不是手段的問題,而是對國家是什麼的理論發生錯誤,如此台灣將永遠無法建國。
〔建國理論與建國手段不應混為一談〕
過去有人攻擊我,既然徹底否定中華民國,為何還當中華民國的教授?為何使用中華民國的鈔票?當然,我們也希望這些人都是出於好意,才提出這些質疑。只是,我實在沒想到他們連這些是屬於手段的問題都分不清。試想,難道用中華民國鈔票就能讓中華民國變成國家嗎?果真如此,那我只要把這些鈔票一張張撕掉,那麼中華民國就變成不是國家了。中華民國的鈔票、中華民國教授證書、中華民國政府體制的存在,並無法證明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因此,如果傳統獨派或民進黨政權所主張的結論認為,中華民國可以因此而變成國家,則我們必須把理論談清楚,因為這是屬於錯誤的理論,而不是手段的問題。中華民國是政府的體制,即使不得已使用它的鈔票,也必須認清它不是國家;不要因為它有護照、鈔票,就以為它是國家。一國的政府也有權如此做,只是中華民國在淪落為非法政府之後,使其變為偽護照、偽鈔票,這就是錯把手段當成理論、當成目標或目的的說法。我們必須清楚區別建國的理論和手段的不同;當然,我們認為以台灣共和國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是目前台灣獨立建國最佳的手段,其理由都清楚寫在『台灣建國的理論基礎』和『加入聯合國手冊』兩本書中。這些都是手段問題,但是我並沒有說這是唯一的建國手段。如前所述,建國的手段有很多種,我並不反對以進入中華民國體制當官掌權努力改革,宣揚獨立建國的理論,做為達成獨立建國目標的手段;但是重點是,這些人有沒有做?基本的理論、知識有無認識清楚?如果沒有認識清楚,那麼手段怎麼用也都沒有結果,甚至成為阻礙。而依目前所看到的結果,這些人只是進入中華民國體制當官,變成效忠中華民國體制、捍衛所謂的國歌、國旗,捍衛所謂的國家體制,欺騙台灣人已有國家、台灣早就獨立,這樣的手段,因為無法達成建國的目標,所以當然不是建國的手段,反而是在阻礙台灣的獨立建國。最近更有一些過去聲稱獨立建國的「戰將」,也開始向北京示好,他們所持的理由就是,台灣已經獨立、中華民國是國家;那麼,為何要拒絕與另一個中國交涉接觸?這就是把未獨立、不是國家扭曲為是國家的惡果,使投機政客可以公然賣台,準備與中央政府和談,使台灣香港化,逐漸完成中國大一統。可見,由獨立建國--→依附中華民國體制--→前進北京,已成為台灣政界的新潮流。頁首

四之6〈台灣人要的是什麼?〉


★台灣未來應該追求什麼地位?怎樣建國?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這是一個事實;雖然台灣內部有許多人不願意面對這個事實,或者害怕面對這樣的事實,因為這將使得中國在2005年更加名正言順的解決台灣問題。但是,我們提出這樣的事實,就是要導正台灣人民的鴕鳥心態,因為即使我們不談,也不能改變台灣屬於中國的事實。所以,我們必須面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的事實,才能決定我們的下一步要怎麼走。究竟台灣人的主張,是要繼續維持現狀作一個叛亂團體、要接受一國兩制向中國的合法政府投降,或者要從中國分離獨立,建立自己的國家?這些都是可以做的選擇。
台灣絕對有充分的條件能夠建立國家,問題是,台灣人有沒有這樣的建國意志、勇氣與決心?要怎樣展現獨立建國的意志?很簡單,向聯合國提出新國家加入聯合國的申請書,以台灣共和國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台灣可以一方面向全世界傳達台灣已經決心要從中國分離獨立的事實,另一方面向全世界表達台灣共和國這個新國家要加入聯合國,參與國際社會的意願,要求國際社會、世界各國共同面對這個問題。頁首

四之7〈正視維持現狀的危險〉


★當前台灣的獨立建國運動之重要課題為何?
何以今日的台灣人仍然沒有屬於自己的國家?台灣獨立運動仍然未能成功?最主要的原因是,基本上,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並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個中國的叛亂團體,所以我們維持現狀,事實上就是維持一個叛亂團體的地位,對台灣的前途而言,實在是非常的危險。
為何事實是如此?儘管許多人並不同意這種說法,譬如一些過去一同為台灣獨立運動奮鬥的同志,認為這樣的主張不正確,或認為這樣的主張將招致台灣面臨危險。但是,今日我們面對此一關鍵的時刻,對於台灣的獨立運動,應該要進一步的思考,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
由最近幾次以追求台灣獨立為訴求的遊行來看,參與的民眾並不踴躍,有人認為這是因為台灣的民眾多半只重視自己的利益,對於台灣人是否擁有屬於自己的國家,或者與國家整體相關的利益,則比較不加以關心。但我並不這麼認為,試想,如果台灣人知道自己並沒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國家,知道維持現狀是一個相當危險的狀況時;我想,每一個人都會前仆後繼的獻身於獨立運動,而不是採取不理不睬的態度。
我們看今日所有不支持獨立建國運動的人,有的人認為自己已經有國家,台灣已經獨立了,只是國名叫中華民國;有的人認為中華民國已經是一個國家,捍衛中華民國就安全了,所以他並不感覺到有急迫的危險,這是我們和這些人的差別之所在。所以要如何釐清觀念,使大家能夠了解到台灣人仍然沒有屬於自己的國家,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只是一個叛亂團體、維持這樣一個叛亂團體的現狀是危險的,這應該是獨立建國運動當前最重要的課題。頁首

四之8〈化解島內分歧〉


★建國運動目前所必須化解的阻礙為何,又如何化解?
台灣的獨立建國究竟是受到誰的阻礙?建國的條件又是什麼呢?建國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要分離獨立,也是台灣要建國成功的唯一方法;所以,我們相對地思考可以得知,阻礙台灣獨立建國的,不僅是新黨、親民黨和國民黨,還包括所有不支持分離獨立、反對分離獨立的人。因為根據國際法,以及所有國家建立的事實,台灣只有以分離獨立的方式才能建國成功。
建國的第二個條件,就是心理因素及理念必須健全、正確,也要認清台灣並不存在所謂統獨的問題。所謂的統獨爭議是很不正確的講法,原則上台灣並沒有所謂的統派或獨派,在台灣只有主張從中國分離獨立建國的「建國派」,以及主張繼續維持中國叛亂團體現狀的「叛亂派」兩派,如果我們繼續在台灣維持現狀,就是繼續作中國的叛亂團體,繼續在台灣叛亂,對抗合法代表中國的北京政府。
〔叛亂派再分類〕
以上的叛亂派又可以分為三種。其一是,真的要做中國人,要到北京與中國高幹交心,與中國政府和談,要對中國政府投降的人。他們被稱為賣台集團,但事實上他們只是真心想做中國人,不願意繼續在台灣叛亂,要對中國的合法政府投降,要結束叛亂體制,達成中國統一的人。如果主張維持現狀的台灣人要反對這一派的人,請問為什麼反對?這一派的人認為,經過了這許多年的叛亂,也未能推翻北京政府奪取政權,再繼續維持現狀,繼續作叛亂團體的一份子人生也沒有意義,所以應該與中國修好,結束中國的內戰問題。面對這樣的主張,請問只想維持現狀的台灣人有什麼理由加以反對?只想維持現狀作中國的叛亂團體一份子的人,與想要結束叛亂成為中國合法政府一份子的人,其結果只是五十步與一百步之差而已。
其二是,害怕台灣建國將引發中國武力犯台,生命、財產將遭受威脅,因為害怕中國而不敢建國的人。這就是現在一些政治人物所謂「不可以隨便拿民眾的生命、財產開玩笑」這一派的主張。不敢建國的意義,就等於是自己承認要繼續叛亂,繼續拖延下去,以叛亂團體的姿態拒絕中國的統治,所以我們常聽到一些自認為是獨派的團體主張,要「say no to China」、要「反對中國併吞」,要「拒絕接受中國統治」,但是卻不說出要獨立建國的意志。這些人看起來好像是勇敢的在對抗中國,實際上只是繼續維持叛亂團體的現狀、拒絕中國的統治,其實這並不等於表示有獨立建國的意志。
其三是,自己認為台灣,或是中華民國已經是一個國家的人。試想,台灣明明是叛亂團體,根本就不是國家,卻自以為是國家;譬如李登輝就說中華民國是國家,陳水扁就說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許多人也附和此種說法,但這只是自欺欺人,並不能改變台灣只是一個叛亂團體所佔據地區的事實。這樣的說法一方面誤導一般民眾,使他們認為台灣是一個國家,不必再從事建國的大業;一方面這樣還是無法欺騙國際社會。當所有客觀證據都指出台灣不是國家,不論是歷史的文件、國際法的理論、或者台灣人的意志都說明了台灣不是國家時,一部分人即使自認為已經獨立建國,也不能改變台灣是叛亂團體的地位。上述這種人也是阻礙台灣獨立的力量之一,因為這樣的說法,不但不能改變台灣是一個叛亂地區的事實,反而還欺騙台灣人,讓台灣人誤以為自己已經有國家,不但阻撓台灣人對獨立建國必要性的認知,也瓦解了台灣人的建國意志。
如要將這三種叛亂派加以比較,則第一種是屬於要求改變現狀,結束台灣叛亂團體的地位,使台灣成為中國的一個地方政府。第二種與第三種是屬於要求維持現狀,繼續保持叛亂團體的地位,使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繼續叛亂。因此,不論是叛亂派中的哪一種,都是在阻礙台灣獨立,都不可能使台灣成為一國家。
〔「Say No to China」時候未到〕
基本上如果真正要追求台灣的獨立建國,就必需分清楚事情的輕重緩急。對抗中國或「say no to China」是建立國家之後的事;等台灣變成一個獨立國家後,才會開始出現台灣對抗中國的態勢,否則現階段談對抗中國,完全與國民黨、新黨的定位一樣,仍然是一個中國內部叛亂團體與合法政府的對抗狀態。建國派若只是主張對抗中國,事實上與過去蔣介石的主張並無差別,也無法顯示出要獨立建國的主張與目的。所以,主張建立國家之建國派的個人或團體,目前所面對的最大對手不是中共,而是自己。如果自己對建國的認識不夠清楚,對建國的理念不夠正確、對建國的意志不夠堅定,那又怎麼能寄望更多的台灣人民參與台灣的獨立建國運動?獨立建國運動又怎麼可能成功?
同時,在確立了自己對建國的正確認知與堅定信念之後,建國派緊接著要對抗的,就是在台灣維持的中華民國體制,我們必須要先將此一叛亂團體體制處理解決,而不是爭先恐後地進入中華民國體制內去分享權力;甚至應該唾棄中華民國體制;因為如果繼續容忍此一叛亂體制存在,新國家就不可能建立,台灣就不可能獨立建國。換言之,建國要能夠成功,首先要對抗的,就是所謂的獨派團體本身的理念是否正確?意志是否堅定?其次則是要對抗,佔據台灣的中華民國叛亂體制;否則,如果容忍中華民國體制,連報紙上天天都寫著中華民國XX年,每次投票又都投給中華民國體制的候選人,而我們卻又對國際社會說,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民國不是中國,國際社會怎麼可能聽得懂?
所以,建國之後才會面對中國的打壓,中國政府也說的很清楚,只要台灣不獨立建國就不武力犯台,只要台灣繼續維持現狀,維持叛亂團體的現狀,中國就願意和台灣坐下來慢慢談,和平解決台灣問題。因為,他們知道,台灣的現狀只是一個中國的叛亂團體,再怎麼談也不可能在談判桌上脫離中國而獨立。因此,現在主張要對抗中國就變成是在打高空、不切實際,如果我們是獨立建國派,就不應像蔣介石、國民黨、民進黨一樣,整天把對抗中國或處理對中國關係整天掛在嘴上,因為現在還沒有建國,只有在建國之後才有所謂對抗中國的問題出現,只有在新國家誕生後,才可能開始產生與外國勢力對抗的問題。

〔先勇敢挑戰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才有資格對抗中國〕
今天,有些自認為從事獨立建國運動的團體,整日的打高空,說要對抗中國,但是,在面對尚未建國的今日,卻不對抗踐踏台灣、阻撓台灣建國的中華民國體制;他們甚至進入中華民國體制,為中華民國體制辯護;另一方面卻一再的聲稱自己是追求獨立建國的一份子,實在是令人費解。所以,真正的獨立建國派,應該清楚認識到今日所要對抗的,是自己的建國理論,以及自己的建國意志;認識到今日所要對抗的,是中國的舊政府,是使台灣成為叛亂地區的中華民國體制。有了基本認識與意志,之後才能開始建國,向聯合國提出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的申請,向國際宣稱台灣已經從中國分離獨立,建立一個與中國無關的新國家,此時中國的壓力才會到來,才開始有所謂對抗中國的問題。在今天談對抗中國是沒有意義的,也不能踏出追求台灣獨立建國的第一步。中國已經把前提說的很清
楚了,如果台灣獨立建國才要武力犯台;換言之,在台灣宣佈建國之前,對抗中國的問題是不存在的。
建國要成功,不單單是要有土地、人民、政府,不單單是要制定新憲法,不單單是改一個國名、國旗就能成功的。重要的是,必須要結束叛亂團體的現狀,要有從中國分離獨立的堅定意志與決心,以台灣共和國的身分,以一個新國家的姿態,堂堂正正地向聯合國提出加入的申請書,向國際社會宣佈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新國家。因此,目前最重要的是,先要在台灣內部形成建國的意志,然後再對國際社會表明台灣要自中國分離獨立,如此才能建立自己的國家。頁首

四之9〈釐清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的說法〉


★為什麼主張台灣已經獨立,或認為不必再宣佈獨立,建國就成為不可能?
中華民國如果是國家,那就可以不必宣佈獨立建國,因為我們已經有國家了,此時說中華民國所統治的台灣地區有獨立的主權,台灣已經獨立了,那就可以說得通,當然就沒有所謂建國可不可能的問題;因為已經是獨立國家,當然不必再宣佈獨立,更不必再建國了。但是,如果中華民國不是國家,是一個叛亂團體,那就必須否認中華民國是國家,台灣才可能獨立。換句話說,如果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就要拿出證據來證明,也應說明為什麼國際社會都不承認它是國家,而只有我們自己認為台灣早就已經獨立了,這就是建國運動問題之所在。
試想,如果已經去除中華民國體制,台灣已經是一個國家,我們就應該更正確地使用台灣共和國做為國名,但是請問台灣共和國在哪裡?如果中華民國在台灣,那麼台灣共和國在哪裡?台灣共和國的實體存在嗎?如果台灣已經獨立,為什麼在歷次的民意調查中,還有那麼多人反對台灣獨立?我們以美國為例,美國已經獨立建國,共和黨或民主黨會不會在每一次選舉前後進行民意調查,調查美國人民有多少成的比例贊成美國獨立?當然不會,因為既然已經是一個國家,又何必花錢做這種無謂的民調?但是,主張認為台灣已經獨立的民進黨,卻一再地作此種民意調查,希望知道有多少人支持台灣獨立,這就是矛盾所在。
〔「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說法的矛盾之一〕
這是很奇怪的事,如果台灣真的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那麼陳水扁總統一方面說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又說台灣已經獨立不必再宣佈獨立,卻又向北京、向美國保證不會宣佈獨立,發表「四不」、「五不」,這不是自欺欺人嗎?如果台灣已經獨立,何必調查台灣人是不是支持台獨?如果台灣果真已經獨立,為什麼在每次與台獨議題相關的民意調查中,總是有那麼多的人反對或不支持台灣獨立?已經獨立成為國家,而生活在這個國家的人竟然反對台灣成為獨立的國家,可見台灣還沒有獨立建國,所以才要進行民意調查,看看有多少人支持台灣獨立建國;調查台灣民眾是否因為害怕中國的武力威脅,所以才不敢支持台灣獨立。基於以上種種的理由,就使得「台灣是一個國家」的說法講不通。台灣如果已經是一個國家,而先後在這個國家執政的國民黨和民進黨卻一再反對台灣獨立,或聲明不會獨立,而且說台灣獨立是一條死路,這在理論上是說不通的。
〔保衛台灣的軍人卻成了中國的叛軍〕
所以,既然台灣的民眾被這樣的謬論欺騙,以為台灣已經獨立並對此深信不疑時,我們就必須從事實加以說明,事實上國際社會可有台灣共和國的存在?中央政府設在哪裡?台灣共和國總統在哪裡?如果說台灣有國家,有自己的軍隊,那麼許多人都當過兵,請問台灣的軍隊叫什麼名字,叫「中國陸軍、中國海軍、中國空軍」,不是嗎?但是國際社會上卻不這麼認為,世界各國把台灣的軍隊當作「中國叛軍」,世界各國認為,只有唯一合法代表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下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才是中國的政府軍。這樣的說法並不是要羞辱保衛台灣的軍人,而只是單純說出國際社會看待台灣的事實而已。這都由於台灣的民眾接受這一來自中國的叛亂體制,才使得保衛家園的軍人蒙羞,失去使命感、榮譽感。
〔「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說法的矛盾之二〕
如果台灣是一個國家,那麼台灣的國旗、國歌、國花,以及種種國家的象徵是什麼?如果台灣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那麼美國為什麼要反對台灣獨立?難道美國的情報管道那麼沒有用,美國的通信科技那麼不發達,不知道台灣已經獨立了,所以還在反對台灣獨立?北京政府更是奇怪,竟然不知道台灣已經獨立,所以還不斷警告台灣,如果宣佈獨立就要武力犯台,這不是再放馬後砲嗎?台灣人在此情況下,還說台灣早已獨立,不必宣佈獨立,這不是很奇怪嗎﹗
不過仔細想一想,也不是太奇怪,連過去的民進黨主席黃信介,曾經主張台灣獨立是只能做不能說的事業,所以只能偷偷的獨立。台灣已經成為獨立的國家,全世界都不知道,只有在台灣的民眾知道,難道一個國家可能這樣靜悄悄地、偷偷地獨立嗎?這根本就是在污辱台灣,把台灣當成是一個地理層次上的概念,並與國家層次上的概念混為一談;台灣如果要建國,就必需要正式以台灣共和國做為國名,而不是用中華民國來扭曲台灣、欺騙台灣人民,否則,如果說台灣已經建國,那麼台灣共和國的憲法在哪裡?中央政府在哪裡?公文書在哪裡?沒有﹗可見台灣並不是國家,也還沒有獨立。
〔「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說法的矛盾之三〕
如果台灣已經獨立,為什麼台灣的總統竟然會反對台灣獨立?李登輝反對台獨,陳水扁也反對台獨,說台獨是一條走不通的死路,已經講了好幾百遍了,大家卻仍然不相信他們反對台灣獨立;台灣獨立運動難道真的這麼可憐?不但得偷偷獨立,而且還要被自己所選出的總統侮辱,台灣要成為一個國家竟然是這樣的悲哀?連自己選出的總統都要以羞辱、否認台灣是國家的方式,來確保台灣不受國際社會指責,說我們是麻煩製造者?確保台灣不受中國武力犯台的威脅?所以不論從什麼角度來看,國際社會都沒有人知道台灣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連台灣人自己都反對台灣獨立,這樣子怎麼能夠算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怎麼能夠說服國際社會相信台灣已經是一個國家?
明明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台灣是一個國家,如果硬要說台灣已經是一個國家,台灣共和國已經建立,就變成一種幼稚的行為,只是昧於事實,自己欺騙自己,這就是當前台灣獨立建國運動所面臨的一個嚴重問題。我們必須認清,台灣今天仍然沒有國家的事實,沒有台灣共和國這個國家出現,沒有一個以台灣做為國名的國家存在,也沒有所謂的台灣國的人民,所以才需要從事台灣獨立建國的運動。每一個國家要建立,一定要公開向國際社會宣佈獨立建國,不怕各國知道。所以,唯有台灣人民勇敢的宣佈台灣獨立,建國才有可能同時實現。頁首

四之10〈獨立不是說給自己人聽的〉


★有學者認為,即使欠缺「獨立宣言」亦可成為國家,只要實效統治台灣,具體顯示是有別於中國的另一個主權國家即可獨立,並不需要「宣佈獨立」,以免刺激中國,這樣不是又可獨立建國,又不致引起中國犯台的兩全其美方法嗎?
理論上,國際法的宣佈獨立或獨立宣言,並不是指有沒有正式發表宣言或寫成文字,而是重視有沒有堅定、明確的向國際社會表達獨立建國意志,因此任何方式的對外表達獨立意願,一般就稱之為宣佈獨立。所以不少國家並沒有一篇「獨立宣言」,卻以實際的獨立戰爭、建國行動力(設置政府、加入聯合國等)來對外宣示獨立完成建國。相反的,獨立也不是一篇獨立宣言即保證可以建國成功。宣佈以後如果退縮,獨立戰爭如果失敗,宣言也不過成為一篇歷史文書。
由此可知,中華民國或所謂台灣當局雖有效統治台灣,也常對內自稱是國家,但對外卻是反對獨立、否認兩國論,特別是面對北京更不敢主張是國家;更嚴重的是,在外交上採「中國政府」的政府承認立場,參與國際活動也自稱「非國家」。所以中華民國與台灣不是國家,主要並非欠缺「獨立宣言」而已,包括其他一切做為國家地位、國格的對外宣示行動也完全欠缺才是問題。
如果不明文發表「獨立宣言」,也要以實際運作成為國家,或堅持自己是國家,對國際社會必須要表現出一致性的國家行為才行。例如,航權談判要以國與國訂立條約的方式、加入國際組織要求國家身份、駐外單位有國號國旗、與北京談判、交涉應擺國旗(如南北韓、東西德都使用國號、國旗談判)。當然,自己國家內部也應與國格一致,例如蒙藏委員會應撤除、國家成立的歷史應明確。如此,內外都顯示實際有效的「主權」,那欠缺獨立宣言就不是問題。頁首

四之11〈沒有建國意志如何建國〉


★台灣人的建國意志與獨立建國的關係如何?
台灣不是國家、不能成為國家的主要原因是,台灣人到目前都還沒有建國的意志,沒有建國的勇氣,不敢建立國家。我們可以常常看到,每一次只要作民意調查,問台灣民眾是否支持台灣獨立建國時,得到的答案總是,如果中國不武力犯台就支持台灣獨立,由此可見台灣還沒有獨立,而台灣人也沒有獨立建國的意志,因為台灣人害怕中國武力犯台,所以不敢獨立建國。一個地方要建國,最重要的不是土地、人民或政府組織,而是要有堅定的建國意志,若沒有建國的意志則國家將無從建立。基本上,為什麼台灣人無法建國?因為台灣人到現在還有很強的依賴性,一塊土地上的人,若要建立國家就必需要有很強的自主性、積極性的獨立運動,但是台灣人沒有,台灣人只是消極的等待、依賴。
〔無建國意志如何談建國〕
連許多追求獨立建國的人都說,我們只要慢慢地等,等到中國內亂,等到中國內部的廣東、福建等地區都鬧分離獨立,變成七塊、八塊時,我們再乘勢獨立,這就是台灣人的依賴性;依賴中國內亂,依賴廣東、福建等地區的人民要求獨立,我們再跟在後面偷偷地獨立。這就是台灣人的依賴性,自己沒有勇氣追求獨立,只好看中國內部會不會發生內亂,每天燒香拜佛祈禱中國發生內亂,期望廣東、福建等地區紛紛要求分離獨立,台灣就可以獨立建國;難怪台灣無法建國,因為台灣人沒有勇氣,沒有建國的意志,不夠積極,只是想等待機會,所以世界各國當然也不願意支持台灣的獨立建國運動。當美國、日本都說不支持台灣獨立時,台灣人就感到非常的失望、害怕,獨派團體甚至還創造一些奇怪的理論,指稱美國、日本所說的不支持台灣獨立的意思,並不代表反對台灣獨立等等,為自己壯膽。
事實上,如果該土地上的人民都不能堅定自己建國的意志、怕犧牲流血、沒有勇氣建國,那麼世界各國為什麼要支持該土地上的人民建國?又憑什麼要求世界各國支持?當然,一個國家的建立,如能獲得世界各國的支持,自然比較容易建國,但是最主要的還是自己有沒有建國意志;如果有,就算沒有獲得世界各國的支持,我們也一樣可以建國啊﹗所以,最重要的是,有沒有建國的意志,意志不夠堅定就不可能建國。今天的台灣仍只是在等,等世界各國都來拜託我們獨立,我們才要快樂的建國,輕鬆地獨立,台灣人一直在等待這樣的機會。
這樣當然不可能建國,因為台灣人沒有意志,只是等待、依賴各國來支持台灣獨立,保證台灣可以建國,才要建國,試想,怎麼可能有這種事呢?我們看許多致力於台灣獨立運動的團體,竟然都從馬關條約、開羅宣言、波玆坦宣言、舊金山合約等國際條約,尋找日本只是放棄台灣而非將台灣交還給中國的證據,試圖以此來證明台灣可以獨立,要求中國准許台灣獨立,國際社會保證台灣可以獨立。這是很荒謬的,台灣要獨立,為什麼要靠某一個條約放棄了台灣、或者忘記把台灣交給某個國家,所以才能獨立?如果哪一天條約當事國忽然想起,再重新議約把台灣交還給中國,那我們是不是就不能獨立了?
台灣人民就是這樣,一再地依賴中國慈悲心大發不要犯台,依賴國際社會支持,所以才不能建國成功;難道我們要聯合國通過條約,保證台灣可以獨立,台灣才要獨立?但是這是不可能的,人類歷史上建國的模式從來就不是這樣;因為,如果土地上的人沒有意志建國,則聯合國也不可能為了一個國家的建立,而簽訂條約保證讓該土地可以獨立建國,不可能在條約中賦予該土地上的人民有權利建國。
台灣人為什麼會依賴到這種地步,哪一個國家的建立是像台灣人這樣充滿幻想與依賴?像這樣不自己站起來,卻要依賴別人的扶持?就是因為沒有建國的意志,不靠自己的努力來建立自己的國家,所以台灣的獨立建國運動才不能成功。台灣人所欠缺的,就是建國的意志;我們不必2300萬人都有建國的意志,只要有5%以上的人有堅定的建國意志與建國的勇氣,我相信建國事業就能夠成功;只要十萬名有覺醒、有意志的台灣人民,就可推動建國大業,但是今天在台灣卻連十萬人都找不到,找不到十萬人宣示建國的勇氣與意志;台灣人的依賴、等待與逃避,就是獨立建國運動不能成功的主要因素。頁首

四之12〈自立自強才是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保障〉


★台灣關係法第4條指出,美國與台灣無外交關係與承認;第2條第3項則指出,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是基於期望台灣的未來以和平方式解決。究竟怎麼樣才是台灣問題的和平解決?
第一,台灣關係法只是美國的國內法,對其他國家沒有拘束力,中國政府推託並不了解美國的國內法,也認為美國的國內法對中國沒有任何拘束力,而對台灣關係法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期望視而不見。所以,和平解決台灣問題只是美國政府單方面的期望而已,除非美國總統或外交部長(國務卿)與中國簽訂條約,約定中國必須和平解決台灣問題,這樣才有國際法的效力,才對中國有拘束力。
第二,即使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雙方簽訂條約,在條約中規定台灣問題必須和平解決,只是更加說明了台灣不是國家的事實,台灣沒有主權,所以可以被其他國家搬到談判桌上,任意決定台灣的命運;一方面也證明台灣屬於中國,所以中國可以向美國承諾,要與台灣的叛亂團體和談,以取代武力的戡亂,而台灣人只能等著被別人決定命運。因此,所謂台灣問題的和平解決,依現狀來解釋,應該是中國的合法政府(北京)與中國的叛亂團體(台灣)之間,應該用和平方式解決內戰問題。最近世界各國一方面反對台灣獨立,一方面施壓要求兩岸交流談判,就是這種和平解決論,台灣內部也不斷有這種主張呼應。
第三,站在台灣建國的立場,想要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岸問題,就必須先成為一個國家,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才能符合聯合國憲章的當事「國」紛爭和平解決的原則,才有權利要求國際社會保障台灣的和平生存,這種和平保障才有效。總之,台灣必須先成為一個國家,加入聯合國成為會員國,才有可能適用當事國紛爭和平解決的原則。
〔中國不需武力犯台即可輕取台灣〕
一方面,中國決定迫使台灣投降,也未必採取武力犯台之手段,而可能以其他各種的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譬如,以大量的偷渡犯、漁民登陸,我們的所謂國軍敢開火嗎?政府敢下令開火挑起戰端嗎?以軍機、民航機飛越台灣的所謂領空,加上黨政要員進行會談的方式進行騷擾,台灣的經濟能不崩潰嗎?中國只要突然大規模地,以各項罪名逮捕在中國大陸的台商、留學生、探親或旅遊的台灣民眾,他們的家屬馬上就會包圍總統府,要求政府向中國投降。同時,各國的投資也會陸續撤出台灣,而台灣許多人也會因為不願被中國統一、不願生活在共產制度之下,甚至是害怕戰爭而離開台灣,那麼台灣還剩下什麼?即使中國保證不使用武力,不發動戰爭,但是只要台灣民眾沒有與中國對抗的意志與勇氣,中國仍然可以使用各種非戰爭手段和平解放台灣。
但是,中國現階段為什麼不敢這樣作?因為現階段的中國在經濟方面的實力還未能自立自主;如果那一天中國的經濟力夠強,不須再仰賴歐美時,或者中國已經不惜一切代價就是要解放台灣時,台灣要如何對抗中國的和平攻勢?能主張國際爭端的和平解決嗎?到時候國際社會就會向台灣說:「抱歉,因為台灣不是國家,不適用當事國爭端和平解決的原則」。為什麼台灣不能成為國家?因為台灣人沒有建國的意志,寧願死守著中國的舊政府體制,所以世界各國也不能干涉中國內政。
換言之,如果台灣人沒有建國的意志與行動,台灣不是一獨立的國家,則面對中國的和平攻勢或武力犯台時,國際社會若想介入就欠缺正當性。反之,如果台灣明白主張要從中國分離獨立,建立國家,那麼即使在建國初期可能遭遇到中國的反對,國際社會也可以人民自決的原則,支持台灣的分離獨立;待國家建立後,中國就必須和平處理與台灣之間的關係。中國若堅持武力犯台,即使因為台灣已經是一個國家,國際社會就不可能坐視不理,否則由國際法所架構出的國際秩序將蕩然無存。譬如伊拉克入侵科威特,聯合國組織的聯軍攻打侵入科威特的伊拉克軍即是一例。頁首

四之13〈公民投票並無助於建國〉


★公民投票是否為一種建國的方式,或是一個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方法?
主張以公民投票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盲點,就在於台灣今天面對的問題,並不是以公民投票決定要統一、獨立,或者維持現狀的問題,而是大家都誤以為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台灣已經獨立,誤以為台灣已經是一個國家的問題。但是事實上,國際社會從來不知道、更不可能承認中華民國或台灣是國家。
大多數的人都以為台灣是一個國家,所以國民黨說「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一個國家」,親民黨說「維持現狀、保衛中華民國」,民進黨說「台灣是一個國家、名稱是中華民國」。試問,如果台灣已經是一個國家,為什麼還要投票決定是否要獨立呢?因此,民進黨才會說,要改變獨立的現狀才要公民投票,不需要投票表明要建國。所以重要的是,必須讓台灣民眾了解台灣沒有國家,台灣只是中國的一個叛亂團體的事實,喚醒台灣人民的建國意志;台灣唯有從中國分離獨立,加入聯合國,成為堂堂正正的會員國,才有可能適用當事國紛爭和平解決的原則。只是制定公民投票制度,與獨立建國並無關係,公投只是一種民意表達的制度而已。
再說,台灣人如果沒有建國意志只要「和平」,其他都可放棄,「若為和平故,其他皆可拋」,那麼根本也不必公投,只要學學香港、澳門人,就可和平回歸祖國,不受武力威脅。

〔公民投票如能保證建國成功,巴勒斯坦又何須以生命換取?〕
我們必須瞭解,公民投票指示依民主社會表達民意方式之一,和獨立建國並無必然關係。或許是因為泛綠陣營所主導,「公民投票」長期以來被大多數人和「獨立建國」劃上等號,近日一些介紹蒙古共和國建國過程相關文章,也再次強調兩者關係;然而試想,如果「公民投票」可以保證建國成功,建國意識堅定的巴勒斯坦人又何須犧牲生命來換取?而魁北克也以「公民投票」表達其建國意願,但是至今加拿大政府亦尚未同意其自加拿大分離獨立,建立新國家。因此我們認為,連這些充分表達建國意志的「公民投票」都無法保證建國成功,當前是否適合將「公民投票」,運用在連「國家認同」都尚無法達成共識的臺灣身上實有必要再加以思考。頁首

四之14〈認清國家對個人的必要性〉


★當我們面對各種反對台灣獨立建國,質疑其正當性、必要性,主張維持現狀、不急統、不急獨,有國家也好、沒國家也好,反正沒國家也是這樣過日子…等言論時,可以用什麼樣的理論回應呢?
〔只要生命財產安全、不要國家的迷思〕
在台灣生存的兩千多萬人,其實沒有權利說自己不要國家,也沒有權利要求不統、不獨,因為人類社會沒有讓你有此選擇的空間。試想,目前的國際社會,有哪一塊土地有人在生活,而不屬於某一個國家的?沒有,如果你自己不想建立國家,那麼一定有其他國家來統治你。所以,在地球上的一塊土地上生活的一群人,絕對沒有權利選擇是否需要國家,或是認為即使沒有國家,自己的生命財產也可有保障,可以無憂無慮平安過日子。如果你不選擇建立自己的國家,則必須覺悟將被其他國家所統治。如同台灣的現狀一樣,台灣人不準備建立自己的國家,所以中國必然來統治,並可大膽地向國際社會主張台灣是其一部份,因為台灣不是國家,則必然屬於某一個國家所有。即使中國不來菲律賓也會來統治,到時候主人傭人身份就要變動。世界上沒有一塊土地、一群人是和國家無關的。所以國家與個人的關係,並非個人可以主動決定要不要國家。台灣人可以選擇要不要建國,但是若台灣人不建立自己的國家,則台灣一定要被中國統治,或被其他國家統治。
國家必然存在,如影隨形〕
國家是必然存在的,幾千年以來的人類社會一直是如此發展的,國家是如影隨形的存在,不是我們二千多萬人可以選擇的;所以,不可能說沒有國家也可以平安過日子。台灣人不要國家,則中國必來統治,即使假設中國討厭台灣,不願意統治台灣,則菲律賓或其他國家也會來統治台灣,因為台灣人不想自己建立國家,所以其他國家就可主張台灣是其一部分,這時台灣仍必須面對是否建國的問題。總之,我們沒有選擇「是否需要國家」的權利,我們唯有選擇由自己主導建立自己的國家,否則必然被其他國家統治的命運。換言之,台灣未來的發展,只有以下兩種型態︰
A.被統治(其他國家支配型)
如上所述,即使中國不來統治,亦有其他國家會來統治台灣,這也就是為什麼過去包括傳統獨派一直稱台灣為「亞細亞的孤兒」之原因所在;但是,如今他們好像都已經忘了這些道理。台灣這個孤兒不可能獨立存在,一定會有一個國家來霸佔、統治,或是只好交給聯合國託管。但是目前的國際社會已沒有聯合國託管的情況。所以,我們可以請主張「維持現狀派」證明,為何台灣做為中國的叛亂團體,可以有生命、財產、安全可言?如真有安全,為何他們卻要將子女送到外國、拿外國籍?我們也可請這些人說明,如繼續維持現狀,世世代代的台灣人是否也能像其他國家的國民一樣,安穩過日子?如果我們不建立自己的國家,則台灣人隨時必須面對中國或任何其他國家的統治,將來的命運必然是被殖民、被統治的被動狀態。
B.主宰自己命運(建國型)
這是以台灣這塊土地、以二千多萬人為核心, 獨立自主建立一個主權獨立國家,是由自己主導自己命運的建國型。例如,很多政治人物接受外國媒體訪問時亦表示,台灣未來的命運,只有二千多萬人才有權決定,其實這句話就和建國型的基本理論一樣,他主張二千多萬人要自己站起來主宰自己命運,就是獨立建國的一份子,只是他們有時候不知自己在說什麼,有時仍會出現例如「中華民國(這一中國舊政府、叛亂體制)還活得好好的」等,前後互相矛盾的結論。但是我們知道,要達成所主張的基本原點--由兩千多萬人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就必須先自己建立自己的國家,否則一定有其他國家來支配、統治、殖民台灣,這時兩千多萬人就不可能主宰自己的命運,也不可能繼續維持現狀,這個「現狀」只是暫時的,不可能永遠存在。
總之,如果台灣不想建立自己的國家,則必須覺悟被中國或其他國家統治的命運,我們是不可能建立「無國家或無國籍空間」的;但是,今天因為台灣的年輕人不懂這些道理,所以台灣的建國運動一直無法繼續發展下去。因此,有關國家必然存在的觀念也相當重要。我們能否自己掌握這個國家,或只是一個我們無法掌握的外來殖民政權等,都是過去獨立建國運動者一再強調的觀念和感覺,但是如今這些感覺都已消失,反而讓大部人誤以為今天我們在中華民國體制下,也可以自己主宰自己的命運;試問,沒有自己建立的國家,有可能主宰自己的命運嗎?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問題的癥結在「我們到底有沒有自己的國家?」台灣的軍人天天喊著「我們要愛國」的口號,可是你的國家在哪裡?你到底有沒有國家?這些也是我們必須探討的基礎理論範圍。總之,一群人生活在一塊土地上,一定要有國家的歸屬,不可能存在無任何國家歸屬的狀態。頁首

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