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首

一、統獨觀念之真相
一之1 〈統獨爭議的釐清〉
一之2 〈統獨立場的區分基準〉
一之3 〈各派主張的進一步分析〉
一之4 〈傳統獨派與建國基本理論派之差異何在〉
一之5 〈如何區隔建國基本理論派與傳統獨派〉
一之6 〈信仰、立場的改變與追求真理的區分〉
一之7 〈傳統獨派與建國基本理論派之差異再分析〉
一之8 〈建國理論是否不重要〉
一之9 〈重新認識建國運動〉


一 、統獨觀念之真相


一之1〈統獨爭議的釐清〉


★長久以來一直存在的統獨爭議,大多數人都認為越爭論越模糊,原因何在?
一般統獨因為不注重學理上的理性分析,夾雜情感因素,因此統中有獨、獨中有統的情形很普遍,後來又引申出不統不獨這種怪論。過去主張捍衛中華民國者一直被認定為統派(例如新黨的一些學者),但他們卻又引用國際法理論來企圖證明中華民國是國家,指責台獨份子不愛國家。他們主張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所以不應主張台獨來危害國家、反對分裂國土(「國家」領土);其實這些人士應該是獨派,怎會是統派?事實上,現在的民進黨及大部分所謂獨派,也都主張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獨立。其實,只有兩個以上國家才有「統一」的問題。兩個分別獨立存在的國家,因為種種理由要合併成一個國家,一般稱此為國與國的統一。但是,如果是一個國家內部對抗爭奪政權或合法的政府代表權,則是屬「內戰」、「戡亂」、「平亂」的問題,根本與統一無關。所以主張兩岸是「一個中國」、「一個國家」,就不可能有統一的前提或追求統一的空間,使用統派稱之並不妥當,應稱之為「戡亂派」或「投降派」。
另一方面,主張台灣是中國叛亂的一省,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之人士,也被稱為是統派。例如,建國基本理論派與傳統獨派所存在的差異是,前者認為台灣目前是中國的一部份,只要在中華民國體制下一定是中國叛亂的一省,這是不能否定的事實;台灣尚未脫離中國成為主權國家,也因此才需要獨立建國。試想,如果早有主權也已經獨立,又何需獨立建國運動?但是,這種說法卻又被認為是與統派或北京說法相同,因此被認為根本就不是獨派。由此可見,若依一般模糊的統獨觀點,真正追求獨立的建國派也會被認為是統派。另一方面,所謂「獨立」,本質上一定是目前屬於某一國家的一部份人,在一部份領域上要求獨立,才會有分離獨立的問題。如果像傳統的獨派所主張的「台灣已經獨立」,則根本不存在獨立的問題,也不可能有獨派。可見,依傳統獨派的說法,其實他們根本不是獨派;因為要成為獨派一定是認識到有「台灣是屬於某一國家」的前提,要從這個國家獨立,才可能有分離獨立的建立新國家運動、獨立運動。
由以上分析可知,主張統一者若依學理而言,他們一定是認清或主張兩岸是國與國之間的兩國關係,如此才會有統一的問題,故實際上他們應該是獨立派,因為只有兩個以上國家之間才有統一的問題。例如,過去的東西德、現在的南北韓,或未來的歐洲各國所談的才是統一的問題。相反的,大多數主張獨立者,根本不認為台灣屬於中國,既然獨立的前提(即台灣屬於某個國家)都不存在,那麼是要從哪一國分離獨立?所以,才會又有人推論出台灣「事實」已經獨立的說法。試想,既然台灣已經獨立,那麼還需要獨立,還維持著獨派組織團體作什麼?所以,他們應該不是獨派,所追求的也不是分離獨立,而其目的是要打倒國民黨政權,要改國號、換國旗罷了。頁首

一之2〈統獨立場的區分基準〉


★應以那些基準才能明確區分統獨立場或主張?
首先,若由對中華民國體制的認定來區分,就有一個客觀的主軸基準可區別出「政府派」與「國家派」。其次,若由對台灣前途未來追求的目標,則又有一個主軸基準可以區別出「投降派」(回歸派)與「建國派」。以下便是以上述的這兩個主軸來作區分。但是,若由他們各自的理論、策略、目標觀之,當然又會有矛盾之處,所以必須加以分析才能釐清其真正的統獨立場。
(一)主張中華民國是政府,反對建國(即我們常聽到的「一個中國」、「一國兩府」、「漢賊不兩立」)。我們又可將做此主張的人細分為︰
1.「真正統派」
此派人士認識到中華民國已淪為叛亂政府的事實,並認為應及早與北京政府談條件(投降)完成中國的統一大業,不要成為民族罪人,使中國不能強大站起來。此派是真正主張統一的集團,但是因為是向北京政府輸誠、互通聲息,故也可說是投降派。
此派主張之特徵是認為,中華民國是叛亂政府體制(偏安),應縮減國防並小心處理與國際社會的交往,以免刺激中共危害雙方的互信基礎;在國際事務方面則與北京站在同樣立場,例如反對日本教科書問題,反對美國進出亞洲等;此外,積極主張應加快並擴大兩岸交流的速度及幅度,促使兩岸統一儘速完成。
由上可知其終極目標為向中國中央政府投降、完成中國統一,並期望施行一國兩制(台灣香港化)。從觀察中發現,新黨大部分、親民黨一部份、和統會、促統會等,皆可屬此派之主要成員。
2.「繼續叛亂的統派」
他們表面上主張一個中國,反對獨立建國、反對兩個中國、反對一中一台,不斷地表示堅決捍衛中華民國政府體制(中華民國憲法法統、中國文化歷史傳統等),卻又不願認輸向北京臣服;但在另一方面卻放棄反攻大陸、終止動員戡亂,所以目前只能消極的等待共產政權內亂,從中得到好處,可見其對於未來所要追求的目標根本不清不楚。
此派的主張特徵為:「捍衛中華民國體制」、「反對獨立建國」。國防上則認為仍要精實軍備,預防中共打過來;外交上不斷努力說服世界各國認識中國是一國兩府;在兩岸交流方面,贊成未來可能的統一,但又害怕被統一,所以只能循序開放。
國民黨(連派、馬派)、親民黨一部份、民進黨一部份、台商交流積極團體(怕戰和平派)即可屬此派。他們拒絕投降企圖維持現狀,明知不可行卻仍對外宣揚「一國兩府」的論調,並向中國表態強調「未來可以統一」。也一再表明「一個中國」的堅定立場。
(二)中華民國是國家、反對統一(即所謂「兩國論」、「兩個中國」或改國號為「中華民國第二共和」、Say ""No'' to China……)。我們又可將做此主張的人細分為以下兩派︰
1.「維護中華民國獨立派」
表面上這種人反對台獨,看起來好像是統派,但實際上這群人卻又認定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不排除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獨立的另一個中國,所以這些人應是主張中華民國在台灣獨立的獨派,但他們卻又不知或不願意承認自己是獨派,而且也不承認主張獨立。
抱持該主張的人認為︰「1912年中華民國獨立建國」、「台獨是不必要的惡」、「憲法只能修,不可制憲」、與對岸中國之交往須「戒急用忍」、強調「台灣本土化」的重要、在外交上努力追求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並加強國防,防止對岸中國的侵略。現階段的目標為兩個中國,但不排除未來合併統一。國民黨本土派、民進黨一部份、李派、集思會、立足台灣派,皆屬此派之要角。
2.「改國號獨立派」
這些人表面上雖主張台獨,但實際上並不能,也不知如何建立新國家。他們不但承認中華民國是國家,且認為改國號就可以完成台灣獨立,主張必須在不危險、和平的前提之下,才可獨立。追求獨立卻又認為台灣已經獨立,明明已進入中華民國的一個中國體制下,卻又不知這是「統一」的體制,是這群人的特色。
此派人士認為「民主化之下的中華民國已成為獨立國家」,因此「不必宣佈獨立」,只要「有政府、人民、軍隊就是國家」。「雖然對中華民國不滿意,但可接受它是國家」,而他們現在要做的工作是「強調台灣意識」、手段,方法是「進入中華民國拿到權力」之後就可「建立以台灣為名的國家」或「從中國獨立」。所以這群人都「反對國民黨政府、反中國」。
我們常可自民進黨中的獨派、傳統獨派組織(獨台會除外)、台灣同鄉會之成員口中,聽到這一類的主張。從結論看來,他們實際作法卻又與捍衛中華民國體制不謀而合。
(三)中華民國是叛亂體制、台灣尚未獨立
這一派的人認清中華民國是中國的叛亂體制,而且台灣也尚未獨立。主張台灣必須從中國叛亂一省的現狀分離獨立,建立真正的台灣共和「國」,我們暫稱此派為「建國基本理論派」。
此派人士理論上認定,中華民國體制下的台灣只是中國的叛亂地區,此認定與統派、北京、國際社會的看法是一致的。然而,卻主張必須從中國分離獨立,建立自己的國家。
建國基本理論派的主張,1912年所建立中華民國是中國的「新政府」,但在1972年失去聯合國中國代表權之後,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便已淪為中國的叛亂團體,而台灣至今尚未獨立,在台灣的人民必須集結建國力量向國際社會宣示獨立後,才能成為國家。由此可見此派之目標為,建立新國家,形成一中一台的兩「國」關係。而真正提出並主張上述說法的,以「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運動聯盟」為代表。頁首

一之3〈各派主張的進一步分析〉


★是否可進一步分析各派的主張、矛盾點及真正的統獨立場?
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分析,以下大致分為四部分來說明,詳細仍請閱讀本書的其他部分。
(一)真正的統派
真正統派在理論、策略、目標方面前後一致,因此效率高、內聚力強,又有北京政府及中國人的各種勢力做後盾,對台灣的影響力日益強大。真正統派理論上認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民國是偏安台灣的舊政府,早晚會沒落的小朝廷;因此,此派在策略方面,外交上當然反對中華民國爭取國際地位,或加入聯合國等國際組織。軍事上也反對強化軍力或向美國購買先進武器,宣傳中國人不應打中國人,兩岸應和平相處,反對任何刺激北京的言行。現階段的手段則積極推動三通、對中投資、交流往來,對於台獨及中華民國獨立都一視同仁的反對。過去也反對廢省與制定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憲法,並唯恐台灣不亂的散佈各種謠言,製造內部矛盾、對立,公開或秘密的與北京互通聲息,配合呼應其主張或打壓台灣,反常的宣揚中國大陸的進步繁榮。
此派最終目的當然是促使台灣逐漸失去主體性,日漸香港化、一國兩制化,最後讓中國併合台灣,完成統一大業。
(二)繼續叛亂的統派
此派過去是捍衛黨國的核心,是享盡權位榮華富貴的統治階級,明知中華民國體制不是國家,自兩蔣敗退到台灣以後就是持續著在與北京互爭中國的合法政府地位。因此,在理論上與現實狀態、國際認知符合,他們實際參與漢賊不兩立政策的決定,爭中國在聯合國及國際組織代表權,對政府承認與國家承認的區別也很清楚。然而,在不可能反攻大陸打倒匪偽政權,又失去在國際社會合法代表中國地位之後,對未來已完全失去目標。剩餘最佳的選擇就是維持中華民國在台灣的體制,繼續享受黨政軍特權,未來視環境局勢變化,當然也可以與北京談條件走向統一。
此派明知中華民國不是國家,也不可能成為在台灣的國家,但並不願公開說清楚、講明白,以免自我矛盾,露出馬腳。一方面,基於與大陸成為兩國關係對本身不利,因此對兩個中國、一台一中也都不說明原因的反對,或以中國北京會武力犯台來恐嚇,企圖維持現狀保住權位利益。所以高喊捍衛中華民國,卻又不願意努力使其成為國家,甚至反對加入聯合國、廢省,以及總統直選。對於加強軍事防衛基於本身利益,並可成為繼續叛亂的後盾,所以並不反對。對於兩岸政策,基於建立與北京關係預為將來舖路,所以非常主動積極。
此派目標不確定,理論又不可明說,故策略手段搖擺不定,經常自我矛盾;對同一事項既反對又贊成,卻說不出原因理由。例如,在最重要的統獨立場上,他們雖主張統一,但卻又在關鍵時刻,堅持中華民國是正統或至少對等(一國兩府、共有主權分享治權等謬論),然而這等於是拒絕統一,甚至是又回到反攻大陸打倒匪偽政權的時代。有時他們也會夢想共產政權瓦解回大陸掌權,故提出中共非中國的口號。事實上,即使北京政府崩盤,中國四分五裂,再怎麼樣也輪不到這一派的中華民國在台集團回中國掌權,因為中國人民自會產生新政府,中華民國在中國的朝代早已結束,如再有中國新朝代,也不會是死後重生,於1912年建國的中華民國政府。
由此可知,此派與真正統派之間存在的基本差異是,此派主張統一,但在北京及真統派的標準卻是「抗拒統一」,雖然他們在反台獨、反中華民國成為國家方面有共通點,但本質是矛盾對立的,所以北京方面不可能將此派納入核心視為同志。
(三)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獨立派
此派在目前的中華民國體制下是主流,幾乎涵蓋各種黨派組織、各式各樣人士,以及大多數的台灣民眾。他們在威權體制的兩蔣政權瓦解之後,才敢公開主張放棄反攻復國、統一中國的主張,企圖在台灣獨立建國。但是,因為過去反台獨反過了頭,又因為怕北京威脅,因此想用混水摸魚的方式,使中華民國這一個敗退來台的中國舊政府體制,忽然變成獨立國家。其實這樣的主張應是「兩個中國」,但是卻又不敢明說;所以,就出現「中華民國自1912年就是主權國家」或「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主權國家」的矛盾理論。而實際上這也只是對台灣人民才採這種講法,在國際社會上或對北京都沒有也不敢講清楚。以最簡單的數學加法,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一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社會上當然也是一國,那麼算起來應該是幾國?答案已經非常清楚了。但是兩國論只有李登輝提出過,不但加上「特殊」來淡化「兩國」,而且也只維持兩天,之後再也沒有任何黨派人士提出,或一再強調堅持「兩國論」。可見,中華民國在台灣主權獨立是無法公開、不正當的主張,否則怎會如此。
可見中華民國要成為國家,即使不提過去的事實與學理上的矛盾,其最大的障礙就是,連如此主張者都不敢公開明確主張,也不敢具體推動及堅持主權與獨立國格,那麼,要『中華民國如何成為國家』(本書的標題及內容便是以此為中心來分析論述)。一般而言,此派又可分為「堅持中華民國是國家派」與「改國號的獨立派」。
1.堅持中華民國是國家派
此派認為,現狀的中華民國是國家,理論上認為此國家是自1912年獨立的國家。原則上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於1949年分裂國土,獨立出去的「另一國」;但是卻未明確說明,例如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常以「中共」稱之,並未稱「貴國」或「另一國」。此派在外交上雖然努力要突破困境,但是基於中華民國體制,卻只能使用「繼續叛亂的統派」方式,也就是「漢賊不兩立、爭中國代表權」模式。因為是主張中國法統的延續,所以強烈堅持中國人、中國文化;雖然不排斥本土化、台灣化,但反對除去中國色彩。此派人多勢眾、資源豐富,北京與統派也未將之當成主要攻擊對象,因此為了左右逢源,並未積極推動中華民國國家化的策略,或實行使中華民國成為國家的政策。如此發展下去,其實此派根本就是放棄「成為國家」的目標,其結果將淪落為不統不獨派或維持現狀的拖下去派。
2.改國號的獨立派
此派多屬傳統獨派及一般具有獨立意識,卻對理論、原因尚未理解的民眾。基本上與「堅持中華民國是國家派」有認同中華民國是國家的共通點,但屬被動與無奈,或認為為了達成獨立目標才接納中華民國進入體制內。差異之處是,此派認為建國時期是90年代民主化以後,而強調台灣意識、反對中國化、堅決抗拒未來的統一,應以台灣為國名等是其主張的特徵。
此派在論理上的矛盾是,既然已認定台灣早已獨立,是主權國家,則何必再掛獨立招牌自稱獨派?又,既然主張中華民國是國家,只是國名不妥,則應屬改國號運動,怎麼會是獨立建國運動?由此可知,認定中華民國是國家體制、台灣主權獨立、台灣不屬中國一部份等,等於是自己封閉了獨立建國的空間,否定了獨立的必要性;所以,此派雖自稱為獨派卻反而是否定獨立(的必要性)的一派。試想,「萬一」台灣尚未獨立,中華民國也不是國家,則此派反而為建國運動設下巨大陷阱,成為阻撓獨立建國的一份子而不自知。
(四)建國基本理論派
近年來在民主進步黨轉型主張中華民國是國家,台灣已經獨立不必再宣佈獨立或從事獨立建國運動之後,接著各種過去主張獨立建國的團體或是附和,或是在理論上無法批判指出其謬誤,使獨立運動幾近瓦解。因此,建國基本理論派檢討分析,認為傳統獨派理論有不健全與自我矛盾之處,故提出有關台灣建國的基礎理論,期望能在此理論基礎上形成建國的新動力,繼續完成建國的使命。
此派主張必須確認現實的中華民國體制是中國叛亂團體、舊政府,台灣尚屬中國的一部分並未獨立,如此才有台灣獨立建國的「必要性」。若中華民國是國家、台灣已獨立,則台灣哪有獨立建國的空間。同時,此派認為釐清理論才能形成正確、有效的策略與手段,達成建國的目標。當然,在台灣內部這樣的主張與理論目前屬少數,但實際上與國際社會的認知是一致的。唯有依此理論,主張堂堂正正追求獨立建國,才能排除中國的打壓,爭取世界各國正義、理性的支持與承認,才是建國的正途,也是結合台灣人民形成堅定獨立意志的最有效方法。頁首

一之4〈傳統獨派與建國基本理論派之差異何在〉


★一般人說理論不重要,獨立手段、建國目標要實際去做最重要,甚至認為只有學術界才談理論,光談理論根本沒有用等等,這些說法和觀念是否正確? 您的看法如何?
常聽到有人說,理論不重要,實際去做才重要,在你們這些基本理論派只談理論時,我們已打倒國民黨取得政權,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理論其實就是在「探討為什麼」的道理。如果我們連為何要建立台灣共和國,其目的、原因都不知道,或者說法、觀念錯誤,卻以為自己是獨派,這是不對的。事實上依「基本理論派」的標準看來,這種人是在捍衛中華民國,維護中華民國叛亂體制,繼續使台灣成為中國的叛亂地區,而在這種維持現狀的情況下,如何實現台灣主權獨立,又如何完成台灣建國的目標?最近民進黨政權所提出的理論--「台灣主權已經獨立」,其國號為「中華民國」,對這種說法,認為台灣尚未獨立還繼續從事獨立建國運動的朋友,或參與獨立理論研究的朋友為何無法提出反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未建立理論基礎。我們必須真的了解理論,才能指出其問題點何在。如無理
論為基礎,我們就會覺得這些似是而非的說法也有道理,結果自己的所做所為有可能反而是在阻礙台灣的獨立建國;因此,本人認為理論相當重要。
我們常說,宣揚建國理論才能發揮建國力量,但是大多數人都認為獨立建國的理論很簡單,民進黨那些政治人物也都自認為了解這些理論;也有人說,許多台獨理論大師也寫過很多書,提出許多理論,他們當然懂理論,所以請你們不要再談理論,以免大家愈來愈糊塗。其實事實並非如此,包括幾位花不少時間研讀建國理論基礎的研究生朋友至今都還
有疑問,更別說一般民眾了。甚至大家所說的理論大師、獨派領導者,其實也不了解這些理論,否則也不會出現「台灣維持現狀就是獨立」、「中華民國是國家」等言論。
如果我們沒有建立理論基礎,如果大家不了解這些理論,則我們將失去建國方向,對於日常所做所為是否符合建國標準、手段是不是正確等,都會有不同的判斷,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要重新檢討建國理論的原因之所在。經過這十幾年,在我們看來,今天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可以說是徹底被摧毀了,其最主要原因就是因為理論出了問題。例如,實際上是在「捍衛中華民國體制」卻被說成是「捍衛台灣主權獨立」等,這些說法之所以能存在而且成為主流,就是因為沒有建立正確的理論。過去我們不注重理論、思想的確立,才會有今天獨立建國完全失去目標的結果,所以必須徹底反省、檢討問題何在。頁首

一之5〈如何區隔建國基本理論派與傳統獨派〉


★同樣主張獨立建國,為何您要與傳統的獨派區隔,提出「基本理論派」的主張?
主要是因為近年來許多以「台獨」為名的組織、喊著「台灣獨立建國」口號的團體或個人,事實上他們的言論不但無助於台灣獨立,甚至是在阻礙台灣獨立建國。許多所謂獨派的學者、獨派的理論,從現在的標準看來,其實是在捍衛中華民國體制。過去當新黨或受我們攻擊的統派團體喊出捍衛中華民國時,我們推動台灣獨立建國的人都很難過,想和他們討論,但是今天我們卻看到,這些打著「台灣獨立建國」口號的團體或個人,實際上都已在從事捍衛中華民國體制的行動或行為,如果我們把這些團體或個人也稱為獨派、建國派,則台灣建國的意義將被扭曲,甚至阻礙台灣獨立建國。因此,我們要在此強調,今後我們希望被定位,或自我定位為,是在研究或思考台灣獨立建國的基本理論,也可簡稱為「基本理論派」,藉此和傳統或已被扭曲,甚至已遠離台灣獨立建國這條路的團體或個人有所區隔。我們當然也可以和他們相互討論、辯論,探討這兩者之間的差別所在。雖然,這種說法常被誤解成「不團結」或「分化」,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因為我們認為「理論」的釐清是相當重要的。亦即台灣要建國,建國的方向何在、我們的所做所為、所發表的言論、所談的理論是否有助於建國等,都必須要有正確的建國理論做為判斷的基礎,如此才能指出對方的問題所在,透視及分辨其言行是否有助於台灣的建國運動。
另一方面,與理論不符的手段、策略也會使現實的問題無法正確處理、對應,造成建國的目標更遙不可及。例如,兩岸關係如果已是國與國的關係,則加強與中國交流、西進投資,甚至經援中國民間慈善活動等,都會變得理所當然,至少不應反對。台灣若已獨立或中華民國早已是國家,則各國怕中國打壓不承認台灣獨立,不讓中華民國參加國際組織活動,就非常不應該。
然而,如果實際上台灣未獨立,中華民國是中國叛亂體制,則對中國交流投資就相當危險,沒有保障。目前各國不支持也是因為不知道台灣要什麼,根本無從支持起,而不是單純的怕中國這一原因。因此,建國理論沒搞清楚,策略就會有問題,無法說服一般人或國際社會,來支持台灣獨立建國。理論如果不清楚,對他們的做法也不能切中要害加以說明,影響改變之。例如,既然認同中華民國是國家的這種「策略」,很多獨派人士也接納官位進入中華民國政府體制,但是卻又說中華民國已消滅不存在,要大家自認為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則一般人會覺得這種說法很矛盾、投機,因為實際上國家叫中國,如果我們不是中國人,那是什麼?國名又不是台灣,那麼台灣人與廣東人又有何差別,其實基本上都是中國某一地區的人;所以,自稱台灣人與台灣建國實無關連,甚至反而造成不必要的爭議。反之,若依基本理論派的主張,做中華民國國民只是中國叛亂地區的次等國民,拿一本偽中國護照出去行騙各國拿簽証,當然很窩囊,要做台灣國民(台灣人)就要努力建立台灣國才有意義。所以,理論、手段一致,才更能結合力量達到建國目標。頁首

一之6〈信仰、立場的改變與追求真理的區分〉


★常聽到有人說,建國理論好像都變來變去,沒有一貫性。例如你以前的主張、所說的言論都和現在不一樣,和陳水扁一樣變來變去、搖擺不定。對這些說法,您認為如何?
〔應區分信仰/立場的改變與追求真理的不同〕
有關理論的一貫性問題,我們必須區別兩個層次。第一種是信仰和立場的層次。在這個社會上,每個人都有他的信仰和立場,基於信仰和思想自由,每個人的信仰和立場都可能改變。現在的陳總統以前喊「台灣獨立萬萬歲」,現在卻要效忠中華民國、捍衛中華民國,喊出「中華民國萬萬歲」。又例如過去曾主張台灣獨立建國,受大家努力支持的同志,現在卻變節、改變立場而選擇捍衛中華民國,甚至投靠北京;這些人當然有被質疑的空間。
但是,在此想特別強調的是另一種追求真理的層次。如果是理論、知識和過去不一樣,這和信仰的改變是有所不同的。例如,我在高中時代就曾為了把中華民國國旗放在地上坐,被教官處罰、記過,現在則是污損中華民國護照(俗稱車輪牌護照),而造成自己出入境時的困擾;但是,我心甘情願,這是我的信仰、立場。因為我認為中華民國不是國家,不是我可以捍衛的國家,中華民國是一個沒有正當性的叛亂體制。我的信仰和立場從來沒有改變。因此,在此也想向質疑我現在和以前說法不同的朋友說明,我所改變的,不是我的信仰、立場,而是知識和理論。
〔有了正確的理論基礎才能挑戰錯誤〕
建國是什麼?國家是什麼?中華民國是什麼體制?這些都是一種知識,我和大多數的朋友一樣,讀過所謂台灣獨立運動的前輩,以及一些理論大師所寫的書。我在大學、在台灣、在國外偷偷看他們的理論,雖然有時覺得某些地方有矛盾,但是剛剛接觸台灣獨立理論、參與台灣獨立運動的我們,敢提出質疑或挑戰嗎?即使有時提出質疑,亦不會得到明確的回答,更沒把握指出他們的理論是否正確,或矛盾何在。例如,最近相當受注目的「台灣法律地位未定論」、「消滅中華民國,建立新國家」,以及說台語不要說北京話,才是真正的台獨等主張,有些過去聽起來也有道理,而有些雖然當時覺得有些矛盾,但是我們卻沒有能力提出質疑。到底誰來研究正確的理論?除非研究出一套無懈可擊的新理論架構和它對抗,否則我們也不敢說他們的理論不對。
〔誤把理想當事實〕
有些更枝節的問題,例如我就常聽到部分建國廣場的主持人或來賓強調,要說「全國」不要說「全省」、「講中國時是指北京」、氣象報告時如果說「全省天氣如何」就被指為是統派。又例如建國廣場(FM95.9)的台呼「我們不是中國人」等,事實上,「我們不做中國人」和「我們不是中國人」是兩回事。就像節目開始前那位小孩說的「我不做中國人」一樣,這是我們的願望,但是無法否認在中華民國體制下,我們現在的身份是中國人。雖然我們拿的是假的中國護照,但是既然中華民國也曾代表「China」,怎麼能說我們不是中國人呢?怎能說台灣從沒接受過中國統治呢?我們只能說台灣尚未受中國的新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統治過,還在繼續叛亂,這樣才正確不是嗎?
有時候,知識、理論為了配合運動,不得不調整說法,也無法太計較,但是正確的核心理論是無法打折扣的。有人質疑我過去的理論不對,但是事實上那些理論也不是我研究提出的,過去只是將傳統獨派的理論加以說明、宣揚。雖然我並不是完全否定過去的理論,但是我認為不對的地方我們就應以「台灣建國的基本理論」加以釐清,更願意和傳統的獨派理論大師一起討論,如此一來,台灣的獨立建國才有其正當性、合法性,也才能形成堅定的建國意志。我們的理論正確、沒有矛盾,和統派或中國北京辯論時,才不會產生矛盾,也才不會像現在的副總統前些時候所發表的「台灣地位未定論」言論,就立刻與中華民國統治台灣的合法性產生矛盾,危及自己權位,結果因不知如何和對方辯論,最後只好以模糊說詞了結,像這樣就無法確立台灣獨立建國的正當性和合法性,所有運動的力量也
將打折扣,變成事倍功半,國際社會也不會知道台灣人要什麼。
因此,我覺得,有關理論的一貫性問題必須與獨立建國的信念Q立場之改變區分清楚。理論的變動如果正確,那就不可維持一貫不變;因此,如果認為我現在提出的理論不對,可針對此提出質疑、批判,但是指責我現在和過去的理論不一樣,則是本末倒置的說法。理論是否一致,不是問題,只問該理論是否正確,如果目前的理論才正確,那麼就不能堅持過去錯誤的想法或認知。這和是否加入國民黨、是否支持中華民國體制等立場問題完全不同。如果我的立場變動,大家可以對此搖擺不定的立場加以批判,但是如果反對我們不斷研究、提出正確的建國理論、接受新知、真理,則是令人無法理解。頁首

一之7〈傳統獨派與建國基本理論派之差異再分析〉


★是否可以針對傳統的台獨理論和基本理論派最大的不同是什麼再加以說明?

如果我們稱台灣獨立建國的基本理論也是一個派別,或是想以另一股新的力量來區隔傳統的獨派,則以下兩點對現狀的基本認識是判斷、區隔的基準。這兩點,甚至是用來判斷獨派同志是否也在宣揚台灣獨立建國的基本理論之標準。
(一)中華民國體制只是中國的叛亂政府、台灣目前是中國的叛亂地區
台灣仍在中華民國體制下,而在失去各國對其合法正統代表中國政府的承認之後(特別是聯合國的決議之後),目前是中國的叛亂地區,維持現狀,則台灣永遠是中國叛亂的一省。如對現狀沒有這個基本認識,則無法有一致的台灣建國基本理論,也不可能共同宣揚台灣獨立建國的基本理論。
(二)台灣尚未成為國家、沒有主權、也尚未獨立
如果你也和其他傳統獨派理論一樣,認為台灣因為有土地、人民、政府,早就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那麼這和基本理論派的主張就完全不一樣了。
〔獨派如未能認清現狀,則反成台灣獨立建國的阻力〕
以上兩點是判斷是否為台灣建國基本理論派同志的最低標準,也可說是不可缺的標準及前提要件。或許有人會因此而以「不團結」對我加以打壓、抹黑,但是我認為這些標準很重要,因為如果你對台灣現狀的認識未符合以上兩點標準,則你的所做所為、所延伸出來的理論,可能就是在阻礙台灣建國;如此一來,請問,在阻礙台灣建國的人,怎麼又成為共同在為台灣獨立建國打拚的同志?我們必須強調,我們在此所說的是「理論」,而非「手段」,有關建國的手段部分,我會在後面作進一步的說明。如有以上兩點基本的認識,我們才能進一步宣傳台灣獨立建國的必要性和急迫性,也才能形成台灣獨立建國的力量,才能實現台灣獨立建國的目標。
從以上的說明,我們可以了解到建國基本理論的重要性、何謂建國的基本理論,以及這些理論和其他傳統台獨理論的差別。中華民國不是國家、台灣還不是國家的基本理論,和其他的台獨理論有很大的差別,唯有從此基本理論出發,才能有進一步的獨立建國運動力量產生。頁首

一之8〈建國理論是否不重要〉


★很多人認為理論不務實,講太多沒有用,有時不同的理論也令一般人迷惑,反而對建國失去信心。所以應注重手段、策略去實行(所謂獨立建國只能做不能說),達成建國目標就好,實不必花時間精力去爭論不休。您對此的看法如何?
如此主張者,一般來看,其中的第一類型是反對獨立建國,為了壓制建國運動,不希望理論談清楚,這是可以理解的。另一類型則屬「實踐」派,認為以手段、策略去實現建國目標最重要,不應爭論理論浪費心力。
目前所謂理論爭議可以說是集中在兩點,一是中華民國是國家或叛亂團體,一是台灣是否已經獨立。當然,不去爭議這兩點,用各種手段、策略努力建立以台灣領域及人民為主體的國家,並非不可行,甚至以中華民國體制建立新國家,若依本書的理論,也有成功實現的可能性。一般常見的有改國號或正名為台灣建國運動,或主張先拿中華民國政權就可建國、不必區分修憲、制憲或中華民國第二共和、中華民國參與聯合國等,這些手段、策略都是不談建國原理,希望以「現實」(或投機取巧)路線爭取更多人支持,來完成建國的最後目標。
但是問題是,如此主張者目前仍然未達到目標,甚至有些部分連手段、策略也無法堅持下去。他們共同的理由是中共打壓、各國恐中不予支持。例如,李登輝談兩國論(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只堅持兩天,民主進步黨拿到中華民國政權仍無法達到建國目標,中華民國參與聯合國一點成果都沒有,修憲結果使建國制憲更遙遠。由此可知,反對談理論者,大多數也是在策略及目標上半途而廢者。既然如此,他們又怎麼有權利來反對談理論、釐清觀念,運用新的正確手段、策略,完成建國目標。
事實上,因為不談理論使觀念模糊,所以手段、策略幾乎全都錯誤,當然達不到目標。同時,矛盾的說法、手段,不但使台灣內部一般人不了解、不相信、不支持,甚至自己也都無法自圓其說。當然,對外而言,國際社會更不知台灣人要什麼想什麼。更嚴重的是,實際上投靠北京出賣台灣利益者,也可以在模糊的大環境下混水摸魚。主張對中國強化交流、開放投資、三通者,就公然說「想不通為何政府要禁止、反對」,好像還冠冕堂皇,站在有理的一方,一般人也覺得有道理。所以理論觀念未釐清,不但手段策略對錯無法判明,甚至連誰是站在捍衛台灣、愛國建國立場也是非不分。頁首

一之9重新認識建國運動〉


★為什麼只有明確主張要從中國分離獨立,建國才有可能成功?
既然中華民國體制不是國家,只是中國的一個舊政權,是一個叛亂團體,現在的國際社會承認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唯一合法代表中國的政府;而在一個國家只有一個合法政府的情形下,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權自然就成為叛亂團體,台灣地區就是中國的叛亂地區,這是長久以來已經確定的事實。台灣至今仍未獨立,不論是執政黨或政府領導人,均反對台灣獨立,宣稱不會宣佈獨立,從來就不曾以理論或行動,讓世界各國了解台灣的主張,了解台灣要獨立建國的主張。如果我們不願意繼續維持現狀,不願意維持中國的叛亂體制的現狀,如果我們希望自己以及將來的子孫,擁有自己的國家,以台灣這塊土地,以台灣的2300萬人來建立新國家,就應有以下的基本認識︰
〔「分離獨立」才能切斷與中國的法關係建立國家〕
第一點必須指出的是,今天我們要建立一個新國家,自然就是要從中國分離獨立;所以,從中國分離獨立,就是我們要建國的第一個基本認識,也是出發的原點。我們必須要有堅定的建國意志,決心從中國的舊政府統治之下,從中國的叛亂團體控制之下,改變現狀宣佈獨立,建立一個新國家。世界上現今約有190個國家,其中約八成左右的國家都是由其原來的國家分離獨立而建國,所以分離獨立是建立一個新國家最主要的方法、形態,除了分離獨立,台灣人民沒有其他方式可以建立一個國家。有許多人一聽到要從中國分離獨立,就覺得建國的事業格外困難,但是事實上所有新國家的建立,幾乎都是採取分離獨立的方式,我們之所以從事「獨立」運動,就是要從一個母體、一個控制我們的國家分離獨立出去。
今天,還有人在討論台灣的法律地位是不是未定,日本在舊金山和約放棄對台灣的一切權利,所以台灣的所有權(他們稱之為「事實主權」)應該由台灣人所擁有,這就是目前盛行的「台灣事實主權已經獨立論」。但是我們必須了解,主權就是主權,從來沒有什麼事實主權或法律主權,沒有國家、不是國家,就沒有主權、就不是獨立;40年代末期到50年代台灣法律地位未定論被提出來,獨立運動的早期我們或許還可以這麼說,但是經過所謂的民主化之後,經過中華民國體制近50年來對台灣的踐踏之後,過去執政的中國國民黨雖已下台,但台灣民眾也接受中華民國體制的統治,這都是我們所不能否認的事實。當台灣民眾甘願投票表達對中國的舊政府、叛亂團體的支持與接納時,如果硬要說台灣和中國沒有關係、台灣已經是一個事實上獨立的國家,根本就是眛於事實在欺騙自己,更不能夠說服國際社會﹗
在中華民國體制下絕對無法建立一個新國家〕
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利用中華民國體制來建立國家、只有在內部改造中華民國體制想要成為一個國家是不可能的。所謂的獨立運動,就是要從事由中國分離獨立的事業,如果沒有建立這樣的觀念、沒有建立這樣的意志和決心,台灣就不可能成為一個國家。因此,所有從事獨立建國運動的團體,也就是一般所謂的獨派,應該有這樣的基本認識,我們實在不需要為中華民國體制來尋找證據,證明中華民國體制是一個國家,或是提出現狀已經「事實」獨立、擁有「事實」主權等矛盾主張。
有許多人以為主張中華民國已經是一個國家,或者強調台灣事實上已經是獨立國家,建國就比較輕鬆,只要更改國名、國旗,就能夠得到世界各國的承認,確實地成為一個國家。但是,以更改國名或國旗的方法使台灣共和國誕生,使一個名為「台灣」的國家誕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為,此種方式首先就是要像新黨、國民黨一般,先證明中華民國已經是一個國家,因為只有國家才可能更改國名,如果不是國家,不管名稱怎麼改也都不可能成為國家。許多獨派人士希望輕鬆的建國,主張我們已經是一個國家,認為只要更改國名即可,何必辛苦地主張從中國分離獨立?尋求可能面對戰爭的分離獨立?
〔「分離獨立」以外的獨派理論之問題點〕
但是,如果不主張以分離獨立的方式建國,那麼就必須尋找證據證明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但是,即使是擁有許多人才與歷史文件的國民黨,也都無法說服國際社會相信、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那麼獨派又要怎麼替國民黨、民進黨、替中華民國體制勞心勞力,讓世界各國相信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然後再主張以更改國名的方式,完成所謂的改國號建國?這真是令人費解。
總之,獨派團體不論是主張中華民國是國家,只要更改國名就可以建立台灣共和國;或者主張中華民國是國家,只要放棄對中國大陸的「主權」就可以成為國際社會所承認的國家,其前提都是,獨派團體必須先證明或先認定中華民國是國家,台灣目前維持現狀已經是一個國家。但是,要怎麼證明中華民國是國家?怎麼可能說服國際社會相信?「中華民國是國家」是不可能證明的,獨派團體又何必走這條不可能行得通的道路?所以,主張要以選舉的方式,待取得政權後再更改國名、國旗以建立新國家,是完全矛盾的主張,不但不能夠在理論方面說服國際社會,也不能夠讓台灣民眾了解為什麼已經有國家還要建國。
只要是堅持中華民國體制,那麼任何企圖以改造中華民國體制的方式,來完成獨立建國的計畫都不可能獲得成功,世界各國也沒有以此方式建國成功的例子。我們必須認清,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不是國家,而是中國的一個叛亂團體,我們沒有國家,台灣也不是一個國家;所以我們才要建立新國家,現階段就必須採取從中國分離獨立的方式,建國才能夠成功,而這也就是台灣獨立建國運動最根本的出發點。
〔重新認識建國運動〕
因此,如果認為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是國家,只要執政或更改國名就可以建國,那麼我們所從事的就不是獨立建國運動,而是更改國名運動、國家改造運動或制定新憲法運動。基本上仍然是中華民國體制的延續,仍然是建立於1912年,而後於1949敗退來台的中華民國體制的延續;即使名稱不是中華民國,但仍然只是中華民國體制的延續,是叛亂團體而不是一個國家。國際法的理論,現代的國家論,也沒有這種以更改名稱方式,就使叛亂團體忽然成為國家的理論。使用這種違背法理的獨立建國的方法,更容易使中國及國際社會有理由打壓、反對或不予承認台灣已經獨立,最後的結果還是要宣佈從中國分離獨立,要回到原點才可能建國成功。
當然,我們要建立一個新國家,使用一個與中國不同的國名是比較合理,要用台灣國、台灣共和國、福爾摩沙共和國都可以,要有新的國名、新的國旗,但是只以改變原本的叛亂團體的名稱、旗幟的方式,就想要建立新國家,則完全是本末倒置的做法。換言之,主張以台灣為名建立新國家,及以中華民國為名主張從中國獨立建立新國家,都屬獨立建國運動。反而是維持現狀改國號為「台灣共和國」,不但不屬建國建動,更不能成為獨立國家,因為現狀現體制不是國家,改什麼名稱當然也不是國家,過去「中華台北」就是一個例子。總之,台灣人除了從中國分離獨立之外,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獨立建國。頁首
上一頁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