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回到臺灣地位未定論也無助於解決臺灣邁向正常國家
…因此,臺灣如果無法好好珍惜自己的名字,結果只是思考中華民國或中國的定位,或台灣自己在中華民國或中國框架下的角色,導致兩岸關係問題大於全球化或國際化的議題,終將使得中國打壓台灣的目的得逞。直言之,臺灣人在戒嚴時期不能表明自己的主張,因而名字被收走而找不到自己的路,但在民主化、總統直選之後,台灣人民已可發出目己的聲音,但卻因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而仍然堅持中華民國體制,結果將使中國藉由中華民國取得對台灣的領土權 。
亦即,在能自由表達自身見解的情況下,台灣人民已經排除行使自決權的障礙,若仍欲繼續主張台灣法律地位未定論已有 困難。同時,台灣法律地位未定論實際上亦不能確保台灣獨立於中國之外,只是消極、被動地指出臺灣不一定屬於中國。臺灣仍然只是等著被中國及國際社會處分的標的物,而且最後以中國最有可能加以取得。如果台灣人民希望獨立建國,即應以自決權直接或間接表達獨立建國的意願,如果一再延宕而不敢公開表達獨立建國的意願,結果將可能被國際社會誤認為台灣人民不反對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如此將對台灣十分不利。(選摘自
2005年09月17日∼23日新臺灣新聞週刊695期廖宏祥專欄,P.98)

理論破產、妖言惑眾,評何瑞元論述
錯誤的原點, 二評何瑞元論述
林、何「台灣美屬說」的嚴重謬誤(台人)
臺灣的國際地位  廖宏祥(《新臺灣新聞週刊》第497期)
節錄陳鴻瑜:〈臺灣之法律地位的演變1943-1955)(有關台灣是美國未合併領土謬誤)
臺灣主權論述的困難(陳儀深)
16問美屬派!
法律的適用不可脫離常識,何瑞元與林志昇對美訴訟必敗
許慶雄:主張美對台主權 無助台獨
Taiwan is in no way a US territory,By Frank Chiang 江永芳


林何理論說從戰爭法、佔領法、美國憲法濁水。不過綜觀該說法都是停留在19世紀的國際(戰爭)法。我們試想19世紀的國際(戰爭)法適合20,甚至21世紀?
我們知道國際法不是一成不變的。近代(1945以前)國際法與現代國際法(1945以後),甚至最近幾十年的國際法也有所變化。國際法就有很多適用上的矛盾。舉個例子來說。過去認為以戰爭為手段取得、獲得領土是正當的。但1930年以後逐漸否認他的正當性。因此再以國際法論證相關案例是要瞭解國際法有所謂「因時而變」的「時際法」的原則。才不會犯了「以古非今」或「以今非古」論證毛病。最後變成錯誤論證導致不正確結論,誤導臺灣人!有時候也有可能是「扭曲放大後再做自我解釋」。
 
人民意願 獨立關鍵
國家定位與憲法(許慶雄 )
台灣是美屬一部份?

   我若要反駮何瑞元的論點根本沒有必要耍小動作「誤導他人」。(實實上XX把何在〈哈佛亞洲季刊〉的文章說是得到哈佛法學院的認可才是誤導。) 何的說法最有問題的地方在于他把「盟軍」的軍事佔領﹐說成是「美國的軍事佔領」﹐從而引伸出「美國持有台灣的主權」。雖然在太平洋地區盟軍是由美國主導沒錯﹐但是在國際法上﹐在沒有簽訂條約下﹐「盟軍持有台灣的佔領權」並無法自動地轉換成「美國持有台灣的佔領權」。(美國現有的海外屬地/托管地也都是有條約背書的。)這道理與「開羅宣言」在沒有另訂條約下並無法自動轉換成有效的國際條約其實是一樣的。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