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台灣入聯的問題何在/許慶雄
 今年七月陳水扁總統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申請書,在遞交聯合國秘書處之後,遭聯合國秘書處退回,陳總統的申請案遭退回,有人認為違反聯合國的相關規定,因為聯合國憲章規定只有聯合國安理會及大會有權審議及決定新會員國入會申請案,聯合國秘書長或秘書處並無篩選過濾申請案之權限。
 之後,聯合盟秘書長潘基文公開表示,聯合國秘書處在「法律上」不能接受中華民國(台灣)申請加入聯合國,1971年聯大決議(指2758號決議案),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台灣)在聯合國席次,成為中國唯一合法代表,據此,秘書處在法律上無法接受中華民國(台灣)申請案。
 由此可知,申請加入聯合國必須是獨立國家才具備基本的「法律上」要件,秘書處以中華民國(台灣)不是國家為由,不依憲章規定送交安理會討論而直接退回,是有其法理依據。聯合國會員國及國際社會也都默認秘書處的作法,並未引起爭議,主要也是認定中華民國(台灣)不是國家。台灣內部大多數人都認為台灣是國家或中華民國是國家,但是,中華民國與台灣都不是國家,在國際社會是事實與常識,為何內外有此落差,現以下僅就其中兩點簡單說明。
 首先,一九一二年建立的中華民國是中國的新政府,並非獨立的新國家。中國這一個國家是幾千年前就已存在的古老帝國,元、明、清都是這個帝國改朝換代所建立的新政府。一九一二年的國民革命,也是要推翻腐敗的滿清「政府」,建立民主的新政府,從未主張要從大清帝國分離獨立建立新「國家」。
 中華民國成立後要求各國的承認,也是要求國際法上的「政府承認」,並非要求「國家承認」。中華民國自始即自我定位為中國的新「政府」,同時也要求國際社會承認中華民國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中華民國政府自一九四九年起敗退到臺灣,但中華民國政府在聯合國的席次也是代表「全中國」的人民,代表在「全中國」這塊土地上的政府;所以,不能以此就認為,一九四九年以後,中華民國政府在聯合國的席次就是僅僅代表不受中國統治的臺灣地區、代表在臺灣的人民;同樣地,這也不代表中華民國在臺灣已從中國分離獨立成為一個國家。
 同時,經過國民黨政權到民進黨政權,目前中華民國對外仍主張是代表中國的政府,要求邦交國做「政府承認」。因此,與中華民國有外交關係的二十多國是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合法代表全中國的政府,反而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視為是中國的叛亂團體。換言之,這些國家承認在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承認陳水扁總統是十幾億中國人的國家元首,承認中華民國的軍隊是中國的政府軍;反而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解放軍是中國的叛軍。
 反之,以聯合國為首的各種國際組織及美、英、法、日等一百七十多個國家,則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合法政府,當然在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也就成為中國的非法政府及叛亂體制。中國的合法政府既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則所有中國的一切,皆應由其代表並繼承。所以,屬於舊中國政府「中華民國」的海外財產,就應該由其繼承。當然其中也包括「中華民國」國號,這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才有權使用及合法繼承的國號。
 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聯合國出席時,依聯合國憲章23條相關規定,法理上就是使用中華民國國號。英文Peoplels Republic of China就是指「人民的」Republic of China,也就是「人民的」中華民國。反之,在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對外要使用「中華民國」國號、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則被認為是不合法、不正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可以一再要求各國及各種國際組織,禁止臺灣使用「中華民國」國號加入國際組織及使用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參與國際活動,可以一再要求美、英、法、日等一百七十多個國家,禁止與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官員交流,就是依據此一法理。
 但是,目前在台灣內部還是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選中華民國總統、立委,自稱中華民國就是台灣或是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結果,此次申請加入聯合國,與中華民國密不可分的台灣,當然在法理上沒有資格具備加入要件,直接被秘書長退回申請書。所以,台灣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沒有廢棄中華民國體制之前,絕對無法成為國家。一方面也成為與中國關係密不可分的「一個中國」、「一中體制」。
 其次,臺灣目前要成為國家,必須要向國際社會「宣布獨立」(Declaration of Indcpendcnce)。國家必須具備領域、人民、政府等要素;相反的,支配某些地域、人民、擇有政府的組織型態的卻不一定是國家。因為即使具備成為國家的要素,如果沒有積極主動的「意志」建國,持續向國際社會「宣布獨立」表明建國的決心,就不可能成為國家。
 雖然陳水扁總統會宣布過臺灣是國家,但是,並沒有持續堅持下去,甚至立刻又否認而且提出「不會宣布獨立、不會更改國號、兩國論不會入憲、不會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沒有廢除國家統一綱領的問題」(四不一沒有),如此當然沒有國際法上宣布獨立的效果。世界上有不少古老的國家不知是否有發表過獨立宣言,或是不知何時宣布過獨立,但是,這些國家必定會一再宣布自己是獨立國家。
 事實上,世界各國在宣布獨立之後,仍然必需繼續不斷的宣布、宣稱自己是獨立國家維護自己的國格,這就是國際法上「宣布獨立」的真正意義與重點所在。因為台灣從未主動、積極的宣佈獨立或主張是國家,所以,世界各國及國際組織依國際法法理,當然不可能承認台灣是國家(這與中國的反對無必然關係)。
 所以,臺灣政府與人民必須堂堂公開的宣布「獨立」,每一分每一秒持續堅持著獨立建國意志的表明,如此才有國際法上宣布獨立的效果。所謂已經事實獨立或是法理獨立,所謂已經宣布過獨立,不必再宣布獨立,這都是逃避獨立的說法,有必要時每一分每一秒宣布獨立也不為過。
 當然,實際的政策、行動更必須言行一致,具體的去顯示出是已經獨立國家的國格。最具代表性的是,目前中華民國外交部仍然要求各國承認的是,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合法政府的國際法上「政府承認」,所以,必須明確的要求各國承認臺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國)是不同國家,要求對臺灣做國際法上的「國家承認」。
 目前臺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0)及亞太經合會(APEC),也都事先聲明自己不是國家,以經濟體(與香港一樣)的身份加入,所以,必須要求改變為國家身份,才能符合臺灣是獨立國家的要件。
 如此,當臺灣外交部以新國家身分向聯合國秘書長提出「申請加入」的時候,秘書長或秘書處就沒有退回的理由與權限,應依規定送交安理會及大會審議,即使中國在安理會審查階段否決,只要臺灣繼續堅持是獨立國家,外交部繼續表明將再度「申請」加入聯合國的意志,臺灣就「已經」是一個宣布獨立的國家。(許慶雄/淡江大學國際學院日本研究所。引自凱達格蘭學校會訊)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