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宣布獨立的意義及重要性      ◎ 傅雲欽 (律師)

傳統的國家論認為國家的要素有四項:人民、領土、政府及主權。這種說法有三個缺點。

第一,這種說法使人誤認四項要素處於平等地位。其實不然。它們是有層次之別的。人民、領土及政府是基本要素或第一層要素,主權是第二層的、衍生的東西。有具備人民、領土及政府,但欠缺主權的情形,絕無具備主權,但欠缺人民、領土或政府的情形。

第二,凡國家必有主權;凡有主權必是國家。主權與國家,如影隨形。主權與其說是國家的要素,不如說是國家的現象或性質,就如同我們可說影子是身體的現象,不宜說影子是身體的要素。我們可說綠色是的樹葉的性質,不宜說綠色是的樹葉的要素一樣。

第三,這種說法是對一個已經成立的國家加以靜態分析的結果。它就像一張靜止的圖片,不是動畫。但國家形成的過程,尤其以分離獨立的方式形成新國家的情形,是動態的,就像細胞分裂,由一個變成兩個一樣。細胞由一個分裂成兩個,從外觀就可辨別。但國家由一個分裂成兩個,有時從外觀很難辨別,須再從主觀面或心理面去分析才能週全。

因此,與其靜態地析國家有哪些「要素」,不如動態分析一個政治實體要具備哪些「要件」才能成為國家。

人民、領土、政府及「事實上獨立(de facto independece)」的狀態(即「事實上主權 de facto sovereignty」),這四項屬於獨立建國的客觀要件或事實上要件。僅僅具備這四項也只是政治實體或地方割據勢力而已,尚不足以成為主權獨立的國家,充其量只能稱為「事實上國家(de facto state)」。

請注意,「事實上獨立」的狀態(即「事實上主權)雖是獨立建國的客觀要件或事實上要件。但主權則不是。主權是獨立建國的法律效果或法律現象,不是要件,更不是傳統所謂的「要素」。

關於事實上國家,例如1917年中國的孫中山領導的軍政府所控制的南方地區、1996年阿富汗塔利班神學士執政後由北方聯盟所控制的北方地區、1999年戰爭結束以後事實上(de facto)脫離塞爾維亞由聯合國保護的科索沃地區等。

「事實上國家」與真正的國家有何差別?曰:「事實上國家」欠缺獨立建國的主觀要件或法理上要件。換言之,「事實上國家」要成為真正的國家必須另外具備獨立建國的主觀要件或法理上要件。

獨立建國的主觀要件或法理上要件是什麼?曰:宣布獨立也。具備客觀要件的事實上國家,不宣布獨立,就無從取得主權,成為國家。也就是說,須同時具備客觀要件(或事實上要件)及主觀要件(或法理上要件),才算國家。

所謂宣布獨立是指人民在事實上獨立的客觀基礎上,為了進一步達到法理上獨立(de jure independece)的目的,由掌權者代表人民行使自決權(一種國際法上的形成權),以取得主權,變成國家的一種國際法上的法律行為(juristic act, Rechtsgeschaft, acte juridique)。

宣布獨立的法律行為以意思表示(Willenserklarung, declaration de volonte)為要素。所謂「意思表示」就是將獨立建國的意思對外表示出來。

1917年中國的孫中山領導的軍政府所控制的南方地區、1996年阿富汗塔利班神學士執政後北方聯盟所控制的北方地區、1999年戰爭結束以後事實上脫離塞爾維亞由聯合國保護的科索沃地區等,都因欠缺分離獨立的意思表示,因此不是國家。

就台海兩岸的情況而言,前任總管李登輝曾說「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但又一再否認這是「兩國論」。現任總管陳水扁一下子說不宣佈台灣獨立,好似認台灣尚魏獨立,一下子又說台灣已經是國家,不必宣布獨立。台灣是否已獨立?台灣海峽兩岸是否有兩國?李前總管和陳總管都說得前後矛盾,一般人更是霧煞煞。

其實,目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是1949年北京新政府建立後,落跑到台灣,割據一方的中國舊政府的殘餘勢力。

台灣事實上獨立於中國大陸外,自立自主,有土地,有人民,也有政府組織。台灣政府的行政、立法、司法體系運作自如。台灣人民不曾向北京政府繳稅,中國大陸的軍隊也未駐防台灣。

但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的政府不曾想要進一步於法理上脫離中國,也從來不曾做出於法理上脫離中國的宣布獨立的手續。

因此,在台灣的所謂「中華民國」體制也只是「事實上國家」而已,欠缺分離獨立的意思表示,因此還不算是獨立於大中國之外的另一個國家。這就像受虐的妻子雖離家在外自謀生活多年,但尚未與丈夫辦妥離婚手續,不算是獨身一樣。

台灣要完成宣佈獨立的法律手續才算國家。否則台灣(中華民區)雖然事實上獨立自主,但法理上還是中國的一部分。

宣布獨立才是台灣獨立建國的關鍵。至於台灣內部民主化(包括國會全面普選、總管民選)、正名、制憲、公投、加入聯合國、爭取外國的承認(政府承認或國家承認)等都只是先行或後續的次要措施,不是獨立建國的重點,更不是獨立建國的要件。

傳統獨派迷迷糊糊,搞東搞西,走了很多冤枉路,到現在還搞不清楚方向在哪裡。醒醒吧!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