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什麼是「台獨」?(完整版)                                                                             彭明敏 2007/02/07

 
 
      因為台灣前總統一席談話,政界及媒體震驚譁然,每人依其立場反應不一。有的以為一個禮物突然從天上掉下來,口渴甘霖,鼓掌歡迎;有的認為老人癡語,一笑置之;有的認為其已投入朱高正、許信良、施明德等行列,等閒視之;有的認真指摘其前後矛盾,不懂邏輯,自打嘴巴;較悉其就學和從政歷程者,則謂忽進忽退、忽左忽右、忽「統」忽「獨」,又忽「不知所云」乃其一生行徑,不必少見多怪;愛惜其羽毛而憂心其歷史定位者,卻啞口無言,搖頭嘆息,無奈何他。不論如何,在民主國家,卸任元首、總統或首相,對其後繼者所作所為,事無大小,不論公私,不時公開嘮叨不休,確屬異例。筆者以與其長期關係,當然感慨良深,有不少話要說,但還不是時候。所憂慮者,經過這番無聊騷擾,恐怕有些善男信女對於「台灣獨立」以及台灣目前「國際地位」應如何了解,枉然困惑,惹起觀念的錯亂,故不得不再將過去一再論述的,重新整理簡述。

(一)甚麼是「獨立國家」?

    一般都說,一個國家必須有領域、人民和政府。但有這些要素未必都是「獨立國家」,如台灣各縣市。要成為「獨立國家」,除上述三個要素以外,還需要在法律上有「獨立的權力」。這個「權力獨立」,可分為三個層次。第一是「權力的獨占」(即排他性Exclusivism):獨立國家在其領域內,得排除外力的干涉,單獨行使權力,這在其行使司法權或制裁權時,尤為明顯。第二是「權力的自主」(Autonomy):獨立國家行使權利時不受外力的干預、命令或指揮,得自行決定其行為。第三是「權力的完整」(Integrity):獨立國家在其領域內行使權力,其對象及範圍不受限制。台灣自一九四九年迄今已逾半世紀,人民和領域明確(金馬地域暫且不論),至其政府,好壞不談,其對內權力卻是有上述「獨佔」「自主」「完整」的特性,即已有「獨立」的事實。問題在於國民黨獨裁專制所建立的政治法律架構、國家政策、對外關係以及價值觀念完全否定這一事實,其憲法仍認台灣為「中國的一省」,以與中國合併(「統一」)為終極目標,在國際關係上也否認自己是「獨立國家」,堅持自己是他國的「一部分」,教育文化政策仍強迫人民接受「台灣不是獨立國家」的觀念。如此,一個政治共同體,久已有獨立國家的事實,卻在國內外拼命否認之,真是古今天下最大的奇觀。政黨輪替以後,新政府及認同台灣的多數人民,還在這種歷史性羈絆之下,苦悶掙扎著。有的台獨論者所以否認台灣為一個國家,因為現行憲法不是獨立國家的架構。

(二)「正名」「制憲」「國家正常化」「以台灣名義參加國際組織」不是「台獨」?

    推動上述運動不外是要使「事實(de facto)上獨立」的台灣,擁有名實相符的憲法,脫離大中國主義的陰影,成為正式的「法理(de jure)上亦是獨立」的台灣,也成為國際社會正常的成員。這是最合理也是最急進的「台獨」運動。若一方面推動之,另一方面又堅稱與「台獨」無關,那是智商問題了。只是希望這種運動,不光是喊口號,要提出具體可行的辦法,說明在現行憲制之下、在國會反對黨多數控制之下、在大多國家懼於中國陰威不敢支持台灣之下,如何達到上述目標?要爭取國會多數?如何爭取?要武力革命?要向大多不支持台灣的國家宣戰?喊口號容易,提出具體可行辦法難矣。若光喊口號,僅有自慰之效果而已。

(三)「中華民國主權獨立」不是「台獨」?

    國民黨及其友黨主張「中華民國主權獨立」,卻反對「台灣獨立」。依現行憲法,台灣正式名稱確是「中華民國」,故說「中華民國主權獨立」也沒有甚麼錯。只是所謂「中華民國」所統治的是「台灣」而已(包括澎湖,暫不談金馬),所以所謂「中華民國」與「台灣」乃指同一空間,兩個名稱,可以相互通用。「英國」正式國名為「大不列顛與北愛爾蘭聯合王國」,「美國」的正式國名為「美利堅合眾國」,「南韓」的正式國名為「大韓民國」,「北韓」的正式國名為「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但舉世稱其為「英國」「美國」「南韓」「北韓」,他們並不戰慄,歇斯底里也不發作,因為地名與國名彼此通用,極其自然而合理。國民黨及其友黨則大大不同,一聽到「台獨」便大起恐慌,好像遇到洪水猛獸或牛鬼蛇神,全身發抖,人民也長期受洗腦,「台獨」被歪曲抹黑,在大多數人眼中它也是洪水猛獸、牛鬼蛇神,只知癡癡地「反台獨」,不察覺「中華民國主權獨立」是「台灣獨立」其涵義完全相同。強調所謂「中華民國主權獨立」者實在就是「台獨」的熱心支持者。

(四)「維持現狀」不是「台獨」?

    據報,台灣人口多數贊同台灣「維持現狀」,但要知道這就是贊成「台獨」,因為「現狀」就是「事實上的台灣獨立」,反對中國併吞(統一)。問題是「現狀」如何界定,能「維持」多久?目前中國似也要「維持現狀」,但在世界上無國家威脅中國之情形下,他在拼命急速擴軍,顯然其目的是在拖延時間,等到他有強大軍力,足以使美軍不敢任意進入西太平洋作戰,將以壓倒性軍力征服台灣,其意圖明顯不過。中國目前要「維持現狀」,僅因時機未到而已,時機一到必會傾力強行「變更現狀」的。對此台灣朝野必須深思。目前許多歐美國家最頭痛之一,是中國人的偷渡入境。那麼多中國人,冒著生命危險,負著終生清還不完的借款甘願在外國中國域過著奴隸般的生活,也不願活在「祖國」,中國人民拼命想盡辦法要跳出中國,台灣的大中國主義者卻拼命想把台灣人民推入那個中國。

(五)多數國家不承認台灣,怎能「獨立」?

    依國際法的一般原則,一個國家存在與否,並非依靠他國承認與否。這個原則,白紙黑字寫在「美洲國際組織」憲章裡。依其第十二條「一國的政治存在,與他國承認與否無關。縱未獲得承認,每個國家都有權維護其完整獨立」。當然每個國家都想得到較多國家的承認,與他們建立外交關係,但縱使不能如願也不影響該國存在的事實。多數國家因為中國的威脅誘惑,不敢承認台灣,但台灣作為獨立國家巖然存在,沒有正式外交關係,確有極多不方便,這是國際現實,台灣不得不忍受之,也是為維護民主和自由要付出的代價。這種不方便的發生,不是因為台灣不是獨立國家,而是台灣與那些國家,沒有正式的外交關係。

(六)「主權」觀念已經落後,還需主張台灣「主權獨立」?

    有人謂現在已是「世界村」時代,談主權已經落伍,台灣也不必強調其「主權獨立」。這種想法與「世界大同」論一般,天真而幼稚,與現狀脫節太遠。一九四五年聯合國成立時,其會員國(即「主權獨立」的國家)有五十一個,到了現在其會員國增加了四倍,近二百個了。這表示在過去六十多年中,世界各地人民陸續獨立起來,成為主權獨立的國家。其主要原因是許多地域人民,因其政治地理環境、歷史經驗、意識形態,為了本身的權益,欲直接參與國際事務,分享地球資源,不願由別人作主或替代,任何國際組織,包括聯合國及歐盟都是各國基於本身利益,自願限制其一部分主權而參加,不是被迫的。國際組織並不否定每一會員國的主權獨立,某種主權的不行使,不意味著主權的不存在,任何會員國可以隨時退出,恢復其主權的完整,比如共同的貨幣如歐元,採用與否,各國都是完全的自由。任何國際組織都不是在主權國家之「上」(above)的世界政府,而是獨立國家之「間」(between)的自由結合,在可預見的將來「主權」仍繼續為國際關係的根本基礎。

    台灣人民所面對的考驗並不是前總統一再豹變,而是我們要將自己的命運把握在自己的手裡,這個決心有無堅定,為維護得來不易的自由民主,這種覺悟和勇氣有沒有充分堅強。

     原網頁: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67112
彭明敏其他相關文章閱讀:「獨立」和「本土化」我解


回上頁      寄給朋友    友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