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台灣名入聯合國許慶雄斥為胡來

    陳水扁總統日前宣布,未來將要「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長久以來以國際法的簡單邏輯,挑戰中華民國體制荒謬性的許慶雄教授說,「我注意到了陳水扁所說的『申請』二個字,這和他以往的說法不一樣。我想可能是他周圍的一些學者,包括陳隆志等人鼓勵他的結果。這樣的情況雖然有進步,但是事實上還是很荒謬」。
 
   許慶雄說,「申請加入聯合國,每天都可以做,你只要派人去聯合國秘書處拿申請表回來填就可以了」。但是,在填好表之後,才是一連串挑戰的開始。「聯合國秘書處收到你的申請表之後,馬上會開始問你一連串問題,當問你台灣為什麼是獨立的國家?法理上有何依據?這時候,問題就大條了!」國際法上面,對於獨立的國家有嚴謹的定義,聯合國必須照著國際法走。「民進黨政府長期以來一直說,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國名叫中華民國,所以不必要宣布獨立」。許慶雄說,最基礎的邏輯就在這邊,「你既然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為什麼不宣布獨立?如果沒有法理上的獨立,那你怎麼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沒有辦法回答這個ABC的初步問答,「台灣怎麼可能就這樣偷偷摸摸獨立成功,結果全世界沒有人知道?」
 
   近來,也有很多獨派人士說,「台灣是個國家,但是只是個『不正常的國家』,所以只要正名、制憲,國家就會『變得正常』。」許慶雄也認為,這是個很奇怪的說法。「國家就是國家,怎麼會有正常、不正常之分?這是學日本右派的說法,因為日本右派認為受到非戰憲法限制,沒有集體抵抗作戰權,所以才說日本不是個正常國家。但是,日本不論正不正常,還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台灣近來出現許多奇怪的獨立建國理論,不論是九八建國、正名制憲建國,甚至有人說台灣屬於美國一部分等等,這些種種理論,都只是希望能夠『輕鬆快樂偷偷摸摸來建國』,是一種『撿便宜』的心態,不是個應該有的行為」。
   
許慶雄認為,台灣要站在國際社會上,受到大多數國家的肯定,自己一定要有「置死地而後生」的決心。獨立建國的過程絕對不輕鬆,中國要實質併吞台灣的心態也不變,維持中華民國體制,或者「假裝」台灣已經獨立,卻無法在最基本的國際法邏輯上講得通,台灣最終還是必須要吃這種「貪小便宜」的虧。申請加入聯合國並非不好,聯合國也有會籍普遍原則,但是台灣獨立最大的「魔障」,究竟還是在台灣人自己的心裡,就連聯合國也無法幫你解決。(新臺灣新聞週刊551其,20061012日) (陳宗逸)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