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政客都愛玩兩面手法,施明德也不例外/玉山

 倒扁運動發起人施明德828日不滿台北市政府,限定他們的靜坐活動自911日起必須晚間10點解散,痛批台北市長馬英九又在玩2004年兩面手法的花招,一方面明著支持倒扁,另一面卻行牽制之實。

 其實,哪一個政客不玩兩面手法?在兩極或多元的價值並存的民主社會,政客都想儘量討好各方,以爭取最多的選票。民進黨政客尤其擅長此道。

 民進黨於1991年發表「台獨黨綱」,說要以住民自決的方式,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可見民進黨當時認為台灣不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他們才會把獨立建國當作他們的目標。但「台獨黨綱」發表後,常被泛藍陣營污名化,嚇走不少選票。民進黨為了勝選,就不斷淡化台獨的色彩,以吸引反台獨的選民。

 19995月,民進黨為了爭取2000年的總統大位,發表了「台灣前途決議文」,宣稱:「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真奇怪!從1991年發表「台獨黨綱」後到1999年發表「台灣前途決議文」這八年之間,憲法及法律(尤其是「兩岸關係條例」)都規定「台灣地區」和「大陸地區」都屬中華民國領土如故,反台獨的國民黨執政如故,以1010日武昌起義紀念日作為國慶日如故,台灣無法加入聯合國且被認定為中國的一省如故。台灣人民不費一槍一彈,也沒開香檳、放煙火慶祝建國成功。台灣怎麼不知不覺之間變成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了呢?

 更怪的是,台灣變成一個主權獨立國家,沒有一個外國知道,對岸不知道,聯合國不知道,執政黨不知道,大多數的台灣人民也不知道,只有民進黨和它的支持者知道。

 最妙的是,聲稱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民進黨,2000年取得政權後,也沒有進一步的作為。憲法及法律(尤其是「兩岸關係條例」)都規定「台灣地區」和「大陸地區」都屬中華民國領土如故,以1010日武昌起義紀念日作為國慶日如故,台灣無法加入聯合國且被認定為中國的一省如故。全世界有這樣獨立建國的國家嗎?

 台灣雖然事實上(de facto)獨立自主,但法理上(de jure)不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這是客觀的(全世界及大多數台灣人民公認的)現狀,不是民進黨和它的支持者主觀的說詞所能改變。

 民進黨宣稱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但實際上蕭規曹隨,仍在搞「中華民國」的舊把戲。這是一個典型的兩面手法,一方面安撫獨派,一方面安撫統派。獨派聽到民進黨說台灣已經獨立了,就不會再逼民進黨喊台獨、搞台獨運動了,甚至還會感激民進黨促成台灣獨立有功,而把選票投給它。統派及中間派看到民進黨不喊台獨、不搞台獨運動,而實際上仍遵循「中華民國」的舊體制在運作,也安心不少,甚至產生好感,也把選票投給它。

 罵馬英九玩兩面手法的施明德,他自己也常玩兩面手法。他1995年擔任民進黨主席時,主張「台灣已經獨立五十年,不必也不會宣佈獨立」。這是「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提前發作。其兩面統吃性,與前述的「台灣前途決議文」相同,不再贅述。

 2000年退出民進黨,2001年與許信良、陳文茜等人成立政論性團體「山盟」,任召集人。同年參選立委落敗。2002年參選高雄市長又落敗的施明德,對民進黨及陳水扁可說有一肚子悶氣。2004年陳水扁競選連任時,倒向藍營力挺連宋的許信良、陳文茜力邀施明德參加,他為何沒答應,更在選舉前後期間,避到美國去呢?

 其理由表面上一套,實際上又是一套。表面上,他是說:「心中有一份溫情主義,我不願從背後砍你。」實際上應不是這樣。從他後來2004年年底又再參選立委看來,他不公開挺連宋,是不願因而失去綠營選票,影響自己的選情。再從最近爆出陳水扁曾數度金錢資助他的消息看來,更令人懷疑他避居美國是不是跟陳水扁陣營交換條件的結果。

 施明德在發起的百萬人倒扁運動中,也玩兩面手法。

 他在倒扁檄文(87日公開信)中質問陳水扁:「只要你在位,民進黨還會有明天嗎?只要你在位,年底北高兩市的市長還能選贏嗎?只要你在位,2007年立委能不大敗嗎?只要你在位,2008年的總統大選民進黨還有希望嗎?」這些話表面看起來好像倒扁是為民進黨好。但支持他倒扁的人大多是泛藍的人。泛藍的人挺他倒扁是為民進黨好嗎?不可能。

 再者,倒扁既是為民進黨好,民進黨陣營怎麼不曉得他的苦心,不出來支持他呢?可見他口口聲聲為民進黨好是假的,只是在引誘民進黨陣營的人加入他的行動而已。他其實是直接為自己好,間接為泛藍好。因此,他說這些話就是在玩兩面手法。

 在泛藍依法倒扁不成之後,施明德812日以「老革命」之姿,跳出來說要倒扁。他嘲笑馬英九他們是「飼料雞」,沒有用。他緊握拳頭,聲音高亢地號召一百萬人99日開始一起來街頭靜坐倒扁的「人民革命」。他說:「陳水扁官逼民反。大家相信我這個老革命吧!在黑夜中我已經像豹子把身子蹲低,當第一道光線射進叢林,我將毫不猶豫地筆直竄出!如果號召到一百萬人,不用等到99日,行動會立刻開始,不要低估我的決心。百萬人靜坐行動開始,不達目標,絕不終止。」

 施明德的慷慨激昂,使偏激的泛藍的人重燃熱情,紛紛捐款,承諾相挺。但實際上他有那麼勇猛嗎?沒有。明確的「倒扁」口號,已改成較模糊的「反貪腐」。一百萬人已到位,但靜坐不照先前的承諾,提前開始。

 報載靜坐是分批輪流,不是一百萬人同時一起,有時間性,不是全天候,且氣氛像劇場一樣。這哪裡是「人民革命」?可見施明德表面上出口閉口「革命」,那只是在鼓動泛藍人士的熱情而已,實際上他是在搞嘉年華會。這也是兩面手法。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