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臺灣主權論述的困難(陳儀深)

近年來致力於台灣主權論述的民間研究者,最著名的莫過沈建德與何瑞元/林志昇。沈建德(以下簡稱沈說)先是強調〈開羅宣言〉並無簽字、是假文件,意在否定中華民國領有台灣;繼而強調台灣自1952年〈舊金山和約〉生效亦即日本放棄台灣以後,台灣即(應)經託管而自治而獨立。何瑞元與林志昇(以下簡稱何說)則認為台灣問題是「美日太平洋戰爭」衍生的問題,台灣是美國有權處置的「未合併領土」;中華民國政府只是受美國委託的次要佔領權國,1949年以後且成為流亡政府,流亡政府不可能就地合法、修改流亡政府的憲法不會使台灣變成國家;台灣應該根據美國憲法要求安全保障,未來可以名正言順向美國國會要求獨立公投。

以上的何說曾在2005年9月20日的美國《華盛頓郵報》,以廣告的方式刊登〈你們到底在幹什麼?(What Are You Doing?)〉;據說花費近10萬美元,頗引起注意。針對何說,沈建德曾公開表示質疑,例如「獨立不好,未定、美軍佔領才好?」以及「美屬台灣於法無據」;他認為舊金山和約生效之時即已結束軍事佔領狀態,何來主要佔領權國之說?筆者亦曾就何說、沈說作過比較評論,認為兩說都是台獨論述;其共同的困難是混淆了社會科學的「應然與實然」,把一個局部的國際法觀點放大解釋,忽略了包括中國在內的現實國際政治所造成的規範效果。筆者還說:「1970年代美國的台灣人也會利用美國報紙宣揚台獨理念,當時《舊金山記事報》一則廣告花費4000美元,如今林志昇、何瑞元等人花費近10萬美元為台灣發聲,應該受到台灣人的感謝;我們在讀沈建德的論述時,也應該抱持同樣的心情。」可是沈建德方面並不領情,傳來的訊息是批評筆者在混淆視聽,他(們)認為何說並非台獨論述,大筆的廣告費是別人代出,況且刊登的是錯誤的理論(大意如此)。

筆者基於過去台獨論述受到打壓,且限於資料難以伸展,故建議「正面取角」以善意看待沈說與何說,並不贊成沈建德的態度。不過兩說各自的矛盾與不足,關心台灣前途的人亦應誠實面對,否則不但無法說服國內相對立場的民眾,將來訴諸國際行動時豈能容許錯誤?沈說以為1952年開始根據《聯合國憲章》,台灣作為自敵國分離的殖民地,即應交由聯合國託管而後獨立。問題是台灣迄未如琉球那樣被《舊金山和約》明文規定交給美國託管,如何能「自動」、「已經」獨立?何瑞元、林志昇批評得好:聯合國若要安排國際託管必須經由種種程式,並產生種種正式檔;可是戰後台灣並沒有被安排進行過類似的程式,所以歷史事實是「台灣地位與聯合國託管制度無關」。

至於「何說」主張台灣主權在美,亦有明顯的弱點。如果台灣與波多黎各、關島一樣是美國的屬地,美國怎會容許中國政府一再宣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1952年的台灣即使類似1899年的古巴一樣被「懸空割讓」,末指定收受國,但事實上則已被中華民國佔領,1954年還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直到1971年被逐出聯合國之前,中華民國派往聯合國的代表團都從臺北出發,且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當美國準備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入聯合國作為常任理事國時,曾提出雙重代表權案,主張中華民國可以作為普通會員國繼續留在聯合國。這種「二中」論議等於承認中華民國領有台灣,所幸蔣介石的僵化態度阻礙了中華民國與台灣合為一體的機會。

總之,國際法的爭辯只是解答台灣地位問題的一環,國際政治尤其是大國政治才是決定國際秩序的主要因素。美國總統杜魯門在1950年對台灣地位的看法,上半年與下半年因韓戰發生而南轅北轍,可見一斑。然而五○年代台海危機期間蔣介石堅持留住金馬,畢竟也改變了美國的對台政策。可見小國的領導人只要意志堅定,也會有一定的影響力。何況今日台灣的民主自由舉世皆知,依照人民自決權原則,有充分的正當性拒絕中國霸權,不必以跳躍推論的主權在美說,來否定台灣人民本有的權利。(本文發表於《李登輝學校校友通訊》NO.5,第3頁)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