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人民意願 獨立關鍵


  台灣主權與國際地位的未定理論,是現在台灣朝野政壇相當熱門的「顯學」,憲法學者許慶雄卻認為,朝野政客和學者口水戰了半天,其實都犯了邏輯上很簡單的錯誤。許慶雄解釋,如果無效的「開羅宣言」就導致「台灣地位未定」的理論,但是,「開羅宣言」的無效並不必然一定會讓台灣到今天的地位主權還是未定。無效的國際文件只是一個起因,不必然可以證明結果。因為,台澎當初被日本放棄,雖然是無主的土地,但是在這片土地上的人民意願,是現代國際法相當強調的要素。
   簡單的說,這塊土地上面「永久性人口」決定這塊土地的歸屬,這是國際法上的重要原則。但是,當初國民黨集團「併吞」台灣,不只世界各國至今沒有提出異議,甚至台灣這塊土地的人民,也沒有向國際提出質疑。傅雲欽律師說,五十幾年前台灣人「張燈結綵迎王師」歡迎國民黨軍隊占領,即使是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台灣人的抗暴也沒有涉及「要求中國軍隊撤離以及台灣主權獨立」的要求,或許當年是因為高壓統治所以台灣人無法表達意見,但是直到今天總統民選已經三次了,台灣人還是沒有表達要建立自己國家的意願,還是認同中華民國的「占領」體制。
   許慶雄說,民進黨內有一些論述認為,一九九○年之後國會全面改選、甚至總統民選都證明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種想「蒙混過關、偷偷摸摸獨立」的心態,是造成今天台灣民眾連自己國家在哪裡都說不清楚的元兇。傅雲欽說,如果普選是國家獨立的象徵,那麼香港立法局也是普選,難道香港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嗎?(陳宗逸/新台灣新聞週刊454期)

   長期投入研究台灣主權地位法律問題的傅雲欽律師認為,何瑞元的理論以往比較少人提到,當然也可以自成一家,成為一派新的「學說」。但是,如果說美國到今天都還擁有台灣的處分支配權,「你相信嗎?」在一九七九年之前,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的館址是在台北,當時的美國認為,在台灣的蔣介石╱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所以中國政府在台北,美國才把大使館設在台北,傅雲欽說,這就顯示了美國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沒有什麼疑慮了!何瑞元也認為,一九七二年美國國務院確認「一個中國原則」,也是在「處分支配」台灣澎湖的主權歸屬,所以台灣才被模糊的納入中國的主權之內。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