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台灣制憲才能確保亞洲安定」        校長登輝 先生


各位來自日本和台灣各地的好朋友!大家平安、大家好!

歡迎大家來到這裡相見,尤其是真歡喜有機會請到日本憲法權威的勝田先生與安全保障權威的平松先生,來和台灣的憲法及安保方面的專家學者黃昭堂先生、許慶雄教授,一起來討論台灣及日本兩國共同關心的議題。特別要歡迎日本各黨的國會議員來台灣和財團法人群策會一起召開「台日制憲和亞洲安定」座談會。在台灣與日本都在積極要改造憲法的此時,這個會議有其特別的意義。

登輝在今年七月初一正式發動以民間為主體的制憲運動,登輝有信心制憲運動一定會成為台灣最重要的全民運動,也深深期待透過這個運動,來集結全國人民的力量,也讓國際社會聽到台灣人民的聲音。我們的目標是要在二00七年以前催生一部「台灣新憲法」,讓台灣成為一個名實相副的正常國家。

●為什麼台灣需要一部新憲法?
在這裡我要再度強調為什麼台灣需要一部新憲法,理由很簡單,因為台灣還沒有一部屬於自己的憲法。目前在台灣使用的「中華民國憲法」,在制定時的時空背景已與現在的政治現實,大不相同,它制定時的領土範圍也沒有包括台灣,反而卻包括了蒙古與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這部憲法不只不符合台灣的現狀,甚至為台灣帶來了相當大的危機。因為,「中華民國憲法」讓台灣落入「一個中國」的法理陷阱,讓中國有藉口向國際社會宣傳台灣問題是其「內政問題」,使台灣遭受中國武力侵犯的威脅。

登輝在中華民國的體制下,做過十二年的總統,深深感受到,在台灣的所謂「中華民國」根本只是一件誰也看不見的「國王的新衣」,只能騙騙自己,在國際社會誰也不知道誰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這個國家在一九一二年誕生,繼承大清帝國,那時台灣是日本的領土。一九四五年「中華民國」的蔣介石政權奉盟軍統帥麥克阿瑟(Mac Arthur)的第一號命令占領台灣,那是戰後的軍事占領,並非國際法上的領土轉移,不表示「中華民國」取得台灣的領土主權。因此,一九四六年「中華民國憲法」制定時,台灣並非中華民國之領土是很清楚的。

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被逐出中國,蔣介石政權逃到台灣繼續著「中華民國」的招牌,但「中華民國」實質上已經被滅亡。在法理上,「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已於一九七一年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可以說「中華民國」不管在實質上、在法理上都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而不再存在。

根據主權在民的原則,人民有制定自己憲法的權利。而憲法重要的不只在憲法條文內容,更重要的是,這一部憲法是否是由其施行地區的台灣人民自己所制定的。不是由台灣人民自己制定的憲法,就沒有在台灣本地實行的正當性及合法性。但是現在「中華民國憲法」的亡靈卻仍壓在台灣人民的身上,使得台灣不僅無法走入國際社會、也深受中國的武力威脅。台灣人民如果繼續在「中華民國」的體制下,那麼,不僅永遠無法參與國際社會,台灣海峽的不安定狀態也將持續。台灣人不以制定新憲法結束此一不正常狀態,而仍選擇繼續以「維持現狀」來逃避現實,那就是對自己、對子孫、以至對亞洲的安定與和平,極不負責任的態度。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整個亞洲的和平,我們都有義務要制定新憲法,來讓台灣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

●亞洲危機的根源是中國
事實上,亞洲最大的危機及安全保障的最大困難不在於台灣,而是在於中國。這個中國是指,已經不再存在的「中華民國」與實際存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事擴張及對台灣的領土野心才是讓亞洲動亂的最大的危機。領土範圍包括外蒙古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華民國憲法」,象徵中國的內戰狀態尚未結束,此憲法正給了中國以武力進犯台灣的藉口。

中國在國際社會上不停地恐嚇其他國家不得支持台灣,也不能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中國對台灣的威脅口氣,從「獨立即戰爭」進展到二000年所發表的白皮書的「拒絕統一即戰爭」。簡單地說,就是「不投降就要打 」的意思。中國這種鴨霸的態度在國際上雖引起不少反感,但在法理上,台灣人民從來沒有表示過要脫離「一個中國」的「中華民國體制」,等於台灣人民默認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問題」,也因此國際社會上才會產生一些是非不明的論調:不去要求時時以發動戰爭來恐嚇台灣的中國自制,反過來要求被害者的台灣不可刺激中國。要民主自由的小國台灣,順服獨裁強權中國的恫嚇,就像要求善良的小市民順服強盜的要求一樣。這種向惡勢力妥協的態度,只會給中國壯膽,鼓勵中國危害整個亞洲。第二次世界大戰前英國首相張伯倫對希特勒的妥協反而引起全面戰爭,正是一面歷史之鏡,這個歷史的教訓不能忘記。

有人說,台灣制定新憲法會引起中國發動戰爭。其實,中國對台灣的領土野心絕對不會因為受到任何包括台灣內部變動的外在因素而改變。我要強調的是,目前的「中華民國體制」是維持法理上「一個中國」的體制,等於變相鼓勵中國侵略台灣。這才是台灣海峽最大的危機要素。

中國要以戰爭的威脅來阻止台灣制定新憲法,這並不是一件新鮮的事。中國在一九九六年台灣第一回總統直選時就曾經以飛彈來阻止登輝當選,但是台灣人民並沒有受此威脅而改選其他候選人。二000年中國總理朱鎔基也想以戰爭的威脅來阻止陳水扁當選,結果如何?大家自己看就知道。台灣從開放總統直接選舉以來,所選出來的總統都是中國最不中意的人。而台灣內部的主體意識也因此反而上昇,台灣推進民主化的勇氣及決心,也得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尊敬。我要再次強調,更希望各位在座的朋友傳達出去的,那就是:台灣並不是亞洲的不安定因素,中國的霸權體質與領土野心才是亞洲的不安定因素。萬一有一天,中國取得了台灣,那將表示中國占有了東亞最重要的戰略地位,日本的石油及貨物的海運航路將完全被中國所掌握。中國必然會以釣魚台等領土問題的理由來直接挑戰日本。到那時候,日、中兩個亞洲大國的直接衝突將不可避免,也將為亞洲帶來更大的災難。

●台灣成為正常的國家,亞洲才有長久的安定
所以,台灣正是防止中國軍事擴張的最重要據點,也因此台灣承受了中國最大的壓力。但台灣一天不處理其在法理上屬於「一個中國」的「中華民國憲法」,被中國併吞的危機就存在一天,目前實質獨立於中國之外的現狀也就更難以維持。台灣要繼續維持現狀,只有早日在法理上成為一個正常國家,那就是制定新憲法。制定新的台灣憲法,才能真正繼續維持台灣的現狀,並阻止中國的軍事擴張。

一個安定的台灣,是對亞洲安定與和平的貢獻。然而,很遺憾的是台灣的現狀並不安定。不安定的原因,除了來自中國的脅威之外,台灣內部也存在著一些問題。最大的問題是「國家認同不清楚」的問題,其次是政治制度的問題。現行「中華民國憲法」中,所謂「五權分立」既不是總統制也不是內閣制,權力與責任無法取得均衡。這些都使得台灣的政治無法正常運作,也是台灣內部的不安定因素。

登輝在總統任職期間,從一九九一年起,為了讓台灣的政治能正常運作,前後修正了六次憲法。但是就像大家所看到的,還是無法根本解決台灣的問題。基於主權在民的原則,台灣人有權利為自己制定一部憲法,不需要再忍受這一部一修再修,既不合用、不合情、又不合理、不合法的「中華民國憲法」。我們有必要將「五權憲法」改正為「三權憲法」,明訂是內閣制或總統制,不能像現在什麼都是、什麼都不是,而造成權力與責任不均衡。

此外,國家的領土範圍必須限定在目前所統治的地域,不能和中國及蒙古重疊。國名也必須改正為「台灣」不要再使用「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上,「Republic of China」直譯就是「China共和國」,沒有人會聯想到台灣,這種名稱當然不能代表台灣。我們說「中華民國就是台灣」或者「台灣就是中華民國」都是在欺騙自己、也在欺騙別人。這種不誠實的態度,無法得到台灣人民的尊敬,也無法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

台、日兩國同是亞洲最民主自由的國家,有共同的價值觀,都有重視人權與和平的理念。同樣都是海洋國家,有著許多共同的利害關係,台、日兩國有必要共同來維護東亞地區的和平與安定。然而,很可惜的是目前兩國之間,並不存在一個正式的體制,來合作協力維護此地域的和平。台、日兩國在憲法上的問題就是最大的阻礙要素。身為一個台灣人,我認為台灣有積極貢獻亞洲安全保障的責任與義務,台灣的制憲就是達成此義務的第一步。

讓我們台日兩國能攜手,共同努力、打拼。謝謝大家,也祝今天的會議成功。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