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論「開羅宣言」

近來台灣日報針對「開羅會議」召開一次座談會,探討台灣法地位與開羅宣言之間的關係。與會學者約略分成兩派。一派主張台灣的建國必須建構於開羅宣言的無效論,另一派則傾向台灣人民的意見。資整理相關開羅宣言的問題,以供參考。

效力問題:

許慶雄謂:「開羅宣言與波玆坦宣言在國際法上是不是有效的條約,可以由條約的成立要件來看。這兩個宣言並不符合條約締結的交涉、簽署、批准與換文程序,美國國會也未批准此二宣言。況且,條約不能對未參與締約的第三國(也就是日本)課予義務,所以這兩個宣言不是國際法上有效的條約,只是幾個國家元首所共同發表的政治性主張,就如同今天許多國家元首在高峰會後做的宣言一樣,是有政治上的影響力,但並不具有法的拘束力。」

進一步言之,以契約法概念,條約如契約。必須經過要約、合意、簽約、履行等步驟。開羅宣言只是同盟國單方面的邀約,討論,日本並未參與,故不發生國際法上領土轉移的效力。

黃昭堂:「開羅宣言不管有簽名或是沒簽名其實都不重要,因為宣言本身沒有效力,因為只有合約才是有國際法上的效力。國際法上規定,宣言分為三種,第一種像是條約一樣,第二種是賦予義務和權力,第三種是政策性的宣言沒有契約性,而開羅宣言屬於第三種,是沒有任何的效力可言。」、「另外,大西洋憲章有說明,國家不能擅自的擴大領土,要擴大領土需要徵求在地人民的同意,所以中國沒有權力,不過大西洋憲章只是說明一個國際的精神,尚未成為一個法律,但是聯合國的人權委員會卻是一個可以發揮的地方,最後,還是希望大家能夠將「公投制憲,正名台灣」打進國際。」、「所以波茨坦宣言和開羅宣言就算是有簽名都是無效力,還是要依照之後所簽訂的舊金山和約,因為和約才是具有法律上的效力,宣言在戰爭的時候,只能算是一種宣傳口號,真是要具有效力,還是要戰勝國與戰敗國在和平的狀態下簽訂條約。」

施正鋒:其實不管是開羅會議或是波茨坦宣言,它們到底有沒有效力,這不重要,基本上依我的定義,這都是軍事戰爭下的犧牲品,可以說是私相授受,坦白講也可說是我們台灣人的賣身契,所以我們當然都不能接受,不管它們到底有沒有效力,其實在國際社會上就好像是一個無政府的狀態,沒有世界政府的存在,就算現在有國際法的存在,那又如何,我覺得國際法就好像衛生紙一樣,需要時拿出來,不需要時就不存在,就算現在簽了和平條約,強國不遵守也沒有用,所以我們台灣人必須團結起來,不能再當別人戰爭下的犧牲品。

 非法佔領問題:

首先談「無故進入」類型的非法佔領。什麼是無故?其進入不合法且未經被入侵者同意也。
進入雖不合法,但如經被入侵者同意,則其不合法將被治癒,變成「有故進入」。西洋法諺說:同意不生侵害(拉丁:Volenti non fit injuria. 英:That to which a man consent cannot be considered an injury. 法:A qui consent on ne fai pas de tort. 德:Dem, der es so haben will, geschiebt kein Unrecht.),可以參考。
一九四五年中國政府進入台灣時是否無故?他們是依盟軍統率麥克阿瑟將軍的命令來台,故中國政府的進入不是不合法,自非無故。
何況,當時的台灣人民張燈結彩,搖旗吶喊,興高采烈投入祖國懷抱(其瘋狂及不知天高地厚的程度,只有現在的扁友擁護陳水扁差可比擬),故中國政府的進入更不是未經台灣人民同意。
因此,一九四五年中國政府進入台灣不屬「無故進入」類型的非法佔領。
其次談「雖合法進入,但無故滯留不走」類型的非法佔領。什麼是無故?和上述相同,其滯留不走屬不合法且未經被入侵者同意也。
中國政府進入台灣後滯留不走,是否合法?頗有爭議。有人認中國政府依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有權滯留。有人則認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無效,中國政府應於為盟軍完成接收後離開台灣,無權滯留。
我認為中國政府滯留不走,是否合法,不是重點。重點是:其滯留不走是否未經台灣人民同意。
五十多年來中國政府滯留台灣不走,台灣人民雖不是完全馴服,也曾爆發二二八事件等抗爭活動,但都不是要求中國政府離開台灣的獨立運動,只是爭民主的運動而已。
五十多年來大多數人民不是同意中國政府的統治,就是沉默不表示意見或不採取反抗。
西洋法諺說:沉默視為同意(拉丁:Qui tacet consentire videtur. 英:He who is silent is deemed to consent. 法:Qui ne dit mot consent. 德:Wer schweigt, scheint zuzustimmen.)。台灣人民因奴性而沉默不表示意見或不採取反抗應視為同意。
尤其,進年來,台灣漸漸民主化。外來的中國體制經過台灣人民參政,以選票一票一票直接選出中央民意代表,甚至總管,並經由中央民意代表決議接受外來體制之後,也就是「本土體制外來化」(不宜說:「外來體制本土化」)之後,就賦予這個外來體制以正當性。
國際因台灣民主化,國際對台灣人民被外來體制統治或壓迫的同情,漸漸減少了。台灣要趕出外來體制,獨立建國也愈來愈困難了。民進黨卻倒ㄠ說,中央民意代表或總管直選之後,台灣獨立了。
因此,五十多年來中國政府滯留台灣不走,可說業經台灣人民同意。中國政府滯留不走,也不屬「雖合法進入,但無故滯留不走」類型的非法佔領。
退一步言,即使中國政府非法佔領(無故進入台灣,或雖合法進入台灣,但無故滯留不走),其非法也因時效(Prescription)而治癒。
五十多年不算短,給五十多年的時間讓台灣人民趕走外來政權,台灣人民不予利用,自不能讓中國政府的非法狀態繼續下去。此國際法上的時效制度所由生也。
綜上說法,我們很難說台灣現在在被非法佔領中。
有人會問:中國政府既非法佔領台灣,台灣獨立建國還有根據、理由或正當性嗎?這是一個奇怪的問題。
台灣獨立建國不必以中國政府非法佔領台灣為根據、理由或正當性。中國政府即使合法佔領台灣,已使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台灣仍可獨立建國。
台灣獨立建國根據、理由或正當性為何?台灣自決權也。也就是說:中國政府即使合法佔領台灣,已使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台灣仍可行使自決權獨立建國。
實行自決權的方法也不複雜,現階段最適當的方法是由有權機關(如中華民區總管陳水扁)正式宣佈獨立建國即可,並沒有如東帝汶、巴勒斯坦等,尚有將母體的實際統治驅逐出去的問題。   

 

台灣人的意向問題:

施正峰:「重點不是開羅宣言存不存在或有沒有法律效力,而是我們台灣人的確沒簽,也沒有答應這件事,其實,簽或不簽真的沒有這麼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們台灣人有沒有決心,想不想建立自己的國家,還是台灣人根本是投機客,想要等中國強大及民主時再和它統一,台灣人對於這點必須審慎思考。在國際上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那就是「人民自決權」,我們台灣就好像是被美國人賣給中國人,像是國際的孤兒,所以民族自決權是非常重要,但我們現在有一個真正值得探討問題,我們台灣人真的認為自己是一個族群嗎?我們真的能像美國人一樣嗎?

這是大家都可想想的問題,答案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們台灣人想要成為一個族群、一個國家,中國對於我們到底是利還是弊,到底我們是要建國還是要統一,大家可以自己思考。」

黃昭堂:「要獨立只要堅決的向世界說「你爸就是要獨立,你祖母就是要獨立」這樣就夠了,不用理論,台灣要獨立需要的是台灣人的意志,但是要將這個信念或是將它告知全世界還是要依賴國際法。

所以獨立要的是團結與魄力,「中國要打來,來我跟你打」,現在中國用武嚇的方式,其實是因為現在還沒有絕對充足的實力,如果在經過五年十年後,中國已經有實力,那就可能會突然的攻打台灣。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