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台灣制憲運動的謎思
胡慶山
 
上個月5月1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台辦得到中央政府的授權,發表聲明五個決不,亦即,「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決不妥協,爭取和平談判的努力決不放棄,與台灣同胞共謀兩岸和平發展的誠意決不改變,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意志決不動搖,對『台獨』決不容忍」,相對於此,5月20日陳水扁中華民國第十一任總統在選舉訴訟未塵埃落定的景況下,發表就職演說。對應於前述國台辦的正式聲明,「如果兩岸之間能夠本於善意,共同營造一個『和平發展、自由選擇』的環境,未來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者台灣與中國之間,將發展任何形式的關係,只要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同意,都不排除」。在此前提下,「將主權、領土與統獨排除於憲改範圍,並決定憲改程序將依循現行憲法規定進行」。完全屈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要求,即不宣佈「台獨」。亦即,「將主權、領土與統獨排除於憲改範圍」。由此可知,台灣仍然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仍然是中國舊政府所統治下的一個「省」,中華民國亦仍是一個不肯接受中國唯一合法中央政府的「叛亂政府」。台灣仍然不能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甚至是觀察員的地位,亦無法取得,且是133反對票對25票,雖標榜得到美國與日本兩大國的公開支持,但實際上卻比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已取得聯合國觀察員地位還不如。

儘管如此,台灣目前面對內部的挑戰,乃是年底的立法委員選舉與2008年陳水扁總統必須交出不宣佈「台獨」但與現在「中華民國政府」實際有效統治地區,即「台澎金馬地區」完全名實相符自己為自己量身訂做的新憲法。亦即,陳水扁總統在就職演說的內容,「三權分立或五權憲法、總統制或內閣制、總統選制為相對多數或絕對多數、國會改革及相關的配套條文、國民大會的定位與存廢、省政府組織的存廢、投票年齡的降低、兵役制度的調整、基本人權與弱勢權益的保障、國民經濟條款……等」。

然而,對於上述台灣未來制定新憲的內容,究竟應如何因應,是否有其他國家的憲法體制與原理,吾人勢必加以納入與參考,以下即針對十個國家的憲法原理與內容加以扼要簡約地整理,最後提出本人的結語。

「權利保障未受到確保,權力分立未受確立的社會,即為無憲法的社會」,此處的憲法係指近代立憲主義的原理的憲法。首先符合此項原理的憲法國家即為英國。英國在憲法歷史的跑道上是無出其右的第一位跑者,在尚無任何國家擁有憲法之時,且本身在無一部經過整理編纂的憲法典的情況下,援用大憲章(Magna Carta)與貴族•聖職人員所組成的封建身分制的議會體制,此種英國自中世紀以來即有的立憲主義,締造出近代立憲主義的典範。

美國即以其母國即舊宗主國英國的經驗為基礎,確立在形式上為最高法規的憲法典。美國的憲法典一方面在聯邦制度上所產生的分權主義與集權主義的對抗問題,一方面在違憲審查制此種對於權力給予裁判性質的統制與民意支配間的緊張問題,皆可提供吾人作為判斷與思考的素材。

加拿大與瑞士皆是在語言、宗教等文化的多元並存的前提下,兩國皆已超越單純的區域性分權的聯邦問題,而各自提示出多元主義,甚至是在一九九一年九月提出的憲法修正案且一九九二年十月遭諮詢性國民投票否決的加拿大,以及一九九九年將憲法作全面性修改的瑞士,仍然維持此一多元主義。

義大利憲法與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西方各國的憲法多少具有共通性,將議會的復權、違憲審查制度的設立、古典自由權的確認、現代人權的宣示、國際主義與和平主義規定的導入,其中特別強調「以勤勞為基礎的民主共和國」。在此部憲法下,義大利領先其他的西歐各國而受到矚目的是,左翼政黨柔軟具有彈性的對應方式。

在德國經過無條件投降納粹體制崩潰後,一直持續著東西兩個分裂的德國,其中的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即西德),擁護「自由且民主基本秩序」此一憲法價值,在此一觀點下,設計出包括對政黨的違憲審查體制在內強而有力的憲法裁判制度,此乃藉由威瑪憲法的自我毀滅此一歷史經驗所得到的一個教訓而設計出的制度,鮮明地反映出現代型態的憲法問題狀況。然而,一九九○年以「編入」的方式將東德納入,實現統一。

法國現行的憲法,一方面藉由總統的直選制與國民投票,一方面藉由獨特的違憲審查制的導入,將議會乃是民意唯一的表明此種法國的憲法傳統,加以轉換。此時,最令人矚目的是,承認一七八九年的人權宣言具有作為違憲審查基準的裁判規範性,此種化時代的憲法轉換乃是法國自大革命以來最值得大書特書的事。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日本由發動太平洋戰爭的突襲者,蛻變為美國在太平洋最堅實的盟友,此點可由日本的憲法中獲得明證。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日本無條件宣佈接受波玆坦宣言,一九四七年五月三日施行憲法。其中最令人矚目的是戰爭放棄條項,採取絕對的和平主義,亦即甚至放棄聯合國憲章中所保障的本國自衛權。然而,二○○三年十一月的眾議院大選,目前的執政的自民黨與在野的民主黨,皆主張在未來的兩三年內要完成憲法的修正,目前正積極地推動國民投票法的成立。

俄羅斯經由一九一七年的革命,締造出社會主義型態憲法的典範,對於德國威瑪憲法的社會權規定為主的資本主義體制下的憲法內涵,有著重要的影響,甚至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在相當程度上的地球面積中,促成社會主義憲法的成立。進入一九八○年代後,在「重新建構」的口號下推動的改革方向,導致東歐各國社會主義制政權的崩潰,甚至在俄羅斯本國亦產生出蘇聯解體與否定社會主義的變化,此點由一九九三年制定俄羅斯聯邦憲法可獲得確認。

最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相對於在歐洲的舊蘇聯與東歐各國導入西方的立憲主義原理,在一九八九年六月發生天安門事件後,雖積極地推動經濟開放政策,但在憲法方面仍堅持拒絕採用西方立憲主義的立場。儘管如此,中華人民共和國未來的變化與走向仍為吾人的重大關心事項。在將以上的十個國家的憲法扼要地整理後,針對台灣未來的新憲內容,個人提出十三個論點與大家共同思考。第一點是台灣的新憲必須是立憲主議原理的堅持與落實。即基本人權的保障與權力分立。

第二點是台灣的新憲在基本人權的保障方面,除自由權的保障外,社會權的保障絕不可欠缺。

第三點是台灣的新憲在權力分立方面,無論是總統制或內閣制的採行,最主要的是權力的抑制均衡的功能必須發揮,但絕不可再採行所謂的五權分立,此種乃是權力的分散,易形成獨裁。同時應注意目前的總統內閣制違反權力分立的原理。

第四點是台灣的新憲必須設計出違憲審查機制,違反憲法所保障的基本人權之法律無效的審查機制。在抽象型與附隨行的違憲審查機制中,以附隨型的審查機制較為適合,即較具民主化與人權普及化的機能。

第五點是台灣的新憲必須採用多元主義,接納不同的族群、語言與文化等。亦即,四大族群的平等與文化、語言的保護等等。

第六點是台灣的新憲必須有和平主義原理的確立,若要維持真正的和平可採取類似日本的絕對和平主義,但若考慮在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武力威脅下,似乎是採取聯合國憲章或義大利憲法、德國憲法、波蘭憲法的模式較為恰當。

第七點毋庸贅言的是台灣的新憲必須排除人民民主集中制型態的社會主義類型的憲法體制。

第八點是台灣的新憲是否納入戰鬥型民主主義的德國憲法,對於進行違憲活動的政黨加以解散的政黨違憲審查制可進行評估。

第九點是台灣的新憲值得進一步參考義大利憲法中的議會的復權、違憲審查制度的設立、古典自由權的確認、現代人權的宣示、國際主義與和平主義規定的導入。

第十點是台灣的新憲對左翼的政黨應採取柔軟且有彈性的設計。

第十一點是台灣的新憲必須設計出以間接民主制為主,以直接民主至為輔的落實國民主權原理的民主機制,即所謂的公投入憲。

第十二點是針對陳水扁總統所指出的「三權分立或五權憲法、總統制或內閣制、總統選制為相對多數或絕對多數、國會改革及相關的配套條文、國民大會的定位與存廢、省政府組織的存廢、投票年齡的降低、兵役制度的調整、基本人權與弱勢權益的保障、國民經濟條款……等」。個人的意見是,採用三權分立憲法;若採用總統制,則絕對多數較能確保民主正當性,若採內閣制,當然首相是由國會多數黨黨魁擔任;國會採一院制即可;國民大會的本質是憲法制定權力者的代表機關,只須在需要制修憲時選出制修憲代表組成會議即可,因此應該廢除;台灣無須省級組織,此乃大中國憲法體制始須要的中間型的地方政府體制,地小人口稠密的台灣僅須在中央政府以下設立縣、鄉鎮市二級制即可;基本上支持十八歲以上者即可享有投票權;在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武力威脅下,兵役制仍應維持徵兵制;基本人權當然必須納入保障弱勢者的以生存權為核心的社會權;無須納入類似過去的基本國策型的國民經濟條款。

第十三點是吾人必須語重心長的指出,即使朝野協商後經由人民過半數投票通過後,完成一部嶄新且合乎立憲主義原理的新憲,但其仍不過是類似美國加州的憲法而已,即是一部地方政府的憲法而已。更甚於此的是,其仍只是一部不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統治的一部完全合乎立憲主義原理的「叛亂」憲法而已,因為此次僅是「將主權、領土與統獨排除於憲改範圍」的修憲而已。

37期
2004 年7 月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