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中華民國」是台灣最大的危機(廖宏祥)

台灣人民在民主化、總統直選之後,若不敢公開表達獨立建國的意願,可能被國際社會務認為台灣人民不反對成為中國的一部分。

無論是民進黨或國親兩黨,在建構國族願景與國際體系的現實制約之間,現階段的妥協就是「中華民國」。因此,民進黨青壯派立委發起「新文化論述」鼓吹此點,連呂秀蓮副總統也提議改國號為「台灣中華民國」。然而,接納中華民國的論述,不但缺乏歷史縱深,也不足以解決台灣對中國進退失據的困境,甚至將使台灣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

聯合國大會於一九七一年通過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由於中華民國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繼承,因此中華民國的名稱便不可再用,如果我們承認台灣已由中華民國取得,則除非形成「兩個中國」,否則無法排除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領土野心。國際間對於一個中國早有共識,目前已喪失主張兩個中國的時機,不可能再出現兩個中國共存的任何空間。如繼續堅持此說將使台灣成為中國的叛亂團體,是被平亂鎮壓的對象,或是成為不受北京中央政府管轄的中國地方政府。台灣執政者迄今仍沿用「中華民國」此一名稱,主張台灣屬於中國舊政府中華民國所有,則等於為北京政權製造可以當然繼承的理由。換言之,中華民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取得台灣主權的可能媒介。

台灣在二次大戰後因捲入中國內戰與冷戰,無法如其他殖民地般以自決權建立由本地人民組成的國家,因此「福爾摩沙國」、「台灣國」或「台灣共和國」迄今並未出現,台灣在法律上仍只是地理名詞。另一方面,目前國際社會雖接受一個中國原則,但各國並未也無法否認有一個台灣存在的空間。雖然並不是一個中國就必然有一個台灣,但是國際社會絕對沒有否定台灣獨立建國的權利,或強迫台灣一定要成為中國的一部分。且目前台灣並非為中國與某個國家之間的領土糾紛的對象,而是台灣要建立一個國家。因此,台灣人民不必先去證明台灣不屬於中國或台灣法律地位未定,然後才有權利主張獨立。只要台灣人民堂堂正正表明獨立建國意志,就充分具備合法姓、正當性的國際法基礎,有權建立自己的國家。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人民在戒嚴時期猶可視中華民國為外來政權,台灣人民在軍事佔領下不能表明自己的主張,以此作為否定中華民國取得台灣的依據。然而,在民主化、總統直選之後,台灣人民已可發出自己的聲音,卻仍堅持中華民國體制,結果將使被取消承認的中國舊政府▁中華民國見能以實效統治取得對台灣的領土權。亦即,在能自由表達意志的情況下,台灣人民已排除行使自決權的障礙,若仍欲繼續主張台灣法律地位未定已有困難。

同時,台灣法律地位未定論實際上亦無法確保台灣獨立於中國之外,只是消極、被動地指出台灣不一定屬於中國。台灣仍然只是等著被中國及國際社會處分的標的物,且最後可能落入中國手中。如果台灣人民希望獨立建國,即應以自決權直接或間接表達獨立建國的意願,若一再延宕而不敢公開表達獨立建國的意願,結果將可能被國際社會務認為台灣人民不反對成為中國的一部分。

因此,接受「中華民國」的結果將是「未蒙其利,先受其害」,台灣唯有成為新國家才能免於中國的併吞,在國際社會尋求生存空間。(本文選自新台灣新聞週刊429期)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