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圖片取自自由時報)
〔記者王凌莉、李明賢╱台北報導〕鄭南榕基金會主辦,自由時報協辦的「自由十講」,第三場由淡江大學日本研究所教授許慶雄以「自由、平等與基本人權」為題,從「自由國家」、「社會國家」及「福利國」等三種不同的國家型態,說明自由與平等的相互關係。

 他指出,要講人權就必須思考國家公權力保障人權的問題。

 他說,台灣的現況並不是一個能夠自由主張自己主權和立場的國家,最根本的原因是「不敢站起來建國」。

 日本近畿大學法學博士許慶雄目前在淡大日本研究教授憲法與國際法,他曾著書論述「台灣建國的理論基礎」,今年也發表一本著作談論「中華民國如何成為國家」。

 他說,台灣今天最大的問題是沒有釐清國家的定位,政府與國家不同,政府是國家的代表,而「中華民國」是政府,並非一個國家。

 他表示,對國際多數國家而言,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中華民國」。

 他進一步說明,早從大明帝國、大清帝國、中華民國,再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名稱是新政府取代舊政府,並沒有在「中國」之外成立一個新國家。

 他認為,台灣目前最重要的問題是如何變成國際社會認可的合法「國家」,至於國名、乃至國旗如何都不是重點。對於總統府計劃五二○總統就職當天廣發國旗,塑造旗海飄揚的景象,他批評此舉無疑是國家認同的錯亂,「維持現狀的中華民國是否還是國家?」由於國家定位不明,不少民眾恐怕會對這面國旗說不。

 他說,現階段政府的外交政策仍維持在爭取「中國合法政府的代表權」,如果不能建立新國家,中華民國就仍然只是中國的一份子,老百姓的人權如何得到保障?許慶雄說,人權與基本人權不同,人生而有人權,但基本人權則為納入憲法的人權,國家公權力必須盡全力保障基本人權,所以建立一個能夠保障人權的國家益發重要。

 從人類歷史發展過程來看,國家型態發展與人權保障息息相關。

 他說,從一開始的專制獨裁國家、自由國家、社會國家,到目前歐美先進國家發展出來的福利國家,不僅保障人權自由,也保障人權平等。

 他表示,在思考人權保障時,必須兼顧自由與平等平衡發展。現在人人強調自由,卻不思考平等問題。社會上論述仍集中自由,沒有平等觀念。

 他以媒體自由為例說明,媒體必須合理且客觀報導社會公共資源分配及運用情形,在發言自由的同時,還要思考平等與否。

 另外也舉婦女參政有保障名額為例,他認為,婦女參政保障名額違反了平等原則。他說,要推動婦女政府影響力及提升婦女參政權應從教育和觀念傳播著手。

 許慶雄表示,人生出來就不平等,但是社會應該以人權保障的觀念出發,以不公平的方式調整使其接近平等。他說,平等是衡量人權是非的基準,而人權的價值觀同時涵括自由與平等。

 他強調,社會不僅保障自由,也要追求平等,而人權保障必須落實於憲法,全賴國家公權力保障。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