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許慶雄:防禦性公投 議題設計有玄機  [文:陳宗逸,新台灣新聞週刊第402期]

於國親所提出的公投議題,許慶雄認為,國親陣營抱持的是一種高高在上的心態,決定一些無關痛癢的議題,讓人民抒發一下,過過癮,是一種反民主的表現。

立院三讀通過公投法之後,陳總統多次公開表示,將在明年三二○總統大選的時間點,依據公投法第十七條,進行表現全民意志對抗中國的「防禦性公投」。為了與執政黨互別苗頭,泛藍陣營也宣稱將舉辦議題不等的十幾個公投,一時之間,台灣朝野對於公投議題,看法相當分歧。究竟公民投票的議題要如何設計?未來的防禦性公投就全民自決的意涵而言,又必須有什麼樣的面貌?
 
公投不能太抽象(陳宗逸)
許慶雄強調,公投題目的設計,一定要有「是」或者「不是」的清楚選項,這樣投票起來才會有意義。以國親一直說的所謂「債留子孫」公投來說。如果只是要人民圈選,「要不要債留子孫」?這種抽象性的字眼,就法上面來講一點意義都沒有。

如果要針對此議題公投,許慶雄認為應該要設計成為:「人民是否同意,政府未來的預算可以有赤字?」這樣子回答起來,才能夠真正得到人民的意志表現。像類似「是否要興建核四」?這樣的問題,就是很標準的公民投票,歐美澳各國都舉辦過類似的投票。 

公投的設計 必須先界定前提

憲法學者許慶雄教授認為,防禦性公投的實際意義,必須還原到台灣現在的面貌,包括中華民國是不是國家?是否已經主權獨立?不過,就一個主權獨立國家而言,環顧世界各國,尚無進行防禦性公投的實例。

至於一個國家的政府有無必要防衛國家安全?應否丟給人民決定?萬一人民公投之後的結果是不想防衛國家安全,那麼政府是不是就此放棄職權?或是乾脆投降?許慶雄認為,要設計一個國家的所謂「防禦性公投」,這個前提必須清楚界定,然後才談到其他的層面。

如果要藉由公投凝聚全民共識,類似東歐國家在冷戰時期,為了抵禦前蘇聯的入侵,以人民自決的方式舉辦公投,團結起來抵抗外侮,這樣子的「防禦性公投」,牽涉到的是國際法層次的人民自決。但是據許慶雄分析,當年東歐各國為了抵抗紅軍,並沒有辦過公民投票,而是利用人民的「抵抗權」,全民奮起抵擋蘇聯的坦克車。例如匈牙利、羅馬尼亞、捷克、波蘭等國,都有這樣的前例。

因此,依照現行國際法,「假設」目前台灣(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則我們所要舉辦的防禦性公投,就可以將題目設定為:「是否接受中國的一國兩制」、「是否反對接受北京政府的統治」、「是否要維護中華民國主權獨立的完整」、「是否要維護國家的安全」......等議題。
 ◎公投立法.貽笑國際

以一位憲法專家的眼光來看,台灣立法院此次在充滿政治算計的情況下,草率通過一部矛盾百出的公投法,許慶雄認為是一場政治災難。

就一群人要以投票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意志,目前有四種類型。一種是國際法層次,一國人民的「人民自決」或者「民族自決」,例如波羅的海三小國、加拿大魁北克公投;第二種是超越一國憲法的公民投票,例如陳水扁總統提出的制憲公投;第三種則是在憲法規定之下的全國性公民投票,例如日本的大法官人選決定,就是國民投票。又如複決法律、國會席次減半……等,都算是第三種。第四種,則是地方上的住民投票,本質是為了表達意願(無法律拘束力)和地方自治權限(例如垃圾焚化爐的興建)。

台灣目前的體制並沒有地方自治,只有地方選舉,這方面的住民投票概念,還算很先進的領域。但是,例如坪林鄉的交流道設置公投,牽涉的範圍超過地方自治的領域,即使辦理該地的住民投票,對於中央政府的政策,還是不會有拘束力。

有些反對公民投票的舊勢力,一直拿類似坪林這種交流道公投,或者焚化爐的興建,來質疑過多的公投所可能帶來的施政災難,許慶雄認為這個根本是不懂公民投票的表現。如果有完善的地方自治觀念,就不會有這種質疑。

荒謬的是,台灣的立法院竟然通過一部公投法,不管是國際法領域的人民自決,還是地方自治事項的住民投票,全部丟在一部法律裡面去進行,而且議題還必須有一個審查委員會把關,這實在是國際性的醜聞。更荒謬的是,台灣竟然沒有任何一位學者,敢公開站出來質疑這個千古大笑話,讓人搖頭。

許慶雄認為,歐美各先進國家,都會有一筆經費去經營國會圖書館,而圖書館內就會以高薪聘用國內外的頂尖學者,針對立法事項進行研究,結果提供給國會議員參考。目前台灣立法院沒有這種設置,將經費下放給每一個委員,沒有任何的頂尖相關領域學者,協助立法院立法,鬧出這樣的笑話,實在讓納稅人蒙羞。 

向國際發聲 兩個中國有問題

但是,許慶雄認為,這些目前「假設」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前提下所制定的防禦性公投議題,依照國際法的角度來看,都是在處理「兩個中國」的問題。也就是說,即使跳脫出「台獨」的意函,還是必須面對「兩個中國」的尷尬。

許慶雄說,在以往,台灣通常只是對內一直不斷的向人民宣傳這些概念,如果以公投的方式辦理,就是有向國際社會發聲的意義;世界各國辦類似的公投,都是向國際展現意志,而非說服國內民眾。「兩個中國」,是否會遭到包括中國和美國政府的阻攔?都是必須考量的問題。

若明年三二○的防禦性公投,意義在於對內向自己的國民宣示,許慶雄認為,可以學當年東、西德的基本條約,或者南、北韓的互相尊重主權概念,將問題設計為「是否要與中國保持對等和互相尊重主權地位」的問題,將全民的意志以投票表現出來,不但可以凝聚國內共識,也可以向國際宣示台灣對於自己主權的看法。

只是,這樣子的模糊操作,還是有「兩個中國」的意函在內。簡單來說,就是台灣單方面放棄「一國兩府」、「漢賊不兩立」的政策,不過,這樣的公投結果,可能也會牽涉到台灣目前外交政策的調整。許慶雄認為,防禦性公投一旦朝著「兩個中國」的意涵設計,國親陣營應該也沒有反對的空間,因為一反對,就會露出馬腳。

族群未隔離 何須以公投和解

如果台灣要將防禦性公投的內容,鎖定在國家安全的防禦上面,許慶雄覺得還是會牽涉到國家主權的解釋問題。原因包括,目前台灣與中國之間的緊張關係,究竟是內戰?還是國與國之間的衝突?若是定位為國與國之間的衝突,則台灣方面一定要先宣佈自己的主權獨立,才會有這種國際戰爭的問題形成。

再者,也必須經由獨立過程,防禦性公投的結果在國際法上面看來,才會有實質的意義。但,許慶雄分析,目前台灣的政府還是抱持在「一個中國」的框架上,成立「兩府」的主權概念。既然是一個國家,那當然是內戰。就法論法,根本沒有模糊空間可以操作。

至於國親所提出的公投議題,許慶雄認為,國親陣營抱持的是一種高高在上的心態,決定一些無關痛癢的議題,讓人民抒發一下,過過癮,是一種反民主的表現。例如,所謂的「族群和解」公投,許慶雄質疑這個公投會產生什麼效果?會改變什麼現狀?他指出,台灣政府目前並沒有類似南非當年的種族隔離政策,也沒有任何的法律或者規定,讓台灣的族群分裂,台灣政府一直以來不管是真是假,都是在強調族群和解。

更何況,中華民國的五權憲法總綱內,就已經規定「國內各民族一律平等」,憲法都保障族群和解了,而在憲法之下的公投法辦理這種公投,豈非笑死人。
 

◎陳水扁與包道格一會再會

雖然在十二月初,國內統派媒體紛紛針對台灣防禦性公投,拿出美國方面的反應大作文章,似乎台美關係又將生變。但是據了解,在美方有所反應之前,阿扁總統就已經和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包道格見過面。

此次見面,是十一月廿五日晚間感恩節餐敘之後的再度會面。這次的會談,雙方針對台美雙方共同關切的議題,進行意見交換。至於外傳美國國安會亞太資深主任莫健,是否也在近期隨著包道格,一起與陳總統會談,甚至有攜帶美方態度的相關訊息,與扁交涉,總統府目前沒有正面的承認。

雖然美方在各種管道上,與扁政府核心都有充分的溝通,台美之間的互動也沒有根本改變,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艾瑞里,甚至還在十二月二日再度召開記者會,反駁國內統派媒體,推測美國下一步將會「反對」台獨的臆測性報導。記者會召開的過程中,艾瑞里還與某報記者,言詞激烈的辯論到底「不支持台獨」和「反對台獨」,有什麼差別。某記者一口咬定「不支持」就等於「反對」,艾瑞里堅持美方一貫的立場,嚴正駁斥記者的推論與臆測。

針對台灣統派媒體持續的針對台美關係,進行有計劃性的新聞炒作,總統府秘書長邱義仁也在十二月三日召開記者會,痛斥媒體捏造假新聞。邱義仁特別指明,中國時報駐華府記者劉屏,在十二月三日所報導「阿扁承諾,當選之後立刻買愛國者三型飛彈」的新聞,是子虛烏有的。

邱義仁特別指明中國時報和劉屏,要求「記者必須為自己的言論負起責任,這家媒體也應該對這名記者『一而再、再而三』作這樣的報導負起責任。」此外,邱義仁也明白指出,今年阿扁過境美國的「欣榮之旅」,「劉屏在總統出訪之前,還說美方將會降低規格,事後發現沒有降低規格,劉屏還要說這是因為『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夏馨放水』」,邱義仁覺得,「這已經離譜到了極點」。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