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中華民國是不是國家?(許慶雄)

()講稿發表於群策會2003111日「兩岸交流與國家安全」學術討論會,第一場「兩岸定位與國家安全」。標題為群策會所加。

今天談這個問題,我認為最簡單的就是兩個觀念:中華民國是不是國家?台灣是不是已經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但是答案是很遺憾的,中華民國不是一個國家。中華民國從一九一二年成立以後,就向全世界要求,承認他是代表推翻大清帝國腐敗政府、是代表中國的新政府,所以全世界都承認中華民國是代表中國的政府。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成立,他也不是從中華民國分離獨立出去的新國家,十月一日,他們稱為建立新政府的紀念日,不是建國紀念日,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取代中華民國政府的新政府。當然,中華民國政府跑來台灣,兩邊就是在爭,一個中國之下,那邊的政府是合法代表中國的政府,在聯合國,在與世界各國之間的建交過程中所爭的,都在這個圈圈裡轉來轉去,大家都知道這些歷史。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跟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誰是合法政府?這就是一個中國的問題。

如果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一個國家,那我們就要不斷的堅持。

政府自己否認ROC是國家

當然,今天有人說,九○年代以後,我們的國會全面改選,我們台灣人民自己選總統、修改憲法,有時候會叫幾聲:「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中國,一邊一國!」所以我們已經是一個國家。游錫堃院長也說:「我們早就獨立,不用再談獨立的問題。」但是,很清楚的事,世界上一個國家要建立,要主張自己是國家,必須要一再堅定表明自己的意志,一再堅持自己是國家,不能中斷;一個國家建立之後,沒有一分一秒會否認自己是國家,或回頭說我不是國家,沒有這樣的國家,那我們就要不斷的堅持啊!今天世界上那麼多國家不承認我們,認為我們不是國家,我們的院長、外交部長還說不必再宣布,不必再告訴他們,那這算什麼?如果有人不承認,我們就要一再地講,一再地強迫他、告訴他:我們是獨立國家!怎麼可以不講呢?但今天我們都知道,世界上沒有人承認中華民國是國家,也沒有人認為台灣是獨立國家。為什麼?大家以為是世界各國打壓、國際打壓,其實不是,我在這邊很遺憾地告訴大家:「我們這些納稅人,我們用熱情支持的政府,自己的政府一再地否認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

我仍要求邦交國承認代表中國

從國民黨政權的外交部,到今天民進黨執政,我們的外交部還是要求世界各國承認,在台北的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政府,請各位聽清楚,我們的外交政策即使到了今天,有廿七個邦交國,我們不是要求各國承認「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一個國家,台灣跟中國一邊一國,不是!而是要求世界各國承認我們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中華民國的總統陳水扁,就是代表全中國十幾億人的國家元首,今天坐飛機到巴拿馬訪問,慶祝巴拿馬建國一百年,是代表什麼?代表全中國的幾十億人,去祝賀巴拿馬這個國家。表面上看起來,我們會解釋,陳總統很辛苦,為台灣走出去,為我們能在國際空間立足;但是從國際社會的現實面看來,你是去宣揚一個中國原則,你是代表中國幾十億人民去祝賀巴拿馬國慶,巴拿馬政府也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我們的外交政策、外交部,這時年來花了納稅人幾十億,去推動參與聯合國的活動,也是在強調中華民國政府的中國代表權,從未強調我們是新國家。那麼多人主張九○年代,中華民國在台灣已經變成國家,但世衛什麼我們不用心國家的身份,向聯合國秘書長提出加入聯合國的申請書?我們從未這麼做,我們的外交部都是請友邦提出來,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權為什麼沒有處理?

「國家」的迷幻與現實

各位,這樣是一個國家嗎?一個國家可以這樣建立,卻不堅持嗎?就像吃了迷幻藥一樣,看不清現實,每天生活在幻覺之中,所以白天的時候喊一喊:「台灣中國,一邊一國」,晚上回到中華民國總統府、中華民國外交部,還是繼續推動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十幾億人的中國,這樣的外交政策。這不是很好笑嗎?這就是我們熱情支持的政府!國民黨,我們還沒話講;民進黨,還是一樣,堅持這樣「一個中國」原則,那台灣不是中國的,是誰的?這就是我們自己的主張,不是國際社會打壓我們,我們不能怪國際社會,我們從來沒有要求各國改變政策或立場,說我是跟中國沒有關係,一邊一國的獨立國家,請你對我作國家承認!我們從來沒有這樣的外交政策。這樣我們可以成為國家嗎?

不承認自己是國家的政府與人民

更嚴重的事,我們的政府、自己的人民,否認自己是國家。剛剛諸位也提到,我們加入APEC,就是我們政府的官員去簽字,說我們不是國家,我們只是跟香港一樣,是經濟體;加入WTO也一樣,是「台澎金馬關稅領域」,別的國家都是以國家的身份加入WTO,只有我們否定自己是國家,白紙黑字,說自己不是國家,而是經濟體,所以當然沒有外交部長可以參加部長會議,陳水扁總統當然也沒辦法參加元首會議,不是國家怎麼會有元首?不是國家,哪有外交部長?這都是很清楚的例子,我們自己的政府否認我們自己是國家;我們自己的人民,為了去中國投資、去觀光旅遊,可以拿台胞證,台胞證是什麼?就是認定你是中國叛亂地區,台灣來的同胞,請你拿這個證明,但我們台灣人心甘情願承認自己不是國家,每年有幾百萬人到中國去、住在那邊,是用什麼身份?就是否定我們是國家嘛!包括很多政府官員、立法委員也都是這樣的身份去的。

自己的政府、自己的國民,不承認自己是國家,那世界上那個國家會認為你是國家?這就是我剛剛所講,我們不能像吃了迷幻藥一樣,為了發展經貿,我們就用經濟體加入了WTOAPEC;為了去中國探親觀光,就說我們台灣不是國家,而是中國的台胞,有什麼關係呢?世界上那個國家是這樣的?任何國家,人家說他不是國家,他一定會堅持,站起來抗議,說自己是國家;世界上也沒有一個國家的國民,會為了觀光、探親、投資、賺錢,否認自己是國家?沒有這樣的國家。

從迷幻中覺醒  堂堂正正的建國

所以,今天大家要從迷幻藥、幻覺中醒過來,我們是沒有國家的!但是今天台灣的建國運動也很悲哀,想要建立國家,名字叫台灣,那就堂堂正正大聲說出來;建立了國家以後,當然國家必須要有憲法,那就堂堂正正制訂新的憲法。但是我們並不這麼做,我們卻認為中華民國舊政府的名字不好,我們要正名。你要建立一個新國家,要取什麼名字,跟中國舊政府的名字有什麼關係?你要建立一個國家,要制訂新憲法,為什麼要去找一九四九年已被中國人民廢除的中華民國憲法?從垃圾堆撿起來,說這部憲法不好,所以我們的新國家要修改它?這是什麼建國運動?這是什麼認知?但今天我們吃了迷幻藥,覺得這樣也很好,正名嘛!中華民國憲法不好、體制不好,所以我們要制憲。這不是在幻覺中自以為中華民國是國家嗎?

赴中國投資的危險  根本原因在哪裡?

這樣的話,現實是什麼?國際社會很清楚,我們自欺,但欺不了人,騙不過別人,所以我們是自己騙自己,結果就進入了危機的狀態,就像吃了迷幻藥的人,在馬路上看不清現實,搖來晃去,車子開過來他也不怕,很危險!所以,大家拿錢去中國投資、旅遊,學術界跟中國交流,跟中國通婚,都是我們明天要探討的主題。大家都會指出這個危險,這個不對,但危險的根本原因在哪裡?我們會說,日本、歐洲、美國,哪一個國家不去中國投資、旅遊?有什麼不對?但他們不知道,我們是中國的叛亂地區,事實上我們必須告訴台灣人,現在我們是跟中央政府對抗的中國非法政府,我們要怎麼告訴這些人危險存在?我們要解決建國的問題,才能跟世界各國一樣,在有安全保障,在有國與國之間關係之下,前進中國,與中國交流,說服中國與我們和平相處。

中華民國不是國家  台灣尚未獨立  

我們這樣的認知、這樣的幻覺、這樣自以為已經是國家的理論,沒有辦法說服一般的人民,這就是我們的危險;甚至泛藍、國親兩黨還很輕視的說:「你說我們已經有國家,那我們為什麼還要建國?為什麼還要主張台灣獨立?」講得堂堂正正,一般人也覺得很有道理,中華民國名字好好的,為什麼要正名?為什麼要改?筆畫太多嗎?「臺灣」的筆畫也很多啊!你講不出理由,講不出道理。你說國際社會混亂,不會!南北韓、東西德,國名都很接近,沒有人會混亂。如果你主張自己是國家,國名不是問題。這就是我們在內部也不能說服反對獨立建國的人的原因,那些人沒辦法認清我們處在危險的狀態;當然對北京來講,很頭痛,本來想發展經濟,就放台灣一條生路,但是你們一天到晚都說要叛亂,要繼續跟我們對抗,在一個中國之下繼續維持中華民國政府體制,那我們不去平亂、不去併吞台灣,怎麼下得了台呢?是你們自己要主張一個中國,自己願意維持中華民國這個叛亂體制。這就是我們探討的主題兩岸定位。國際社會認為北京是中國的合法政府,既然如此,舊政府「中華民國在台灣」就是非法、叛亂、不服中央的政府,這就是兩岸定位。台灣人沒有國家,所以台灣人沒有安全可談,不必談。這就是我簡單的報告。時間有限,各位可以去看我的書《中華民國如何成為國家》(前衛出版社出版)。「中華民國不是國家,台灣尚未獨立」,與會各位若不贊同,應該去要求自己的政府、人民一貫堅持,持續向國際社會宣布台灣的獨立建國主張,而不是自己欺騙自己。■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