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獨派理論的唐吉訶德-許慶雄(文/陳宗逸)

「中華民國怎麼會不存在?」許慶雄劈頭就這麼說,在獨派學者與主流論述裡面,許慶雄這種說法,其實並不太受到歡迎。但是,「我們的報紙上每天都是中華民國X年X月X日,我們的軍隊叫做中華民國國軍,我們每年要向中華民國財政部納稅,中華民國怎麼會不存在?」

許慶雄進一步闡述,「中華民國目前並不是一個國家,就算我們說是台灣,也不是一個國家,依照國際法與世界各國看法,目前中國民國體制,就是一個還沒有結束與中國內戰情況的『叛亂組織』,就如一九一○年代中國境內割據四方的軍閥,他們不是一樣有軍隊、有納稅、有國旗、甚至還有基本法?……台灣人如果不願意面對這個事實,不想要說真話、聽真話,真正認識自己的處境,然後絕處逢生,台灣想要獨立於世界上,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這就是許慶雄的看法,也是他長久以來的堅持。這樣的說法,和目前主流論述--「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國號叫中華民國」,完全相反,許慶雄在獨派陣營中,也越來越孤獨,許多長年一起奮鬥打拼的戰友,更是一個一個遠離他。

台灣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有武裝力量、最有希望獨立的准國家,只可惜人民根本不願意面對現實。」許慶雄無奈的說,台灣人只想要國際先支持自己獨立,中國先放棄武力,然後再來「快樂建國」。人類歷史上怎麼會又這種例子?自己不大聲說出獨立建國的要求,只想打迷糊仗,希望可以欺騙世界各國,混一個獨立出來。而當權者,也完全沒有 意志想要帶領人民走出這些迷思。

在世界上只有一些獨立建國失敗的國家,才像台灣現在這樣搞,向是西藏就是一個例子。」許慶雄表示。

許慶雄這套被稱為「超越台灣現狀」的論述系統,在民進黨執政之後,完全沒有舞台可以施展。但是在李登輝時代,國民黨透過學界系統,甚至還有兩次邀請許慶雄針對這些基本理論,向軍方師長、局長級的高階將領上了兩堂課,反應還相當熱烈,向他要講亦回家的人還不少。只可惜,後來可能因為國民黨內部系統有意見,沒再繼續。

這種國民黨時代還容許的啟蒙機會,民進黨時代反而完全不提供。也可能一般獨派學界認為許慶雄的論述過於前衛,某些人甚至認為他與中國看法相同,此理論雖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味道,以目前台灣脆弱的民心來說,實在沒有市場。

現在的許慶雄,除了持續寫書宣揚他的理論之外,門生中陸陸續續在學界綻放光芒的,也越來越多。他對於目前卅至四十歲這一年齡層的憲法學者,特別是他所教出的學生,充滿了信心,未來台灣人要徹底釐清國家的基本概念,可能還有希望。但是,以目前台面上所主導的學界勢力而論,許慶雄認為已無藥可救。(新台灣新聞週刊393期)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