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建國這條路 許慶雄走得好孤獨 文/方艾瑋

中華民國到底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還是只是中國的一個叛亂政府?」「台灣已經獨立了嗎?」等問題是許慶雄堅持一輩子要大家想清楚的問題。可惜,這樣的堅持卻讓他在學術與獨立建國理想的路上越走越寂寞。

近日關心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朋友或許會收到一份問卷,問卷中以簡要的測驗題,測試讀者的統獨認知光譜,且隨問卷附贈聯盟召集人許慶雄教授所著「中華民國如何成為國家」一書,作為輔助讀者釐清思索的依據。這是成立於一九九七年成立的「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運動聯盟」最新一波的行動。

問起行動的緣起,許慶雄說,要不是最近熱心的朋友出了一些錢,印了三千本的書,幾個研究生才想了這個行動。有沒有回響呢?「有些朋友收到會很驚訝地說,你還在搞這個東西啊!但接下來就沒有太多的反應了。」許慶雄無奈的說,「其實我已經不想再寫下去了!」因為這個運動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他十分遺憾的是,長期以來一起打拚建國運動的同志與現在民進黨政府,都已經認為「中華民國已經是一個國家」,且「台灣已經獨立」。他覺得非常吊詭,「如果中華民國已經是個獨立的國家,當初又何須搞建國運動?這問題甚至統派的學者也會問我。」因為經濟不景氣、政治時機不好等理由避談獨立問題,台灣早就被中國「看破手腳」了,「這問中國最清楚,他們早知道台灣已經沒有獨立的力量了。」他苦笑的說。

因為路線無法溝通、言論不討喜,三年前開始許慶雄已經拒絕參與其他獨派的活動,也拒絕上不讓他闡述自己主張的媒體。許慶雄覺得自己沒有資源、沒有舞台,被昔日的同志當成空氣一樣,「走在路上也不想跟我打招呼、甚至認為我的立場跟北京一樣,覺得我是瘋子,堅持了三、四十年的路子變成今天這種地步,我真的很傷心!」

不只是運動的路走得寂寞,「連我專攻的領域,如人權、憲法、國際法等都不受重視!經常連研究經費也申請不到!」現在的他只想專心著述,他的心願是在六十歲前寫出一套憲法的專書,「至少要寫十本才夠完全,我現在已寫完兩本,但因為沒有市場,找不到出版社願意出版。」許慶雄落寞的說。

提出一個大膽的假設,萬一經過公投後,台灣的人民決定還是回歸中國該怎麼辦?「那我就開始學簡體字啊!」許慶雄說,「這些我都有想過,如果經過討論大家真的覺得台灣應該這樣,而且到時我沒有變成黑名單流亡海外,我覺得自己也可以為中國的人權與憲法研究作一些貢獻。」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