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1998年      公民投票與台灣前途研討會         第四場綜合討論

    許慶雄教授發言部分

(一)

首先就法律層次來分析:同樣是在國家體制內的投票,至少就分成根據憲法或法律投票,我們稱為實定法下的投票。例如憲法規定憲法修改,要經過公民複決。另一種是超實定法,一個國家要建立,但是尚未制訂憲法。沒有憲法的話,無法根據法律來公民投票,所以是個超越憲法、超越實定法的公民投票。但是這種超越實定法的公民投票,也是有可能是現有的體制下,人民認為不好—1789法國的人權宣言就講過,人民面對暴力的體制、不正常的憲法體制時,有抵抗的權力。人民行使抵抗權推動改變國家體制的時候,這也是超越實定法的公民投票。所以同樣是一個國家裡面,投票就可以分兩種。

另外也有根據地方自治的住民投票,例如要在台中梧棲設立焚化爐或拜耳,這是地方住民的,不是全國的。

我站在推動獨立建國的立場,我認為我們要的不是剛剛講的,已經有個國家體制下的公民投票,不能解決台灣的現實問題。追求獨立建國要講的應該是:跟國家體制完全無關的人民投票,國際法上叫做自決的投票!一群人有意願建立國家、表達他的建國意志。當然要建立國家形式有很多種,不一定要用投票的形式表現,但是稱呼作人民的投票。表示這些人民還沒有國家。因為他就是沒有國家,所以才要來建立國家。在這個情形下,任何國家體制、憲法體制、現有的法律體制對他而言是沒有意義的。他要用投票的方式行使建國的權利,要從現行法中尋找根據,這是幼稚、荒謬的事情。波羅的海三小國要獨立的時候,難道要先把公民投票的權利列入蘇聯憲法,在經由蘇聯的立法機關制訂公民投票法,才能公民投票決定獨立嗎?沒有這個道理。所以像加拿大的魁北克也不需要根據加拿大憲法,才能舉行公民投票。所以我們可以瞭解,同樣是眾人在投票,就可以分兩個層次。第一是不是國家體制內,還是超越國家、要建立國家的意志表達。

我們推動的人民投票意義被扭曲、被搬到中華民國體制之下思考的時候,我覺得很危險。我們剛剛說的是法律的層次,現在再來看現實的層次,今天台灣面對的現狀是什麼?我們現在要推動的若是中華民國體制下的投票,我們怎麼投都不能改變台灣的現狀。台灣還是被國際社會定義為中國的舊政權、中國的叛亂政府、中國的非法政府。為什麼不反對中華民國獨立?中華民國根本就是一個叛亂團體、舊的政府,在國際法的架構下,根本就是個合法中央政府之外的、在台灣的違法叛亂體制!所以根本不需要反對。國際社會這樣定位你的時候,我們在台灣這個茶壺裡面要修改中華民國憲法、改國名。改國名有什麼好處?這個國家就是1912年建立到現在的,怎麼樣改國名都不能改變你是中國的叛亂團體、叛亂政府的事實。就好像一個國家內部叛亂團體,不管他旗子怎麼改、名字怎麼改,國際社會都不會認為妳要表達什麼。你們台灣人民就是要當中國的叛亂團體,旗子怎麼改、國號怎麼改都是沒有意義的。所以在這個情況下,要改變台灣的地位,台灣人民應該認清:我們要建立新國家。要脫離中國來建立新國家。過去我們台灣是非很清楚。統一就是要追求中國只有一個,誰是合法政府,主張這樣的人就是統派。獨立是什麼?獨立就是要追求脫離中國,建立新國家!長老教會發表的宣言:要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和中國不銅的、新而獨立的國家!這就是獨派嘛!但是今天,民主化以後,國民黨提出中華民國在台灣,民進黨提出台灣早就獨立了,提出這種是非不明、模模糊糊的理論和政策之後,台灣人民所有的是非觀念都混淆了!

事實上,台灣人民要追求的東西,很清楚地就是決定自己的命運嘛!我們要爭取自決的權利,決定自己的前途,這是很清楚的。和中華民國立法院要訂什麼公民投票法完全無關。如果根據這樣的法理論來思考的話,全世界是怎麼樣看待我們:「你們是要追求什麼?你根本一直都沒有決心來建立自己的國家嘛!」就算是投票的結果,把國名改成台灣共和國,但是你在國際上還是理不直氣不壯。怎麼改名都是叛亂政府,不過是從中華民國叛亂政府變成台灣叛亂政府而已。所以很清楚地今天是要脫離中國,建立一個新國家!

我要提醒在座各位,一個國家要建立不一定要自決投票。是借上這麼多國家,真正根據人民自決投票來建立國家的沒幾個?相反的,就算人民投票要建立,也不一定能夠建立。國際法只有個自決原則而已。國家要建立最重要的事意志、決心。不一定要投票。但是我也一向不反對用公民投票向世界宣示。但是要很清楚訂位自己做的事建國運動,是人民自決權要建立國家的投票,決不是1912年建立的中華民國體制,說要投票改國號。我是不認為建國一定要經過自決投票的形式,但是假使大家認為有需要,經過這個程序才能夠表達我們的意願,讓國際社會知道我們想要和平建國的話,我也不反對。但是一定要表明是國家體制外、超越國家的人民建國行動、人民自決的運動。我們在海外打拼這麼久,為什麼回台灣,這些理論都被拋在腦後,反而陷入中華民國體制、陷入違法的中國叛亂政府體制來思考這個問題?這樣全世界怎麼會知道台灣人民在想什麼?

我想大家聽四、五十分鐘跟我不一樣的看法,我用十分鐘發表一下我的意見,希望能給大家不一樣的角度思考這個問題。

(二)

今天我講說,中華民國如果是個國家,我們為什麼要獨立建國?為什麼要改國名我也不瞭解。他們的理由就是中華民國這個國名不好,要改國名。第二,如果中華民國是個國家,為什麼都不像是個國家的樣子?為什麼在國際上否認自己是國家?為什麼加入WTO不說自己是國家,只是個經濟區?去外國國旗不能插、國號不能用在台北開國際會議,國旗也不能掛;中共叫你拿下來,你就要乖乖地拿下來也沒有人要保護自己的國家,也沒有人要保護自己的旗子,這叫什麼國家?中華民國如果是國家,世界各國承認的話,為什麼跟我們斷交以後,承認中華民國的國家就少一個?根據國際法,國家的承認是不能撤銷的,跟中華民國建交以後,就算跟中華民國交戰、和他斷交、或者撤回大使館,對中華民國的承認都是永遠存在的!除非他消滅掉。美國、日本,世界各國都和我們建交過,都承認過中華民國,但是外交部為什麼說承認我國的只有廿八個?應該有一百多個啊!從1912年到現在應該有一百多個啊!

所以可見世界各國只承認中華民國是中國的一個朝代,沒有能力統治中國與中國人民,不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他給中華民國的承認是政府的承認,不是國家的承認。當然,我今天因為時間因素無法詳細證明中華民國不是國家。但要是中華民國是國家,我就不用在這邊努力獨立建國了。我就回去好好研究我的憲法理論就好了。我們為什麼要改國號?改國號能不能改變台灣做為中國一部份的事實?這是我們要思考的。

(三)

這一點我和李(鴻禧)教授相同的。我感情上認同台灣是個國家,晚上作夢我都希望台灣是個國家,但事實上不是個國家。台灣自認為是不是個國家,跟國際社會認為我們是不是國家,這是兩回事,要分兩個層面來思考。第二點,台灣具備所有國家的條件,與台灣人有沒有意志建立國家是兩回事。過去說我們有領土、我們有軍隊、我們有各種條件夠格成為國家。這樣講可以讓台灣人民有意志與信心。但是現在的台灣人有沒有意志與勇氣建立國家?我認為沒有。人家威脅我們要武力犯台,我們就不敢了。第三,蒙古共和國加入聯合國是用申請的,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是用取得代表權方式,並非以新國家的身份加入聯合國,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變成叛亂團體。■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