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台灣建國運動之基本理念與架構(許慶雄)

  長久以來,有人會有一種觀念說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包括國民黨也說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而選後李登輝在接受亞洲華爾街日報訪問時也說我們的中華民國主權只及於台灣,如果這樣說,到底整個建國理念要如何弄清楚?
  整個建國理念可從三個層次來談,第一個是建國的起點在哪裡?常有外國人、記者甚至國內的民眾問到,「台灣到底是不是一個國家?」而回答此一問題的答案有三種,第一個答案是「不是」,「徹底否認台灣是獨立的,認為台灣目前還被外來政權的統治下尚未獨立,所以我們要獨立建國。」。但如果不是,建國的工作還沒開始的話,那我們的獨立運動建國運動之位是不是跟加拿大魁北克一樣?是不是和廣東、福建要和北京獨立一樣?事實上是不一樣,是矛盾的,我們沒有接受北京、解放軍的統治。如果今天要回答這個問題,解決這十年來台灣的民主化運動、本土化運動,種種的台灣化,我們要如何定位,包括我們已選出總統,還說不是一個獨立國家,這些問題要如何解決。第一個回答「不是」,看似簡單,但要如何說服人民,必須要思考很多問題。
  第二個答案是「是」,「我們已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你們還要推行什麼獨立建國」,這是國民黨的說法,「中華民國在台灣已經是一個獨立國家,我們活得好好的,你們還搞什麼獨立運動,我們有自己的國家,自已的軍隊、自己的政府,自己選國會議員,怎麼不是一個國家呢?你們這些人在那邊推動獨立建國,是什麼意思?」所以他很清楚的回答「是」而維持現狀,維持現狀就是一個國家,中華民國在台灣就是一個國家。這個說法我不贊成,我比較希望能理性就事論事,當有人問「台灣」是不是一個獨立國家,應該回答「是」,因為台灣己具備了國家的要件,包括土地、人民、自己的軍隊,事實上己經是獨立的,今天台灣以國際法的地位來看,是被定位為未被承認的國家,所以台灣基本上是不是一個國家,我們可以說「是」,但是台灣是一個未現代化、國際化的國家,國際社會不可能接納、承認中華民國體制。所以,當中華民國體制一被套上去,我們就變成不是一個國家,因此如果有人問「中華民國在台灣」是不是一個國家,我反而回答「不是」。
  所以我第三種思考模式是認為台灣是不是一個國家,可以回答不是,因為在中華民國的體制架構下,我們沒有辦法變成一個國際化、現代化的國家,雖然我們具備國家的要件,雖然我們被認為是一個未被承認的國家,美國的台灣關係法認為台灣是視同國家,但我們卻不能成為一個國家,原因何在?就是在這裡,維持現狀不能將我們變成一個現代化、國際化的國家,這就是我思考的一個層次,我們必須讓人民分清楚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已經獨立了四十多年,要怎麼樣和國民黨說的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獨立區隔,我們就必須把這個「不是」強調出來,這是我第三個比較支持的角度來釐清,今天當有人問台灣是不是一個國家時,我們可以清楚地回答,讓台灣人民清楚地知道這些問題點所在,這是第一個層次,今天我們是不是還要堅持第一種,徹底否認台灣是一個國家,架構種種理論,但是不管如何,我認為第一種和第三種都要併入第二個層次,就是我們要建立自己的國家。我們要說明,中華民國這個體制在台灣是不正確的,我們要說服人家,現行的中華民國體制是不對的,很簡單的,今天我們說的國家獨立就是台灣建國,讓人清楚地認知,我們要維持一個國家獨立,必須選擇台灣國。
  今天我們要突破兩個焦點,第一個要做的是突破中華民國這個虛偽的體制。中華民國雖然看起來像一個國家,但絕不是一個可以進入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化國家,我們的科技、經濟都可以跟上世界水準,但是我們對國家的觀念卻沒有進入現代化國家的觀念。現代國家的觀念最主要有兩個:第一個是構成國家的首先要素是命運共同體,也就是所謂國民國家的觀念,我們要區別因為中華民國在台灣架構整個中國民國體制,而一直強調血緣、中國的文化和歷史,所以用我們要和中國統一的落伍觀念來架構中華民國在台灣時,就不符現代化國家命運共同體的觀念。只要命運在台灣我們就要對抗中國,不管使用何種語言文字、我們就是要建立自己的國家,這就是我們的命運。這樣就可以區別為什麼維持是不對的,因
為這是錯誤的國家定位。
  第二個是主權的觀念。一些國民黨的學者己經在架構一種新主權觀,認為主權在二十一世紀是不重要的,像歐盟等,事實上這犯了很大的錯誤,因為所謂新主權觀是有階段性的。第一、從十五、十六世紀時沒有主權國家的概念發展到現代化必須要有主權的國家,在未來才可能有新的主權,所以台灣在沒有主權的情況下,如果跳躍進入新主權觀時,我們有可能成為主權國家的籌碼和犧牲品。所以我們要弄清楚主權觀念,台灣目前沒有主權觀念,我們先要有了主權之後,才能和世界各國平起平坐,進入新主權世界,大家談合作、協調這就是第一個要突破的。第二、有關我們要突破的觀念是像李登輝說「一個中國」,是文化的中國、歷史的中國、未來的中國,這就不是一個國家嘛!他談的一個中國因為沒有符合現代化國家的觀念,是沒有意義的,以主權來界定,李登輝的一個中國是不可能存在的,只有擁有主權才能決定命運,這是現代化國家兩個重要觀念。
  一般台灣所說的國家和國際社會的國家不同在哪裡?要讓人民知道,如此建國的方向就會正確,這是第一部份現代國家的觀念。第二部份是國際化國家的觀念,今天有人說台灣是一個國家,沒錯,但我們是一個被孤立、不被承認的國家,未來生存會有危險,會處於一個很危險的狀態,所以我們必須要成為一個國際化、國際承認的國家,並處在整個國際社會安全體系之下,台灣人民怕戰爭,害怕武力威脅,我們更要努力讓台灣成為國際化國家。
  而達到此一架構、目標,我們要做的有兩點:第一、須先向國際社會說明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今天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講得更清楚,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有權利,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而整個國際秩序也是建立在人民的自決上,不是從歷史,是從人民自決的最高原則上獨立建國,這是國際法,世界上一百三十多個國家在二次大戰後都依據此原則建立自己的國家,為什麼我們不能?所以「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觀念從情理法上看,我們都有充分的理由,所以我們第一個要強調的就是「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
  第三、要讓人民相信,如果維持現狀,以中華民國這個名稱,是無法使台灣成為國際化國家的。當然,有眾多理論可以證明,以聯合國為例,聯合國承認中華民國的政權己繼承給北京,所以北京在聯合國開會,是用中華民國的名義,因此今天我們如何用中華民國的名義加入聯合國?我們連在自己的國家會都不能使用自己的國名,為什麼?在立法院,國防部長回答葉菊蘭委員詢問時說,「我們的軍隊只保衛中華民國,不保衛台灣共和國」,軍隊要保衛中華民國,而國際上認為中華民國是北京,難道我們要保衛北京嗎?這樣,我們為國家定位的可能性就沒有了。怎樣突破中華民國的名稱,是我們必要堅持的最低底限。但事實上剛好相反,我們不但不能說服人民,反而還常常講中華民國是存在的,像有人說許教授是拿中華民國護照,我們是在選中華民國總統等,怎能說中華民國是虛幻的呢?事實上,中華民國不是任何在座的人所否認,而是根本上國際己否認了中華民國在台灣的體制,所以我們要成為一國際化國家,只要指出這個事實。我們用中華民國身分證、護照,並不能證明中華民國是存在的。如何弄清這觀念,第一,國家不等於國名,不能連在一起,我們是一個國家,在1971年以前,中華民國仍然存在,實體也未變,當時是中華民國在台灣沒錯,這些都是事實,但是國際社會把R.O.C.這個體制拿掉,認為他在TAIWAN是虛幻的,國際社會做得到,為什麼我們做不到?如果我們自己不能弄清觀念,我們如何從事建國工作?難道我們要對抗整個國際社會?我們如果不能突破中華民國的體制,建國阻力永遠存在,我們不能自閉、自欺。
  第四、「中華民國在台灣」這個說法是有害無益,最重要的一個突破點是國際社會己承認北京可以合法繼承中華民國政權,如果我們再說中華民國在台灣,有一天,北京也可以合法接收台灣,這會讓台灣陷入很大的危機,如何讓台灣問題不內政化,是很重要的。
  至於第三部份,要建立什麼樣國家。我們的建國工作是要說服人民,我們新建的國家是不同於現今這個落伍的國家的。首先要釐清的是,很多人認為台灣人只關心民生問題,我們要說的是,我們哪一天不在處理公共政策,但這些能解決問題嗎?不行,我們還是面臨中國武力威脅,所以不是我們反對,而是我們走建國路線。只有達到建國目標,我們才能建立長久的公共政策,建國後,才是實在的公共政策。其次,怎樣有制度化的取代人治或黨治,如何我們的制度才能得到人民的最大的依賴?制度推到最後就是我們的新憲法如何制定?我們批判的重點是我們的憲法互相矛盾、體制不健全等,都沒錯,但我們根本上要否認其正當性、合法性,我們就必須架構在誰制定中華民國憲法?是中國人民!而人家早廢了中華民國憲法,你還拿到台灣來欺騙,這是什麼體制?因此我們要用正當性、合法性來徹底摧毀中華民國憲法,如此就能制定新憲法。
(1996)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