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中華民國之法定地位──兼論台灣之統獨爭議

◎ 許慶雄教授(2009.01.04 在「台灣國家定位論壇」的報告及回應

 

 

台灣國家定位論壇

 

時間:2009/01/04(拜日)上午9:30(9:00開始報到)

地點:台大法學院國際會議廳(台北市徐州路21號)

主辦單位:台灣教授協會

主持人:薛化元教授、陳儀深教授、蔡丁貴教授

與談人:許慶雄教授

王雲程先生(民間研究者)

李鴻禧名譽教授(台大法律系)

沈建德博士(台灣國臨時政府召集人)

林成蔚主任(民進黨國際部)

姚嘉文總召集人(台灣國家聯盟)

許世楷教授(前駐日代表)

陳茂雄教授(台聯黨代表)

陳隆志董事長(台灣新世紀文教基金會)

黃居正教授(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

劉重義副會長(台灣教授協會)

 

第一場(09:30-12:00)

 

主持人;薛化元(台灣教授協會人文組召集人)

題綱:台灣地位歸屬爭議

1.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2. 台灣屬於中華民國

3. 台灣是美國的占領地(美屬)

4. 台灣主權屬於台灣住民?

5. 台灣國家地位未定

6. 其他

 

 

 

在座的各位學者專家,關心台灣前途的朋友大家好。

 

今天為什麼我會坐在這邊,先要簡單說明一下。在十幾年前我就不再參與這種活動。各種主流媒體、電視、各種報導也不可能聽到我的聲音。為什麼?因為從九六年總統要直選前後,所有台灣獨立建國的主流意見、各政黨都認為: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因為我們可以選總統,然後民進黨也說台灣早就獨立,台灣已經獨立,名字叫「中華民國」。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有很多人說:「許教授如果再說台灣還沒有獨立,再說中華民國就是中國叛亂政權,它統治的台灣就是中國的叛亂地區,這樣對台灣的獨立建國,對民進黨的執政,對我們反對國民黨的力量會造成很大的傷害」。因此,我就封口不講話,只是偶爾寫寫文章。今天在手頭上的這篇可能是最新最完整的一篇。

 

在一個多月以前,在紀念林山田教授逝世一周年的紀念研討會上,廖宜恩教授要我出來再講台灣還沒有獨立這個問題。我說:那個研討會大家都在懷念或探討有關林山田教授的點滴,跳出來講一些好像格格不入的台灣建國的理論也不太好。但是他們都堅持而且認為林山田兄也希望我們繼續走台灣建國獨立這條路。所以就在這麼熱誠的邀約之下,我就出來講了四十分鐘。結果反應很多。所以才說我們再找個機會,就是今天,大家再來好好面對已經遺忘十幾年的這些問題。

 

我們要討論什麼問題呢?我想在我這篇文章很詳細,各位都可以找到答案。我在這邊簡單的講,我的理論主要有三個部分。

 

第一點,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只是中國舊政府得殘餘勢力,不是一個國家。依據是什麼,依據就是中華民國政府從中共政權成立以後,都一直和中共政權在爭聯合國的代表權。中國一直是一個國家,未曾非裂。兩岸的政府在爭政府承認。我們中華民國政府,包括民進黨執政期間,我們的外交部所要求邦交國的承認都是國際法上所謂的政府承認,從來沒有要求過「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的國家承認。我們在臺灣只是在維持一個中國結構的政府體制,中華民國政府體制,包括民進黨執政其間外交政策也是一樣。所以基本上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絕對不是一個國家。

 

昨天我經過總統府前面「中華民國建國紀念日」,這個是在騙台灣人。但是台灣人都沒有人來指責總統府怎麼掛這個招牌?中華民國什麼時候建國,怎麼會有建國紀念日?學者專家、各種媒體輿論也沒有人出來質疑,為什麼我們納稅建立的政府,敢說這麼大的謊言「中華民國建國紀念日」,還掛在總統府那麼大的招牌。難道台灣人都無知嗎?都受騙嗎?台灣人站不起來,被國際社會看不起就是因為這樣。

 

第二點,台灣還沒有獨立,不是國家。有人認為台灣已經獨立,它的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我認為這個論點是錯的。為什麼還沒有獨立?最大的原因就是台灣人安於現狀,維持中國舊政府即「中華民國」的體制。我們在選總統選立委,甚至今年我們還要選中華民國的縣市長,這些都十分清楚的可以看出中華民國體制的維持不墜。維持中華民國體制,那台灣怎麼已經獨立,怎麼會有台灣這個國家?台灣共和國要成立,台灣要獨立,一定要宣佈獨立什麼叫宣佈獨立?不是說說而已,我也提出很多意見,詳見我的文章,各位都可以做一個參考。

 

第三點,台灣還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民國體制是一個中國舊政府體制,台灣人自己願意維持中華民國體制,不敢宣佈獨立,建立國家。所以今天的台灣還是中國的一部分。民意調查維持現狀都佔很大的比例。大家都認為維持現狀最好,但是維持現狀的台灣就是中國的一部份,甚至說清楚一點就是中國叛亂的一省。我們譏笑馬總統,說他是區長。可見我們自己有沒有反省,不知是我們自己願意維持這樣的體制,維持這樣的現狀。

 

我在十幾年前1996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之前,發現到台灣人民面對的最大危機是,台灣人要建國,卻一味模糊焦點,或是把還沒獨立說已經獨立。把中華民國當成國家,讓年輕人把尊重中華民國國旗當成捍衛台灣,這樣對嗎?為了要選中華民國立委、選中華民國的總統、選中華民國的縣長、或是要修改中華民國的公投法、集遊法在那邊抗爭,這樣有用嗎?這都是浪費我們台灣人要建國的資源,因為如果要推動使中華民國的體制更加健全,以上做法也許有效。但是我們台灣人要建國,就要做更大的事,我們一定要把中華民國體制踩在地上、踩在腳下,也就是要廢除中華民國體制,宣佈獨立、主張獨立,這樣才能推動建國。

 

但是今天有這樣的力量嘛?沒有。所有的力量都在推動要怎麼使中華民國體制更公平、司法更公平、保障人權,這都是中華民國體制下的問題,這不能解決問題。

 

以上是我今天提出的簡單說明(其詳見論文)。我想在座應該有很多人對我的意見不同意,要質疑,如果主辦的單位或主持人或各位容忍我有時間,我都可以一一用事實理論來和大家交換意見,把這些問題說明清楚。

 

-----------------------------

回應

-----------------------------

 

我剛剛說的台灣不是國家,中華民國是叛亂組織,這樣子的話並沒有多數的教授講過,我不知道多數的教授在哪裡?我覺得是幾個而已。

 

第二,今天目的不是要來說服我許慶雄,說:「台灣人應該要團結,台灣人不能說台灣不是國家」。如果我們有正確理論認定台灣早就獨立,台灣已經獨立,名字叫「中華民國」,我們的資源應該用在去向北京政府、美國總統、日本首相、澳洲、世界各國等等國際社會遊說:「我們台灣是一個國家」,不要來說服我。說服我沒有用啊!我和你團結,每個台灣人都說台灣是一個國家沒有用。我們應該要向國際社會發聲。民進黨拿到執政權,外交部、政府都不敢宣佈獨立、不敢主張獨立,不說不做,然後說我們幾個教授在這邊扯後腿,這我無法理解。

 

-----------------------------

 

主持人陳教授,在座的學者,各位關心台灣前途的朋友,第二階段我想是針對和我意見不同或是剛剛有說過的一些觀點,提出我不同的看法或是分析說明。

 

陳教授剛剛分成兩邊,一邊是已經獨立說或中華民國是國家,一邊是台灣未獨立說?我覺得其他被跟我分在同一邊的人,也有的是主張台灣不屬於中國,但是我是主張台灣現狀是屬於中國。台灣有機會不屬於中國,但是很可惜我們台灣人維持中華民國體制,不敢宣佈獨立。這兩個前提很容易就證明台灣就是中國的一部份,不然為什麼不敢宣佈獨立,脫離中國,不敢推翻中華民國的體制,否定中華民國的體制。

 

所以基本上,雖然表面看來前面兩個觀點,「中華民國」體制是政府不是國家,台灣還沒獨立,和我一樣,但是怎麼可以導引或是推論出第三點台灣不屬於中國,這就是我不瞭解的。當然分類是陳教授分的,但是我希望說明說前面這兩個前提是怎麼推測台灣不屬於中國這個結論。我有針對這些不同的意見,在這篇文章中很詳細做說明。

 

第一點、我希望大家瞭解一群人在國際法不能當作主體,所以人不能擁有主權。我們常常在說兩千三百萬人因為日本放棄,因為國際社會看台灣地位未定,所以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擁有台灣這個主權。這是不對的,國際法中,人不可以擁有主權。你要擁有主權,就要先建立國家才能擁有主權,所以國家和主權是不可分的。關於這一點我們在座的學者,上午有說過為什麼我們是國家?因為我們自己選總統、自己有司法、行政的權、有軍隊、國旗、國歌。但是這些種種都不能證明我們是國家。一個代表中國的中華民國政府也都可以有選總統這些東西。我們知道北韓或很多其它的國家獨裁,他們沒有選總統也是一個國家。所以直選總統與否和是不是國家沒有直接的關係。國家當然有權可以決定我要總統直選,但是相反的直選總統不能證明你一定是國家。國家一定可以直選總統,可以選國會、修憲,但是你選國會、直選總統不能證明你是國家,這是很簡單的一個邏輯。

 

陳隆志教授說我們可以透過自決,漸漸變成一個獨立國家,沒有錯,但是目前還沒有。

 

新國家要宣佈獨立。「中華民國」、台灣國或台灣共和國,從來沒有宣佈獨立的事實。中華民國政府1912年建立之後,他就是推翻腐敗的滿清政府,取而代之的新政府。中國就是幾千年歷史的中國,中國繼續存在。「中華民國」不過是一個推翻帝制的民主共和新政府。現在總統府說「中華民國建國紀念日」。「中華民國」什麼時候建立國家?這是竄改歷史,完全不符合歷史事實。中華民國政府過去戒嚴的時代也沒有說我們有建立一個與北京政府不同的國家。基本上這是因為沒有宣佈獨立

 

也有很多人提出,如果宣佈獨立會造成危險。特別是民進黨國際事務部林主任(林成蔚),他說有很多要考慮的,會有危險、國際社會對台灣的不諒解,對台灣不利。但是,台灣要建立國家就要宣佈獨立。至於我們要建立國家時,要用什麼來完成,要面對什麼危險,以及我們是否有這個決心,那是第二層次的問題。因為考慮很多,所以我們不能清清楚楚的說我們是法律上的國家,我們只好當一個不正常、或是事實的國家種種,這些都不是今天我們要討論的。

 

我們今天是要討論的是我們是不是國家?中華民國是不是國家?台灣是不是已經建立自己的國家?你不能把宣佈獨立會有危險、國際社會對台灣的不諒解這些第二層次問題問題拿回來說:「……因此我們不能說台灣尚未建立自己的國家」陳隆志教授也是有這樣的說法)。

 

第二點、上午陳隆志教授或其他學者也都有說,陳水扁政權在最後有用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就此,我提出我有些意見。第一、「中華民國」本來就是中國的一個舊名稱,它所指的中國在聯合國本來就是一個常任理事國。現在中國就是讓北京政府在代表,在聯合國開會。所以在國內若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沒有宣佈宣佈建立台灣共和國,要怎麼用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所以聯合國秘書長就以行政的方法退件,不予受理。國際社會也認為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不是國家,完全不符合新國家建立申請加入聯合國的條件。

 

第三點、最重要,我一再強調目前「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這樣的主張是沒有意義的。日本在舊金山和約放棄台灣,沒有任何國家來說台灣是它的,只有中國的新舊兩個政府主張台灣是它的,所以在國際上目前沒有爭論。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也沒有說台灣的地位有問題,從來沒有就這個事實再討論。

 

還有其他更強的證明,包括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中日和約都證明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是中國的政府。各國把駐中國大使館設在台北,那怎麼說明台灣不是中國的?所以美國、日本、澳洲、世界各國包括聯合國等等都是判定台灣是中國的。即使說我們能夠證明台灣不是中國的,是日本放棄沒有人的,目前我們台灣人還是不敢站出來宣佈建立自己的國家。

 

難道要讓國際社會再定一個條約說,台灣要還給中國嗎?國際社會也是可以這樣做。如果國際社會再做一個決議,台灣還給中國,我們就默默的接受,是不是這樣?如果不是,就應該要站出來宣佈獨立,建立國家,這都是很清楚的。

 

最重要就是我們自己的主張。到今天我們還維持中華民國體制,由中國的舊政權統治,那當然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我們台灣省也是到現在還存在省政府種種,都是證明。

 

但是最後我還是強調,沒有做到宣佈獨立和廢除中華民國體制這兩點,我們要說台灣已經獨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宣佈獨立的意義,我想已經寫很多了,就是要一直堅持。不是說演講的時候一邊一國,結束之後,又說民意調查反對獨立多、贊成獨立少。其他國家有在做這樣的調查嗎?如果台灣已經是獨立的國家,還做這種民意調查做什麼?我們應該要站出來指責:「把我們當成笨蛋嗎?我們認為台灣已經獨立很多人、政府、台灣人都認為我們是獨立的國家,還要調查這些統獨爭議做什麼?」像民意調查這種我們日常的生活中發生的事,就可證明:我們還不是國家,我們自己決定、自己主張我們是中國的一部份,我們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

 

我不是來辯論,剛剛陳教授也說希望我說不一樣的意見,所以基本上就是這樣。姚嘉文兄所講的就是把政府和國家分不清楚,北京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目前國際社會承認代表中國的政府,我們不管他統治合法性或什麼的,但是我們自己就是維持中華民國政府,在中華民國政府統治之下,台灣就是中國的一部份,所以北京可以繼承,這就是政府繼承的理論。

 

最重要的,民進黨執政的時候,外交部怎麼繼續做政府承認,要求23個邦交國,承認在台灣的陳水扁總統是代表中華十幾億人的總統,怎麼不用國家承認?不說:「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是和中國沒有關係的一個國家,我代表兩千三百萬人在台灣這塊土地建立的中華民國」呢?民進黨執政拿錢給邦交國,花了這麼多的邦交費用,應該請邦交國承認台灣是和中國不同的兩個中國,要求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做國家承認。姚嘉文院長怎麼沒有這樣要求?這些普通的人可能分不清楚,但是身為黨執政要人國際法的學者,這些應該都知道,不要再用表面上的維持中華民國政府,這是最重要的。

 

李鴻禧教授說,我說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只是中國領土的一部份,讓他有晚上睡不著覺的痛苦。這實在很不好意思。但是我已經十幾年封口不講話,讓你很好睡了。我因怕你操煩,今天的討論,我本來也很不想出來再說這些。因為大家這麼的誠意,我才出來,

 

講到團結,我即使團結,贊成你們的意見,也還是沒有辦法說服日本、美國、歐洲國際社會、聯合國。我和你團結都沒有用。這十幾年來,我安靜不說話,但是台灣也是沒有什麼前進,也沒有建立自己的國家。所以基本上,我們要變成國家的前提就是我們自己宣佈獨立我一再強調,宣佈之後一邊一國。

 

李登輝主張兩國論,或是馬英九前陣子也宣佈獨立了,他說我們和中國一樣,要加入國際人權條約。這就是兩個中國的主張,為什麼大家沒有追問他?問他是不是主張兩個中國?台灣人為什麼這麼害怕,連兩個中國也不敢主張?馬英九明明說他要加入世界人權條約,中國已經加入了,我們不可以輸它,這就表示他是採取兩個國家的立場。這一點台灣人都不知道,也都不敢主張,要怎麼叫國際社會承認我們已經是國家。

 

我覺得不是國際社會的錯,是我們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東西。

 

-----------------------------

 

我本來準備了很多要回答質疑,但是等了這麼久,都沒有給我回答的機會,現在我盡量回答。

 

陳隆志教授提到策略,問說台灣如果還沒有獨立,要怎麼獨立?我講過很多次,第一、廢除中華民國體制;第二、宣佈獨立;第三、用新的國家身分申請加入聯合國。

 

宣佈獨立」基本上不是一般說一邊一國,宣佈獨立之後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堅持我是國家。你不能說:為了經濟,因為我要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所以我不是國家,我是一個經濟體;要和中國談判和平,就說我不是國家,我是你的一區。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否定台灣是獨立的國家。我想陳水扁總統上任的時候說「四不一沒有」,如果不怎麼樣,我就不宣佈獨立,這樣我們怎麼是國家?所以宣佈獨立宣佈以後你就要行動,每一分每一秒都堅持你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人家來否定,人家來說你不是一個國家,你是中國的一部份,你就要站出來,即使是每天招待記者宣佈獨立也可以。

 

日本什麼時候宣佈獨立?我想李鴻禧教授也不知道日本什麼時候宣佈獨立,但是日本每一分每一秒都堅持它的獨立。什麼人會說日本不是一個國家?如果有人說日本加入WTO不可以用國家的身份,日本怎麼可能會忍受,不可能。日本一再的堅持,一再的宣稱:「你要和我建交就要做國家承認」。

 

美國和中國建交的公報,日本東京大學的學者也有提出說,這個建交公報北京政府可能對國際法不太瞭解,所以把它當作一個國家承認來寫公報,這是一個弱點沒有錯。但是,以後北京政府有更強的事實來證明說它不是建立國家。北京政府每年的10月1號都說是建政紀念日,建立新政府紀念日。它沒有說是建國紀念日。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幾千年來最新的政府。

 

不管是民進黨或是國民黨執政,如果說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就應要求我們的外交部把建交公報寫清楚,說:「我是在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建立的國家,和中國沒有關係的一個國家,請各邦交國做國家承認」。

 

國家承認有一個性質,就是一旦承認之後無法撤銷。所以,如果以前的邦交國都承認我們是一個國家,那我們就不用擔心了。但我們的邦交國對中華民國政府承認都是做「政府承認」而非「國家承認」,這是國際法很簡單的道理,可能一般人有注意國際法的理論都知道。這就是我對陳隆志教授的回應。

 

劉教授你問我問題,最後自己還做答案,所以我都不知道你要問我什麼?你知道,中華民國政府體制危害台灣,它如果存在我們就不可能建國,就成為中國的一部份;台灣沒有宣佈獨立就不能變成一個國家。剛剛民進黨林主任提到,手段上有種種的困難,因此就要配合,就要現實。問題是,所有的領導者、所有的指導者、所有你請教的學者顧問,是否知道我剛剛在說的理論?如果知道,那我無話可說,你要用什麼手段都可以。但是我感覺是不知道,包括你們蔡英文主席,我覺得她什麼都不知道。

 

所以不可以推卸說我們有很多的困難。你知道問題在哪裡嗎?理論上你有正確的認識嗎?如果有,我無話可說。你說現階段有什麼國際社會的困難,有什麼危險性,為了要爭取選票,把黨綱變來變去,說台灣已經獨立,名字叫中華民國。變到現在,台灣建國還是渺渺茫茫。

 

-----------------------------

 

針對李鴻禧教授,我只說一點。我剛剛說的宣佈獨立不是只有宣佈那一點,而是宣佈之後要堅持。我要問的是,既然說已經獨立,為什麼外交政策還是用政府承認,要求邦交國承認你是全中國的政府。台灣如果已經獨立,但是參加各種的國際組織時,人家說我們不是國家,你也接受?我們居然可以用否定國家的地位的方式,參加各種的國際組織。我認為這個不對。至於什麼時候宣佈獨立,我沒有意見。

 

-----------------------------

 

要怎麼來獨立建國?第一就是要否定中華民國體制。我們這些年輕人、一般社會大眾,甚至很有台灣意識,過去也一起打拼的,現在都在那邊拿中華民國國旗和國民黨行動相同,都在捍衛中華民國體制,這樣台灣要怎麼獨立建國?

 

所以我們一定要講清楚,維持現狀就是讓台灣面對很大的危機。香港、澳門之後就輪到台灣。在中華民國體制之下,台灣就是中國最後一個尚未統一的地區。沒有讓大眾知道現實危險,就要推動什麼運動或是階段性的手段,我覺得都不對,到最後都是一場空。

 

否定中華民國體制之後,台灣要怎麼樣獨立?只有分離獨立,宣佈獨立國際法理論講的很清楚,要建立國家有四種方式。(1)由無主地狀態建國。中國一再地強調台灣是它的一部份。我們不是無主地。我們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2)二個國家合併成新國家。我們不是國家,沒有機會可以合併建立新國家,(3)大中國分裂。中國大陸不會願意和我們分裂,中國有幾千年歷史,崇尚大一統。怎樣可能同意分裂為中國大陸和台灣。(4)台灣分離獨立。

 

前面三種都必須要依靠他人的力量建國。所以最後就是採取第四種台灣分離獨立的方式。如果在座的學者或專家說,國際法要建立新國家,除了這四種之外,還有其他方式,或認為國際社會還有另外一種方式,那請只出有那一種。這四種裡面,最簡單最合理的就是宣佈獨立、分離獨立。宣佈獨立、分離獨立以後我們才有資格說我是國家,加入聯合國。我甚至認為只要宣佈獨立,用台灣共和國的名義,就是安理會阻撓不讓我們加入,我們也已經是國家。

 

這些都要將道理和原因說給台灣大多數的人知道,才可以產生力量來完成。

 

-----------------------------

 

我坐了一整天,在這裡講不到半個小時,所以我實在對這個會議很失望。

 

我認為對現狀的認定很重要,尤其思想理論,如果沒有搞清楚,我們就沒有力量。主流的意見說,台灣已經獨立,我們是一個國家,叫做中華民國。這使人民沒有危機感。沒有危機感,就沒有使命感。沒有使命感,哪來的力量?

 

如果台灣已經獨立,中華民國這個名字,要不要改,不是那麼重要。說「中華民國」四個字太長,我們要改成「台灣」兩個字嗎?用什麼理由說要改國名很重要,我講不通。因此,改國名的事情不會使人產生危機感與使命感。

 

如果台灣不獨立,我們的退休金、全民健康保險、國民年金,將來可能都拿不到。這會讓人有危機感。但主流的意見說:「有啊,我們已經是國家了,哪有什麼問題?」人民就沒有危機感。所以,即使是要在體制內,要用公投來獨立建國,也要讓民眾讓台灣人民瞭解,為什麼我們不是國家?為什麼現狀很危險,我們是中國叛亂的一省?為什麼我們要宣佈獨立?這些理由如果你沒有講,只是說要對外宣傳,請問要宣傳什麼?

 

我對今天很熱心來參與的大家,我也很感念。但是我相信沒有幾個人看過我寫的文章或是我所有建國理論的論文。包括我也對台灣教授協會很失望。新舊正副會長都在座,但是會員有幾個人參加?難道台灣教授協會的會員都對這個問題很清楚?不需要來討論嗎?對這個問題不關心嗎?雖然我很感謝台灣教授協會主辦這個研討會,但是我認為包括台灣教授協會的會員都對這個問題不關心了,誤認為: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才實在,建國理論不重要。這樣,台灣要怎麼獨立建國?

 

-----------------------------

 

 

回首頁